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基建浪潮下,中国新能源汽车弯道超车

会上,辰韬资本执行总经理贺雄松、凯辉汽车基金合伙人李贸祥、佐誉资本合伙人占泉、清研资本合伙人、投资总经理周秋东围绕着《新基建浪潮下的汽车进化》进行讨论,力合资本创始合伙人、总裁唐立新担任主持人。
2020-12-30 21:37 · 投资界综合     
   

12月29日,“2020南京科创资本招商推介暨青年投资人峰会”在南京顺利举办。本次峰会由南京市地方金融监管局、南京紫金投资集团主办,南京市创新投资集团清科集团承办。来自国内一批具有影响力的投资大咖与青年投资人代表、知名创新创业企业、产业链龙头企业、科研院所、新型研发机构负责人参加峰会。市政府党组成员翁国玖出席并致辞。

会上,辰韬资本执行总经理贺雄松、凯辉汽车基金合伙人李贸祥、佐誉资本合伙人占泉、清研资本合伙人、投资总经理周秋东围绕着《新基建浪潮下的汽车进化》进行讨论,力合资本创始合伙人、总裁唐立新担任主持人。以下为速记实录:

汽车

唐立新:我是力合资本的唐立新,力合资本是深圳清华大学研究院旗下的一个投资机构。深圳清华大学研究院成立于1996年,是深圳市成立的第一家新型研发机构,南京很多领导也曾莅临参观。我们研究院到现在也经历了24年,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觉得把科技的孵化和转化与产业相结合,这是一个真正需要经历的一条路,科技要加金融加产业,如果科技不跟产业结合是不接地气的。力合科创集团是深圳清华大学研究院的企业平台,成立于1999年,到今年是第21年了,在2019年的时候,力合科创集团正式上市。我们力合资本主要围绕着新能源及智能网联汽车产业链、5G通讯做了很多投资。我们跟一汽集团在南京成立了一个合资公司,并共同发起一只专注于新能源及智能网联汽车产业链的天使基金。这两年新能源汽车发展速度迅猛,南京这方面产业支持力度也很大,所以我们这只基金落在了南京。因为在座有其他几位同行,都在投这个产业,今天聊的这个话题跟新能源及智能网联汽车相关,我想问问你们从产业发展推动有一些什么样看法。其实这是包含两个细分话题:新能源汽车是一个话题,智能网联汽车是一个话题,请贺总先说一下。

贺雄松:大家好,我先做一下自我介绍,我是辰韬资本贺雄松,辰韬资本专注投资新能源汽车产业链和智能互联,随着汽车产业智能化的发展,我们还专门成立了智驾基金,专注智能驾驶以及相关赛道,最近这两年我们非常看好无人驾驶在特定场景的落地机会,并依次在矿山、无人物流小车、港口、清扫等赛道进行了投资布局,目前我们还在持续关注新的投资机会。如果在座的有对这些方向感兴趣的,可以多交流。

然后回到刚才唐总提的话题,我说一下对智能网联这块的看法。智能网联其实是包含了V2X相关的网联等以及单车相关的智能。

V2X标准确定需要时间,而且投资金额大,在没有找到合适的商业模式之前难以规模化推广。各地政府虽然大力推动智能网联示范区,但V2X的商业模式尚未成熟,如果纯靠政府投而没有造血能力,压力挺大。值得期待的是,很多地方政府已经在积极探索,相信我们能尽快找到合适的商业模式。

在行业发展早期,单车智能更重要。以特斯拉、蔚来这些为代表,今年很多新造车势力估值突然超过了传统主机厂,这表明很多人意识到了电动化、智能化对汽车行业的巨大影响,而且逐渐意识到这些变革对传统的主机厂带来巨大挑战。电动化和智能化对传统主机厂在人才结构以及管理方式上确实提出了新的挑战,但同时危中有机,传统主机厂是简单的售卖模式,电动化、智能化为共享运营以及功能付费等创造了条件,大大提高了汽车行业的天花板。在这个背景下,特斯拉通过软件收费,改变了大家对汽车行业商业模式的认知,同时也有Tier1在积极探索未来跟主机厂进行服务分成而不是单次计费的合作模式,进一步预示了行业的变革。

在通往无人驾驶道路上,大家越来越追求确定性。一方面,在开放、高速等场景,无人驾驶技术短期内难以成熟,去除安全员仍然需要很长时间,而且测试费用不菲。在这个背景下,更多无人驾驶企业把L4技术降维成L2+来推广,这样并不会影响L4自动驾驶系统的迭代,但是可以规避政府对L4无人驾驶测试的相关要求,同时也能通过L2+产品产生收入,早日实现现金流正循环。另外一方面,在相对简单的封闭、低速、载物等无人驾驶场景,比如矿山、港口、无人物流小车等赛道,已经有越来越高的落地确定性,我们预期很快会迎来真正的商业化落地,率先带动行业回暖。

以上是我对智能网联这块一些理解,谢谢大家!

唐立新:好的。下面请凯辉基金做介绍。

李贸祥:大家好,我来自凯辉基金,凯辉基金成立于2006年,到目前为止管理近40亿欧元,并且在巴黎、上海、北京、纽约、旧金山、慕尼黑、特拉维夫和新加坡设有8个办公室,我们致力成为最具全球产业资源的财务投资人。我们在做年度复盘的时候,大家总结出来三个趋势。

第一个趋势,以前大家把汽车看成一个产品,现在已经从产品中心化变为客户中心化。这个变化其实跟着数字化的迭代所产生,其实你可以看到传统主机厂,和所谓的新势力造车在这个观点上非常大分歧,原先所有车是设计师在造,他会根据自己的逻辑,一些客户反馈造你需要的车。所谓的新能源汽车以客户中心化体验,他通过连接所谓的智能网联和客户产生很多互动,把这部分信息实时做收集,收集之后在下个产品可以做的更贴合你的需求。

第二个趋势,刚才也提到一部分,叫软件。所谓的软件定义汽车,这个事情并非空穴来潮,汽车软件部分在不断地增加,一开始初期的时候,你发现汽车软件其实在车内收不上钱,政府招商引资时也不喜欢此类项目,但是汽车产业链在发生很大的变化,硬件的部分确实可以给地方贡献不错的GDP,但是软件在车内比重其实已经开始发生质的变化,软件企业在2020年的价值占比在不断的扩大,而且这个比例是不可逆的,在车上的价值占比也会越来越大,我们开玩笑说硬件决定了这个技术高度,但是软件会决定这个技术的宽度。

另外我觉得提到智能网联,不能不提就是数字化,其实在汽车数字化过程当中,传统主机厂也拥有很多数据,在这个过程当中光是拥有没有什么价值,数据要经过处理才能产生价值,这些数据产生价值之后才能够和前面的软件结合,它的价值才会进行放大,这是我们看到三大趋势。

引申另一个话题,智能网联看什么,现在所说的智能汽车量大领域:1.自动驾驶;2.智能网联,其实都在争夺汽车未来大脑,未来到底是智能座舱组成还是自动驾驶组成,都有可能,两者还要更好的融合,这就是我的简单分享,谢谢!

唐立新:谢谢李总。下面请佐誉资本介绍。

占泉:佐誉资本在行业里面,一直到今天,我们是资本市场一个小学生,我们成立不久,2016年之前,其实我们整个团队有6个核心骨干,一半是来自于主机厂,有一半来自于流通领域,之前所有的工作经验都是来自于这个产业,基本上至少都是十几年行业经验。2016年当时我们之所以想出来做这个事情,一方面也是,行业那时候还是在一个顶峰的时候,无论从车厂盈利还是汽车销售,当时我们在企业内部,尤其是从战略层面,我们觉得整个美系车,我当时所在企业是福特,2016年基本上也是长安福特,包括福特进口车在国内顶点,我们当时同事都感觉到整个行业要来的大变局,我们当时这个IDEA已经得到老板的支持,所以就走到一起,截止到目前为止,我们除了新能源汽车产业链上,包括造车新势力我们在A轮时候投了威马,包括有锂电池,锂电池设备,还有一些汽车电子项目,2016年成立以来,我们基本上都是在A轮左右投了几个明星项目,这是我们佐誉资本大概的介绍,目前整体上投的项目数量,每年出手大概四、五次,基本上每个项目倾向于投早期,并且深入参与到企业战略当中的,这是佐誉资本整体的情况。

说到行业的理解,我想扯远一点,首先为什么会有这个新能源汽车行业,为什么汽车行业智能化,为什么会说现在汽车产业处在百年不遇的大变革时期,回溯汽车行业,作为一个老兵,整个汽车行业真正把这个行业规模化的是福特,但是整个汽车行业迎来全球高速发展是二战之后,丰田和大众都是1946年左右开始筹建,包括到后面全球化运营,从整个1940年到1970年左右汽车产业处在一个快速爬坡的时期,在40年以前,现在车上用到机械的技术已经比较成熟了,汽车产业我们认为它在工业化时代末期开始迎来一个大发展,到70年代以后形成现在目前看到的这种情况,以及各大品牌的利益格局。这个里面一个逻辑,40—70年代,整个汽车行业处在一个大洗牌过程,洗到七八十年代的时候,整个行业产品已经没有太多的技术上迭代,产品本身非常非常成熟,已经到了一个传统制造业阶段,80年代之后,整个行业在电子计算机催化下,在环保方面,排放环境做了创新,整个行业还是避免不了同质化竞争。这个从两个方面看,首先集中度,这是一个非常关键的指标,汽车从过去十年看,我们统计了前十大车厂,基本上在70%左右,行业排名第一大众及丰田基本上20%左右振荡。反过来做对比,如果看3C行业,手机从2013年以后基本上不增长,整个行业在下降,汽车在13-19年整个行业是在增长,手机从苹果、三星、华为、VIVO,集中度从百分之五十几,提升到百分之七八十以上,大家没有办法形成差异化策略,商业最核心两个词,一个差异化,一个规模经济。再看结果,过去统计了所有在欧洲、北美,包括日韩,国内上市主流车企,整个净利润率从2015年开始见顶了,逐年下滑,同样看丰田大众股票价值,2013年以后基本上不涨了。本质上我讲这些什么道理呢,这个行业经过那么多年发展,已经到了一个非常强的瓶颈,同质化竞争非常严重,汽车硬件在整个产品里面价值占比非常非常高,就像刚才凯辉李总讲的,你花五千块钱买一个华为手机,它的数据、生态,软件价值占比是多少,我相信这个肯定是很高,我没有研究过啊。刚才讲的一个很核心的逻辑,差异化跟规模经济,我作为一个无形资产占比非常高的企业,随着企业发展,我的规模经济越来越强,因为软件数据生态边际成本基本上没有,反过来生产一辆奔驰,成本占比占多少,所以整个行业处于一个大变局时代一个核心的逻辑。

再一个为什么新能源汽车行业会存在,我认为核心在中国政府起到了非常大作用,过去传统汽车时代中国车企要实现弯道超车基本上不可能。因为汽车行业首先是一个规模经济,我们看过去十年,全球最大的十佳零部件公司,基本上名次在变化,十家企业名字没有变化,所有的车企走全球化前提是本国市场先干到六十、七十份额,这个里面从规模经济角度来讲,中国车企很难赚到钱,现在大家看到长城、吉利有一定利润。

第二个汽车产业本身在一些核心零部件研发方面,其实中国的车企我们看排名第一上汽,一年研发投入一百个亿,这已经是非常不得了,但是你看全球最大车企研发都是几百亿级别投入,因为他一年销量可以达到几百万辆,但是今天我们为什么可以做新能源汽车,因为我们有锂电池很好的工业基础,我们有完整供应链,我认为这是我们很大的前提。我认为电动汽车这个产业本质上是一个国家战略,包括今天谈中国所有大的战略。今天主题是新基建,我认为过去从2015年开始,国家出台大政策,工业上面有两点,第一点数字化,第二人员转型,这些最终跟新能源汽车都是息息相关的,这个我认为南京如果把汽车这个行业作为一个前瞻产业布局是非常好的。从全球范围内,汽车是第一大工业,只不过在中国房地产第一,我们看全球九千万台新车销量,这是一个十几万亿的市场,单车价值会提升,软件占比会提升。所以任何大的产业要发展,今天就处在这么一个变革的时点,这是我讲的比较务须的东西。

唐立新:下面请清研资本做个自我介绍。

周秋东:清研资本是依托清华大学苏州汽车研究院设立的投资平台,2011年研究院落地苏州,设立之初建立了4个平台,一个是研发平台、一个是检测平台,一个是产业化平台,一个是投资平台,我们称之为“四轮驱动”。研发平台有十几个研究所,创新板块中包括新能源,智能网联;我们也根据研发方向建立了一些检测中心,其中有的已有几千万净利润的规模;第三个我们在苏州有孵化基地和研发基地,此外在重庆还有科技园,这块可以做产业化载体;第四个,投资平台是指清研资本,目前已经发起设立4支基金,在汽车领域投了一百多个项目,基金重点关注四个板块:智能网联,新能源汽车,信息通讯和先进制造。

关于智能网联这块,前面几位专家已经讲得非常多非常全面了,我简单补充几点。智能网联汽车并不是特指新能源汽车,传统车也会有应用,我补充讲下几个趋势。

第一、智能化+网联化,或者说单车智能和V2X这两个相结合,是行业尤其在国内汽车发展的大势所趋。单车智能本身独立发展有一定的局限性,我们目前常说的无人驾驶,准确的说是智能驾驶,分为L1-L5五个级别,高阶的智能驾驶成本高、技术和商用难度大,而网联化这块,国内有基建优势,也有比较好5G产业基础,5G本身最大的两个应用场景就是工业互联网和车联网,网联化可以很好的弥补单车智能的不足。

第二、单车智能这块,电子电器架构越来越往中央集中化发展,特斯拉已经发展到中央集中化,华为也已经推出域集中方案;网联化这块,今年我们看到很多新基建项目与此相关,很多城市都有几千万到几个亿的资金在推进V2X示范应用,这也是政策驱动网联化进程,5G建设目前虽然受国际形势和内部因素影响,未来三年5G宏基站有望建设完成,我们相信网联化会得到进一步提速。

第三、智能网联汽车得到了资本市场的认可,也悄然改变了用户对于车的消费理念。今年的二级市场已经提前印证,特斯拉目前市值远超前几位传统主机厂的市值总和,国内前三家新势力基本上每年销售量越来越大,成追赶之势,市值也超过很多传统主机厂,资本已经认可了这一趋势。对于消费端,尤其现在年轻用户,不会过多考虑车底盘怎么样、操控性怎么样,更多的开始考虑汽车智能化功能怎么样,而L1、L2+ADAS功能已经在新势力汽车和传统主机厂的新车型上开始大面积搭载和推广,目前整体渗透率接近30%,新车装配率已经高达40%以上,未来必定会得到进一步提升。

唐立新:谢谢,今天这个会,大家都是从各个角度对新能源汽车和智能网联汽车做了自己阐述。实际上新能源汽车和智能网联在这两年的发展大家有目共睹,其实从一个产业发展的趋势来说,应该是毋庸置疑的。从智能手机发展看,大家看到它迭代速度多么快,后面汽车越来越走向这样的趋势发展。我们今天之所以能坐在这里,可能更多想来探讨如何来看这个行业趋势,再一个就是,地方政府能给这个产业什么样条件,我们资本方能给地方政府带来什么,这是一个非常重要话题。作为溧水这样的区,在南京这么大区域之下要发展要有一个特色,作为资本方你们能给南京带来什么,包括你们现在有没有资金落到南京?

贺雄松:自动驾驶产业链中系统集成公司价值非常高,但是他们以软件研发为主,一般没有工厂和设备,他们在地方政府那里拿到的政策支持和补贴的力度一般不会很大。相反,自动驾驶这个价值链里面有一些制造环节,价值量不一定很高,但是因为有工厂和设备,政府给到的支持反而大。我们理解,在无人驾驶产业链里面系统集成商价值更大一些,应该可以拿到更多支持跟补贴。这块我们会很期待政府能够有一个新的视角来评估不同公司的价值。

自动驾驶企业需要路测迭代算法,在技术不成熟的阶段,路测会对原来的交通有一些干扰,也存在一些安全隐患,这块需要政府有一个相对包容的心态,提供一些路权方面的支持。

如果政府能够在政策支持和补贴方面有足够的吸引力,我们可以推荐我们投资的企业来南京落地。

李贸祥:其实前面软件和硬件我讲了一部分,我不再赘述了,我觉得其实如果一定要提建议,避免同质化。这是说我们到底对于这个产业有没有深度理解,或者为什么抓这个,或者这个真的对于当地的发展能起到多大的作用,我觉得另外一个思路,我们现在所看到的汽车产业链,包括刚才提到的,从整车到零部件,这当中有生产制造,会给当地创造一部分GDP,汽车作为一个大产业,之所以占GDP中国第二,有很大一部分来自于流通,造车新势力其实打通了前面的制造和后面用车环节,当一辆车制造出来之后,用车环节当中你用油,买了保险,要去保养,所有的东西加起来,价值其实远超过一台车本身,整车制造产业有多大,后市场所谓的流通市场是整车制造两倍或者三倍左右,以前是所谓的4S店体系,车子卖出去以后就跟我没关系。现在的新能源汽车,我把整个生态环节所谓的投资当中有个叫顾客终身价值(Customer LifetimeValue),就是整个生命周期的价值,以前这个生命价值是这台车+以后要花的所有的钱,我打个简单比方,比如说保险,以前大家都用车的话,人人都要买,里面有多少条款你不知道的,车跟保险所产生的连接,比如刚才南京下了一场雪,当你知道天气预报,你可以在车当中推个性化保险产品,如同防滑险,或者雪灾险,比如夏天有一场暴雨来了,可以买涉水险等等,你把一次性的买卖服务变为每个季度,甚至每两周都能产生与客户连接的服务,所谓产业模式在发生变化,这当中重新塑造的产业链的价值也会变得更大。我们作为投资人,其实永远是在变化当中找确定性,而并非根据产业未来发展、根据它的规划做,如果这样做的话,因为毕竟我们资金是有限的,我们肯定是要看到这些变化,然后在变化当中找到所对应的机会,如果说一定要给一些建议,我觉得可以把这个盘子弄得更大一点,不用整天对着制造这个板块。

唐立新:我觉得南京市在产业扶持、引导方面出了很多政策。比如参照深圳模式成立了一个天使引导基金。 深圳天使引导基金原来的管理办法在后来执行的过程中很难执行,所以今年出了新的管理规定及遴选政策,比如天使子基金原来只能做首两轮投资,现可以追加投资。我自认为我是南京的义务招商员,我觉得做科技孵化、科技投资的,我们投下去后一定要给企业更多的赋能,一定要跟地方政府有更好的联络,因为产业需要地方政府支持。我们做产业孵化这么多年,总结了八字方针,叫“政产学研经介贸媒”。地方政府在产业的推动上,每个地方有每个地方特点,但是一定有自己的定位,然后集合各方力量一起推动产业发展。新能源汽车产业,全世界除了美国就是中国发展最快,的确中国新能源汽车弯道超车带动了全世界新能源汽车业发展。现在其它传统车企业强国也开始推动,他们都不愿意放弃中国这个市场。所以我们是坚信这个行业有很多机会的。我也特别高兴跟在座各位认识,在座这些投资家们,跟地方政府多沟通,我相信我们大家一起齐心协力,能更好推动溧水新能源汽车行业的发展,推动南京新能源汽车行业发展,谢谢大家!今天圆桌环节到这里结束!

【本文经授权发布,不代表投资界立场。如有任何疑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