旗下微信矩阵:
  • 投资界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 前哨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 解码LP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 天天IPO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 野性消费吧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阿里云继续高增长,还能靠什么

阿里云在今年的云栖大会上推出第一颗为云而生的CPU芯片倚天710,通过采用业界最先进的5nm工艺,一举成为业界性能最强的ARM服务器芯片。
2021-10-22 08:01 · 微信公众号:字母榜  赵晋杰   
   

在中国这个大市场中,阿里云不缺增长富矿,政企市场就是其中之一。

作为国内最早为政企服务的云厂商,官方数据显示,阿里云目前服务了26个部委以及数以万计的政府客户;城市大脑在44座城市落地,累计形成了500多个创新应用场景;大型企业客户还包括国家电网南方电网、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中国邮政、三大运营商等等。

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阿里云智能政企行业事业部总裁许诗军接受采访时表示,尽管受疫情影响,阿里云政企市场收入增速依旧非常快。

之所以“快”,一方面是由于国家政策的助推。加快数字化发展,打造数字经济已被列为“十四五”时期的目标任务之一。

另一方面,“快”是出于政企自身的数字化转型需求旺盛。艾瑞咨询发布的《2020年中国政务云行业研究报告》指出,到2023年,政务云整体市场规模将达到1114.4亿元,未来四年的年复合增长率为20.6%。从更长远来看,政企数字化转型有望创造一个万亿规模的大市场。

政企客户正在从早期的“为上云而上云”,开始进入强调价值、应用场景和解决实际管理与业务问题的新阶段。与之相伴生的大量新需求不断出现。

更为重要的是,阿里云今年在政企市场频频布局,年初就表态为全面服务政企市场做好了准备,此后行业能力建设快速落地,区域服务体系迅速搭建,这些都为后续的市场增长打下了基础。

2021云栖大会上,阿里云不仅设置了政企论坛,还有15个相关主题论坛。会议期间,每个论坛都观众爆满。行业热度可想而知。

许诗军一直奔波于各个会场,或演讲,或与客户会见。期间,我们约他和团队一起聊了聊,主题就是云计算行业以及政企市场的新变化。

当前的政企数字化转型还处在入门阶段。直观的体现是,一些企业在数字化投入后收益并不明显。

这也恰恰是云计算企业所要解决的问题。以阿里云为例,借助云计算的弹性特征,其公共云在输出数字化解决方案时,能够支持客户以最低成本将其应用在某个场景和业务。企业看到收益,再加大投入来支撑更多业务的数字化改造。

刚刚登顶世界首富的马斯克,其财富增长也离不开云计算的帮助。

在太空探索公司Space X研发火箭和载人飞船过程中,马斯克正是依靠云平台提供的数字孪生技术,以仿真的方法模拟火箭发射过程中的各种参数,不仅提高了研发效率,更是将航天领域的制造业成本直接降到了1/7。

今天工业制造界大到飞机、坦克,小到3C、服饰,它们能够大幅度缩短新品研发周期的背后,都离不开这种新的方式——数字孪生。

阿里巴巴集团研究院副院长安筱鹏认为,数字孪生最大的价值是创新成本可以无限逼近零,更多生产制造企业可以零成本试错。

国内知名的工业机器人厂商埃夫特,在柔性制造的带动下,小批量、定制化的订单变得越来越多,埃夫特内部不得不经常混线生产。

这种情况下,如果生产设备不能快速适应变化,良品率和交付时间都会变得不可控。而设备和生产方式的敏捷,足以影响到企业的竞争力。

为了让设备能够学会自己思考和判断,埃夫特开始接触阿里云,将后者的工业大脑与自身机器人的控制力结合,通过集成视觉识别、轨迹规划、自动控制技术和生产工艺模型来提升良品率。借助数字孪生技术,埃夫特的交付成本和时间也大幅降低。

埃夫特设备智能化的背后,还离不开阿里云近期面向产业发布的数据智能开放平台即DataPasS。这个平台包含了多个行业的完整解决方案,可以帮助工业企业实现数字孪生、数字工厂和控制优化。

埃夫特进一步提升生产线高精度的另一个举措,是降低产线师傅对工业机器人编程和应用算法的门槛。其借助的工具基于钉钉的低代码应用开发训练平台。

为客户带来低成本、有价值的云计算服务,这背后考验的不再是云厂商某一项技术的较量,而是全方位的横向对比——涵盖芯片、计算架构、系统存储、数据库等等。

阿里云在今年的云栖大会上推出第一颗为云而生的CPU芯片倚天710,通过采用业界最先进的5nm工艺,一举成为业界性能最强的ARM服务器芯片。

同时,阿里云还推出了搭载倚天710的首款自研全栈服务器磐久服务器,以及神龙第四代架构等等。这些都将率先应用到阿里公共云服务中,以更好服务行业客户。

对于未来的云服务形态,阿里云智能总裁张建锋认为,一个以云为核心的新型计算体系结构正在形成,随着云网端技术进一步融合,未来无论企业或个人,计算将进一步向云上迁移。

这对云厂商提出的要求就是能力的全面化。首先在基础设施层,云要向下定义硬件,自研芯片、服务器、操作系统等底层技术,建设云为核心的硬件体系;其次在中间层,核心软件要做到基于云时刻重构,让云更易用;最后在应用层,随着5G网络发展,计算和数据加速向云上迁移后,将催生云电脑、元宇宙、自动驾驶等新物种。

做深基础是阿里云在云服务进入深水区的应对举措,也是解决企业全局优化的需求和云服务碎片化供给之间的矛盾的必然选择。

阿里云构建起来的全栈全场景软硬技术能力,在应用到政企市场后,直接的优势就是“整体更强的性价比。”阿里云智能副总裁,阿里云智能政企产品解决方案总经理舟牧说到。

从技术走向产品,再从产品走向服务,这在阿里云认为的成长必由之路。在5月份北京云峰会上,张建锋提到,“如果今年只做一件事,那就是做好服务。”

在此目标之下,阿里云对组织架构进行重新调整,细分18大行业,设立行业总经理,负责垂直领域的数字化创新;成立16个区域,任命16个分公司总经理,在本地化运营基础上,建立本地化生态。在新能源汽车成为大趋势之后,阿里云又增设了汽车行业,公司细分行业也增加到了19个。

为了打造行业标杆,许诗军介绍阿里云十分注重专家的队伍建设和行业能力培养。以汽车行业为例,成立以来部门招收每一个人,都要求有8-10年的汽车行业从业经验。“在政企这个市场,我们很清楚这个行业的核心价值和需求是什么。”

阿里云的差异还在于其对于平台和产品的深入理解。许诗军向字母榜等媒体表示,阿里云从来不满足于做单一项目,讨论业务或是解决方案产品时,最后一定要问如何将服务客户的本领,变成一种可复制的、能运营的、可平台化的产品。

面向行业未来,阿里云给自己的最新定位是面向价值的数字融合服务商。这种新融合包括了六个方面,涵盖数据融合、技术融合、场景融合、生态融合、产业融合和生产和消费的融合。

当前中国的云计算与国外相比,其差距主要就体现在生态应用的丰富度上。“云计算最基础的部分,我们跟全球主要竞争对手比,没有任何的代差,很多理念可能还是我们先去尝试,比如硬件的虚拟化,我们比亚马逊AWS更早实现商业化。”张建锋说到。

但在行业细分上,国内云服务厂商跟亚马逊、微软等,还有着差别。它们都有着成熟的To B服务系统,IT服务市场更为成熟。

而中国云服务厂商,正在走出一条自我特色的路径:从下往上生长,不仅要提供IaaS和PaaS的产品和技术,还需要承担起更多SaaS应用层的工作。

为了推动云计算生态发展,阿里云继今年5月份的50亿专项扶持资金外,10月的云栖大会上再次发布三大合作计划,全面加速在政企产业生态的布局,即面向行业TOP生态的云峰计划,面向“专精特新”产业SaaS的绿洲计划,和面向产业智库的橙势计划,希望以此共建数字生态。

这是阿里云面对国内其他科技大厂的云服务在加码政企市场后,给到的又一竞争方案。

尽管别人眼中政企市场已经变成“红海”,许诗军则认为留给阿里云探索的蓝海还很大。“在业界未来十年的数字化转型中,各行各业迸发出的需求是巨大的,而现在还没有哪家云服务商能够解决一切问题。”

政企市场的数字化转型什么时候会进入成熟期?在许诗军看来,也许3~5年后,行业客户将“上云”默认为必选项,将更多精力投入到价值发掘和业务创新上时,这个行业才算真的发生了变化。

【本文作者赵晋杰,由投资界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字母榜授权发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转载请联系原出处。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