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次,钢铁电商IPO集体遇冷:170家平台混战,80%战死疆场

暗潮涌动的幕后,究竟发生了什么?欧冶云商IPO进展如何?钢银电商能否寻找另一条IPO融资之路?
2021-03-10 11:25 · 微信公众号:亿邦动力网  张田甜   
   

趁大伙不经意间,钢铁电商的底盘越来越“硬实”。

这种“硬实”,分为两大步骤。

第一步,钢铁电商平台走过了平台打造期;第二步,开始步入全新的产业互联网时代。

业界担忧的是,钢铁企业、钢铁电商、钢贸企业如何联手,开启产业互联网时代?

关于这个问题,目前一片迷茫。可以预见的是,钢铁电商所处的产业电商是产业互联网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产业互联网的重要切入点和主要推动者。

可以看出端倪的是,2021年春节以来,情况正在发生微妙变化。

3月9日,复星系钢银电商(835092.OC)在新三板复牌交易。此前,钢银电商股票于2020年5月28日停牌。作为钢铁行业的垂直电商“龙头”,这一复牌消息引发投资人广泛关注。

更早前于2月底,钢银电商传来消息,“撤回”新三板精选层申请材料,业界猜测公司管理层瞄准的是IPO路线。而此时,欧冶云商正在筹备A股IPO,争夺“钢铁电商”第一股。这一次融资,必将带给整个钢铁产业巨大的信心。

暗潮涌动的幕后,究竟发生了什么?欧冶云商IPO进展如何?钢银电商能否寻找另一条IPO融资之路?

170家电商平台混战,

仅剩下“不足20家”

“上市之梦难圆。”这是整个钢铁电商企业的集体忧虑。

国内年营收千亿级的电商平台,仅有寥寥几家:阿里、京东、拼多多、美团。让人惊叹的是,有这样一家钢铁电商,2019年营收1221亿元,超过当年的美团和拼多多!

这家代表性的钢铁电商便是“钢银电商”。不过,亮眼的财报之下,掩藏的是钢铁电商的“辛酸”。近几年,消费电商平台在美股与港股巨量融资,钢银电商还在新三板苦苦徘徊。对比来看,钢银电商成功突破千亿营收,但是在资本市场的地位远远不及消费电商。

营收数据,窥见一斑:阿里巴巴2020财年收入5097.11亿元,京东2019年全年净收入为5769亿元,美团2019年营收975.29亿元,拼多多营收301.4亿元。

2月25日,钢银电商经过两轮审查问询,最终做出一个痛苦的决定——撤回新三板精选层申请材料,理由是“考虑近期资本市场的发展变化,基于公司现状和未来战略发展的需要”。

至此,离资本市场最近的钢铁电商“龙头”铩羽而归,钢铁电商“三强”——钢银电商、找钢网、欧冶云商命运几多劫难,或放弃、或争取,一阵挣扎之后,仍未能进入主流资本市场。

业界不禁想起,前央视名嘴郎永淳在2016年加盟找钢网,一度创下钢铁电商的高光时刻。然而,2020年6月5日,郎永淳无奈离开,亦成为这个行业的标志性事件。

是钢铁产业独有的步调,让电商模式道阻且艰?还是互联网迅猛的滚滚车轮中,钢铁产业互联网仍未入局?

钢铁产业最近十年,经历了一个漫长而痛苦的发展周期,冰火两重天之后,在资本市场集体“失语”。2008年,钢铁产业开启野蛮生长;2012年泡沫破灭,钢铁产业系统性风险爆发。

这年1月,找钢网创始人兼CEO王东风尘仆仆赶赴北京,与知名投资人徐小平会面。在聊天时仅20分钟,一顿包子的时间,就定下了找钢网的诞生。徐小平说:“王东,刘强东,钢铁的京东,可以。”

包括王东在内的一批钢铁电商创业者的普遍认知下:“不切交易的钢铁电商就是耍流氓。”

当时,1688、慧聪网等一批资讯互联网B2B平台走过高峰期,正面临发展瓶颈。王东瞅准其中的机会,决定从信息撮合转到电商模式,找钢网由此成为行业的效仿对象。一场钢贸行业的互联网革命拉开帷幕,以找钢网为首的“找字辈”电商平台,迅速在钢铁以外的多个产业崛起。

资本的火热再加上供给侧改革的东风,让郎永淳看到了巨大的产业机会,因此决心投身这场变革之中。2016年,在徐小平的牵线下,郎永淳登上找钢网高级副总裁、首席战略官的位置,并以合伙人身份加盟胖猫创投。

找钢网作为代表,新一轮钢铁电商崛起,对传统钢贸商产生了巨大的冲击。

一位做建筑钢材的贸易公司人士表示,“公司年销售量二三十万吨,主要靠‘搬砖头’的模式赚取差价,因为互联网让交易信息价格越来越透明,差价模式已经赚不到多少钱了;而且上游钢厂态度强硬,也不肯让利。原本我们就是钢厂和工程的搬运工,挣点辛苦钱,做不好还得赔钱;和他们博弈就已经心累,钢铁电商更是直接抢了生意。”

经过几年发展,携资本、抢资源、玩补贴,钢铁行业经历了一轮混战,钢贸商死伤无数,钢铁电商“幸存者”寥寥无几。

2020年3月,阿里巴巴退出五矿电商股东行列,5月欧浦智网暂停上市……钢铁电商从2015年近170家,缩减至现在不足20家。

IPO遇冷反思:

钢铁产业链“痛点”在哪?

目前,钢银电商、找钢网、欧冶云商呈三足鼎立的局面。

公开数据显示,到2020年底,找钢网年平台交易钢材4000万吨,年物流规模2000万吨,物流年开票规模近10亿元。欧冶云商、钢银电商、找钢网三家的市场份额占钢铁电商交易总量的65%。

在这次行业大变革中,没有谁是绝对的成功者。

找钢网曾于2018年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并之后通过聆讯,但由于种种原因,2019年5月主动中止;钢银电商于2020年两次申请挂牌新三板精选层,但是目前已经撤销申请材料;欧冶云商有宝武集团的加持,正在筹备IPO,争夺“钢铁电商”第一股,市场给出百亿估值。

据前瞻产业研究院发布的《中国钢铁行业发展前景与投资战略规划分析报告》,2015-2019年,我国钢铁线上市场规模呈增长态势,线上渗透率逐年提高,从2015年的2.4%增至2019年的7.0%。

资料来源:华经产业研究院整理

中国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在2020年12月发布的报告显示,钢铁电商占全国钢材总消费量的份额约10%。与其他行业相较之下,增速并不理想。

虽然钢铁电商带来了新技术,推动了钢铁上下游资源重组,也让数字化、智能化进程加快,但是尚未走到通过钢铁电商平台反馈到上游钢厂,从而进行生产计划的调整和产品迭代升级的理想地步。传统钢铁产业链在信息流、物流、资金流的多个“痛点”,依旧亟待解决。

1.撬不动钢厂,对于整个产业链改造话语权不够。

上海作为全国重要的钢材流通集散地,这里诞生了找钢网、钢银电商、钢钢网等众多钢铁电商平台。而在唐山、东北老工业区这些钢铁产能重要集中区域,钢铁电商平台几乎触及不到。

从上市钢铁企业财报来看,钢铁电商平台的主要客户多是大型钢贸商。这暴露了钢铁电商触及不到产业链两头终端,仅限于流通价值的致命问题。

虽然去“中间化”在战略层面上,让钢厂直供小微客户成为可能,但是钢铁电商不是与钢贸商联盟,而是通过消灭中小钢贸商形成的巨头。在与传统渠道产生利益冲突下,钢厂很难成为钢铁电商平台的密切合作方。

与此同时,更多的钢厂开始选择自建钢铁电商平台。例如,大汉集团的大大买钢网、鞍钢集团攀钢旗下的积微物联等,钢厂希望通过这种方式来实现自身的线上化和数字化转型。

2.上下游抗风险能力需求更甚,钢铁电商有心无力。

有分析师称,较低的行业集中度,使国内钢铁企业缺少市场话语权。在钢价下行时,钢厂易通过价格战方式获取市场份额,同时相对于行业集中度很高的上游铁矿石企业,钢厂议价权弱,导致行业盈利波动剧烈。

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屈秀丽在分析今年钢铁行业形势时提到:目前铁矿石、煤炭、焦炭和废钢价等钢铁生产的原燃材料价格均处于高位,并且还是一个上涨态势,钢铁企业成本面临上升的压力。

原本钢厂的抗风险需求集中于定价权的博弈和资金回款问题,而钢贸商预付款在某种程度上可以提前缓解钢厂的资金问题。但是,铁矿石原料危机导致钢厂的生产成本高涨,盈利空间更加缩小。在疫情下,供需矛盾更加紧张,产能过剩明显。

因此,钢铁产业链生产端也开始了一轮大洗牌。2020年10月19日,中钢集团由宝武钢铁集团进行托管;2021年3月1日,中钢钢铁有限公司破产清算。

钢铁电商自身的抗风险能力也遇到了挑战。2020年8月上旬,钢银电商向8家供应商发起诉讼,原因是对方收款后未向其发货。此次诉讼涉及货款合计6501.02万元,占钢银电商上半年归母净利润的51.60%。

新一轮博弈开场,

钢铁电商与钢贸商言和

钢铁电商应该如何自审?

这种焦虑情绪在钢铁电商中蔓延,许多平台开始重新审视这个行业。一方面是通过二级市场或者多方融资来缓解现金流压力;另一方面,为了继续扩大规模效益,需要在产业链上掌握更强的话语权。

基于此,无论是现金流还是市场价值,钢铁电商都急需一场全面的胜利来证明自身。

有行业人士对亿邦动力表示,钢铁电商虽然高喊“去除中间商、打通全产业链”,事实上,线上流量的绝大部分都是由钢贸商创造的。这一说法,也从找钢网招股书的客户信息得到印证,其五大客户均属于钢铁贸易公司。

显然,钢铁电商与钢贸商的关系正在发生变化,建设以数据和供应链服务为核心的基础设施,成为部分钢铁电商的新定位。因此,业内提出了诸如“助力钢贸商蜕变成钢铁电商”的战略口号。

2020年受疫情影响,线下与线上交易一度陷入停滞。上海钢联&钢银电商董事长朱军红表示:“目前在交易停滞的情况下,上游工厂和钢贸商能做的事情还有很多,例如系统升级、中后台的梳理,以及搭建、库存盘点等等。而平台除了交易服务外,还有其他的服务可以进行。”

亿邦智库认为,垂直行业里处于产业生态各节点上的企业,依托互联网和数字化技术,可以形成新型协作网络。单纯的线上交易已经不能满足产业发展需要,各个电商平台开始寻求产业互联网的发展路径。钢铁产业互联网迎来新一阶段的发展机遇:即整合电商、物流、金融、加工等各项服务,形成高效生态圈。

2020年5月,欧冶云商收购钢铁资讯服务平台钢之家,意在扩充行业价值。欧冶云商方面表示,目前行业最大的机会在于,越来越多企业主动“触网”,愿意通过互联网平台“非接触”地开展业务。

更大的挑战在于,产业互联网平台如何加强自身的服务能力提升。用户需求千变万化,不论是通过自身能力建设,还是第三方服务能力整合来满足用户需求,总之,如何将用户服务和体验做到极致将是产业互联网平台永恒的挑战。

2020年6月5日,58到家宣布郎永淳担任到家集团首席公共事务官一职。百炼成钢化成绕指柔,郎永淳终究还是没等到找钢网上市的那天就离开了这个行业,但是钢铁产业互联网不会驻足于此,新一轮博弈已经开场。

【本文作者张田甜,由投资界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亿邦动力网授权发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转载请联系原出处。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