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躺青年:躺平之外的另一种选择

他们年收入不那么高,甚至有时候间歇式营业,但在内卷和躺平的缝隙中找到了一丝平衡。而包罗万象的互联网平台,是他们敢于开启“微躺”的原因。
2021-05-31 10:49 · 盒饭财经  曹雨   
   

躺平或不躺平,并不是本次争论的真实问题。

2018年初冬,徐琳(化名)和老板相互辞掉了对方。2019年年后寻找了一月的工作,无果后,便一直在家,如今徐琳已在家近三年。

从外界的眼光来看,在家蹲、多年未出去寻找工作、不考虑结婚生死,也不考虑买车买房,徐琳算得上典型的躺平族。

但这些仅仅是表象。

辞职时,正值互联网寒冬的第一波寒流:外界到处传着各种不景气的声音,经济寒冬即将来临,裁员优化成为习以为常的新闻。2019年年中,找不到合适工作的徐琳,结合自己的兴趣和特长,开了一家宠物鲜粮的淘宝店。

“挣得不多,尤其前几个月,因为原料买的比较好,也没掌握快递时效问题,经常有退换货,所以成本很高,当时买鸡胸肉之类原料的钱,都是我爹出的。”但就是这样,徐琳也算是坚持下来了,“近期盈利比之前稳定一些,两年多也攒了不少老客户,这份工作时间相对自由,自己也喜欢小动物,还挺喜欢现在的状态。”

徐琳这种状态,既没有完全加入内卷之中,也没有彻底躺平,这种处于躺平与坐起之间的状态,应该算得上“微躺”。

徐琳这样的微躺青年,并非少数。

为了摆脱焦虑,将工作和兴趣结合,在互联网时代创造了一种不同于传统的工作方式。他们年收入不那么高,甚至有时候间歇式营业,但在内卷和躺平的缝隙中找到了一丝平衡

躺平学大火背后,实则是年轻人的生存焦虑,如何在矛盾中又能自我和解,成为每个年轻人思考的话题。焦虑中,“微躺青年”拨开了一个口子,通过自我蜕变,在缝隙中寻找到了一个透气的窗口。

寻找出口的微躺族

遵从内心、追求自己真正喜欢的东西。”这是95后姑娘刘宜兰对抗焦虑的生存哲学。

她毕业后就开始创业,围绕的是自己所学所热爱的珠宝设计,见证了太多身边的朋友困于焦虑又不敢迈进一步的状况,她则一直在跟着兴趣走,佛系却又异常坚韧,2019年9月其创办了自己珠宝品牌,开了网店,今年一季度的营业额已经超越了去年一年。

设计专业毕业的刘宜兰,出生在一个普通家庭,从小喜欢美术。四年的本科学习后,她又去到艺术与设计专业的顶尖学府中央圣马丁艺术与设计学院,攻读硕士。

学成回国后,她做出了让众人惊讶的选择——回国创业。

对于这个选择,不少人将其定义为“过于草率”的决定,并试图劝说她先工作一段时间。

焦虑、犹豫、思考许久后,刘宜兰还是坚持自己的想法——如果自己喜欢一件事,还是趁早开始,缺少经验的话,可以从这个过程中去学习,“如果我当时是参加工作之后反过来干这件事,一来可能会错过市场,二来工作虽然会积累一定的经验,但是并不一定都在创业的过程中有用,所以我始终坚信,走到哪学到哪。”

于是,她创立了自己的珠宝品牌YILAN JEWELRY,并开启同品牌淘宝店。

“新问题在不断更新迭代”,创业过程总是艰难,这家不到数十人的小公司依旧要不断面临诸多考验,但年轻的团队充满信心。YILAN JEWELRY 自创立以来,被多位明星青睐,获得多个大奖,还曾入驻多家时尚平台。

被问及是否焦虑时,刘宜兰说,自身并不焦虑。她也曾见过许多朋友抱怨工作机械、没有乐趣,她认为,“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是有动力的,起码是很开心的,因此一定要坚持做兴趣所在的工作”。

而这不是个案。

越来越多的微躺青年认识到这一点,他们不再执着于工作上的成就,而是选择与兴趣有关的“事业”。

00后陈兴一,是一名旧物标本师。他每天都忙于“解剖”报废的电子产品,将一个个冰冷的零部件重新排列组合,装裱成精致的艺术摆件,让旧物以另一种形式发挥余热。

“无论是手机、相机、游戏机还是无人机,只有消费者不敢寄的,没有我拆不了的。”2019年底开淘宝店以来,陈兴一已经把百余个旧物改造为艺术标本,他的手艺获得消费者一致好评。

和徐琳、刘宜兰一样,陈兴一成为旧物标本师,路径也是自己借助淘宝等平台创业。目前,他的淘宝店每月平均有20多单,销售额差不多有1万元,“和同学比,收入算挺高了。”

他们,都是“微躺青年”的代表。

年收入不那么高,甚至有时候间歇式营业,但不争不抢不焦虑,将工作和兴趣结合,怡然自得,在互联网时代创造了一种不同于传统的工作方式。

躺平和内卷之间,在兴趣和爱好的支撑下,微躺青年正在崛起。

微躺≠不努力、不奋斗

“选择性躺平吧,我理解的躺平是用来表达‘不挣扎,不反抗’的意思。” 徐琳告诉我们。

人是复杂的动物,徐琳嘴上支持着躺平,行动上却很真实。躺平,很可能是对内卷命运作出的抗争,这种抗争很可能是行动,也有可能是一种情绪的宣泄。

经营淘宝鲜粮店铺的这两年,徐琳的工作并不轻松。

研究产品,一遍遍尝试配比,一次次实验鲜粮的包装、运输和成本;琢磨运营,累积私域流量,寻找宠物店等小B企业合作作为渠道,参加各大宠物展,开淘宝店铺等等。

“经常一做就是一整天,尤其是宠物蛋糕,经常一天来几个,一直站着,到下午腰都直不起来了。”徐琳告诉我们。

微躺,也需要努力和付出。

00后的河南小伙朱河存,也通过开网店找到了一种特别的“微躺”方式。

12岁那年,他曾开过自己的第一家淘宝店铺,但卖过两单手机钢化膜之后就闭店了。2015年,因为一个偶然的机会,他接触到自律监督师,抱着试一试的心态,他在淘宝上开了一家名为“作死杂货铺”的店铺,正式成为一名自律监督师。

监督他人并非一件容易的事情,朱河存每天要定十几个闹钟,从睁眼到闭眼都在服务他的顾客,这需要极大的心力消耗。然而,这份工作的收入并不高,销冠时一个月也只能做一百来单,挣八九十块钱。

因为身体和心理上的煎熬,他曾放弃过一年,但又因为一次老顾客在自己发布负面情绪的朋友圈底下的暖心留言,他又捡起了这份事业。“每次有顾客考试上岸或者成功达到目标报喜,或者顾客在店铺里给出非常感人的评价时,就会觉得自己做的事,可能真的会帮助别人改变自己的人生”。

这份事业也他带来了许多历练,他说自己的心境变得平和、沉稳、佛系了许多,这也为他后来的连续创业奠定基础。闭店的那一年,他创办了一个游戏工作室,收入好时能赚十几万,收入差时兜里只有几元钱,还欠员工几万元工资,但这些他都已经能够坦然接受。

如今,他已经有了一百多个兼职监督师,而自己已经开启了下一段创业。

微躺这一折中方式的出现,显得尤为可贵。

躺平主义者宣称放弃奋斗,下定决心不买房、不结婚、不生娃,以一种“极简”的方式去生活,无欲无求、不悲不喜、云淡风轻而追求内心平和。从某种角度来看,更像是新一代年轻人的“非暴力不合作”运动。

微躺不代表放弃和佛系,只是换一种追求目标的方式,平躺、微躺、坐着、站着,都是一种工作方式。

需要更多元的有效出口

微躺,或许是年轻群体找到的缝隙之一。

躺平现象,并非哪个国家独有:英国有尼特族,日本叫做低欲望社会,美国也有归巢族。

长沙政法频道在节目中点评到:其实“躺平学”的大火,反应了年轻人的生存焦虑。说明当下的生活环境、生活成本等对于年轻人来说不够舒适。低欲望背后是求而不得的厌倦。所以当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开始“躺平”的时候,社会也应该给予更大的包容,创造更好的发展环境。

有兴趣,能表达自我,同时,进入门槛不高,可操作性强,对年轻人来说,便是更好的发展环境。

2013年,刚刚研究生毕业的设计师冉祥飞,因为和投资人理念不合,决定离开自己辛苦创办的设计公司,来到景德镇专做陶瓷设计。刚来景德镇的时候,冉祥飞全身上下只有200块钱,他不想向家里要钱,只能问朋友借了2万元。最艰难的时候,他每天七八点起床工作,一直工作到晚上12点。

尽管如此,他并不担心。

平台经济的崛起,让他们的梦想不再落空。因为没有线下店,冉祥飞只做淘宝和展览。“淘宝店对我们来说,更符合我们的定位。而且还能够给手艺人提供扶持政策和流量。”

他的坚持没有白费,一个月后,冉祥飞接到一张大单,偿还了朋友借给自己的钱。之后,他接连成立“一样一生”和“若有光”陶瓷设计工作室,设计制作各式陶瓷家居日用品,让“玲珑瓷”这一非遗工艺进入消费者的日常生活。

“淘宝能够接纳小而美的产品,就像一个海纳百川的感觉,就像一个大的生态,这才是好的、对的,而不是单一的。他就是一个包容的,共存的,互相陪伴成长的平台。”冉祥飞说道。

去年,冉祥飞也通过互联网招了瑞典斯德哥尔摩、阿姆斯特丹、布鲁塞尔国外的代理,让自己的品牌走向更大的舞台。

从传统的服饰箱包、数码家电,到如今的手办盲盒、三坑服装、中古包包,“90后”“Z世代”们的小众需求在这里做成了大生意,新一批“百亿级”的产业在淘宝上涌现出来。这也是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前赴后继投入互联网的怀抱,想抓住不断涌现的新风口,开始创业的原因。

轻运营,线上化无额外的线下成本,注册、开设店铺门槛相对不高,因此才吸引了这么多的年轻人。

除了开店铺之外,过去5年电商平台的内容化战略,让创业者能找到最好的自我展示方式:做直播、发短视频、用上3D购,创业者有了多元的自我表达方式。

今年4月,国家统计局新闻发言人、国民经济综合统计司司长刘爱华在国新办2021年一季度国民经济运行情况发布会上表示:从调查失业率数据来判断的话,目前就业形势是比较稳定的。同时在经济恢复的过程中,结构性矛盾也有所显现。3月份16-24岁年轻人的调查失业率是13.6%,比上年同期上升,说明年轻人就业还面临一定的困难。

数据显示:目前淘宝是年轻人创业首选平台。以95后为主体的中国年轻人正把淘宝作为创业的首选平台。数据显示,2020年疫情以来,上淘宝开店的人越来越多,平均每天有4万人涌入淘宝开新店,而这些店主的平均年龄只有25岁。

上述选择根据兴趣爱好的电商经营者,将工作单纯作为工作。“微躺”不是一种简单折中,而是选择最适合自己的生活方式。

唐吉坷德的理想国

年轻一代也是最为多元化、个性化的一代,如何做到让小众的需求和供给能够相遇,最终为一群追求不一样的年轻人提供了更多做自己的空间?

想要实现适合自己的各种工作姿势,利用互联网平台显得格外重要。

一方面,互联网平台能够稳定收入,以手工艺人开网店为例,既能缓解手工艺人订单不稳定的焦虑情绪,同时也保障了相对悠闲的生活品质和聚焦创作的空间,生活节奏自己可以把控。其次,互联网平台能够对品牌宣传起到推动作用。

作为设计师的身份进行创业之时,刘宜兰对市场的营销、品宣并不擅长,起初找到目标人群,把产品推广出去的过程是很艰难的。“我们的设计师非常优秀,作品获得过国际大奖,产品也被明星佩戴、上过杂志,但它们,不一定会被真正喜欢的人看到,很多设计师品牌都面临这种问题。作品、设计感、品牌都有,但是没有人买单,也不是没有人,而是没有合适的人去买单”。

如今,刘宜兰面向消费者端的投入与回报已经基本持平,其中有八成来自于淘宝平台。

“在最开始的时候,品牌没有知名度,很多人不知道我们,但淘宝一个是年轻人用户多,接受度比较高,另外就是品牌入驻没有太多的门槛,所以我们很轻易就能获得曝光的机会,这也是我们创业初期非常适合我们的一点”,刘宜兰表示。

在起初开店的时候,朱河存并没有进行推广,慢慢等单来,如今五年过去,期间接手将近三万单,收获了两万多条好评,把一个只卖监督服务的店铺做到了两个皇冠的级别。

科技“理性化”人类关系的“字母表”模型图

(Alphabetical Model)

中国人民大学曾以马克斯·韦伯的“理性化”理论为基础,结合阿里巴巴集团进行深入调研,提出了科技“理性化”现代社会人类关系的“字母表”模型(Alphabetical Model)。他认为,科学技术的进步至少从六个方面显著地“理性化”了人类行为同世界的关系,分别是:人类同世界/社会的关系,人类同自身身体的关系,人类同他人之间的关系,人类同机器的关系,人类同时代和未来之间的关系,以及人类同时间和空间之间的关系。

人类的全部生产性劳动基本上被嵌入到了这六种关系中的任意一种或几种。而电商平台通过技术革新等方式,解决了这些关系中展现出的各种矛盾,为微躺青年的崛起提供了保障与更大的成长空间。

平台塑造了一个包容万象的“场”。一方面电商平台足够大,覆盖了最广泛的小众圈层,另一方面,门槛足够低,给了年轻人发挥创意的舞台。如今,在淘宝上,可以看到各种奇怪的创业,猫也要穿汉服、沙县小吃口味做冰淇淋、能穿去蹦迪的汉服……

数据显示,淘宝上每天都会诞生1000多个新奇商品。包括国风汉服在内,各种曾经的小众文化、圈层都在电商平台上聚集起来的。现在,汉服已经是个百亿级的大产业,更进一步衍生出机车汉服、蹦迪汉服、猫汉服等更新、更小众的细分市场。

如同唐吉坷德有了锋利的矛与坚固的盾,“只要你有才华、够努力,那你就能在这个时代被看到,大家就会为你的才华买单。”微躺青年冉祥飞说。

【本文作者曹雨,由投资界合作伙伴盒饭财经授权发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转载请联系原出处。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