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能系动荡,姚振华还“野蛮”得起来吗?

“宝万之争”一战,宝能和姚振华被贴上“野蛮人”、“资本玩家”的标签。在此后,姚振华带着宝能“脱虚向实”,做产业地产、踏入汽车业,意图成为实业体。而今看来,姚振华要撕去这些标签尚有难度。
2021-03-04 17:48 · 微信公众号:无冕财经  无冕财经团队   
   

牛年伊始,宝能再陷舆论漩涡中。继姚氏兄弟“分家”引发关注后,近期又因大规模裁员传闻备受困扰。

据多家媒体报道,春节前,宝能集团各大板块已开始裁员,裁员比例为20%-30%。同时,宝能物流已有数位高管离职,包括总裁吴浩风,且该板块2021年年终奖被取消;宝能集团各版块下所有员工的社保已停缴。

▲知乎一个题为“宝能集团2021年2月份年终奖怎么样?”的提问,目前已经有超过70万的浏览量,160个回答。图片来自知乎。

不过,宝能方面很快否认了传闻,称网传的大规模裁员、停发年终奖、停缴社保等信息不实,系对组织架构进行优化升级。

裁员虚实背后,以姚振华为首的“宝能系”已非起家时做蔬菜生意的连锁超市,而今包揽了地产、金融、物流、汽车等多项业务,总资产超4000亿元。细看其投资布局,多是大手笔,比如近年来的“造车”运动便是搞得火热,投资额以千亿计。

摊子铺得如此之大,经历波折在所难免。

01、地产业务承压

在“宝能系”庞大的商业帝国中,地产板块是核心业务板块之一。此番裁员风波首当其冲的两大板块中,便有主责产业地产的宝能城发,而它亦承载着姚振华的地产上市梦。

据“界面”报道,宝能地产是宝能集团打包地产业务上市的一个“牌子”,实际开发主体仍是宝能城发。宝能地产预计上市时间是2022年,而在姚振华看来,宝能城发如今的体量还不够大,要等项目数量达到一定规模后再上市。

实际上,自2016年成立后,姚振华便借着产业的名义不断跑马圈地,在多地签单,当中不乏投资百亿级的项目。官网显示,目前宝能城发进入广州、天津、杭州、绍兴、郑州、南京等21个城市,管理面积达4214万平方米。

不仅如此,宝能城发的产业业务范畴覆盖极广,涵盖高端制造业、金融、科技产业园、体育文化、健康医疗、基础设施、航空物流等。甚至在业内有人评价,宝能做产业地产就是一个筐,什么都能往里装。

但不同于住宅开发,产业地产的开发周期长、回款慢、资金沉淀量大,不免对规模增长形成掣肘。从实际情况上看,宝能城发确也面临规模和资金压力。

体现在数据上,据克而瑞,2018-2020年,宝能集团的全口径销售额分别为66.6亿、84.8亿、109.1亿,排名在100开外。

而这与姚振华的目标相差甚远。2020年其给宝能城发定下的销售目标是“保500亿争1000亿”,而接下来是,2021年破千亿、2022年达到两千亿。对比以往数据来看,这一目标的完成难度不小。

相比动辄百亿投资规模的产业项目,仅百亿的销售规模产出显然难成正比。去年10月,济南宝能城为促销伪造地铁站台一事,便掀开宝能地产板块资金压力的一角。而今宝能城发再爆裁员,或也能说明问题。

值得一提的是,目前文旅地产也归属宝能城发。据无冕财经(ID:wumiancaijing)不完全统计,2014年至今,宝能集团先后在宁波、武汉、昆明、大连、济南、贵州、腾冲等地布局文旅项目,总投资金额超2000亿,用地规模均以千亩计算。

然而,众多项目中并未有表现较为突出的文旅项目,部分项目仍处于前期开发阶段。文旅同样是重资金投入的板块,未来财务和销售配置能否算得过账还有待观察。

有市场观点认为,宝能集团在汽车、制造业、物流等领域上的布局,有利于其在产业地产上做大做强。但从实际情况上看,宝能城发主责的产业地产更多是“雷声大、雨点小”,巨额投入未见同等回报;仍在培育阶段的文旅无疑将加重其资金压力。在融资端趋紧、“强者恒强”的行业现状下,宝能的地产业务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02、大姚的“造车梦”

“宝万之争”落幕后,在“脱虚向实”的大背景下,姚振华于2017年高调宣布进军新能源汽车领域,并提出“用10-15年时间将宝能汽车打造成为具备强大竞争力和国际影响力的汽车集团”。此后便砸下真金白银开始了轰轰烈烈的“造车”运动。

过去3年间,宝能在整车制造、技术研究、零部件项目、销售网络等汽车产业链上的持续投入。

比如在整车制造上,宝能在2017年斥资66.3元收购观致汽车51%的股权,随后增持至63%,2019年、2020年共斥资32.3亿元拿下长安PSA的100%股权,至此直接获得两家具备整车研发和制造能力的企业。

前者观致汽车被宝能寄予厚望。宝能计划从2018年起,连续5年、每年投入100亿元用于观致汽车的新车研发,到2022年实现推出多达26款新车型。

不过,在新车研发尚处萌芽阶段时,宝能在汽车生产基地上的布局却显得十分“冒进”。目前,宝能在深圳、常熟、西安、杭州、广州、贵州、昆明、昆山、杭州等多个城市都建有汽车生产基地,总投资额近千亿。

据2020年宝能披露,公司在汽车业务的总投资额超过2000亿,规划的整车产能为375万/年,占地超过万亩。但事实上,这几年宝能的造车计划耗资巨大,却进展缓慢。

据凤凰网房产去年实地探访报道,宝能在杭州富阳区、昆明、广州、西安、昆山、贵阳明确了新能源汽车产能规划并且有汽车生产基地落成,但这五大新能源汽车产业园项目可能仍处于“纸上谈兵”阶段,整体建设进度缓慢。

有业内人士指出,客观来讲,企业造车一般不会在一开始就先建大量生产基地,宝能的造车思路大概率还是与地产开发相结合。

宏大规划和实际落地表现的差距,也让宝能陷入“以造车之名,行圈地之实”的质疑。据凤凰网风财讯统计,宝能在广州、杭州、昆明、西咸新区四个造车基地,占地面积分别为423亩、3000亩、6300亩、1933亩,总面积达11656亩。

这也引起了国家主管部门的重视。2020年10月,国家发改委产业发展司机械处处长吴卫公开提出指出,新能源汽车产业要注意系统性、持续性,避免盲目追热点、圈资本的市场不规范行为。

同年11月,国家发改委下发了一份《关于开展新能源汽车整车生产及项目情况调查的通知》,要求各地发改委于11月18日前向国家发改委产业司上报各地新能源汽车的投资情况,其中要详细报告恒大、宝能等企业的造车情况。

此外,宝能收购的两家车企仍处亏损状态,在售的观致系列汽车销量也并不理想。2020年,观致汽车总销量为1.46万辆,下滑幅度达33.26%,与规划产能之间还存在很大差距。

由此来看,姚振华能否打造出心中的汽车王国,尚需时间验证。

03、流水的高管

业务铺排上大开大合之外,宝能的高管更迭也颇为频繁。

比如备受关注的汽车板块。就在不久前,2月23日,原吉利汽车集团副总裁、采购公司总经理管宇加盟宝能汽车,担任集团常务副总裁。这也是继郑状(原几何品牌销售公司总经理,现任宝能汽车销售公司总经理)之后,宝能再一次将“吉利系”高管揽入麾下。

将时间线拉长看,自宝能入主观致汽车以来,宝能汽车已经多次出现人事变动,高管背景也经历了“北汽系”、“日系”到“吉利系”的更迭。

有汽车分析师指出,对于一家初创车企而言,高管变动是正常之举。但过于频繁的高管变动反而会拖累公司的发展节奏,同时也说明这家公司还没找到一个明确的发展方向。

地产板块更是奇特,业内甚至流传着“满天飞的都是碧桂园高管,不想去的一定是宝能地产”一说。

被姚振华寄予厚望的宝能城发便经历过大量明星经理人离职。

2018年末,姚振华“三顾茅庐”邀请的明星经理人余英离职,在地产圈引起轰动,这距离其任职宝能投资集团高级副总裁、宝能地产总裁、宝能城市发展集团总裁仅13个月。余英的加入曾被视为振兴地产业务的标志,其加盟的2018年是宝能筹划地产业务上市的最关键时候。

“姚老板以下,其他人不要价值和使命,只需要执行就好。”据彼时“界面”援引宝能内部人士报道,姚振华是战略家,余英也是战略家,但光有战略,执行层面没有布局,那结局就很了然了

余英离开后,不少高管也陆续从宝能城发离开。进入2019年,接替余英掌管地产板块日常工作的总裁换成了林长青,但他也没坚持多久;2020年初,荣盛发展集团原董事李万乐加盟,担任宝能城发常务副总裁,任职不到100天便匆匆离职。

不仅如此,余英之前,宝能地产高管变动最大的时候是2015年前后,来自万达、中江地产佳兆业等知名房企的一批副总裁相继离职。

高管出走,不得不让人对企业内部管理产生疑虑。据“地产人言”援引一位离职高管报道,宝能存在一定办公室政治,派系林立,导致部分中高管不适应这样的生态环境,最终离开公司。

“宝万之争”一战,宝能和姚振华被贴上“野蛮人”、“资本玩家”的标签。在此后,姚振华带着宝能“脱虚向实”,做产业地产、踏入汽车业,意图成为实业体。而今看来,姚振华要撕去这些标签尚有难度。

但宝能的窘境并不影响姚振华的财富。2020年胡润百富榜显示,姚振华以1050亿的身价排名36位,资产愈发雄厚。

【本文作者无冕财经团队,由投资界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无冕财经授权发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转载请联系原出处。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