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山寨Supreme,薇娅被骗了?

一个主播要带某个品类,就需要增加这方面的专家,帮助团队提升选品和判别的能力。
2021-05-22 08:44 · 微信公众号:开菠萝财经  开菠萝财经团队   
   

“521薇娅狂欢节”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着,然而造节的这位“直播带货女王”近日却深陷售假丑闻。

5月14日晚,薇娅直播间售卖的一款198元“潮牌Supreme与国货品牌古姿GUZI联名的挂脖小型风扇”,次日被时尚博主Abestyle爆料为山寨货。据Abestyle称,“GUZI是个很不知名的国内小牌子,且正版Supreme也从未和任何国产品牌做过联名,更不会以198(元)卖”。

据开菠萝财经查询,古姿GUZI属于佛山顺德依诺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自有品牌,创办于2014年,截至发稿,古姿官方微博粉丝仅92。

事件发酵后,薇娅在直播间回应了此事,她表示是自己对这款产品的联名理解错误,并给出了退款不退货的解决方案。薇娅并未承认售假,也未表达道歉之意。但当时涉事的另一方古姿GUZI已经通过官方微博发布致歉声明,并下架了该联名款挂脖风扇。

薇娅错了吗?她直播间售卖的“Supreme联名款”商品到底是不是山寨货?开菠萝财经翻看薇娅直播间14日晚的直播回放内容发现,该商品已被删去了可回看的讲解片段。

前有辛巴卖假燕窝、罗永浩售假羊毛衫,现有薇娅卖山寨假货,从表面上看,陷入售假风波似乎成了头部主播逃不脱的魔咒,但丑闻背后暴露出的行业问题更值得探讨。

薇娅错在哪儿?

被指售卖山寨货,带货主播与品牌方可以看作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但事后,薇娅团队及联名方古姿的应对完全不同。

按照时间顺序看,联名风扇在15日被时尚博主扒皮是山寨货后,17日晚,古姿早于薇娅回应此事,其通过官方微博发布致歉声明,称已经下架该联名款挂脖风扇,购买该产品的消费者“可申请全额退款且无需退回产品”。

同时,古姿表示,“立即终止与签订合作的Supreme中国区品牌方的合作,并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从致歉声明来看,古姿是从所谓的“Supreme中国区品牌方”处获得授权,并达成联名合作,后者在与古姿签约之前“提供了一系列美国的品牌授权文件及与众多品牌联名款案例”。在风扇卖出受到网友质疑后,古姿立即联系“Supreme中国区品牌方”,要求对此商标授权信息进行再次核实,但对方并未积极配合提供更多证明。

古姿解释称,“经网友提醒,我司才了解到美国有多个Supreme品牌”,还为这次授权合作“及时支付了对于初创公司来说异常昂贵的品牌授权和联名合作相关的费用”。

在古姿回应之后,薇娅当晚也在直播间内进行回应,相对就显得轻描淡写了。

她在直播间称,“我现在觉得那个联名有点争议,我联系了这个商家,也联系了天猫国际,因为当时是天猫国际官方小二推荐给我的。它确实是那个美国Supreme的联名,但跟我理解的Supreme可能不是一个,在法律上可能没问题,但从我自己的角度来讲,不是我想卖的Supreme,我觉得这个东西不该发生在我身上,所以我现在希望商家能够对所有买的人进行全额退款,不退货。”

而根据时尚博主Abestyle后续的资料查证,此次“山寨联名”背后的运作方是“四川速普锐品牌管理有限责任公司”,且没有获得正版Supreme公司授权,原因有二,旗下网站不对,且创始人信息不匹配。

据天眼查APP显示,该公司注册了“SupremeChina官方微博”及一个名为“Supremeusa.com”的备案网站。

开菠萝财经点击这一网站发现,截至目前,该网站上依然显示有多款Supreme周边联名产品,包括大唐不夜城、KSM纸尿裤、Sparkling利口酒、KAX苏打酒、TVT电子烟和NRN口罩,也有薇娅此次售卖的Supreme x GUZI联名。

网站内外都包装成了Supreme官方网站的模样,但正版Supreme的官方网址为Supremenewyork.com,而非Supremeusa.com。

另外,备案网站中授权给“四川速普锐品牌管理有限责任公司”的美国公司,是美国Supreme品牌管理集团“Supreme Brand Management Group”,创始人叫WEN-JIANG SHIEN,而非大名鼎鼎的Supreme创始人James Jebbia。

实际上,拥有Supreme的版权公司是威富集团(VF Corporation)。这家公司是the North Face(北面)、Vans等品牌的母公司,已于2020年11月以超21亿美元的价格收购潮牌Supreme。

值得关注的可疑信息还有两点:首先是这家四川速普锐品牌管理有限责任公司,已在今年4月份被成华市场监督管理局列入经营异常,其次是,四川速普锐品牌管理有限责任公司的最终受益人是解宜鑫,其100%持有的另一家公司广东中研制药有限责任公司,正在申请至少8个Supreme相关商标

综上所述,北京至普律师事务所李圣律师通过目前的证据情况判断,薇娅所售商品并非古姿与美国Supreme的联名款,也并非古姿GUZI与Supreme Italia的联名款,但薇娅及其工作人员当晚在直播间内多次强调该商品为爆款,宣称是美国联名,非香港代理,很容易让消费者使其与美国纽约Supreme品牌相混淆,对消费者构成误导,应当属于联名山寨假货

这就要提及一段插曲,绝大多数人理解的Supreme是Jame Jebbie在1994年创立于美国纽约的知名潮牌Supreme,这也是薇娅此次所售商品的卖点。但“Supreme冒牌事件”并不少,一部分原因是,International Brand Firm(IBF)曾在2011年左右在意大利先于美国Supreme注册了Supreme Italia等相关商标,因为有合法的商标与品牌身份庇护,一度在世界各地肆无忌惮地“合法”联名,连国际大牌三星都被“坑”过。

卖出654万,薇娅该承担责任吗?

有关真假Supreme品牌的争议一直不断,Supreme美国已在全球范围维权多年,但正因为此,整件事发生在顶流主播薇娅身上,显得有些离谱,用她自己的话说,“不该发生在我身上”。

英诺天使基金合伙人王晟看来,头部大主播主观上出现问题的可能性比较小,更大的可能性是薇娅的选品团队不够专业,不了解潮牌。

Supreme虽然在潮牌圈非常有名,但进军中国市场的步履非常缓慢,这就给了“李鬼”Supreme可乘之机,如果一家公司拥有其国内的商标,是非常唬人的。他对开菠萝财经回忆,自己曾经收到过“Supreme的融资BP”,“当时就震惊了”,因为LOGO和真正的Supreme几乎一模一样、难辨真假,而且这家公司在国内注册了商标、专利等知识产权。

换言之,此事暴露了薇娅选品团队的不专业。“薇娅作为有影响力的大主播,搭建了庞大的选品团队,不但搞不清楚‘李逵’、‘李鬼’Supreme,对自己选品各方面的控制能力和专业度还没有到位,显然也没有能力与Supreme的美国官方直接取得联系。”王晟分析。

不管李鬼有多像李逵,也还是李鬼。那么,薇娅把“李鬼”Supreme卖给想买“李逵”Supreme的消费者,令该款商品销量大涨,薇娅应该承担责任吗?

据第三方平台小葫芦大数据显示,14日晚薇娅直播间共上架了53款商品,总销售额1亿元,其中这款古姿挂脖风扇Supreme联名款”销量2.19万,销售额654.03万元。

李圣律师站在法理的角度分析,如果薇娅属于所售商品的代言人,明知或者应知广告虚假,仍作推荐、证明的,应当根据《广告法》第五十六条的规定,与广告主承担连带的民事责任;如果薇娅作为知名主播,对商品做虚假或者引人误解的商业宣传,则应当受到行政处罚;薇娅的主播行为属于广告行为,可能构成虚假广告罪

“薇娅背后所谓的顶级选品团队不了解潮牌Supreme,这只是其暴露的问题之一。”某潮牌相关负责人对开菠萝财经表示,薇娅及团队事后的应对也不够专业。

某平台电商负责人边旭这样形容,“薇娅在直播间的回应,就像一个明星在面对自己代言的产品出问题后的反应”,最核心的潜台词是“不关我事”

“薇娅在回应里表达的意思比较明确,第一责任人是联名方,而自己之所以播这个品,‘是天猫国际官方小二推荐的’,天猫平台是第二责任人,自己作为销售方只是连带责任。”上海财经大学电商专业教授崔丽丽分析道,换言之,在薇娅看来,品牌方和天猫国际应该是第一、第二道防线,而自己是第三道。

这段回应在崔丽丽看来欠几分诚意。“哪怕这件事情多方都有责任,几分责任在联名方、几分责任在天猫国际,但销售主播的责任肯定是逃不掉的。”她告诉开菠萝财经,薇娅至少应该首先诚恳地表达歉意,再说明事情原委,并帮受害的消费者争取权益保护。

王晟从情理的角度出发,也认同这一观点。“毕竟消费者是因为信任她而买到了山寨货。她与消费者之间的关系,不是简单的商品推荐关系,其实是交易的关系。”

关于直播翻车和事后应对,薇娅难以避免被拿来和罗永浩作对比。对此,崔丽丽表示,薇娅本次的处理之所以不如罗永浩,可能是她受限于过去的荣誉以及各界对自己的认可,心理包袱较重,客观地讲,每个人面对“阴沟里翻船”,都很难大大方方地正面承认错误。

“对于主播而言,产品质量、品牌的正确性、是否有假货,这些属于零容忍、不能碰的红线,尤其是在薇娅如今的位置上。”边旭称,这是消费者对头部主播的要求。

薇娅回应中的那句,“这个东西不该发生在我身上”,或许是内心的真实表达。而罗永浩面对大大小小的危机都积极应对并安然度过,在崔丽丽看来,一部分原因是,罗永浩相比薇娅、李佳琦来说,本来就是行业新手,犯了错误就以职场新手的心态坦承道歉并高调改正。

李圣还提到,薇娅这样的顶流主播,作为公众人物,对待山寨货事件,应当采取积极的态度,否则不仅会给自身带来不利影响,也会给同行树立不好的榜样。

TOP主播必翻车?

前有辛巴卖假燕窝、罗永浩售假羊毛衫,后有薇娅卖假Supreme联名,不禁令人心生疑惑,顶级主播翻车,难道是不可避免的?

不止一位关注直播电商的人士给开菠萝财经的答案是肯定的,翻车是头部主播避免不了概率性的事件,而频繁出现售假丑闻背后,也暴露了直播带货行业的诸多漏洞。

一方面,头部主播每天卖40-50个不同品牌的商品,相当于一座大型的百货商城,但行业发展过快,和大主播合作的品牌鱼龙混杂,即便是头部的选品团队也很难覆盖如此广的品类,势必会在某些领域翻车。

不但是因为专业不够,更因为“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这些直播选品团队不是专业的服装贸易企业,对于供应链的选择、对一个品牌的认证,也只是通过纸质的文件,很多情况下没有能力辨别真假。”边旭称。

另外,据他观察,“当有些头部主播流量逐渐变弱后,坑位费不再像以前那么贵了,对于一些给了钱的中小品牌,即便判断销量不好,也会试着卖一卖,这就难免会翻车。”

另一方面,在王晟看来,假货在线下商业业态和线上电商业态都难以完全避免,如今也并非是主播能通过一己之力去解决的问题

去年底,针对“罗永浩直播间卖山寨潮鞋”一事,其背后公司“交个朋友”通过官方微博回应,“因为合作链路较长,不能百分之百确定这中间的某个合作方是否存在违法欺骗或恶意隐瞒事实的行为;没有任何企业能够做到,技术上百分之百地不出假货或山寨货问题。”

“在国内,有大量的条理不清的代理机构和工厂,大环境就是这样。”边旭表示。

说回薇娅售卖山寨Supreme事件,他表示,如果真如薇娅所说,此款商品是天猫国际官方小二推荐的,那这款产品的选品机制、合作模式大概率与薇娅团队一般的选品不同。可能天猫占主动位,再加上天猫国际的背书,薇娅的选品不会像过去那么严格,这就可能导致出现类似问题。

据他分析,此事也暴露一个严重的行业问题——即便强大如薇娅选品团队,专业如国内头部电商平台,依然不能准确判断Supreme的相关授权链路。

或许也正因为此,5月14日,薇娅直播间售卖这款商品后,没有当即引发关注。“多方可能在打默契球,都不希望此事发酵。”边旭分析。

但是话说回来,包括边旭在内的多位从业者认为,卖山寨假货这件事对薇娅是“零影响”。“现在的薇娅相比其他主播,就相当于是一艘航空母舰对阵一艘渔船,即便渔船正面对刚航空母舰,薇娅也没有任何损失。”

边旭评价薇娅的地位是,无论是从经济上还是从资源上,都没有第二个团队能和她相比。“两年前,她和李佳琦两个人几乎持平,但薇娅经过这两年的持续出圈,和李佳琦已经不在一个量级上了。”

“偶尔翻车一次两次,大众还可以理解,但态度要诚恳。”崔丽丽分析,如果头部主播的团队在所带的品类上没有一定的积累和研究,势必将频繁出事,影响信誉。“一个主播要带某个品类,就需要增加这方面的专家,帮助团队提升选品和判别的能力。”

【本文作者开菠萝财经团队,由投资界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开菠萝财经授权发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转载请联系原出处。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