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智能锁单轮最大融资诞生:VC/PE又来了

当年的“千锁大战”,依然是不少投资人和创业者挥之不去的记忆。
2021-03-31 11:50 · 投资界  张继文   
   

又一只独角兽诞生了。

投资界获悉,深圳市凯迪仕智能科技有限公司(简称“Kaadas凯迪仕”)宣布完成近1亿美元B轮融资。本轮融资由兰馨亚洲领投,同创伟业与前海互兴跟投。值得一提的是,这是迄今为止智能锁行业单轮最高融资金额。

凯迪仕品牌成立于2009年,一直专注于智能锁领域,是一家集产品研发、制造、销售、安装、售后于一体的全产业链公司。背后掌舵者苏志勇,从1986年起就开始进入锁具行业,亲历了从机械锁到智能锁的行业变迁。深耕锁具行业30余年,他带领凯迪仕迅速崛起成为中国智能门锁领域的头部消费品牌。

VC/PE圈对智能锁领域并不陌生。当年的“千锁大战”,依然是不少投资人和创业者挥之不去的记忆。2017年,中国智能锁行业开始爆发,短时间涌入数不清玩家,一笔笔融资出炉。但好景不长,热潮很快散去,智能锁渐渐淡出投资人的视野。眼下,这门看似小小的生意进入了洗牌期。

完成近1亿美金B轮融资

智能锁行业单轮最大一笔融资诞生

垂直的智能锁行业罕见出现了一笔巨额融资——由刘涛代言的智能锁品牌“Kaadas凯迪仕”近日已完成近1亿美元B轮融资。此外,凯迪仕还取得了数亿元综合授信。

“我们是从去年10月份开启了这一轮融资计划,当时有7、8家投资机构主动过来联系,有本土人民币基金也有知名美元基金。”Kaadas凯迪仕营销中心总经理吕振宇告诉投资界。

融资过程比想象中顺利。最终,兰馨亚洲、同创伟业和前海互兴三家机构迅速敲定了这笔投资。

作为本轮融资领投方,兰馨亚洲是第一批进入中国的国际私募股权基⾦,目前专注于中国及亚太地区,管理资产规模超过60亿美元。“凯迪仕是中国唯一一家具备从产品定义、自主研发、制造、全渠道销售和品牌运作产业链一体化的智能门锁企业。而且,公司创始人苏志勇先生深耕锁具行业30多年,执着专业的工匠精神令人敬佩,我们非常看好凯迪仕未来在国内市场占有率的进一步提升。”兰馨亚洲管理合伙人李基培向投资界表示。

而同创伟业也是凯迪仕的投资方之一。成立于2000年,同创伟业是中国第一批专业私募股权投资公司,目前管理超200亿人民币。同创伟业创始合伙人郑伟鹤坦言:“我们深度挖掘并投资头部的消费品牌,凯迪仕在智能门锁领域是当之无愧的市场第一。随着智能门锁市场渗透率的提升,凯迪仕还具有非常广阔的发展空间。而且,智能锁作为智能家居生态的关键产品,公司业务上还有很大的延展机会。”

同处深圳的前海互兴也参与了凯迪仕此轮融资。“作为创投企业,我们希望能够在足够宽广的赛道里,找到有竞争力、有发展潜力,掌门人又非常可靠的公司。在我们看来,凯迪仕作为智能门锁的龙头企业,所处的赛道有很大的发展空间及想象空间。”互兴创始人陈继宏表示。

谈及本轮融资的规划,吕振宇告诉投资界:“本轮融资所募集资金将会用在研发投入、生产制造、人才投入、渠道建设和品牌营销五个方面。”

除了资金外,投资方也会持续为凯迪仕提供帮助。“我们选择投资方的时候,也会更看重投资方对我们后续业务的支持。”吕振宇透露,兰馨亚洲在海外零售渠道方面资源丰富,可以帮助公司更好地走向全球市场;前海互兴可以助力凯迪仕布局线下销售,推动公司在智能制造和大数据物联网方面开拓更宽广的空间;而同创伟业则可以帮助凯迪仕更好地与资本市场对接。

成立11年,专注做智能锁产品

亲历这个行业早期的艰辛

作为中国最早一批智能锁公司,凯迪仕可以说亲历了这个行业早期的艰辛与不易。

2013年左右,中国家庭很少使用智能锁,周围也充斥着智能锁缺乏安全性的论调。当时C端市场尚未发展起来,但品牌长租公寓,特别是分散式公寓对智能门锁有着很强的刚性需求。于是,凯迪仕在2015年底正式组建团队,进军工程市场。

凯迪仕做的第一件事是加紧研发投入。“与传统机械锁不同,智能锁涉及五金、电子、摄像头、人脸识别等不同领域,有一定技术门槛。很多时候,我们采购完软硬件产品后,还需要针对应用端进行二次开发。”吕振宇介绍。

为此,凯迪仕集聚了国际国内知名电子、结构、工业设计、测试等研发人员及学院博士教授。目前,凯迪仕拥有三大研发中心和智造基地(工厂),是全球为数不多的一家智能锁全产业链公司。

功夫不负有心人。基于多年的积累和研发投入,凯迪仕很快迎来第一波增长高潮——2016年,凯迪仕推出国内首款推拉智能锁爆品K7,迅速成为淘宝众筹类目第一,晋身行业领袖。

“那时,我们意识到智能锁行业前景很不错,但很多人仍认为智能锁仅应用在酒店领域。于是我们开始了品牌运作。”吕振宇回忆,2017年凯迪仕正式签约著名影视明星刘涛为品牌代言人。这一年,凯迪仕业绩大爆发,同比增长100%。

从2017年开始,中国智能锁行业开始热闹起来。家电企业、互联网公司、传统门锁、安防公司及创业企业纷纷涌入,一时间热闹非凡,但也鱼龙混杂充斥着各种恶性竞争,这便是赫赫有名的“千锁大战”

“坦白说,当时小米宣布进军智能门锁领域的时候,我们还是感到有一些压力。”吕振宇记忆犹新。但现在看来,像凯迪仕这类专注于智能锁的公司仍会有较大的优势。

吕振宇总结了几个原因:“智能门锁的产业链尚不成熟,如果依靠代工的方式,成本很难降下来,而且品质把控难度也很大;另外,智能锁很注重线下安装与服务,仅依靠第三方服务很难让消费者满意;最后,这类单品很难引起巨头足够的重视。所以,这些大公司对智能锁的投资还是很慎重。”

经历千锁大战后,凯迪仕逐步在国内智能锁市场中占据领导者地位。目前,凯迪仕是阿里、华为等超100家世界级企业在亚太及中国区最重要的合作伙伴,连续5年荣获“中国房地产开发企业500强首选供应商”,其中2020及2021年均以高达18%的品牌首选率,位居智能门锁类目榜首。根据欧睿国际2020年市场研究及全渠道销量统计数据,凯迪仕销量和市场占有率均位于行业首位。

千锁大战尾声,3000多家公司激烈厮杀

即将会有一批小玩家消失

千锁大战是中国智能锁创业者一抹挥之不去的记忆。眼下,整个行业进入一轮血腥的洗牌。

粗略算下来,目前中国智能锁市场规模达百亿级别,但相关品牌却高达3000多家,竞争不可谓不激烈。

“我认为智能锁会有一轮洗牌,未来2-3年,这一赛道应该不会存在这么多品牌。”吕振宇告诉投资界,千锁大战过后,智能锁行业热度没有以前那么高,但这一领域的企业仍在不断增加。目前,国内智能锁行业大概存在着3000多个品牌,其中有不少年收入仅几百万的小品牌。

“其实从去年疫情开始,智能锁的洗牌就已经开始了。”吕振宇补充说。疫情期间,大多数锁企还没复工,现有资金流被不断消耗,对复工之后的日常生产极为不利,很多小品牌因资金问题而不得不倒闭。

“这些小厂商利用价格优势,可以很好地打入下沉市场。但这类玩家的盘子太小,利润很薄,导致没有更多的资金投入到品牌和渠道的建设,更不可能做到持续性地研发投入。”吕振宇分析。这意味着,不久的将来,头部品牌会将这些小品牌的市场份额吃掉。

经历涅槃才能重生。或许经历这一波洗牌后,中国智能锁行业可以迎来更健康的发展。

这里的市场潜力毋庸置疑,“入户型智能门锁的体验对传统门锁的替代是颠覆式的,作为智能家居消费升级的主要领域,国内渗透率相较国外成熟市场仍有较大提升空间。”李基培表示。

截至2020年,智能锁市场渗透率不到10%,并不算高。吕振宇观察到,“经历千锁大战过后,智能锁行业走过了行业教育阶段,很多消费者开始接受智能锁。因此,这个市场还存在着较大的增长空间。”

不过吕振宇也提醒:“智能锁行业想要实现大规模爆发,至少需要3年。像智能锁这类消费升级产品,企业想要精准触达这类消费群体,就要做好前期渠道和品牌投入,这需要一段时间。”

最终的胜利,往往只属于少数有准备的布局者。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投资界(微信公众号ID:PEdaily2012)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微信原文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投资界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