旗下媒体矩阵:
  • 投资界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 前哨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 解码LP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 天天IPO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 野性消费吧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地产二代”再不努力,就只能被爹坑了

儿子公司欠钱,父亲公司紧急撇清关系;26岁上位,接下的不是亿万家产,而是千亿债务……如今的地产二代们,一不小心就背锅了。
2021-08-04 13:04 · 微信公众号:无冕财经  陈欣苗   
   

最近,地产圈一对父子的瓜甚有意思,事关实地集团和富力地产,前者的掌舵人张量,是富力地产联席董事长张力的独子。

事情源于7月25日,实地集团被曝商票逾期未付,供应商和持票人前往实地总部维权。这已是其今年第三次陷入商票风波,资金压力正悬于这家IPO折戟的小房企头顶。

值此危急关头,曾与实地关联颇深的富力也受牵连,此后两日遭受股债双杀,并于7月27日紧急发布“切割声明”,称与实地无股权、无债务关系。严调控风暴下,尚在债务泥潭里打转的富力,在儿子的账单面前不由得谨慎起来。

▲富力地产公告截图。

近年来,房企形势已大不如前,地产二代们已无法似从前那般潇洒。他们之中,有的资历尚浅,却在父辈一手打下的江山出现危难之际,被不合时宜地推向前台;有的虽已扛过大旗,却不得不在行业的巨变中调整航向,艰难前行。

这届“地产二代”,再不努力,继承的就不是亿万家产,而是负债了。

接的不是班,是债

“还没懂事的年纪,就董事了。”此话调侃的,正是年仅26岁,便已执掌蓝光发展(600466. SH)的“最年轻房企董事长”杨武正。

单从杨武正的接班路径上看,赴海外留学,后回国承父业,与大部分二代并无异。他持有美国德雷塞尔大学金融本科学历,以及英国华威大学金融硕士学历。

但是,在地产二代圈内,如此年轻便火速上位,董事长与总裁一肩挑的,杨武正独此一份。更具意味的是,他被冠以“最惨富二代”的称号:接棒时,蓝光千亿债务缠身,破产、卖身传闻不断,处境岌岌可危。

杨武正实为临危受命。然而,与上一位临危受命的地产二代王晓松相比,二者却是同人不同命。

王晓松在新城控股走马上任时,身边尚有一众老臣辅佐,且王振华事件并未影响到公司的基本面。而今2年过去,新城控股已走上正轨,王晓松也于今年年初辞去总裁职务,仅保留董事长一职。

而今杨武正辖下,蓝光“老臣”已相继出走,管理班底几乎全新。父亲杨铿“彻底切割”退居幕后,他接手的是一个棘手的“烂摊子”,肩上的担子并不轻。

据不完全统计,年前至今,余驰、张巧龙、王万峰、孟宏伟、迟峰、欧俊明等多位核心高管相继离职,涉及总裁、首席财务官、副总裁、副董事长等,他们多是在蓝光工作超十年的老臣

管理层大换血,于仍风雨飘摇的蓝光而言并非利好。

即便多次出售资产自救,但蓝光仍发生了公开市场的违约。截至今年7月28日,其累计到期未能偿还的债务本息金额合计105.79亿元。而截至6月30日,蓝光可自由动用资金仅2.07亿,流动性压力巨大,经营和融资也相应受影响,来自评级机构、债市的利空消息不断。

根据REDD消息,蓝光已成立包括地方贷款人在内的债权人委员会,预计2021年年底前在债务重组方面取得实质性进展。

今年1月,进入集团核心管理层仅半年的杨武正还在2020年工作总结会上称,蓝光的管理,要在保证权威性的前提下,去服务于业务,“我们的导向是要在合适的约束下,让员工放开手脚,去努力实现价值的最大化。”

回头看,这位年轻二代对权力颇有野望,但也仅是“少年人,意气话”。

危机爆发后,杨武正公开表示“不出让控股权,不甩卖公司”。可蓝光要如何走出流动性危机,未来能否体面?很多人在等着这位“95后”少帅给出答案。

与杨武正相比,大他四岁、已执掌福晟国际(00627.HK)近2年的二代潘浩然,处境更为艰难。

2019年底,福晟集团债务危机爆发前不久,潘伟明便把上市平台福晟国际的控股权转给儿子潘浩然,并任命其为董事局主席。但福晟集团至今危局未解,失去母公司支持的福晟国际,日子也不好过。

7月中旬,福晟国际才披露2020年业绩,营收、利润均下滑,净利润腰斩至-13.67亿元,同比下滑超10倍。同期,流动负债却同比增长11.1%至104.19亿元,手上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仅为5.82亿元。今年,公司已开始卖楼偿债。

潘浩然接任至今,公司的执行董事已出走过半。去年童文涛辞任执行董事及行政总裁后,潘浩然更是一人挑多担,兼任董事会主席、执行董事、行政总裁三项职位;董事会中也仅剩潘浩然一人为潘氏家族成员。

这位地产二代,本该执掌的商业版图,已从偌大的福晟集团,变为当前市值仅2.27亿港元、沦为仙股的福晟国际,至今公司仍处停牌,前景不明。这个本被视为潘伟明予以儿子的“礼物”,而今变得无比沉重。

同样,已被*ST的老牌粤系房企粤泰股份(600393.SH),也在危急时刻把实控人杨树坪之子、此前并未显露头角的杨硕推上位,担任公司总裁。

与过往二代接班的成长路径不同,他们年轻气盛、资历尚浅,却不得不临危受命,被推向前台,接手一个盘活难度极大、负债累累的“棘手货”。于他们而言,特殊时期挑起重任,意味着更多的担当和更低的容错率,要带领企业走上正轨,需付出的艰辛不容小觑。

而今的房地产环境是愈发严峻,福晟、泰禾、华夏幸福、泛海等多家公司相继暴雷,下一个在房企危难之际被迫“接班”的,又会是谁?

“拼爹”不管用了?

相较于杨武正、潘浩然、王晓松等,多数地产二代,如中南建设的陈昱含、祥生地产的陈弘倪、世茂集团的许世坛等,多是父辈帮扶,在企业内历练多年,才最终接班。相对而言,他们的经验要更加丰富,带领房企化解风险的能力要更强些。

但自去年以来,“三道红线”、两集中供地等新规下,降速、收缩成为主旋律,特别是过往激进扩张的黑马房企,开始亮红灯。这些二代带领的房企,亦开始面临调整压力,如何适应新环境、更好得活下去,成为他们的新命题。

近期在半年度工作会议上喊出“下半年就是要活下去”的是今年正式接管中南建设的二代女掌门陈昱含,这是她在公司的第13个年头。

过去4年间,中南建设是黑马队伍中的佼佼者,销售规模从2017年的963亿冲刺到2020的2238亿,翻了2.3倍。但很多隐患也同步埋下,诸如毛利率偏低、负债攀升、融资成本高企等。

陈昱含也意识到问题所在。“高增长的逻辑确实是不存在了。”她在2020年度业绩发布会上表示,中南建设要从黑马变成白马,进入稳发展阶段。

但这样的转变也并非易事,一些列调整之下,动荡不可避免。

目前中南建设仍踩中一条红线,在降档压力下,拿地动作明显收缩。今年上半年拿地金额仅184.9亿,较上年同期缩水54.16%。去库存以回笼资金,成为今年的主基调。

从近期公司大折扣卖房,并被曝裁员等消息上,可一窥其资金压力。

据此前澎湃新闻报道,中南建设正向员工打折销售房产,最低折扣达到65折。虽然事后公司官方表示是常规营销动作,但从折扣力度上看,仍可看到其资金回笼压力。

此外,据“壹地产”消息,中南目前减慢了工资发放的速度,削减了福利,有员工走了,也有人被裁,估计各个板块员工离职及岗位变动数量可能有20%。

更早之前,5月,陈昱含在内部动刀,进行了大规模组织架构调整,区域数量19个变为14个。这背后,是过往疯狂扩张后,要收缩规模,并深耕重点区域,但也不可避免会带来人员调整。而这样的调整,后续能发挥多发展大的动能,仍待观察。

在地产圈内,陈昱含颇有辨识度,被认为是房企二代接班人中,思路最清晰、变革精神最强的一位。她曾用“越过山丘”比喻中南建设从做大转向做强的过程。当下,于她而言,仍只是攀爬山丘的阶段,要越过仍有待时日。

无独有偶,裁员、负债高、融资成本高、毛利率低下,这些问题词,同样出现在另一家TOP30房企祥生地产身上,它的掌舵人是“少东家”陈弘倪。

他同样在公司历练多年,外界对其评价亦颇佳,低调、实干、努力,行事沉稳但又颇有想法。只是面对公司过往发展沉珂以及市场急剧下行,他所面临的压力也不会小。

何平衡好规模、负债及利润这三角,破除过往“顽疾”,仍是陈弘倪的大命题。

去年末陈弘倪在接受采访时曾表示,祥生千亿之后追求“规模+利润”并举的高质量弹性发展道路,“未来更强调弹性的生长,规模成长预期会保持在一个合理增速”。

相比之下,更令人唏嘘的,当属富力和实地这对“父子档”。儿子的公司陷入欠债风波之际,富力一纸公告与其划开界限。而在过往张量带领实地发展的过程中,富力的扶持并不少,而今的局面,却似“亲父子也要明算账”了。

可以看到,当时代的红利逝去,掌控更多学识、资源的地产二代,也免不了要遭受挫折。伴随行业洗牌加剧,出局的只会越来越多,而市场规则,从来不会因“你爸爸是谁”而改变。

掌舵的地产二代们,身上的担子只会愈来愈重。

【本文作者陈欣苗,由投资界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无冕财经授权发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转载请联系原出处。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