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信牌照苗头再现,大数据行业春天来了?

大数据行业是该思考如何通过真真实实的技术赋能金融机构,而不是通过技术的幌子来进行简单的“复制”操作。
2020-12-11 15:29 · 微信公众号:DoNews  陈少亮   
   

冷冻了近三年的个人征信牌照近日再次迎来松动迹象。12月4日,央行发布关于朴道征信有限公司(筹)相关情况的公示,受理了朴道征信有限公司(筹)的个人征信业务申请。预计几个月之后,第二张个人征信牌照将迎来落地。

2020年对于地球上所有人都是艰难的,但过去的2019年,对于大数据行业的人士来说才是他们史上最为艰难的一年。几乎所有的行业人士都是谈“数据”色变,合规成了所有大数据行业商业合作中第一道门槛。而缺乏合规的背后,正是整个行业对于个人牌照的渴望。

艰难的个人征信牌照

2018年2月,人民银行正式向百行征信颁发了个人征信牌照,这家新成立的公司成了国内上千家大数据机构羡慕的对象。但其实她背后的各个股东并不“新”,互金协会持股36%,其余股份则均衡的分布于曾今8家个人征信牌照的试点单位。因此,百行征信牌照已经意味着它成为了唯一的一个市场化征信牌照。自此之后,几乎所有的大数据公司没有哪一家是有能力且有想法去申请个人征信牌照。大数据公司的合规就像曾今的P2P平台等待备案一样遥遥无期。

朴道征信这次信息的披露总算让等待多年的大数据行业再次看到了希望,值得行业庆贺的一点是朴道与百行相比,其市场化程度更高,民营企业也并没有被均衡分配股份,这似乎说明人民银行在个人征信牌照的市场化力度上在逐步推进,而并非一些行业人士所言的市场化止步。

没有起色的百行
是朴道出现最大的机遇

百行上线已经接近三年的时间,虽然手中握有央行颁发的尚方宝剑,但在整个的大数据行业其业务做得并不好,百行宣称截止到今年10月底,其数据产品累计调用量达到3亿次,而昨日正式宣布赴港上市的百融云创在自己的招股书中宣称,2020年9月30日止的九个月,其共处理约31.4亿次数据调用请求。而与百融这个量级的大数据公司并不只有它一家,因此来说,百行的产品在市场推广上并不能算成功。

百行的失败应该从它获得牌照的那一天起似乎就已经决定了,看似拥有豪华的股东整容,但各个股东之间并没有共享其核心的数据资产,因此就数据的丰富度的角度上,百行的内部其存在大量的数据孤岛情况。

除此之外,百行自己的定位目前无法在整个大数据行业获得较为突出的优势,从2019年到2020年,大数据行业改头换面称自己为金融科技公司,除了合规方面的考量之外,大多数公司都感受到只是单单依靠转卖数据已经无法在行业中生存,通过对大量数据基础变量进行加工,通过模型评分的方式经行输出似乎成为行业新的发展方向,但从百行当下产品结构来看,目前它并未实现整体科技化的转型。因此它的明天似乎已经注定了。

个人征信牌照不会遍地开花

今年6月29日,在北京中关村举办2020金融科技大会上,人民银行巡视员其实关于个人征信牌照已经做过表述,她的发言中核心就概括了征信与数据分析的区别、数据共享和数据安全、个人隐私及个人数据这三大问题。

“征信公司和数据分析公司有着严格的界限,并不会给上千家的数据分析公司全部颁发个人征信牌照。”发言中的这句话可以明确说明,未来在大数据行业能的到央行征信牌照的也仅是几家而已,对于更多的大数据公司,牌照与他们永远无缘。

经过了惨烈的2019年,大数据行业是该思考如何通过真真实实的技术赋能金融机构,而不是通过技术的幌子来进行简单的“复制”操作

【本文作者陈少亮,由投资界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DoNews授权发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转载请联系原出处。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