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正耀最新创业动向曝光

目前这一市场内除了陆正耀提到的ROM项目之外,并没有形成规模和值得关注的玩家,融资消息更是没有。ROM作为这个“蓝海”市场中的从业者,是否吃到红利?
2021-01-15 10:00 · 微信公众号:铅笔道  韩希言   
   

这将是一个与“抖音媲美的市值千亿美金的”项目。

在瑞幸“宫斗”事件中,除了陆、郭、钱三人的恩怨是非之外,还扯出了陆正耀新创业项目的影子。多家媒体报道称,从陆正耀处得知,其正在率旧部做共享空间的相关项目。

一个占地面积约为5平米左右智能小房间,里面有空调、WiFi、电视、桌游和桌椅等,通过扫码进门、分时租赁的形式,供人们休息娱乐,犹如一个放大版的“盒子”。

在报道中陆正耀称这是一个千亿美金市值的项目,是瑞幸股价最高时120亿美元市值的8倍。

但是奇怪的是,目前这一市场内除了陆正耀提到的ROM项目之外,并没有形成规模和值得关注的玩家,融资消息更是没有。ROM作为这个“蓝海”市场中的从业者,是否吃到红利?

铅笔道调查发现,从ROM的网点查询中只能找到52个房间,而且还有数台处于未运营状态,并且使用率并不乐观。在2020年疫情期间,ROM开放了ROM房间的“转让权”,从资料来看,转让房间就已经达到36间。

“迷你KTV、共享化妆间、共享健身仓、共享空间,其实本质上都是一样的模式。”一位踩过迷你KTV坑的加盟商表示,绝不会再碰类似的项目。

一位先后担任过投资机构与咨询机构合伙人的专业人士对铅笔道介绍,包括共享空间在内,大部分项目底层模式是有问题的。

而且,从投资角度来看,规模能不能产生指数级增长,不同的量级上能不能产生裂变的效应,底层能不能形成一些共性的能力,这很重要。“如果没有形成的话,项目的意义就没那么大了。”

注:本文内容主要来自铅笔道记者采访和网络公开信息,论据难免偏颇,不存在刻意误导。

01、一个千亿美金市值的项目?

瑞幸内斗“幕后黑手”的帽子,还是戴到了陆正耀头上。

有说陆正耀不想放手欲卷土重来,也有说他得不到就要毁掉,还有可信度更高的传闻称其另起炉灶,希望瑞幸旧部重新加盟,操作路线与曾经瑞幸刚成立时从神州系挖人一模一样。

事实上,在“逼宫”事件之前,就有瑞幸员工在社交网络上爆料陆正耀已经有所行动,在2020年12月开始率旧部创业共享空间相关项目。

另据媒体报道,陆正耀表示其新创业项目和“ROM(Rest Or Meet)”类似。报道中,陆正耀表示,其共享空间项目主营商品是一个占地面积约为5平米左右智能小房间,按照分钟收费,既可以当作客厅(里面有沙发、桌椅、电视、空调、无线网络等一应俱全),还可以改造成如自习室、会议室、贵宾洽谈区、茶室等场所。

陆正耀提到的ROM是谁?它在共享空间模式上的打法是什么?

其实,共享空间并不是一个新鲜事物。几年前,共享单车的火爆带动了一波共享经济的热潮,它也是其中之一。但遗憾的是,截至目前,共享空间的市场远没有形成规模,除了ROM之外,也没有几家值得关注的玩家,融资消息也基本没有看到。

公开资料显示,ROM的基础产品是建在商场等场景的 5 平米左右密闭的金属房间,外观上看起来像是一个放大版的“盒子”,通过扫描二维码、输入门牌号,几十秒时间就打开了“ROM”共享空间,获得专属本人的私人“休息室”。里面有空调、WiFi、电视、桌游和桌椅等等,扫码进门、分时租赁的方式,可供人休息娱乐。

通俗来讲,就是用户出门在外需要一个舒适等候、商务会谈、休息、社交娱乐等即时需求时,ROM来提供一个符合场景特征的空间环境。

据了解,截至2020年2月,ROM的盈利模式分为两种:自营与加盟。

自营模式包括时间租赁(目前ROM的各个点位均执行32.8元/小时)、箱体广告、快闪业务、私人定制等多种收入模式灵活组合。

加盟模式包括单体加盟、城市合伙、区域代理、私人定制。

ROM的加盟收益预测(图片来源:ROM官方公众号)

2018年9月,ROM创始人高竞曾接受36氪采访时透露,ROM彼时的人均使用时长约45分钟,活跃用户使用时长达90分钟,最活跃的用户在试运营的几个月里已经消费了超过2000 元,每天有600-800人使用ROM 。

根据高竞当时提供的数据,随机抽取的3台设备,在2018年8月最后一周日均运作时长为 467分钟,加上打扫的时间,单台每天要连续运作接近9个小时。用户覆盖7-28岁的年轻人,尤其是经济能力有限的年轻人(ROM女性用户居多)。

而那时,ROM的主要变现方式还只有时间租赁。

另据2019年年初的一篇ROM宣传稿件显示,ROM在商业综合体、学校、交通枢纽、医院、社区等场景均有布点,已覆盖杭州、苏州、成都、武汉、无锡等9个地市,布设房间超过100间。

无人值守,智能设备,无需全职人工投入(同样适合学生、白领、上班族兼职副业或投资),总部专业客服,工程师团队实时运维。

从当时的PR稿件看来,共享空间似乎是一门很吸引人的生意。但在公共空间里建休息娱乐的私密空间,听起来这样的产品就好像并非刚需,因为谁会去商场里消费这样一个空间场景。何以撑起陆正耀所说的千亿市值?

后来项目的发展,也证实了这一点。

02、转让“成熟优质”项目?

2019年年初,ROM在通稿中表示,公司已经在全国各地铺设超过100台共享空间。但是据铅笔道从ROM官方公众号与小程序统计,目前从网点查询中只能找到52个房间,而且还由数台处于未运营状态。

而且,运营数据并不乐观。2020年1月12日17:30分的数据:杭州9个房间,两个使用,1个维护;无锡9个房间,两个维护,无人使用。

另外,在2020年疫情期间,ROM升级了自己的城市合伙人(加盟)计划,推出7号计划,开放了ROM房间的“转让权”,3-5万元费用转让,预测8-12个月回收投入。从资料来看,转让房间就已经达到36间。

(资料来源:ROM官方公众号)

按照ROM的说法,转让是因为需要更多的现金来增加在新城市、新场景(景区、服务区等)的样板房间开拓。但实际上,在2020年新增房间数寥寥无几。

此外,在2020年7月,ROM也在做共享空间之外的商业尝试。比如“好物频道”,推荐一些好玩、便宜、精致、新奇的产品。

近日,陆正耀转做共享空间的新闻爆出之后,铅笔道记者向一位ROM团队成员求证,他最近很苦恼,因为瑞幸宫斗爆发后,很多记者找到他与团队成员,想要挖到关于陆正耀的八卦。所以加上好友后,他的第一句话就是:“你好,我不认识陆总。”之后也再次强调:“我与陆先生没有关系,也不认识。”

另外,关于ROM他不愿意多说,只表示:“我们之前做的项目是Rom,好几年了,受疫情影响没有再推广,该项目目前暂无推进计划。”

ROM并不是唯一一个吃螃蟹的。“共享+”的概念催生了一批创业者的诞生,孟云(化名)也是共享空间的创业者其中之一。“当时只是发现可能存在这个需求亟待解决,就创业了,并没有验证模式是否成立。”

他自己亲身经历过,外出时突然有工作要解决,要是有一个可以办公或休憩的独立私密空间最好不过。

2017年,他以创始团队成员的身份参与创业,面向白领人群的推出一个共享空间产品。与ROM相似,空间拥有空调、独立液晶屏、WIFI、办公沙发等设备,为用户提供了5平米的宁静私密独享空间,方便人们外出时可以在办公与休闲的状态中自由切换。

孟云和团队一致认为,他们找到了绝佳的商机。但是团队慢慢发现,这个模式远没有想象的那么性感。

问题主要还是在成本与经营方面。

孟云团队当初估算后认为自己的成本可控,成本收回时间短。量产后单个设备成本约1万元,加上50%的能耗、折旧和运维成本,年化成本在1.5万元左右。按日均5-6小时的有效使用时长,单仓日收入在70元左右,回本周期在8-10月。

但空间仓的实际运营成本,可能要比他们说的高得多。市场营销、运营成本、能耗和租金,层层挤压项目的生存空间。

“我们前期规划的很好,如共享单车一样,前端不求牟利,利用互联网模式爆发式扩张,但对后端的成本则严格控制,之后再逐渐累加功能扩SKU。”孟云说道。

可是在实际操作的过程中,团队完全没有头绪。目在没有像预期那样得到资本助力后,上述这些计划更是无从执行。

孟云有问过团队创始人,是否考虑过商业模式。可是对方跟他说,“现在还是按次计费,未来会通过精细化运营降低成本,但具体的营收方式还没有想好。”

到后来,失去了新奇感之后,用户对产品并没有太多粘性,变现失败的项目只能宣布死亡。孟云带着团队回收共享仓时,有的房间里电视都不见踪影,墙上只留下安装电视的空洞和垂落的电线。

孟云和团队的这次创业失败了。

03、千亿市值是自嗨?

之前的媒体报道中陆正耀表示,其新创业项目将是与抖音媲美的市值千亿美金的项目。千亿美金,是瑞幸股价最高时120亿美元市值的8倍。甚至在传言中的截图显示,“目标一年要铺20万台”“让别人出加盟费”。

一年铺20万间并非小数字,加盟构思也绝没有想象的那么容易。

一位曾加盟过迷你KTV的加盟商曾对铅笔道表示,“加盟商们还是低价转让机器,早点退场的好。”有的加盟商甚至连机器都不要了,当初3万一台的迷你KTV,现在有人宁可100块论斤卖给收废品的,也不愿摆在商场里。

铅笔道询问他还是否会加盟共享空间时,其表示绝不会再碰类似的项目。“迷你KTV、共享化妆间、共享健身仓、共享空间,其实本质上都是一样的模式。”

对于共享项目,一位投资人明确表示不会投资。“我并没有否定共享这个模式。一个共享产品、一个业态的探索过程,可能成功也可能失败。许多共享模式在开始也备受质疑,但后来慢慢发展起来了。有时这件事不是不可以做,而怎么把它做得更好,可能需要企业做更多的探索。”

不看好共享空间的并非个例,一位先后担任投资机构合伙人与咨询机构合伙人的专业人士向铅笔道评论陆正耀的“千亿市值”赛道时,用了“自嗨”二字。

他觉得陆的说法有些盲目乐观。他认为,共享不是新鲜事物,但大部分项目底层模式是有问题的,具体项目要算细账,包括硬件成本、获客成本、入场成本、使用频率、加盟体系以及定价等等,需要精细化运营。

硬件成本会直接影响到定价问题。他解释,在市场竞争中,中高端的产品囿于成本问题,遭遇劣币驱逐良币的情况并不少见。

在2018年时,ROM就表示已经实现模块化,易拆卸和改变体积,金属材质的折旧年限近十年,每台设备安装时长不超过 4 小时,配合商场的营销活动更换一次装修最短需要 1 小时,更换成本约几百元,

ROM的成本并不高,所以在初期时,ROM 的收费标准为 0.5-0.6 元/分钟。而且,在2020年疫情刚爆发的时候,加盟费甚至只有19000元。

加盟体系也是这个模式操作难点之一。这位专业人士表示,加盟方要交多少钱、完成指标多少、加盟与直营的定价如何均衡,都会是让项目头疼的点。

对于共享空间而言,它不是高门槛的项目,护城河在于团队的运营能力而非技术。高竞此前表示,ROM是stay而不是take away的产品,如何提升用户体验和沉浸感才是第一位的。

沉浸式营销也是ROM规划的营收来源之一。所以高竞介绍,团队在设备的清洁、排风、桌椅的软硬程度、与用户身高的贴合度都做了考量,支持使用智能设备远程开关空调、控制光源的控制和预定房间,并尝试了浅度社交元素:留言本、故事接龙、留言互动。

但空间消费具有排他性。共享空间为了经营需要选择人流量高的场所,这类场所的空间消费竞争又格外激烈。

在上述专业人士看来,共享空间更多的是一个非刚需的产品。如果把它植入到一些场景里面,比如书店,互相导流,再拓展一些增值空间,更加具备说服力。

“另外还有一个前期投入成本、铺设量级跟资金实力是否匹配的问题。”并非所有创业者都是陆正耀,自带大量人力物力。

他认为,共享空间绝对不可能只靠时间租赁进行商业变现,很多共享模式的一个特点都是达到一定梁量级之后形成规模经济。从100到1000,到1万,再到10万,规模能不能产生指数级增长,不同的量级上能不能产生裂变的效应,底层能不能形成一些共性的能力,这对投资人来说很重要。“如果没有形成规模的话,我觉得意义就没那么大了。”

【本文作者韩希言,由投资界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铅笔道授权发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转载请联系原出处。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