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杉坐镇,58岁教授做出一个IPO:市值700亿

10年长跑,贝泰妮身后潜伏着红杉中国、金雨茂物两家机构的身影。其中,红杉中国2014年在天使轮投资了贝泰妮。
2021-03-25 12:10 · 投资界  周佳丽   
   

又一国货品牌站上IPO敲钟舞台。

今日上午(3月25日),功能性护肤品第一品牌——薇诺娜母公司云南贝泰妮生物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简称:贝泰妮)成功登陆深交所创业板,“功能性护肤品第一股”正式诞生。此次IPO,贝泰妮发行价为47元,开盘大涨超260%,总市值超过700亿元。

贝泰妮背后创始人——郭振宇的人生经历堪称传奇。这位出生在云南昆明的60后,23岁获硕士学位,32岁成为博士后,38岁就晋升为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的终身教授。后来,他又毅然放弃光环回国创业,加盟滇虹药业集团,曾打造了中国皮肤科知名品牌“康王”。2010年起,郭振宇开始独立运营贝泰妮。

10年长跑,贝泰妮身后潜伏着红杉中国、金雨茂物两家机构的身影。其中,红杉中国2014年出手投资了贝泰妮天使轮融资,是其第一大机构股东。伴随着贝泰妮成功IPO,郭振宇家族财富也水涨船高。根据招股书,IPO前,郭振宇与其1994年生的儿子Kevin共持股约57%。以此计算,父子二人身家近400亿元。

58岁创始人卖护肤品

创业10年,市值700亿元

在执掌贝泰妮之前,郭振宇已经在医药界久负盛名。

1963年出生于云南昆明,郭振宇从小学识渊博:23岁完成在云南大学的学士和硕士学业,留任学校做了两年无线电系讲师,随后便远赴加拿大麦吉尔大学攻读博士学位。学无止境,1995年郭振宇成为加拿大西安大略大学博士后,在38岁那年晋升为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终身教授。在此期间,郭振宇成为医学成像理论、超声学方面有影响的杰出人物,一路高光堪称传奇。

然而在所有人为之慨叹时,郭振宇却突然辞职了。2002年,郭振宇回到家乡昆明休假,一次偶然的机会他走近了当地企业——滇虹药业集团。这家昆明本土企业的发家史让郭振宇感慨无比:“滇虹存在企业成长期的不少问题,还能做得这么好,实在不易!”

2003年1月,郭振宇毅然转身回到国内,出任滇虹药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总裁。任职期间,他率领滇虹药业奔向了新的台阶,打造了皮肤科非处方药全国第一品牌“康王”,也成功完成了学者到企业家的角色转换。

2008年,滇虹药业内部开始孵化一个新的医学护肤品牌——薇诺娜,贝泰妮最初正是“薇诺娜”产品的经销商,但该项目营收占比不足3%且持续亏损。

彼时,雅漾、薇姿等国际品牌刚刚进入中国,临床辅助治疗效果呈现得很好。但反观中国,却还没有出现一个叫得出名来的国产药妆品牌。就在这时,中国皮肤学界的几位专家找到正在研究皮肤药物的郭振宇:“你能不能做一个,我们大家支持你。”

郭振宇注意到,当时进入中国的海外品牌多主打泉水成分或零添加,这些产品虽具有一定的皮肤舒缓效果,但不能解决泛红、瘙痒等真正的皮肤敏感问题。为此,针对传统泉水成分功效单一、可替代性较强等问题,薇诺娜利用云南地理条件的天然优势,主打天然植物成分,与其他品牌形成差异。相较于泉水成分,植物成分更有针对性,修复效果更快。

与此同时,基于郭振宇独有的医药渠道、权威背景及专家背书,薇诺娜开辟了一条新路径,渐渐与先入者甩开了距离,十年过去,在郭振宇的带领下,薇诺娜已经成为中国敏感肌护理第一品牌,市场占有率一度超过薇姿、理肤泉、雅漾等国际品牌,跃居皮肤学护肤行业第一位。

除了“拳头品牌”薇诺娜之外,贝泰妮旗下还有薇诺娜Baby、BeautyAnswers、资润以及痘痘康等一系列品牌,覆盖护肤品类、彩妆类、医疗器械三大领域。今天,贝泰妮终于成功登上资本市场的舞台。上午开盘,贝泰妮大涨超260%,总市值一度700亿元。

一年入账近20亿

500亿敏感肌市场撑起一个IPO

贝泰妮如何撑起中国“功能性护肤品第一股”?

这是一个庞大的群体。一项专门针对中国人的一项调查数据表明,中国有35%的消费者存在敏感肌问题,并且随着空气污染加剧、过度护肤、工作压力增大导致的内分泌失调等内外因,中国敏感肌人群一直呈高速增长的趋势。《中国敏感性皮肤诊治专家共识》报告中更是显示,在我国,每3位女性中就有1个是敏感肌。

为了帮助每一类被敏感肌问题所困扰的消费者,贝泰妮核心产品薇诺娜的产品功效可以为“舒敏系列”、“极润保湿系列”、“柔润系列”等多个系列,其中又以“舒敏系列”为公司的畅销系列产品。报告期内,“舒敏系列”产品的销售收入占主营业务收入比重分别为39.23%、39.09%、38.11%和32.06%,占比较高。

渠道为王。除了郭振宇在医药方面积累的独特优势,贝泰妮采用了全矩阵策略。全面实现了线上多平台运营,也全面覆盖了线下各个场景,还请来了罗云熙、吴宣仪来做代言。

2020 年双11期间,薇诺娜天猫官方旗舰店的销售额破7亿元,同比增长105%,登顶天猫美妆国货第一,且是唯一进入天猫美妆TOP9的国货。此外,薇诺娜还建立了OTC和专柜等渠道,其中品牌专柜数量已超400家。招股书显示,2019年,贝泰妮线上销售收入14.84亿元占总销售收入的77%;同期线下销售收入4.51亿元,占总销售收入的23%。

现在,贝泰妮已经逐渐树立起针对敏感性肌肤产品的行业标杆,这也为贝泰妮带来了可观的营收数据。招股书显示,贝泰妮在2017年、2018年、2019年营收分别为7.98亿元、12.4亿元、19.44亿元,其中线上渠道销售收入增长分别为80.55%、68.26%和48.15%;净利润方面,贝泰妮在2017-2019年间分别实现净利润1.55亿元、2.63亿元、4.13亿元。

具体来看,贝泰妮的营业收入主要来自化妆品和医疗器械(透明质酸修护膜、修护贴敷料等)两大板块,其中化妆品又细分为护肤品和彩妆两大类。招股书显示,2019年,贝泰妮在化妆品方面的收入占比约90%,其中护肤品约占87%。

此次创业板上市,贝泰妮计划募资15.35亿元,其中,4.38亿用于中央工厂新基地建设、6.9亿用于营销渠道及品牌建设、1亿用于信息系统升级,3亿用于补充营运资金。成功登陆A股资本市场后,贝泰妮皮肤学护肤行业头部地位势必将得到进一步巩固。

红杉投了天使轮,金雨茂物入局

创始人父子身家400亿

在发展的关键时期,贝泰妮也引入了创投机构。

2014年,红杉中国合伙人周逵在云南见到了郭振宇。在这一次会面中,周逵对郭振宇留下了深刻印象:“当时他已经是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的终身教授,但依旧热情积极且有文化,精力也十分充沛,他能做到离市场很近、离消费者很近,这是很难得的。”

不过此时,贝泰妮的发展并不顺利。“当时贝泰妮的收入只有几千万,团队还不齐,且业务处于亏损状态,只是在医院渠道中销售。”周逵回忆说。但贝泰妮的产品在医生群中口碑不错,这让红杉中国看到了投资的机会。

周逵跟郭振宇说:“薇诺娜这个产品是可以当做消费品来做的,虽然当时他们没有院外线下渠道,但电商的平台可以把他们带向广阔的消费市场。这是一个关键判断,也是我们早期投资这个项目的信心。大家方向一致,并且电商也是红杉熟悉的领域,那我们就一起来做吧。”

2014年7月,红杉中国参与了贝泰妮最早的一轮融资。在此之后,薇诺娜抓住了化妆品线上化的机会,线上+线下全渠道布局,渐渐发光发热。如今,红杉中国已经陪伴贝泰妮近7年之久。

谈及长期看好贝泰妮的原因,周逵认为,这源于对贝泰妮创始人以及管理团队的看好,同时也是基于关键业务趋势上的准确判断。“在昆明这样一个相对偏僻的地方,这群人能够把电商这件事做得这么好,我认为仅仅有新渠道学习能力是不够的,更重要的是他们对于品牌和品质的坚持。化妆品是很容易把品牌做low的,我认为是团队对于产品品质坚守和品牌的珍惜,才成就了今天的薇诺娜。”周逵如是说。

与此同时,红杉中国也斩获了2021年3个月里的第7家上市公司。招股书显示,IPO前红杉中国持有贝泰妮25.4%的股份,为公司内第二大股东,也是外部的第一大机构股东。

随后,贝泰妮引入了金雨茂物,多只基金连续投资过亿元,并在企业的规范化和资本运作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创业10年,郭振宇终于站在了敲钟舞台。招股书显示,公司直接股东中,诺娜科技和哈祈生均系实际控制人郭振宇、Kevin Guo父子二人控制的企业,其子出生于1994年8月。IPO前,郭振宇父子共持股57.3%。以此计算,父子二人身家达400亿。

回首当年毅然转身创业,郭振宇曾说:“如果沿着我在国外的研究方向走下去,确实可能对人类有所贡献。现在,很多人卖药只是推销,造成了不好的影响。如果在我的推动下,‘负责任的自我药疗’的理念为广大民众所接受,这个贡献就会大于我做研究的贡献。”

眼下,乘着国货美妆的东风,中国药妆的春天也开始了。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投资界(微信公众号ID:PEdaily2012)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微信原文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投资界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