AMD收购赛灵思 半导体行业终极大乱斗来了?

英伟达收购 Arm 目前存在类似的变数,AMD 收购 Xilinx 自然也要面对同样的难题。
2020-10-29 16:12 · 品玩  Decode   
   

又一笔将影响半导体行业格局的交易。

据路透社报道,2020 年 10 月 27 日 AMD 同意以股票交易的形式,按照 350 亿美元的价值收购 Xilinx(赛灵思)。这笔收购的目的非常明显——AMD 希望增强正快速发展的数据中心业务。

AMD 预计交易在 2021 年底完成,两家公司合并后将拥有 13000 名工程师。这家合并公司没有自己的制造工厂,完全依赖台积电外包生产。

AMD 主席兼 CEO 苏姿丰(Lisa Su)将担任新公司的 CEO,Xilinx 的 CEO Victor Peng 担任总裁,负责 Xilinx 的业务和战略增长计划。

根据协议,Xilinx 股东将以每股 Xilinx 的普通股,换得约 1.7 股 AMD 普通股。每股 Xilinx 估值为 143 美元,比 10 月 26 日收盘价 114.55 美元高约 24.8%。合并后,AMD 的股东将持有新公司股份约 74%,而 Xilinx 股东持有约 26%。

当天,AMD 还公布了 2020 年 Q3 财报,数字十分亮眼。在 GAAP(美国通用会计准则)框架下,收入 28 亿美元,同比增长 56%;净利润 3.9 亿美元,同比增长 225%;每股收益为 0.32 美元,同比增长 191%;毛利率为 44%,同比增长 1 个百分点

苏姿丰说,市场对 PC、游戏和数据中心产品的强劲需求,促使我们获得了创纪录的季度收入。她对第四季度的预期很乐观,预计收入同比增长超过 25%。

为了快速增长的数据中心业务

接连的并购案,已经让半导体行业格局处在大变局的前夜。

9 月 14 日,英伟达宣布以 400 亿美元的价格从软银手中收购 Arm,补强自己在 CPU 方面的短板。10 月,英特尔剥离 NAND 存储业务,以 90 亿美元的价格卖给了 SK 海力士,将其重心聚焦于数据中心和 PC 业务。而 AMD 收购 Xilinx,同样是希望通过资本手段谋求增长,向增长空间更大的数据中心投入更多资源。

目前,AMD 的收入支柱是计算和图形事业部。以最新的 2020 年 Q3 财报为例,该部门收入 16.7 亿美元,占总收入(28 亿美元)的 59.6%。

拆开来看,这一部门主要包括 AMD 的 Ryzen(锐龙)CPU 和 Radeon GPU,产品的载体主要是台式机、笔记本和工作站,也就是我们常说的 PC 市场。在 CPU 领域,AMD 最近非常强势,刚刚发布了游戏性能强大的 Zen 3 架构,和 Ryzen 5000 系列处理器。此外,AMD 在财报中透露,Ryzen 处理器销量在 Q3 有非常明显的提升。

但不管 AMD 表现得有多好,PC 领域始终是个前景不乐观的市场,缺乏增长空间。

自 2010 年起,全球 PC 出货量就呈现整体下滑的大趋势。尽管因为新冠疫情,很多人需要购入 PC 在家上课或办公,刺激了全球 PC 出货量在 2020 年 Q2 和 Q3 强势反弹,分别有 9% 和十年来最高的 12.7% 同比增长,但需求一旦被充分释放,PC 市场的好光景不会持续多久。

事实上,从英特尔 2020 年 Q3 财报中就可以看出,PC 市场的需求已经从高利润的企业和政府市场,转向低利润的个人和教育市场。

在全球 PC 市场整体态势下行的情况下,CPU 芯片厂商最明智的选择,是转向增长空间更大的数据中心领域。

英特尔和英伟达来自数据中心的收入比重,正变得越来越大。2020 财年 Q3,英特尔“数据为中心”的业务收入,在总收入的占比已经达 46%。

而在 2021 财年 Q2(2020 自然年 5–7 月),英伟达的数据中心业务收入,第一次超过了传统的游戏业务——数据中心成了英伟达的收入支柱。

再来看看 AMD,凭借着高性能的 EPYC(霄龙)CPU,AMD 正在数据中心领域攻城略地。微软、甲骨文、亚马逊和 Google,都在其数据中心里采用 AMD 的 CPU。

虽然 AMD 没有单独公布数据中心服务器的收入,但苏姿丰在 2020 年 Q2 财报会议上说,他们在服务器处理器领域首次取得两位数的份额。

AMD 在数据中心取得可观进展,但仍是以 CPU 为主,在加速 AI 计算方面存在短板。虽然 AMD 也有为数据中心设计的 GPU,但相较于英伟达的 GPU,基本没有什么存在感。

与此同时,数据中心的竞争越发激烈。英伟达确定收购 Arm,形成了 CPU+GPU 的产品组合,对 AMD 和英特尔都形成了直接的冲击。

Xilinx 能为 AMD 带来什么?

对 Xilinx 的收购,正好可以补强 AMD 的短板。Xilinx 是 FPGA 的发明者,也是这个市场的领导者。1984 年,Ross Freeman 与同事共同创立 Xilinx,并推出了第一颗真正意义上的 FPGA 芯片。

FPGA 全称现场可编程门阵列(Field-Programmable Gate Array),是一种硬件可重构的芯片类型,最大的优点是灵活,可快速根据实际应用场景,进行硬件层面的调整。

随着 CPU 的摩尔定律进入暮年,而 AI 和云计算的规模在指数增长,数据中心需要引入新的硬件来加速计算,如 GPU、FPGA 和ASIC(专用集成电路,Application Specific Integrated Circuit)。

FPGA 原本只是小规模应用,但微软最近几年大规模在数据中心部署,让这种芯片得以发挥其潜力:相比 GPU,FPGA 延迟更低。相比 ASIC,FPGA 更加灵活,能以更低成本,适应不同神经网络和计算场景的需求。

除了数据中心,FPGA 的灵活性决定了,其非常适用于边缘计算。通信、自动驾驶、工业,都是 FPGA 的优势场景。

目前,FPGA 市场主要由 Xilinx 和英特尔主导。2015 年,英特尔以 167 亿美元收购了 Altera,将后者的 FPGA 产品和自己的 CPU 搭配起来销售,以替代英伟达的 GPU。

AMD 收购 Xilinx 也有同样的协同效应,两者产品互补。收购完成后,AMD 同时拥有了 CPU+GPU 和 CPU+FPGA 的产品组合,在数据中心市场配备了更多弹药。

一件有意思的事情是,AMD 服务器业务部总经理 Dan McNamara,是英特尔可编程事业群(即 FPGA 业务)前副总裁。再之前,他供职于 Altera。

并购:新的增长策略

半导体行业一直是个收购不断的行业,每一年都会有大大小小的并购案。2020 之前,2015–2016 年是显而易见的高峰期。

2010 至 2014 年间,全球半导体市场年均并购总金额,只有 126 亿美元。2015 年,恩智浦以 118 亿美元收购飞思卡尔、安华高科技以 370 亿美元收购博通、英特尔以 167 亿美元收购 Altera……研究机构 IC Insights 的统计显示,该年半导体并购案超过了 30 件,金额加起来超过了 1000 亿美元。

2016 年,并购热潮仍在延续,发生了超过 24 件并购案,总金额超过 900 亿美元。此后几年间,半导体行业并购趋势有所放缓,但每年依然有 250 亿美元的总并购规模。直到 2019 年开始回暖,总并购金额达 317 亿美元,同比增长 22%。

2020 年,半导体行业再次出现并购高峰。英伟达以 400 亿美元收购 Arm、AMD 以 350 亿美元收购 Xilinx、亚诺德 209 亿美元收购美信、SK 海力士以 90 亿美元收购英特尔的 NAND 业务……截至今年 10 月,并购规模已经超过了 1000 亿美元。

显而易见,2015 年之后,半导体行业处于漫长的整合期。2020 年 1 月,市场咨询公司埃森哲发布报告称,半导体行业传统的有机增长已经终结:研发成本的攀升、科技迭代的速度、多元化的客户需求,都压缩过去支撑半导体企业有机增长的时间和资金;作为替代,领先的半导体厂商已经将并购作为新的增长策略,其结果则是行业的剧烈整合。

值得注意的是,由于半导体在国家层面越来越重要,“政府监管”逐渐成为影响半导体行业并购的 X 因素。埃森哲指出,2013 年至 2015 年,因 “政府介入” 或 “监管限制” 等因素而受阻或终止的半导体并购交易仅有 3 例;但到了 2016 至 2018 年,这一数字升至了 14 例。

一个最知名的例子是,2016 年高通曾尝试以 440 亿美元,收购荷兰半导体公司恩智浦。但由于中国是恩智浦的重要市场,直到双方约定交易期限,中国都没有发放批准,高通最终不得不放弃并购。

英伟达收购 Arm 目前存在类似的变数,AMD 收购 Xilinx 自然也要面对同样的难题。

【本文作者Decode,由投资界合作伙伴品玩授权发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