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剧本一套房也逃不开洗稿:揭秘百亿剧本杀市场

下一次用闪闪发光的创意灵感,将玩家泪水变作财富的契机又将属于谁?
2021-04-22 09:54 · 娱乐独角兽  Mia   
   

北京市朝阳区双井的某商住楼里,鱼丸一行人轻车熟路地绕进来,敲开了一家剧本杀推理社的门。四个房间都坐得满满当当,每个人面前摆着薄薄几页剧本,嘴炮与演技齐飞,短暂扮演自己从未经历过的人生:黑社会杀手,青楼女子,妖精……这次他们选择和三个同龄人拼桌玩一个“搞笑本”,几个年轻人很快进入角色,在说说笑笑中熟络了起来。

这几乎已经成为鱼丸每个周末的固定娱乐社交项目,因为“密室太贵,时间太短,同样有意思的剧本杀只需要三分之一的钱就能消磨一下午”。疫情之后,这里迎来了新的一波爆发期,月租金两万,工作日流水两千左右,周末流水最高可以达到一万,几乎是一门一本万利的生意。

2021年初,全国剧本发行达到了1000家,剧本杀店达到了三万家,其市场规模被估算达到百亿。剧本杀剧本分为三种,一种是一个城市只有一个的独家本,价格是最贵的,从五六千到上万不等,通常足以成为一家店的金字招牌,例如北京第七诫的《月下曦和》;一种是一个城市只有几家店有的“限定本”,两三千左右,需要和发行熟络才能拿到;还有一种是普遍的大路货盒装本,500元以下。

按照推理小说的分类,基本分为“本格”和“变格”两大流派之外,剧本杀也越来越细分、场景情节多变以应对用户不断提高的阈值,例如《酒大奇迹》被称为是“一直喝到被抬出去”的“喝酒本”。多年从事剧本杀采购,DM(全称:Dungeon Maste,游戏主持人,出自卡牌桌游《龙与地下城》的地下城主),同时兼职编剧的小九提到甚至出现了“微型本”,价格比盒装本更低,针对用户的碎片化需求,一两个小时就能玩完。

剧本杀的火热让不少人心动。实情究竟如何?辗转于贵阳,北京等多个城市的小九,表示“你让我说的话,我对这行业全都是吐槽”,最近她转入了桌游编剧之列。入行时全国只有数百家门店、由记者转行而来,成为贝壳街推理店主兼发行的筱筱,和家里有影视行业人脉,在北京开店的阿肯则十分看好行业的未来爆发,他们各自在长达数个小时的深度交流中,提供了不同视角的看法。

百亿市场规模下的城市地图:入坑需谨慎

剧本杀又称为谋杀之谜,目前较为统一的说法是起源于19世纪的英国,出自丘山别墅谋杀案(Road Hill House murders)。该真实案件被写进了小说,当时年轻人在社交聚会中经常讨论并推理真凶。1935年,首个谋杀之谜游戏——“Jury Box(陪审团)”发行,已经具备了证据、犯罪现场照片、投票纸、投票等雏形。1986年,现代谋杀之谜的先驱——“Mafia(黑手党)”面世,实况角色扮演游戏(LARP)越来越多地影响着它,芒果TV2016年上线的《明星大侦探》加速了剧本杀的风靡。奇幻、科幻、恐怖等各式内容元素的注入,使得剧本杀远比狼人杀丰富,前者重在情节体验,后者重在逻辑推理。

2016年,以《死穿白》为首的第一批国外直译剧本游戏流入国内,对桌游、密室行业带来了冲击和启示。此后“我是谜”、“戏精大侦探”、“百变大侦探”等一批线上剧本杀APP出现,其中“我是谜”已融资5轮,去年11月,“百变大侦探”研发商完成3000万融资。

线上剧本并不少见,为什么要花人均128元去店里?萌新玩家馒馒回顾了自己线上玩剧本杀的经历,认为线上APP和线下剧本杀的体验可谓完全不同:“每个人都不是拿着完整的剧本,第一轮、第二轮、最终轮线索统一发放,沉浸感很差,没有成熟DM引导,交流不便、也不好判断微表情真假,用手机点点点也会时不时刷一下微信,比较分心,我整个人一头雾水,最后强行结束了。”归根结底,剧本杀是一种起源于线下、依赖于线下的娱乐,疫情更加重了年轻人们对于社交的渴望。

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21年中国剧本杀玩家52.2%分布在一线城市,23.9%玩家分布在二线城市,19.6%玩家分布在三线城市,只有少部分玩家分布在四线及其他城市。有统计显示门店大部分位于华中、华北,西北等地偏少,不少二线省会城市位列第一梯队。二线城市店主表示“熟客很多”,一线城市店主则表示“熟客很少依赖点评口碑”。筱筱坦言:“二线城市相比一线城市,有自己的优势,就是城市小、通勤成本低,剧本杀价格也更便宜,一线打工人下班后有时会回家瘫着,不愿意再出来。”

陕西省版权协会沉浸式游戏版权专业委员会的一名工作人员表示,西安目前的剧本杀店铺数量排全国前三。贵阳,号称剧本杀之城,是一个男女老少都极度热衷于剧本杀的城市,有老师带着初中生、家长带着孩子来玩,店铺数量遥遥领先,在吃饭地点随便一搜就会出现十几家店。同时也是业内的“黄埔军校”,不少头部发行、DM都是出自贵阳。

值得一提的是,制造城市符号、专属体验的“沉浸式剧本杀”正在成为趋势。如武汉位于长江知音号邮轮里的民国主题剧本杀《暗礁——长江专场》日益火爆,有爱好者表示可以专门为此飞过去打卡,引发了新的“文旅+剧本杀”想象。

几名资深从业者几乎均提到了同一点:“捞快钱有风险,入坑需谨慎。”他们身边几乎随时都有人入局,也随时有人离开,流动性很大。“线下店年赚500万”的神话在抖音上流传,如同过往奶茶店加盟的造富传奇一样,激励着更多人入行。这个看起来财源滚滚,而且门槛低、投入少的行业,实际上有自己的门槛:“不是说玩过一些剧本就能经营好,之前有很多人因疫情倒闭、失业,跨行来做但基本效果都不好。现在要去开一个店的话,跟以前开一个店的成本不可同日而语。最开始一两个月的运营状况决定了这个店能否生存下去。”小九提到了一点“一个懂行的店长很重要”。

爆发中的剧本杀行业,和内卷下的灰色空间

在玩剧本杀时究竟玩的是什么?玩过至少50个本的资深玩家鱼丸认为,最终娱乐体验指向了同影院“哭片”一样的功能:在平淡生活中寻找刺激。和朋友组队指向了熟人社交,“拼本”指向了陌生人社交功能。因此无论在哪个城市,基本上最受欢迎的两类剧本都是恐怖本,以及情感本(又称“哭哭本”),女性玩家更偏爱后一种。每个店大致每个月会准备几千或以上的购本资金,并对限定本、盒装本、独家本的比例予以分配。

上文提到贵阳竞争激烈,导致剧本杀高度内卷,也随之产生了对“复合型”DM的需求。客人心理承受阈值、情感阈值被不断抬高,需要强化对其泪点、惊吓点的刺激。DM身兼NPC已经不够了,还需要一人分饰多角,根据自身优势决定是跳舞下腰、还是技术型呐喊嘶吼,小九就曾藏身于烟雾之中独自扮演了僵尸、老太太、女鬼等多名不同角色,并在这个过程中磨练演技,直到“一个背影,无需换装也能吓人”。带头展示哭功,更是DM必备技能,在一系列爱恨情仇纠葛不断的故事后,由DM念出角色的遗书,例如“你一定要忘了他”,发出对客人泪点的致命一击。

剧本杀并非只有大家耳熟能详的“杀人越货,怪力乱神”一类,甚至还加入了爱国主义元素。例如某一个发生在解放前香港的恐怖本,到结尾处画风360度大转弯,变成了是否要将国宝上交国家的抉择,如果玩家选择“不交”,则会遭到其他所有玩家的鄙夷敌对,如果选择“上交”,将会有国歌伴奏响起,包括店长在内的全体人员起立,激动不已。

让小九印象深刻的是一个年轻女孩,在小九精心准备了很多气球,并在气球里藏满告白小纸条求婚之后,对方掉下了眼泪说“从来没有人这样对待我”,随后成为了店里的常客。

内卷带来了一些经营方面的灰色空间、乱象:这个行业重度依赖于大众点评口碑,部分店雇佣水军,另外小九亲眼见闻,去年下半年有关部门已经开放了店铺重新营业许可,但有店遭到举报称未达到防疫标准,一批店铺集体停业整顿;另一种骗钱方式是谎称自己是大股东,在外骗人入股。另外还有一种割韭菜的方式,便是培训同行,但这一套基本只对新人有用。

这是一个基本上全年无休的行业:寒暑假之外,所有的节假日都是旺季。唯一的淡季可能只有寒冷无节日的11、12月。在厌倦了高强度情感输出后,现在的小九选择转行写桌游剧本。相较于剧本杀而言,桌游创作是一个完全不同,难度更高的领域:不强调情感,而是强调世界观,动机,逻辑。

一个本赚“一套房”:发行VS作者谁该为洗稿、拼凑负责?

在职业影视编剧COCO看来,游戏编剧、剧本杀编剧着实是个简单的活计,基本只需要完成人物小传,故事情节梗概,无需填充细节,收入不菲,且免于甲方一次又一次的折磨。事实上,一个剧本杀作者能够走多远,在很大程度上不仅依赖于才华,更依赖于自己的发行(销售代理)。

作为商业出版物,这一行业相比图书出版要“不正规”得多:“不那么善良的发行可能会欺骗作者真实印数,和印厂要求的费用,私吞所得。不那么善良的作者会相互举报。”而寻求正规、尝试分级带来的是“繁琐和效率低下”。发行除了销售,更需要为作者在第一阶段提供修改建议,在第二阶段进行“视觉校对”,即模拟玩家实际游戏行动,修改逻辑失误,有时会进一步细分出“监制”。

店铺采购则会加入剧本首玩测试,有“公车”(大部分店铺均参加)和“私车”(凭私人交情参加的局)之分,有时测本还需要写下自己的感受,不少店家在此后还会承担类似剧组“布景”“美术”的工作,会进一步为剧本丰满光影色彩等元素增强沉浸感,例如,某处是不是要真的加入树或酒?

而一年四季在各个城市举办的展会,便是他们一决胜负的关键战场。据筱筱回忆,最早的展会始于3年之前,借助某个城市的桌游吧等场地交流,自从某一次重庆展会后,逐步形成了在酒店举办的习惯。

剧本杀编剧入行门槛低使得许多文学影视爱好者跃跃欲试,阿肯表示,自己旗下的编剧来自各行各业,有文字工作者兼职,也有和内容毫不相关的。盒装、独家吸金力都依赖于口碑能否破圈。剧本杀有多赚钱?一个剧本能够带来的收入从几千元到数百万不等,幸存者效应下,被铭记都是那些最吸金的头部作者。业内最大咖的一位,“一个本就能换一套房”,最高纪录500万,现在这位知名编剧建立了自己的粉丝社群。

在筱筱看来,像《古木吟》《你好》等爆款的诞生都是时势造就的,“反流行”的新奇感十分重要。她以发行身份签约作者时,最看重的是两点:一是文笔好,二是对游戏的洞察力,情节能够实现不断反转,带给玩家最想要的娱乐体验。

过往,一个小工作室只需要由几个人组成——作者,发行,美工。但事实上,随着资本涌入这个原本小众的行业,越来越多有资源的互联网、影视、动漫游戏从业者进入,LARP、灰烬工作室、葵花、惊蛰推理等一批较有名气的发行诞生,一切正在急剧变化当中——四五家大发行垄断了好作者,在抖音等渠道全面铺开宣传,频繁出入展会。“过去,小发行也能做出爆款,但现在,话语权都掌握在巨头手里,越来越多的大发行是展会协办方甚至主办方,他们要求三七分成甚至二八分成,没有美工,最后都是作者妥协”。

而大发行对数量、情节奇特性、情感刺激力度的追求,在某种程度上导致了部分剧本具有严重的拼凑痕迹,资深推理迷一眼就能看出原型为何:“日漫、日本推理小说是被洗稿借鉴的重灾区。比如金田一,乙一的叙述诡计,庄田岛司的《占星术杀人魔法》。”

作者-发行-展会-门店,剧本杀行业链条构成相对简单,越来越多的从业者正在试图打通产业上下游,一人身兼多职。这样做的好处是能够摊薄风险、积攒更多资源、营收多元化,形成强品牌效应,例如老玩家只认XX店的推理,或XX店的情感。

薄薄几页纸间,纵横捭阖,戏梦人生。合上剧本,回到原本的平淡生活,剧本杀满足了藏在每个非职业演员心底的表演欲、活出上千种人生的愿望。下一次用闪闪发光的创意灵感,将玩家泪水变作财富的契机又将属于谁?

【本文作者Mia,由投资界合作伙伴娱乐独角兽授权发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转载请联系原出处。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