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办公的功守道

对于国内SaaS市场来说,由于平台割据,用户不可能享受到整合的价值、第三方应用不得不长期选择站队,平台方则卡在长期博弈的困境中,谁也不敢轻举妄动调整商业模式。长此以往,国内的SaaS市场得不到充分发展。
2021-01-13 11:33 · 微信公众号:科技新知  张钊   
   

飞书再次出圈,上次是因为张一鸣,这次是因为谢欣。

2020年12月初,字节跳动创始人张一鸣对员工一大早在lark(飞书)群里闲聊《原神》感到“非常意外”,并在群里表达自己的“不满”,事后由于员工把聊天截图外传,从而引发舆论热议。这件事中,当红炸子鸡《原神》涨了一波声势,同样,字节跳动旗下这款企业办公App飞书的媒体指数也相应有一定提升。

而在近日,字节跳动副总裁谢欣在今日头条上的控诉再次为飞书添了一把火。

谢欣表示,由于微信开放平台的不开放,“飞书文档”微信小程序已经在审核流程上被卡将近两月。在这个过程中,腾讯没有给出任何回应和理由,只是说,“此应用在安全审核中”,不做进一步处理。

一石激起千层浪,在微博上,相关话题的阅读量已经达到1.1亿,截至目前为止,腾讯对此没有给出回应。

在微博上,有用户讨论表示,“在肯德基卖麦当劳,人家会同意吗”,也有用户认为,“微信心胸狭隘,缺少格局”。南辕北辙的观点表达背后,既有事件性质的难以界定,更有暗藏在冰山下面巨头之间的刀光剑影。

01、字节跳动与腾讯再起争端

此事之所以能引起这么大的舆论反应,原因有多方面,除了“反垄断”的风口浪尖,还在于字节跳动和腾讯之间“积怨”已久。

近年来,头条系产品不断崛起,在今日头条和抖音两大超级App的带动下,头条系App的总使用时长不断攀升。《2019年中国移动互联网秋季大报告》显示,截至2019年9月,头条系App使用时长占比较同期增长了1.9%,而腾讯系App的使用时长则较同期下降了4.2%。

头条系APP使用时长超过百度系和阿里系,仅次于腾讯系位列第二,对于第一名的腾讯而言,对头条系的产品自然需要“谨慎对待”。

这种情况下,腾讯与字节跳动发生一系列冲突也就不难理解。事实上,字节跳动与腾讯之间的“渊源”甚至可以追溯到2017年底。彼时有用户发现使用微信授权登录头条系产品后,在未获得用户通讯录权限、未获得用户手机号的情况下,今日头条、抖音在“可能认识的人”模块中较为精准的推荐微信好友。腾讯没有对此回应,但对于微信而言,平台有责任维护自己的数据安全,也有权利保障用户的个人隐私不受侵犯。

2018年,字节跳动与腾讯之间的冲突开始升级。

2018年2月,微信“封杀”了今日头条发起的“集十二生肖卡片分红包”活动域名,3月抖音部分链接分享到朋友圈仅自己可见;4月抖音链接无法在微信正常播放;5月抖音“第一届文物戏精大会”H5被微信封杀。

直至5月7日晚间,两方冲突达到巅峰。当晚,张一鸣和马化腾在朋友圈隔空“互怼”。张一鸣称:“微信借口封杀,微视的抄袭搬运挡不住抖音的步伐”。马化腾则回复称,“可以理解为诽谤”。

在经历多次交锋后,腾讯与字节跳动最终对簿公堂。2018年6月1日,腾讯公告显示,已将“今日头条”、“抖音”运营者北京字节跳动科技有限公司起诉至法院,理由是后者涉嫌不正当竞争行为,并对腾讯声誉造成严重影响。

到了2019年,两方的恩怨也未能平息。

2019年1月15日,抖音正式宣布升级私信功能,推出自己的独立视频社交产品多闪app。但在发布会当天,有用户却表示无法通过微信扫描内测二维码下载多闪app,扫描后会显示“已停止访问该网页”。此外在2019年1月23日,抖音发布声明称,新用户无法正常以微信授权的方式登录并使用抖音。

基于此,在1月26日,微信发布公告称,明确禁止外部链接的测试、诱导行为。“对重复多次违规,恶意对抗的主体,微信将采取阶梯式处理机制,进行更严格的处理,包括但不限于下调每日分享限额、限制使用微信登录功能接口、永久封禁账号、域名、IP地址或分享接口”。

而此次在舆论漩涡中的飞书,此前在2020年2月底就与微信展开了首次交锋。

彼时飞书发布官方公告称,飞书相关域名无故被微信全面封禁,并且被单方面关闭微信分享API接口。在微信中,“feishu”相关域名链接在微信内均无法打开,显示“如需浏览,请长按网址复制后使用浏览器访问”,此外,在飞书内也无法直接跳转微信分享,将显示“未获得分享权限”。

事后,针对近日“飞书遭微信屏蔽”一事,一位接近微信内部的人士透露,经用户投诉并经平台核实,飞书通过微信违规分享使用微信违规分享等拉取关系链,已违反《微信外部链接内容管理规范》。

近期飞书与微信的纷争,也可以说是两方冲突的延续。

整体而言,字节跳动与腾讯的正面竞争几乎是注定的。截至目前,字节跳动已经向腾讯的战略腹地发起了数次进攻。上线飞聊挑战腾讯社交领域,推出飞书对标企业微信等,两方的关系越来越紧张。

02、企业办公的抢滩登陆战

2020年最大的变量就是疫情。

疫情下,“无接触式”工作模式迎来井喷式的发展,企业远程办公、在线娱乐、在线教育、在线医疗等产业一跃成为资本宠儿。

其中远程办公领域更是引来一众互联网巨头纷纷押注。目前在国内企业办公市场,阿里、腾讯、华为、字节跳动四大科技巨头旗下的钉钉、企业微信、WeLink、飞书,一度被称为“在线办公四小龙”。

巨头布局自然是为了抢占这块蛋糕,根据IDC预测,包括视频会议、即时通讯、内容共享、协同办公、第三方应用在内的移动办公与协作市场在2022年将达到430亿美元。可以说,远程办公是“无接触式”工作中需求最大的市场。对于企业而言,不受地理空间限制的远程办公将会成为刚需,能够实现办公协同的线上办公软件在疫情下将被大量使用。

公开数据显示,2月,钉钉下载量增长率环比上升356%,企业微信环比上升171%,飞书环比上升650%。虽然飞书的用户量涨势惊人,但相对于早在几年前就已经杀入企业办公市场的企业微信和钉钉,飞书的声量在疫情后才声势渐大。

飞书源于字节跳动内部孵化,2016年年底,在使用过市面上的各种工具产品之后,字节跳动决定自研一款协作套件。2017年,一款叫lark的软件开始被孵化,同年3月开始在效率工程团队试用,半年后全公司开始使用。到2017年底,Lark全线上线,2018年邀请少量外部合作伙伴使用,2019年初,Lark首先选择了海外市场,半年后开始在国内推广。

当时,国内企业办公市场由企业微信和钉钉来把持,因此一开始为了避免与其正面竞争,飞书海外版Lark一度被当作发展重心。

今年的疫情给了飞书扛旗的动力。一个显著的变化是,此前飞书的B端用户中,一大部分企业以付费的形式使用飞书,但在2020年2月24日,飞书宣布向全国所有企业和组织免费开放,不限规模,不限使用时长,所有用户均可使用飞书全部套件功能。这个变化可以说是飞书正面向企业办公市场发起进攻的信号。

回到此次争议事件中,飞书这样做的目的不言而喻:通过微信庞大的用户量,实现产品拉新需求。

但飞书借道微信会带来一个错觉——字节跳动旗下的产品竟然需要外部渠道来获得流量。近年来,行业对于字节跳动的直观印象就是不缺流量。实际上,微信只是飞书的流量渠道之一,飞书方之所以对微信渠道这么在意,原因在于在微信有飞书产品的应用场景,也就是直观的用户需求,而其他的流量渠道缺乏应用场景,不利于获客。

当然,微信渠道的流量赋能也算是锦上添花。以拼多多为例,尽管黄峥对外强调“拼多多并不是社交电商”,但不可否认的是,拼多多是微信带来社交红利的最大受益者。借助微信庞大的用户基数和粘性,为拼多多省下了天价营销费用。

还有一个有意思的现象,「科技新知」发现,除了飞书旗下产品在微信端没有开放小程序,钉钉旗下产品在微信端同样没有开放相关接口。可见对于腾讯而言,对外部企业办公产品严防死守是基本操作

这也事出有因,“930变革”后,腾讯定下“扎根消费互联网,拥抱产业互联网”的战略,而企业微信生态体系连接的角色(通过企业微信连接微信等C端平台,腾讯最大程度上发挥C2B优势),也是腾讯的在B端领域的入口级产品。在消费互联网时代,腾讯通过QQ打开C端消费者的渠道,而在产业互联网时代,腾讯通过企业微信连接企业生态。

自2019年12月23日以来,企业微信和个人微信正式互通,微信成为企业微信的重要入口,在这种情况下,微信自然被腾讯严防死守。

至于此事件中涉及到的微信小程序,其发展重点在于“帮助商家打造属于自己的商业闭环”,是腾讯开展2B业务的重要载体。但显然,腾讯没有那么大的“肚量”去帮助自己的对手“打造属于自己的商业闭环”。

对于字节跳动而言同样如此,在巨头们纷纷押注B端领域之际,具有即时通讯功能的企业协作办公软件将会是一大流量入口,飞书作为字节跳动B端领域战略的重要一环,字节跳动自然需要“斤斤计较”。

03、巨头的企业办公生意

2020年,疫情改变了SaaS行业(企业办公领域)的局面。

巨头们动作频频,除了飞书在2月24日宣布免费外,9月27日,“云钉一体”让钉钉彻底成为阿里云的基础应用。一系列动作背后,原因也是多方面的,对于巨头而言,除了看重当前的移动办公与协作市场,更为重要的是,企业办公产品自身的长尾价值。

以云服务为例,企业办公产品是引导用户进入云计算体系的前端应用,同时,云计算能为企业办公产品提供服务保障。近几年来,阿里、腾讯、华为、字节跳动都在布局云业务,但由于云计算自身的特质,这项工程需要有入口级的产品赋能。

据《数字中国指数报告(2020)》显示,2019年全国用云量增速达118%,2020年上半年各月份的用云量均明显高于去年同期,传统产业增速尤为明显,如广电、文旅和汽车等产业,用云量增速均超过400%,这意味着万物上云已经成为必然趋势。

在这种趋势下,企业大力推进入口级产品为“上云”铺路成为一条彼此心照不宣的捷径。

“汝之蜜糖,彼之砒霜”。巨头的举动也影响着国内的SaaS市场。

2020年8月份,CRM及销售管理工具服务商明道云创始人任向晖发布一篇题为《谁该承担中国SaaS贫瘠生态的一点责任》的文章剑指巨头——钉钉、企业微信和飞书三个产品多年来的作为没有促进SaaS生态的健康发展,相反,极大地抑制了市场成长。

文中指出,疫情下飞书作为后来者跟进免费策略,也正因为此,钉钉、企业微信、飞书三方将陷入长期的割据战。

对于国内SaaS市场来说,由于平台割据,用户不可能享受到整合的价值、第三方应用不得不长期选择站队,平台方则卡在长期博弈的困境中,谁也不敢轻举妄动调整商业模式。长此以往,国内的SaaS市场得不到充分发展。

事实也同样如此,在流量助推下,钉钉的用户数量已达3亿,企业微信的用户数也达到4亿。但讽刺的是,大量的用户不是SaaS企业的决胜点,大量的付费用户才是。倘若没有企业对SaaS产品付费,一切都似空中楼阁。但为了抢占市场,巨头们还是纷纷选择免费。

除此之外,巨头们还要面对一个更残酷的事实,如今随着疫情缓解,在线办公需求退潮,用户回归办公室,对于市场上的企业办公软件而言,无疑是巨大的打击。

在增量市场变成存量市场的前提下,全力抢占为数不多的市场无疑是最正确的选择。这,才是一切冲突的根源。

【本文作者张钊,由投资界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科技新知授权发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转载请联系原出处。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