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斯克不care刹车门,消费者也是

与业绩走势和股价涨跌相比,中国的特斯拉车主更关心与切身利益相关的内容。
2021-04-28 21:50 · 微信公众号:字母榜  彦飞   
   

深陷“刹车门”的特斯拉,刚刚交出一份成绩单。

4月27日,特斯拉公布2021年第一季度业绩,营收达103.89亿美元,同比增长74%;净利润4.64亿美元,同比增长5.8倍。

汽车销售为特斯拉贡献了大部分收入。上季度,这块业务的营收为87.05亿美元,同比增长78%,占总营收的84%。

第一季度,特斯拉毛利润为22.15亿美元,同比增长79%;毛利润率21.3%。净利润为4.64亿美元,同比增长5.8倍;归属普通股股东的净利润为4.38亿美元,同比增长超26倍。

特斯拉持有的现金和现金等价物从去年底的193.84亿美元,下滑至第一季度末的171.41亿美元,主要由于报告期内购买了价值15亿美元的比特币,并偿还了一些债务。

第一季度,特斯拉生产了180338辆Model 3/Y,同比增长107%;交付182847辆,同比增长140%。高端车型Model S/X则因发布新款而暂停生产,仅交付2030辆,同比下滑83%。

此外,由于业绩达到了董事会设定的目标,CEO马斯克的两笔期权奖励被激活,总价值11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710亿元)。

与业绩走势和股价涨跌相比,中国的特斯拉车主更关心与切身利益相关的内容。透过这份财报,字母榜(ID: wujicaijing)试图厘清以下5个问题。

Q:特斯拉近期遭遇“刹车门”,CEO马斯克怎么看?

A:他不是很在意,甚至有可能为“怼脸”鼓掌。

在4月27日的财报分析师电话会议上,马斯克并未提及中国国内闹得沸沸扬扬的“刹车门”,更没有表达歉意。相反,针对美国本土的特斯拉致死事故,他指责媒体进行“欺骗性报道”。

过去一个多星期,上海车展女车主维权事件不断发酵,双方围绕事故原因、车辆数据、检验机构乃至个人隐私等问题争执不下,舆论热度居高不下。

在此期间,特斯拉中国区先是表示“绝不妥协”,但很快在外界的重重压力下向车主道歉,并按照监管部门的要求提供了一部分行车数据。

但马斯克一直没有就此事发声。在推特上,他的关注焦点是SpaceX猎鹰9火箭和“龙”载人飞船的发射任务,特斯拉太阳能屋顶的售卖,以及自己将要客串主持电视脱口秀《周六夜现场》。

昨天的电话会议上,马斯克谈及美国得克萨斯州本月一起特斯拉撞车致死事故,声称外界有关特斯拉Autopilot辅助驾驶系统的报道“完全错误”、“纯属欺骗”。

马斯克还表示,那些把Autopilot系统当作罪魁祸首的记者“应当为自己感到羞耻”。

过去几年,马斯克已经多次正面怼媒体,表达对所谓“假新闻”的不满。

例如,2018年11月,在接受美国科技媒体Recode采访时,马斯克炮轰华尔街日报的报道完全失实、简直荒谬,甚至开始教媒体做事:“媒体应该诚实守信、尊重事实,并对文章进行调查,如果错了就要纠正。”

马斯克在采访中宣称,有的记者为了点击量,会选用耸人听闻的标题,“这些人根本不是记者,而是广告销售”。

而在近日的上海车展维权事件中,特斯拉中国区对外事务负责人陶琳在被记者问及一系列事故新闻时,出人意料地表示“没钱做公关”,暗讽媒体拿钱办事,舆论为之哗然。

一位特斯拉中国前员工向字母榜表示,在他看来,陶琳的强硬态度与马斯克的风格存在一定关系,“马斯克自己也喜欢这种态度”。

Q:面对四面八方的批评声,特斯拉有可能退出中国吗?

A:基本不可能。

中国已成为特斯拉的第二大市场。第一季度,特斯拉在全球总计交付18万辆车。而根据乘联会的数据,同一时期特斯拉在中国的销量为6.9万辆,相当于全球销量的38%。

自2019年建设上海超级工厂、启动国产化以来,特斯拉在华销量从2019年的4万辆左右,猛增至2020年的约14万辆,2021年有望达到20万辆。

价格是特斯拉攻略中国市场的杀手锏。作为特斯拉的首款走量车型,Model 3在实现国产后价格大幅下调十几万元,受到中国消费者追捧。

此外,特斯拉上海工厂已经启动第二款车型Model Y的量产,正处于产能爬坡阶段。今年1月,Model Y正式开售后,特斯拉上海门店人满为患,据称单店日订单量高达200辆,火爆程度可见一斑。

近期的“刹车门”等一系列负面新闻,似乎暂未影响到特斯拉的销售。特斯拉中国官方网站显示,Model 3的交付时间仍为5~7周,与年初相比并无变化,消费者的购买热情并未消退。

另一方面,中国也是特斯拉第一大海外生产基地。

特斯拉在财报中披露,目前上海超级工厂的年产能为45万辆Model 3/Y,只比美国加州工厂低了5万辆,且仍在不断提升。

这意味着,在德国柏林和美国得克萨斯州的新工厂建成投产前,上海工厂将贡献特斯拉全球半数产能。

特斯拉在中国生产的车辆,除了卖给国内消费者外,还要供应欧洲市场。2020年10月起,上海工厂启动整车出口业务;2021年1月的出口量已超过1万辆。

按照马斯克的想法,上海工厂的年产量最终将达到100万辆。

无论从市场还是生产来看,特斯拉似乎无论如何都不会退出中国。但美国投行摩根士丹利分析师亚当·乔纳斯(Adam Jonas)有不同看法。

去年10月,乔纳斯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特斯拉将因为无法解决数据隐私和安全问题,最迟2030年被迫彻底退出中国市场。

此番言论并非空穴来风。近日有网民爆料称,部分小区开始禁止特斯拉进入,原因是其车辆遍布摄像头和雷达传感器,且与网络连接,存在安全隐患。

特斯拉若想破局,要么效法谷歌一走了之,要么向苹果公司学习,将数据迁移至“云上贵州”之类的国内大数据服务商。

Q:特斯拉在中国还会降价吗?

A:降价空间已经不大。

特斯拉在国内市场的降价,前期省掉了进口关税和物流费用,后期则是随着国产化率的提高而拉低成本和价格。

以国产Model 3标准续航版为例,它在刚刚进入中国《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推荐车型目录》、获准上市时,售价为35.58 万元,与进口版的差价不过8000元。

2019年12月,国产Model 3开始交付,随后一年内连续5次降价,补贴后价格降至24.99万元。

与此同时,这款车的国产化率从刚刚投产的30%左右,提升到2020年中的50%,再到当年底的70~80%。

特斯拉在2021年第一季度财报中披露,Model 3的国产化率已达90%,通过供应链本地化继续压缩成本的空间已经不大。

另一方面,报告期内特斯拉的车辆平均售价同比下滑13%,降至4.87万美元。为了保证毛利润率,特斯拉不太可能继续降价。

从市场竞争来看,特斯拉更没有必要掀起价格战。

目前,Model 3在中国市场的主要竞争对手是小鹏P7。两者在性能方面各有所长,价格较为接近,但品牌价值和知名度相去甚远。

乘联会数据显示,今年3月特斯拉Model 3和Model Y在华销量分别达到2.5万辆和1万辆,而小鹏P7售出2855辆,仍有很大差距。

Q:除了卖车,特斯拉在中国还有哪些赚钱门路?

A:碳积分。

2018年,中国开始实施零碳排放政策,“碳积分”是与之配套的产物。汽车厂商除了生产传统燃油车外,必须生产一定数量的电动车,以抵消碳排放。

根据最新政策,截至2020年底,汽车厂商在中国销售的汽车必须有12%为纯电动。然而,对于一些年产数百万辆的巨型车企而言,这是一个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为了规避罚款,这些车企开始向其他厂商购买碳积分。

特斯拉在中国每售出1辆纯电动车,就可以收获5个碳积分。2018年至今,特斯拉在华累计售出约27万辆车,获得约130万个碳积分。

今年4月,有媒体报道称,一汽大众以3000元/个的高价,向特斯拉购买了一批碳积分。以此计算,特斯拉持有的碳积分总价值高达人民币39亿元,并将随着销量的增长而上升。

今年第一季度,特斯拉在各个国家通过碳积分交易获得5.18亿美元的收入,同比增长46%。同一时期,特斯拉的净利润为4.64亿美元。

这意味着,如果没有一本万利的碳积分生意,特斯拉上个季度实际处于净亏损状态。

Q:特斯拉炒比特币,赚了还是赔了?

A:赚了。

今年2月,特斯拉购入价值15亿美元的比特币,并表示可能会在更广泛的加密货币领域投资,助推比特币冲上阶段性价格高点。

3月底,特斯拉官网又宣布支持使用比特币买车,首先在美国落地,今年晚些时候推向其他地区。消息一出,比特币大涨1000美元,一度站上5.5万美元的高位。

但从第一季度财报来看,特斯拉只是把比特币当成了存钱的工具,玩的仍然是高抛低吸的财务把戏。

财报显示,第一季度特斯拉抛售了一部分比特币,获利超过1亿美元。由于比特币并无实体经济作为依托,特斯拉赚到的这笔钱本质上是炒币客亏掉的钱。

特斯拉CFO扎克·科克霍恩在电话会议上表示,投资比特币是为了“存放没有立即使用的现金”,在保持流动性的同时,从中获得一些回报。

另一方面,特斯拉在财报中并未提及马斯克屡次带货的“狗狗币”。这一原本只是玩笑的加密货币变种,从来没有真正进入马斯克的法眼。

【本文作者彦飞,由投资界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字母榜授权发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转载请联系原出处。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