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视明星避税下一站,海南?

影视人确实来了,有的冲着税收优惠政策而来,有的看准了海南未来的发展,但其中也不乏投机者。
2021-05-08 09:24 · 微信公众号:深燃  李秋涵   
   

“新办公室落成,有点辛苦,但幸福感满满”,一个月前,王飞刚搬完办公室,在手机上敲出这行字,并特地拍了几张照片,发到朋友圈。他把新办公室打扫得干干净净,窗外阳光明媚,他觉得,在海南算是有着落了。

他是江苏人,从2003年开始从事文化娱乐经纪服务,2020年初,因为看到一篇讲述海南文化产业发展的新闻,考虑了半年,决定一个人来海南创业。

“头部能来的都来了,小公司也来了”,一名驻扎在海南的导演告诉深燃。和王飞情况相似的影视行业从业者还有很多,数据显示,自2020年6月《海南自由贸易港建设总体方案》发布以来,截至2021年4月13日,海南新增注册“影视”相关公司已达2062家。在过去一年里,海南平均每月新增影视相关公司近200家,2021年3月更是高达427家。

影视行业人正在集体“下海南”,包括以沈腾、白敬亭、王一博、黄磊、黄子韬、那英、贾乃亮、马伊琍、吴京、阚清子等为代表的明星,以管虎、高群书、侯鸿亮、孔笙、贾士凯、陆国强为代表的影视行业创作者,以华谊兄弟华策影视开心麻花唐人影视光线传媒阿里巴巴影业、泰洋川禾为代表的头部影视公司。

最近娱乐圈因为郑爽深陷天价片酬、阴阳合同风波,掀起第二轮“税务大整顿”,随后传出的明星集中注销工作室事件也受到大众关注。一名资深制片人告诉深燃,今年3月,多地税务优惠政策有所调整,再加上注销公司需要提前两个月申请,实际上这两件事没有直接联系。不过明星工作室跟着各地税收优惠政策跑、以达到合理避税的目的,一直是圈内常见的现象,霍尔果斯之后,海南正成为下一片热土。

这和海南自贸港的税收优惠有关。根据相关政策,在海南开公司,企业所得税税率从25%降到15%,个人所得税从现行个税最高45%边际税率降到15%。收入越高,可退税额越可观,对高收入的明星、影视公司有极大的吸引力。

这也和海南当地对影视行业的扶持有关。办海南岛国际电影节,筹建海南电影学院,修建电影工厂,为大力吸引头部创作者,海口、三亚、儋州都相继出台了扶持政策。

影视人确实来了,有的冲着税收优惠政策而来,有的看准了海南未来的发展,但其中也不乏投机者。未来,海南究竟会成为海莱坞,还是下一个霍尔果斯?深燃通过与“下海南”的多位知名导演、创业者,以及当地影视从业者、税筹公司工作人员交流,试图客观还原海南正在发生的变化。

到海南去!

从江苏飞到海南的时候,还是冬天。王飞脱下羽绒服,对海南的第一印象还不错:蓝天白云,空气清新。

景美,心情会放松。从北京赶来的汪女士,给深燃发来一张她日常和同行交流的照片,“我们谈事情,把车往路边一停,找个植物茂密的地方坐下,旁边有卖椰子的就买一个,边喝边聊,也不用去咖啡屋”。她已经将海南视作可以边工作边养老的地方。

自然风光也给拍摄带来便利。“海南是独特的热带季风海洋性气候,一年四季似春夏,绿色植物、热带海洋,随手都能取到美景”,海南新锐电影文化研究中心主任、导演高芳杰告诉深燃。他是土生土长的海南人,在广东漂泊20多年,从拍短片、微电影起步,到网络电影、网络剧,一步步成长起来。不久前,他回到海南,在家门口从事影视行业工作。这是他从前不敢想象的。

曾执导《风声》《东京审判》等电影的国内一线导演高群书,早在2018年就把户口落到了海南。当时海南还没有影视相关扶持政策,这几年,他切身感受到,圈子里到海南开公司的朋友明显变多。

他告诉深燃,现在,除了在北京进行必要的工作外,他基本都待在海南。早上在家写剧本,下午跟人谈事请,晚上和朋友喝酒联络感情。他住的地方离海边有一公里,写剧本累了,他就带着养了9年的小狗乌玛,到海边散散步。

他们只是众多“下海南”的影视从业者之一。

海南文旅厅数据显示,目前海南文化影视公司注册机构达2000多家。据海南省电影局介绍,自《海南自由贸易港建设总体方案》颁布以来,省电影局共受理影片备案申请117项,同比增长84%。

左为海南自由贸易港企业所得税优惠政策通知,右为《产业结构调整指导目录(2019年本)》部分内容,囊括范围包含影视行业

一个明显的变化是,海南吸引到的头部项目数量增多。比如由杨紫、井柏然主演的新剧《女心理师》、由B站自制剧《风犬少年的天空》原班人马打造的《燃野少年的天空》,不约而同在海南开机,并且背后的出品公司,都是2020年刚在海南成立不久。

综艺节目方面也同样如此。刚刚落幕的《创造营2021》是在海南海花岛录制,粉丝对节目的热捧,让这个小岛火到出圈。在此之前,《夏日冲浪店》《完美的夏天》等节目也都是在海南录制。

影视项目增加,也给当地产业链上的从业者带来了新机会。2018年编导专业毕业的小段告诉深燃,起初回海南,他只找到了一份企业宣传的工作,后来觉得实在与自己的理想工作相距甚远,于是加入了朋友的影视公司一起创业。

2021年年初,自贸港扶持政策出台后,他们终于接到了一部电影项目,投资超8位数。他说,这是他回海南工作三年,第一次将参与到真正的影视创作里。

当地一家拍摄机构的负责人也告诉深燃,随着影视氛围日渐浓厚,委托他们拍摄当地风光的影视项目也多了起来。

海南的影视行业正在孕育着变化的力量。

留在海南

吸引大批影视人留下的,不仅仅是自然风光。

王飞到海南后的第一件事就是租房,先是把公司开在了海口市某财富广场里,因为停车不方便,又挪到了一套两室一厅的住宅里。和别处不同的是,海南规定住宅就可以注册公司,有助于创业者降低成本。

提及海南对影视行业的扶持力度,高群书向深燃举例,因为了解到行业基础工作人员专业素养匮乏,他正在筹备一所培养一线剧组工作人员的职业培训学校,“我七八年前就想干这个事,一直没办成,到海南之后,得到当地政府的大力支持,当地工作人员帮忙找地方、谈优惠政策,咔咔不到一个月,手续全办完了”。

更加让人心动的,是海南的税收政策。

正常来说,企业所得税的标准税率为25%,但根据《海南自由贸易港建设总体方案》,满足三个条件,税率可以减免到15%:一是注册在海南自由贸易港,二是有实质性运营,三是当地的“鼓励类”产业企业。影视行业,就属于“鼓励类”产业之一。

个人所得税部分,对于高端人才和紧缺人才,其个税超过15%的部分予以免征。而大部分影视行业资深从业者有机会囊括在内。冯小刚就曾大力推荐来海南拍摄,表示不仅拍摄过程像度假,政府还实实在在落实减税政策。

海南自贸港官方账号对于紧缺人才、高端人才的介绍。文件可参考《海南自由贸易港享受个人所得税优惠政策高端紧缺人才清单管理暂行办法》、《海南自由贸易港行业紧缺人才需求目录(2020年版)》

那么,到底可以节省多少钱?

北京中伦律师事务所合伙人罗荣一直密切关海南自由贸易港税收优惠政策,她向深燃算了一笔账,以一位月收入为5000万的明星为例,按照工资薪金所得计算,在内地个税规则下应纳税2229万(税率45%),而在海南优惠政策下,只需缴纳749万(税率15%),省下1480万。

海南与内地个税差异举例 / 受访对象提供

而对于一家月利润为5000万的企业而言,少10%企业所得税,同样能省下500万税收。“除了直接减税,海口、三亚市政府对影视行业有‘返还’政策,算下来很可观”,她补充道。

她所提到的“返还”,是指海南具体城市还对影视行业有额外扶持。比如2020年5月,海口市推出《海口市促进影视产业发展若干规定》,影视公司注册在海口市,按其形成的地方财力贡献市级留成部分(企业所得税、增值税)给予100%奖励。除此之外,符合条件的企业,一年还有100-400万的资金奖励。

《海口市促进影视产业发展若干规定》文件部分截图

三亚近期也新推出了扶持计划。“不输海口市”,一名驻扎在海南的导演告诉深燃,“对网剧、网络电影的扶持也有。”

不止一位影视从业者提到这些政策带来的吸引力。有些产业园区为吸引企业入驻,还给出了额外的优惠政策。据一名海南税筹工作人员介绍,有园区开设了“企业年纳税额度超过500万时,每家公司有三个高管名额个税全免”、“员工年收入超过20万以上时,个税直接返还40%”等优惠。

这对于头部影视公司及明星而言,省下的资金是实打实的。数据显示,沈腾、白敬亭、王一博、黄磊、黄子韬、那英、贾乃亮、马伊琍、吴京、阚清子等均有在海南注册的公司。

“在限薪令下,现在演员实际酬金还是很高,有演员想拿高片酬,会以公司身份投资制作,来分摊酬金,所以演员开办公司用处特别多,来海南开公司有很大好处。”一位行业人士介绍道。

还有大批明星,在赶来的路上。

是海莱坞,还是霍尔果斯?

外界对于海南的走向,呈现出两种不同的声音,一种认为它可以凭借优惠的税收政策、便捷的出入境政策、优美的自然条件成为下一个影视聚集地“海莱坞”,另一种观点则认为在税收优惠政策下,会催生下一个霍尔果斯。

“有很多在霍尔果斯做税筹的公司来了海南”,一家海口影视园的相关负责人对深燃表示,这些人试图租借地方做产业园,实际上一间公司只有几平方米,只是用做注册挂靠地址。很明显,这些人想把在霍尔果斯搞空壳公司的那一套照搬到海南。

“我们就是哪里有优惠就往哪里跑”,某影视公司合伙人老王告诉深燃,他定居在北京,先是把公司开在杭州,后来挪到了海南,现在正在沈阳拍戏。“项目在哪里递,就享受哪里的优惠政策”,他透露。而问及是否在海南展开业务、拍摄作品,他避而不谈。

尽管有人抱着薅羊毛的心态而来,但相比霍尔果斯,海南对如何判定影视公司是否实地运作,有更明确的标准。

据罗荣介绍,“海南政策的出发点就是不要成为下一个霍尔果斯”。在扶持政策里,要想享受优惠政策,有一个重要条件,就是在海南有实质性运营,展现在企业对生产、经营、人员、帐务、财产等实质性全面管理和控制。在个人所得税优惠政策上也有限制,比如连续缴纳6个月以上社保,以及签订1年期以上的劳动合同或聘用协议等劳动关系证明材料。

一名深耕行业5年的影视行业税筹人士告诉深燃,海南设置的门槛比较高,甚至有一些空壳公司去了以后发现难以蒙混过关,最终选择了注销,但他表示,并非没有规避的方法,“这对小公司不划算,但大公司适合。”

深燃咨询了一家海口当地税筹公司工作人员,对方也承认,总计花费不到10万即可让空壳公司“达到要求”。操作方法是,他们提供挂靠地址、税务代理记账报税,虽然为了看起来像真实运作的公司,一定要给员工交社保,“但可以只给一两个人交社保”,按照最低标准,一年算下来5万以内。“公司营收多的话,这点成本不算什么”,她表示。

一个明显的现象是,明星来到海南,扎堆开的是影视公司,而非工作室。“高片酬单纯成立工作室交个税是不划算的”,该工作人员告诉深燃,他们一般会先建议明星先成立影视公司,公司享受海南的税收优惠政策,然后再成立广告公司和工作室跟影视公司签合同,享受个税优惠,“公司和工作室的税率不一样,可以结合做筹划。”

对于这些现状,罗荣对深燃强调,“海南肯定会有政策规避空壳公司的,目前还没有出细则,但会有的”。

在高群书看来,这不用太过忧虑,“要吸引一个行业,必须花时间对行业透彻了解,现在海南比别处出政策的节奏慢一点,这是件好事,也不用太着急。”

“文旅项目在海南应该会成为一个支柱产业。和自贸港发展结合,比如未来它是零关税,影视行业很多影视器材、摄影器材很多技术来自国外,在海南租赁有很大优惠,项目涉及很多影视外籍演员,从海南立项、拍摄,肯定是最好的,他们是免签的。”高群书介绍道。

当地为了避免霍尔果斯乱象,一直计划着动作。

欢瑞影视创意中心开发经理张辉也保持乐观,他告诉深燃,霍尔果斯地处偏远,外地从业者不愿前往,一些影视公司招来本地人假装工作,诞生了很荒诞的情形,但海南不一样,“它的吸引力远远超过霍尔果斯,不仅仅是税”。

不过,海南会成海莱坞吗?目前来看,还需要很长的路要走。

高群书提到,“现在好多人公司注册在海南,片子立项在海南,成片审查也在海南,但是拍摄地是不是选择海南,得根据实际情况而定,不能确定”。

“影视从业者为什么来这儿,得有个不可替代的理由”,在他看来,一个好的拍摄地不仅需要独特的风光,更需要完善的配套服务,包括人员、设备、落地服务等。

资深制片人孙雯姬觉得一个产业聚集地的形成,横店就是最好的例子。“我最早去影视城的时候,只有秦王宫景区,后来横店借由影视城发展产业,影视道具、器材、演员工会、特效工厂,都在周围开发起来了,我去那儿都能找到我需要的,横店上市后,获取资本再发展,有正规投融资渠道,这都需要很长时间积累。”

这里面藏着太多要完善的细节。比如岩上影业总经理高凡准备将项目放在海南拍摄,他觉得当地的自然人文景色值得开发,但理想的拍摄取景地却得一点一点去找,“要是有一个专门为大家找景做的小册子就好了,哪里有独特景观,哪里是适合某个年代拍摄的基地,在那里拍摄能有什么配套支持,周边的酒店、医院距离拍摄地有多远等等,可以解决很多我们具体的拍摄问题”。

这是海南当下面临的主要问题。“现在海南的影视行业发展只是起步阶段,几乎没有相关配套,投融资、影视配套(器材租赁、群演等)全是空白。”上述影视园相关负责人告诉深燃。

未来什么时候来

“我们看中的是未来”,高群书不止一次对深燃强调。

但对于一些从业者而言,他们会不时问自己“未来什么时候才来?”毕竟,摆在眼前的困难是切实存在的。

其实才一个月,王飞就有点打退堂鼓了。

从事娱乐经纪服务,他接到的项目远不及预期。据他观察,当地头部的演出场所都处于巨亏状态,人们生活悠闲,娱乐设施丰富,关注演出的人群并不多。气候也是他担忧的一个因素,虽说风景优美,但夏天还没有到,气温就已经高达三十多度,6月份又要进入台风季节,不适宜外拍。他还在努力适应海南的行业环境和气候。

高芳杰这边也一度不算顺利。“海南影视行业的融资体系没有做起来,很难做项目。对大部分影视公司来说,好几个月没有项目,很难活下去。我身边很多北漂、横漂,来海南以后又回去了”,他有些无奈。最初和他一起回海南创业的伙伴,一年后离开了一半。

最让他不适应的是影视配套设施,他拿群演来举例,前两天,他刚监制完一个小短片,“演员的台词功底太差了,表演、形象上,没有让你可以选择的”。他透露,同类型演员,在广州只需要500元,在这里要800到1000元,而且还达不到要求,只能从制作、配音的方式来弥补演技上的差距,“如果在内地,这些演员我是不要的。”

从业20余年的高群书曾见证过横店的发展,他觉得,影视氛围的形成需要一个过程。

他告诉深燃,“横店只有一个秦王宫的时候,大家也是在观望,但随着配套设施不断完善,大量群众在那儿拍戏,演员为了拍戏方便都在那儿置业,后期公司也在那儿成立。当横店大宫殿群都建完了,大量的剧组和从业人员都在这的时候,自然就形成了聚集状态。”

一个产业聚集地的发展,首先需要政策引导。目前,海南已经具备。其次要完善拍摄基地,需要一些服务机构,“比方说服务剧组的车队,横店、上海的租车公司都有好几百家,比如群演,横店、象山都有庞大的群演队伍,这都是海南未来要做的事。”

接着要打出特殊性,比如结合当地优势建立水下摄影棚,打造别的地方还不太具备的东西。他表示,为了更具吸引力,作品效应也是需要的,“需要一些标杆性的作品,能有影响力的事件,带动区域发展”。

大厦不是一日建成,高群书认为,那个时间点,也许是自贸港具备封关条件的时候。

高芳杰也觉得,海南影视行业万物待兴不是阻挡他们停下来的理由。他想改变当地的创作土壤,除了开讲座、办沙龙,邀请一些导演、制片、演员做分享,还特地筛选了7位当地导演,培养为合作伙伴,希望有一天能拍出反映海南当地人文的作品。

导演文招龙就是其中之一,他告诉深燃,海南有很多像他这样基础较弱的影视工作者想突破,他正憋着一股劲。尽管有很多从业者来到海南,但他觉得还没有优质的本土影视作品出现,他正筹备一部纪录片,围绕水果展开普通人的生活百态。

海南能成为新的影视梦想之都吗?还难下结论。有的人捞一把就走,有的人还在观望,“但总得去做”,高芳杰说。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王飞、老王为化名。

【本文作者李秋涵,由投资界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深燃授权发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转载请联系原出处。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