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德时代,一家新万亿巨头

5月31日,宁德时代股价刷新记录,市值一度突破万亿,成为创业板首家万亿级别市值的公司。
2021-06-01 11:16 · 品玩  Decode   
   

宁德时代创始人曾毓群的前老板爱打麻将,有“赌王”这一称号的曾毓群继承了这一衣钵,还在自己办公室的墙上挂了一幅字画——“赌性更坚强”,据说就是其前老板送来的。

这不是说曾毓群是打麻将的好手,而是他知道商场如麻将场,需要根据环境、人心、手牌、底牌等因时而变的条件赌出一条血路。曾毓群曾对投资人说:“光拼是不够的,那是体力活;赌,才是脑力活”。

今年5月21日,曾毓群表示,将于2021年下半年发布钠电池,这是继新能源汽车常用的磷酸铁锂电池和三元锂电池之外,宁德时代寻找的新替代品,这也是曾毓群的又一次下注。

这次下注的最终结局还无人知晓,但市场对宁德时代的看好已经溢于言表:

5月31日,宁德时代股价刷新记录,市值一度突破万亿,成为创业板首家万亿级别市值的公司。

从2017年,宁德时代动力电池出货量超越比亚迪爬升至全球第一;到2020年的最后一天,作为新能源代表的宁德时代市值超越中国石油,完成能源行业新老皇位的更替;再到今天市值破万亿,相当于比亚迪、长城、上汽三家车企在A股的市值之和。曾毓群犹如赌神,不到十年频频繁变换座次。

曾毓群的“赌”字背后似乎有着更丰富的寓意,这是一个关于策略、时势与技术积累的故事。

脱胎于锂电池巨头

外界曾把超越松下和 LG 等老牌企业的宁德时代称之为“黑马”,但曾毓群不认可这种说法:“我们不是黑马,是厚积薄发。”创立宁德时代、从事动力电池之前,曾毓群在消费电子锂电池行业,就已经做成了一家电池公司 ATL。

2011 年底,此前由三星 SDI 供货的宝马,在中国市场寻找本土电池合作伙伴,为华晨宝马旗下的“之诺”电动车供应动力电池。

他们的目光很快聚焦到了 ATL 上。ATL 全称 Amperex Technology Limited(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由曾毓群与人合伙创立于 1999 年,主攻聚合物锂电池。2000 年,MP3 和手机等移动电子设备迅速起量,ATL 跟着这股东风成长为一流代工厂,2002 年就实现了盈利。2004 年,苹果找上门来,ATL 开始为其 MP3 供货。

2005 年,日本 TDK 公司(东京电气化学工业株式会社)收购 ATL。ATL 成为一家外资子公司,为宁德时代的诞生埋下伏笔。

2007 年,苹果进军智能手机行业,ATL 顺理成章成为 iPhone 的电池供应商。有苹果的背书,ATL 在手机行业所向披靡,相继成为三星、华为和 OPPO 等头部企业的供应商。从规模上来讲,ATL 已经是全球最大的聚合物锂电池供应商之一。

在当时,主要服务于消费电子产品客户的曾毓群不会想到,多年后自己会成为电动汽车领域举足轻重的玩家。不过,这一切已经有所苗头,在大洋彼岸的另一家刚刚开始生产电动车的公司,在寻找电池产品时发现,市场上并没有专用于汽车的动力电池,于是选择了松下原本为消费电子产品设计的圆柱形电池,这家公司就是特斯拉。

2011 年,宝马也找到了 ATL 。当时后者还没有正式进军动力电池行业。当时在宝马集团负责采购业务的魏岚德接受《每日经济新闻》采访时说:“我与宁德时代的曾总(曾毓群)有着非常深厚的个人友谊,最早就是我说服他进入动力电池领域发展的。”

他表示,起初对于启用宁德时代还是有所犹豫的。不过,让他最终做出选择的原因也和特斯拉类似,尽管当时中国动力电池的生产技术还处于一片空白,但宁德时代原先的母公司 ATL 在消费类电池领域具有丰富的经验,曾为苹果供货,相对而言有一定的技术基础。

但 ATL 不能直接进入动力电池行业。2011 年《外商投资产业指导目录》发布,受日本 TDK 全资控制的 ATL,不具备在中国本土生产动力电池的资格。于是,曾毓群带领一个团队从 ATL 中独立出来,成立了时代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Contemporary Amperex Technology Ltd,简称 CATL)。由于公司成立于宁德,所以称之为“宁德时代”。ATL 原先持股宁德时代 15%,后来在 2015 年完全退出。

敢于啃硬骨头

宝马和宁德时代确定合作后,把 800 多页的德文标准给了宁德时代。据第一财经报道,合作初期,宁德时代对动力电池的认知以及生产经验还处于摸索阶段,如此高的标准对宁德时代而言,无疑是很难征服的高山。但敢于啃硬骨头,是曾毓群及其团队的一大特质。之前创立 ATL,他就是通过解决别人解决不了的问题,来塑造核心竞争力。

1999 年刚成立时,ATL 没有任何核心技术,只能通过向贝尔实验室购买聚合物锂电池专利授权来开展业务。但贝尔实验室的锂电池存在缺陷,反复充放电后,电池会鼓气变形,以至缩短电池寿命。贝尔实验室认为,“鼓气是这项技术无法解决的本质问题”。

当时获得贝尔实验室专利授权的,有 20 多家企业,但他们都认为电池鼓气是在实验室里才会出现的情况,而消费电子产品更新换代很快,消费者意识不到这个缺陷。

只有曾毓群非常在乎这个问题。他把自己关在实验室里两周,做了多次实验,推测出可能是电解液成分造成电池鼓气。他让生产电池溶液的企业弄出了七个配方,排除了原来配方里低沸点的化学物质,造出了不鼓气的电池。

凭借着这一改良,ATL 的锂电池在迅速扩张的消费电子品类中,占据了一席之地。从 ATL 出来创办宁德时代后,曾毓群依旧延续着啃硬骨头的特质。面对宝马 800 多页的德文标准,他和宁德时代同样没有退缩,一字一句地啃下来了。不过这一次,宝马为宁德时代提供了很多帮助。

魏岚德说:“我们将内部电动车和电池方面优秀的人才,组建成专门的专家团队,与宁德时代建立高规格的联合开发团队,共同解读动力电池生产标准,帮助其建立工艺流程。一位宝马高级别工程师曾在宁德时代长期出差,一待就是 2 年,当时还让宝马一些工程师提前退休,为宁德时代所用。”

最终,宝马要求的动力电池生产标准,宁德时代全部做到了。宁德时代所生产的电池,被用于华晨宝马旗下第一款纯电动车“之诺 1E”上。这款车续航只有 150km,且只作租赁用途。

但对宁德时代来说,这次合作意义重大,让他们走完了动力电池研发、设计、开发、认证和测试全流程,正式进入动力电池领域,使他们成为宝马集团在大中华区唯一的电池供应商,为后续发展打下了基础。

策略与竞争

在宝马的“孵化”之下,宁德时代成长迅速,并且赶上了中国本土大力发展自己动力电池技术的大好机会。

2012 年,国务院发布《节能与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规划》,将推进电动汽车和插电混合动力汽车产业化作为重点工作。2015 年,工信部发布《汽车动力蓄电池行业规范条件》,推出动力电池企业“白名单”,日韩的松下和 LG 都在名单之外,而宁德时代成为首批入选的企业之一。

政策红利让宁德时代获得了快速成长的机会,但它同时面临着来自国内同行的竞争,其中最大的对手是比亚迪。

比亚迪进军动力电池的时间其实更早。2003 年,比亚迪收购秦川汽车,获得汽车生产许可证,正式进军汽车行业。当时,中国本土的电动车产业链极不完善,比亚迪不得已采用垂直整合的模式,生产汽车大部分配套零部件,包括动力电池。在动力电池技术路线上,比亚迪主推磷酸铁锂电池。直到 2018 年之前,比亚迪的动力电池在乘用车市场都仅供应自家车辆。

而宁德时代一直采用广泛与汽车厂商合作的模式,且选择磷酸铁锂电池和三元锂电池双管齐下。磷酸铁锂电池和三元锂电池各有优点。前者安全性更高、成本更低,但能量密度和续航能力不足,且低温衰退严重;后者价格更高,能带来更长续航,且抗低温,但受到撞击和高温时,起火点比较低。

简言之,磷酸铁锂电池更安全,但能量密度低。三元锂电池能量密度高,但安全性不如磷酸铁锂。宁德时代创立之初,三元锂电池主要用于消费电子产品,而用于汽车属于冷门。但宁德时代依旧选择双管齐下,两种技术路线一并研发。

2016 年之前,中国本土政策对磷酸铁锂的支持力度非常大,由其是新能源客车市场,比亚迪和宁德时代都受益于此。但 2016 年之后,风向开始转变。政府开始认可三元锂材料用于动力电池的安全性,于 2016 年恢复三元锂电池客车申请新能源推荐目录的资格。原来都是磷酸铁锂电池的新能源客车,逐渐采用续航能力更强的三元锂。而早早布局三元锂电池的宁德时代,占尽了优势。

此外,在新能源乘用车市场,中国本土产量上升很快,2017 年增长了约 72%,达到 47.8 万辆。此时比亚迪的电池只供应给自家车辆,而松下和 LG 化学等国外厂商因政策因素不能进入国内市场,宁德时代吃尽政策红利。

2016 年,宁德时代动力电池出货量为 6.72GWh,全球排名在松下和比亚迪之后。到了 2017 年,宁德时代动力电池出货量为 11.8GWh,增长了 73%,超过松下和比亚迪,爬升至全球第一的位置。

回过头看,宁德时代之所以能在中国本土超越比亚迪,政策或许是主导因素,但其自身策略也发挥了重要作用。宁德时代选择了磷酸铁锂和三元锂两只脚走路,同时采用与车企合作的方式,待有利政策到来时,有能力抓住红利。

2020 年,新能源乘用车热度一时无两,背后的宁德时代也是春风得意。2020 年 2 月初,宁德时代发布公告,将从 7 月开始向特斯拉供应锂离子电池。整个 2020 年,宁德时代的电池装机量,分别占蔚来的 100%、小鹏的 83.1%、理想汽车的 70.07%。

那,就赌技术吧

如今,新能源汽车的格局仍未稳定,动力电池市场也是变数横生,宁德时代仍面临着激烈的外部竞争。

在技术路线上,磷酸铁锂电池大有赶超三元锂电池之势。2020 年 3 月,比亚迪发布了磷酸铁锂电池的改良优化后的“刀片电池”,不仅安全性增强,能量密度也得到提升。中国本土另一电池厂商国轩高科,也在提升磷酸铁锂电池能量密度上取得突破。相比之下,三元锂电池能量密度高的优势逐渐被削弱,但其安全性却一直被诟病。

国外电池厂商和汽车厂商的入局,让竞争变得更加激烈。2019 年,政策风向转变,存在了近 4 年的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白名单”取消,LG 化学和松下等国外电池巨头开始抢占国内市场。汽车厂商也在布局电池业务。国外的特斯拉、戴姆勒集团、大众集团都公布了自产电池计划。国内的长城汽车、吉利和广汽,也在规划动力电池项目。

面对越发激烈的竞争,宁德时代正做出改变,入手之处仍然是技术。据宁德时代介绍,其新一代电池开发平台 CTP (Cell To Pack),能让磷酸铁锂电池能量密度提升 10%-15%。2021 年 4 月曾毓群公开表示,宁德时代在未来 3~4 年间将逐渐增加磷酸铁锂电池的产能占比,三元锂电池的产能会逐渐减少。

曾毓群也在开辟新的战线,宁德时代将在近期正式发布钠离子电池。与锂电池相比,钠离子电池技术可以理解为原理类似但材料换了配方。它的正负极主要为钠离子层状氧化物和硬碳,而锂电为石墨。目前对于电池产业的国际竞争来说,宁德时代等中国公司在锂资源上存在对海外的依赖,并且随着装机量增长而加剧。而钠则是地壳中最丰富的元素之一,这将有利于摆脱依赖以及降低电池成本。

不过,钠离子电池技术并非新出现的技术,它也已经经历了数年的研发,然而却至今没有成为主流技术。降低成本的潜质之外,是能量密度的瓶颈以及循环性能的不足。而且,曾毓群也表示,虽然理论上便宜,但钠离子电池“不是刚推出来就很便宜”。目前相关的供应链规模很小,导致事实上的成本依旧高过锂离子电池。钠离子电池目前看起来更像是一个适合某些特定产品和场景的补充技术。

但可以看出,无论技术前景的确定性如何,宁德时代不会轻易放过每个技术路线上的机会。技术成了曾毓群新的“赌博”方向。宁德时代的财报显示,其2020年的研发投入达到了36亿元,研发投入占比7%,均高于主要对手。一个有意思的注脚是,在公众号锦缎的一篇报道中,提到宁德时代最近的两份技术授权的相关公告。曾经宁德时代的前身ATL的母公司TDK,如今每年在向宁德时代支付1.5亿美元的技术许可费。

在人们对“骗补”的批评声以及对特斯拉鲶鱼效应的不绝讨论中,宁德时代已悄悄实现了在政策红利下从产量竞争转向比拼技术硬实力的迭代,成为了一个难得的样本。

【本文作者Decode,由投资界合作伙伴品玩授权发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转载请联系原出处。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