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视频追剧遭遇「十面埋伏」

对于当下热议的“影视二创”应如何看待?北京市中闻律师事务所知识产权顾问刘彬律师对雷达财经表示,由于剪切的素材属于他人的原创作品,且短视频平台的分享机制会按照点击量等数据给予利益回报,所以这种行为已经超出个人合理使用范围,属于以商业为目的的使用,实质上是涉嫌侵权的。
2021-04-28 10:00 · 雷达财经  张凯旌   
   

未经授权的切条、剪辑类影视短视频是“盗版”吗?边界在哪?

近日,短视频追剧问题引发热议。先是腾讯、爱奇艺等在内的多家长视频平台、行业机构发声,随后,杨幂、赵丽颖等500位行业人士发出倡议,呼吁短视频平台和公众账号生产运营者尊重原创、保护版权,相关话题数次冲上微博热搜。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这类短视频长期游走在版权的边缘地带,但其也借此俘获了大批受众和粉丝。有网友就表示,“现在很多国产剧剧情拖沓注水,一集集看完是浪费时间”,更有网友称,“如果没有影视剪辑,很多电影、电视剧我都不知道,也不会去搜着看。”

对于当下热议的“影视二创”应如何看待?北京市中闻律师事务所知识产权顾问刘彬律师对雷达财经表示,由于剪切的素材属于他人的原创作品,且短视频平台的分享机制会按照点击量等数据给予利益回报,所以这种行为已经超出个人合理使用范围,属于以商业为目的的使用,实质上是涉嫌侵权的。

北京真叶文化有限公司经理、导演戎震则表示,作为小型制作方,如果被人黑,反而能提高观看量,是双赢的事。

戎震还认为,此次事件表面是版权之争,实则是两个不同的行业在隔空斗法,短期内两方很难寻找到一条共通的道路。

杨幂赵丽颖等500多位行业人士联合抵制短视频侵权

4月26日是世界知识产权日,但有关短视频平台搬运、传播影视类剧集的版权战早已打响,且近期有愈演愈烈之势。

4月9日,中国电视艺术交流协会、中国电视剧制作产业协会等15家协会,腾讯视频、爱奇艺、优酷、芒果TV、咪咕视频,加上正午阳光、耀客传媒、华策影视等53家影视公司发布联合声明,呼吁短视频平台和公众账号生产运营者尊重原创、保护版权,未经授权不得使用影视作品侵权创作。

4月23日,17家影视行业协会、54家影视公司、5家视频平台再次联合发布《倡议书》,除表明“先授权后使用”的立场外,也向公众账号生产运营者强调,未经授权不能随意发布影视内容拍摄过程中与演员相关的拍摄花絮、现场物料、路透视频等。

值得一提的是,此次的《倡议书》还新增了514位行业人士,包括演员杨幂、杨紫、杨颖、赵丽颖、黄轩、张颂文、贾乃亮等,导演林玉芬、曹盾等,编剧顾小白等。

4月25日,在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中宣部版权管理局局长于慈珂对此表态称:“短视频侵权盗版的问题比较严重,广大权利人反映强烈,引起社会关注,今年将继续加大对短视频领域侵权行为的打击力度。”

尽管各方一致呼吁,但大多数网友们并不“买账”。

一份新闻晨报发布的微博调查中,参与投票的3307人有2610人均认为,“几分钟看完一部电影”这类影视作品二次创作内容不侵权;某博主发布的动态评论区中,“要不是有剪辑,我才不会浪费时间去看”的评论获得了2.1万的点赞。

更有多位网友将#500余名艺人发声反对短视频侵权#,和因郑爽被曝拍倩女幽魂时片酬1.6亿引起的话题#日薪208万#放在一起感叹道何其讽刺,“我们看了短视频就会去追剧,短视频给你们做了宣传,你们还倒打一耙。”

up主牡丹(化名)向雷达财经表示,“我觉得没必要,短视频节约了观众的时间,几分钟就能了解一部剧有没有可看性。”

牡丹称,自己疫情期间在兴趣的驱使下走上了当影视区up主的道路,目前她在b站已经拥有了1万粉丝。“如果真的被判侵权,我可以只配背景图,或者露脸,热爱永不止步。”

法律界定存在诸多边缘地带

自互联网崛起以来,盗版现象从未被杜绝。起初,不少侵权网站都是在自有服务器进行盗版内容传播,后来,P2P下载分享模式一段时间内成为主流,近几年,通过公开账号分享盗版资源、私人售卖盗版资源等形式又开始出现。

目前,短视频行业的确存在一些依靠碰瓷、恶意吐槽、贬低影视作品的形式博取流量与关注度的博主。其中一些影视解说、影视赏析账号,还会将原作品的主要情节片段切条后上传至短视频平台,供不少用户免费追剧,这些短视频并未对原作进行改动,且往往以合集的形式持续更新,很多爆款剧集都未逃过这一遭遇。

“我在平台上看到有一些up主、博主,不仅发这种对影视剧剪辑、切条的视频,还去进行推广,告诉大家怎么通过这种方式挣钱、挣点击量。这种就属于法律意识比较淡薄的,其行为已经涉及侵权。”知识产权律师刘彬表示。

除此之外,有关一些“专攻内容的创作者”是否同样存在侵犯原著版权的嫌疑,则引发了广泛的讨论。

戎震称,“我认为在短视频时代,大家的时间都宝贵,如果能够快速了解一部网络电影,网络剧,其中具体内容是什么,只要不涉及剧透,而是作为宣传介绍,我觉得无伤大雅,这就好比你看了美妆博主推荐和游戏博主介绍游戏,是一个性质。”

在戎震看来,目前在法律的界定上有很多边缘地带。“比如原视频来源是否合法?视频长度多少才是侵权?是10秒?30秒?还是5分钟?我认为一部60分钟的电影,剪辑中的原片镜头只要不超过10%,就没问题。”

“如果侵权行为过于严重,那么类似视频早就被取缔了,正是因为这种行为难以界定,所以才有倡议。”

对此,律师们则持不同看法。北京市盈科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高同武律师就在接受采访时指出,根据《著作权法》第十条规定,任何人未经著作权人许可,对其作品进行上传、复制、传播和改编,均有可能涉嫌侵害他人著作权。

刘彬也指出,“剪切的素材是别人原创的影视作品或配乐,可能很多人认为是合理使用,但其实在法律上已经超过合理适用范围了。”

刘彬解释称,“合理使用是以自己学习、研究为目的,比如一些平台可以用评论的形式发表自己观看后的感想,我们看到好玩的、喜欢的文章会转到朋友圈等等。但短视频平台的机制会按照视频的点击量、点赞数等等指标来计算收益,上传视频的博主可以借此来赚钱,这就归属于商业行为了。再加上视频中不可避免会有原片的片段,所以我认为是涉嫌侵权的。”

此外,雷达财经注意到,目前很多博主会将英剧、美剧、韩剧以及国内未引进的影视剧集作为自己的解说对象。

针对这一点,刘彬提到,我国和其他国家在著作权这里是相互认可的状态,协议当中有国际条约,签署条约的成员国在本国创作完成的著作权在其他国家同样享受著作权保护的效力,所以在这个角度上,英剧美剧等可以和国剧一并看待。

解决办法何在?

对于短视频追剧的未来发展方向,刘彬向雷达财经列举了电商和游戏直播的两个例子。

资料显示,《电子商务法》中对淘宝、京东一类的电商平台规定了“避风港原则”和“红旗原则”,两种原则都强调了平台在侵权行为发生时起到的作用。当侵权行为发生时,若权利人通知平台,平台就要采取相应的断开链接的措施,若该行为的明显程度已如红旗招展,那么平台更要有所行动,否则就将对增大的损害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短视频平台也是以盈利为目的,拍出来的视频就好像电商平台货架上的产品,现在诸如抖音等平台还发展出了带货业务,与电商平台越来越相似。”刘彬称,“所以我比较倾向于按照电子商务平台的规制去调整。”

另一个例子是,网易曾指控华多公司提供游戏直播平台和工具,召集并签约主播章某传播游戏内容,侵犯了自身著作权。据悉,章某为《梦幻西游2》玩家,华多公司为虎牙与YY的运营公司,网易则为《梦幻西游2》的著作权人及运营商。

2017年,法院发布一审判决,认定华多侵害了网易对其游戏画面作为类电影作品之著作权,华多需向网易赔偿2000万元,而后章某和华多公司向广东高院提起上诉,但该上诉在终审被驳回。

刘彬认为,长视频平台可能还是会采取一些强硬的措施,对明显的侵权行为进行规制。但想要避免版权方面的问题,也是存在一些解决办法的。

其一是由视频或电影著作权人拍一些官方的剪切短片,放在官方渠道推广,这样可以在传播的同时,又不侵犯其他人的权利;

其二是可以在许可的时候对使用的权利进行一些限制,比如只允许剪成5分钟以内的短片,双方达成合作的模式,然后再收取相应的费用。法律是允许各方自由约定的;

其三是像音乐一样,将音乐作品交由音乐注册协会统一管理,如果有人需要使用就去找音著协整体拿许可,也即把所有的版权集中管理、集中授权,分几种不同的使用模式;

其四是平台和up主分享收益,个人收到平台侵权通知后可以支付相应费用购买版权,平台以整体的形式去找著作权人合作,再根据up主的点击率、流量收取相应费用。

背后是长短视频平台利益之争

戎震认为,版权之争的背后是两个不同的行业在隔空斗法,短期内两方很难寻找到一条共通的道路。

长视频和短视频平台的关系正在发生变化。

据媒体报道,有业内制片人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过去几年,短视频平台一度成为影视行业宣发的第一阵地。”如近期热播的《小舍得》,其抖音账号的粉丝量达84.4万。

但长久来看,短视频平台的不断崛起,和其中影视类视频动辄上百万的播放量,已经对长视频平台形成了威胁。

2019年,中国短视频用户使用时长首次超过长视频。CNNIC发布的第47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20年12月,我国网络视频用户规模达9.27亿,占网民整体的93.7%。其中短视频用户规模为8.73亿,较2020年3月增长1亿,占网民整体的88.3%。

长视频平台的收入以会员费和广告为主。以爱奇艺为例,据公司2020年财报,报告期内其通过会员服务和在线广告得到的营收分别为164.91亿元、68.22亿元,占总营收的比例为55.51%、22.96%。公司年内净亏损超70亿元,虽然同比收窄,但同花顺iFind数据显示,公司自2015年来累计已亏损超357亿元。

不仅如此,公司在最大的两块业务上还陷入了瓶颈。截至2020年末,爱奇艺订阅会员总数1.017亿,同比下滑4.95%,较一个季度前环比下滑2.96%;此外,据《2020中国互联网广告数据报告》,2020年短视频广告增幅达106%,远超长视频广告25%的增幅。

为缓解营收压力,爱奇艺已于2020年11月将会员连续包月价格由15元/月上调至19元/月,由此也自动“劝退”了一批网友。

“说到底都是对用户时间的争夺。我们平均上线一个影视剧,从以前的1.5个月,到现在的8-12个月,这怎么和短视频的快速制造、多线竞争对抗呢?一个人睡不着觉,先想着打开的会是抖音,而不是一部电影、电视剧。”戎震感叹。

面对不利的局面,长视频平台并不会坐以待毙,他们也在积极布局自身的短视频专区。如爱奇艺推出的“随刻”、腾讯视频在微信内加入的视频号等,平台还为此推出了一系列鼓励“二创”的活动。

然而,与此同时,短视频也在侵占长视频的领地。以抖音、快手为首的短视频平台正开始涉足综合视频业务,“微剧”、“微综艺”的推出就是证明。更进一步,抖音在15秒、1分钟、3分钟视频后,开放了15分钟视频拍摄权限;快手在2020年上线了专业团队制作的长视频节目,试图在社会题材纪录片、网络电影方面发力。

另据戎震介绍,“近几年正处于影视寒冬期,各平台开始转向自制剧的运营。平台已经不单纯是播出媒介,而是集演员经纪、综艺、评分、宣发、制作为一体的机构,这就必然会涉及到数据、营销等方面的内容和利益,二次剪辑取材的影视剧本身也是一种媒体行为。这方面短视频平台和原有的播出平台也在逐渐形成竞争关系。”

“平台自己也要转换心态,不该在签约那么多演员的同时,又去做制作,又去考虑流量,做运动员又做裁判员,应该多向短视频公司、国外平台学习。”

“越长的视频,对于镜头编排、故事逻辑的要求越高,越要有系统性。短视频可以只搞笑,只表达一种观点、知识传播,长视频必须在故事讲述和艺术展现上下功夫,是有门槛的。”戎震称,“讲个笑话容易,说一本评书就难了。”

对于短视频追剧行业的未来发展,雷达财经将继续关注。

【本文作者张凯旌,由投资界合作伙伴雷达财经授权发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转载请联系原出处。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