旗下微信矩阵:
  • 投资界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 前哨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 解码LP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 天天IPO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 野性消费吧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欠款上亿,曾经的独角兽为何失速?

曾经的独角兽正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与危机,它能否重获新生?又到底失去了什么?
2021-11-04 16:27 · 微信公众号:亿邦动力网  任倩文   
   

“按2折价格结清货款!”日前,讨债群里某供应商晒出自己刚与执御签订的截图,一时哗然。

“群里又炸锅了。”一位商家告诉亿邦动力。

距今年7月下旬供应商声势浩荡地集体“上门讨债”已经过去3个月了,中东电商执御拖欠供应商货款的纠纷问题仍未能平息。

部分意志坚定的供应商与执御仍在僵持中。面对该供应商做出的“这笔款项已经拖了两年多”、“吃不消再折腾”、“先撤了”的解释,群里的讨论、争议再次被推高。

“协商未果”、“正在走法律途径”、“还没有进一步解决方案”在一个维权群里,诸多让供应商只想骂娘的消息不绝于耳。

亿邦动力试图联系执御官方发言人,了解拖欠供应商货款的纠纷问题是否已得到解决,但截止发稿前尚未得到正面回复。

另有业内人士称,就在10月中旬,自己路过执御的金华运营中心时,发现“一幢楼上挂着招租的红布了”。

曾经的“独角兽”,正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与危机。

01

供应商慌了

从深圳赶到杭州

结果被一折清算

时间倒回7月20日,100多个被拖欠货款的供应商聚集在位于杭州拱墅区的执御公司总部大楼,进行“讨债”。

4万、10万、30万、100万、300万......这些供应商有来自深圳、广州的,也有杭州本地的。他们希望执御能够给出一个合理的解决方案,而不是屡次“断更”的回款、账期分期的要求,以及货品“一折贱卖”的提议。

然而,经过激烈的谈判,最终双方仍未能达成一致。

这不是执御第一次遇到被供应商集体“堵门”的情况了。从去年年初以来,供应商上门讨债的负面之声,就开始围绕在执御身上。执御创始人李海燕在去年也曾发布公开信,称由于疫情等导致公司暂时经营困难,希望借融资、政府关系、建设公司等举措,获得供应商理解,一起度过难关。

然而,一年多时间过去了,执御似乎还未好转起来。

一位供应商称,今年6月份还在正常发货,7月份就接到执御的“一折清算”的方案。这引起了“公愤”。

部分供应商也表示,自己收到了“继续合作,账款分12期;不合作,分24期、两年之后付全款、打一折”等方案。而据供应商们透露,目前的最新进展则是,“之前的结款方案全部作废,所有历史欠款全部按2折结算,如果签合同,一次性结清;如果不签,则不会付款。”

所谓“2折清算”,就是对于所有不继续与执御合作的供应商而言,平台按所欠每个供应商历史货款值的两折价格结款。

“我2019年的货款到现在都还没结清,2020年的货款现在又停掉了,窟窿越滚越大。”一位供应商表示,这是大家普遍遇到的情况。

一位自称被拖欠账32万元货款的卖家,在7月份维权时,专门从深圳赶来杭州。他表示,原来生意好的时候,月GMV能达到100万元左右。遇到拖欠的情况是从2019年下半年开始的。

“刚开始执御说延期支付,到2019年年底,又说平台有运营困难、无法支付贷款,提出分期支付,但到去年2月份又出现了账款延期问题。从一个月拖到两个月,再到无限期的拖欠。”他谈道。

执御的一个KA泳装大卖家也表示被压了300多万的货款,“平台给的理由是经营不善,暂时没有钱”。

另一个执御服装类目Top2的卖家也称,自己去年第一次被拖欠货款时,曾找过平台方相关负责人了解情况,自己表示支持和理解,但后来执御却没有按协定承诺的方案付款,一直拖到现在。

“疫情发生时他们恳请供应商一起撑过去,但资金链应该早就出现一些问题了。疫情之前,每个月都会给一点(回款),后来就直接不给了。”该服装卖家谈道。

据上述几位商家称,即便在去年执御最困难时,供应商们大多都在继续供货,希望迎来好转,但如今大家再也不愿相信执御的分期协议了。

“不是不共渡难关,而是执御不讲信用了。”供应商表示,让他们不满的是执御来回变换的策略与说辞,诸如压低价格、要求供应商备货量与最终采购量不符,以及对供应商困难处境的“无视”。同时,他们始终也没有找到执御真正负责此事的人。

供应商张宇告诉亿邦动力,去年执御CEO李海燕发声时,行业舆论基本都是正向的,但后来执御公司工商信息变更,引起了很多供应商的担忧。据了解,目前执御的法人已由李海燕变更为汪睿涵,多位董事也已退出,且伴随着多位高管辞职的发生。

根据供应商的说法,截至7月份,执御一共欠了1.4亿元左右的货款,每家低则几万,高则数百万。

种种迹象都更加让供应商怀疑执御是否还是原来认识的那个执御?

02

高峰公司超过3000人

采购经理如同走马灯

要我备货10000件,最后只收3000件

谁是执御?而如今的执御又是谁?

成立于2012年,被称为“中东淘宝”的执御,只用了短短两三年的时间,就一跃成为了中东知名度最高、GCC国家中排名第一的移动电商平台,到2017年底,旗下平台JollyChic的注册用户超过3500万,覆盖了中东将近80%的互联网用户。随后,执御便开始在中东市场加速狂奔。

“他们最猛的时候,一天能有50万票货,十分夸张。”一位曾接近执御的人士,也佐证了执御曾经的辉煌。

如今,从供应商的描述来看,执御从2019年就开始暴露出一些问题,而这也恰恰是执御发展的关键之年。在这一年的9月份,执御豪掷1亿美金,宣布战略定位从自营为主转向POP平台为主。

转向开放平台,这是很多独立站发展到一定规模都要面临的一大问题。面对自营模式向上可触的天花板,想要保持更快增长、实现规模化发展,开放平台无疑具有更大的想象空间。这可以参考国内电商巨头京东,当下正红的SHEIN也在践行这一路径。

执御原本的自营模式是寄售模式,卖家只做为供应商给平台供货,货权(定价、物流等)都掌握在平台手中。但这种平台买断式的模式,在后期会伴随规模的增长越来越重。

与此同时,做中东市场最难的是物流和清关。执御以往是以B2B的方式集中发货到中东。开放平台后,从国内接单、国内发货为主转向海外接单履单、海外备货为主,卖家可选择是否捆绑平台物流,这对此前的压力无疑是个很大的缓解。

“但是,不是任何一个独立站走向平台化都能成功。向上走,所要面临的是与电商平台巨头的竞争,并且涉及整个生态的建设,需要做得很重。尤其是在中东这样复杂的市场,对于平台自身能力、资金等方面都有极高要求。”一位业内人士表示。

事实上中东市场的复杂性,之于开拓该市场的电商平台的一个最直观挑战,就在于电商基础设施的落后,以致于包裹妥投率很低,部分国家COD(货到付款)率也高达70%以上。为此,执御也曾一次次斥巨资投入在对海湾市场的电商生态建设上。比如,在沙特建造15万平方米的海外仓、投资中东物流公司Fetchr、拿下沙特和阿联酋的支付牌照等等,俨然是在布局“中东版阿里”的版图。

但“根基还不稳”、“欲速则不达”——这些都是业内对于执御快速扩张行动的评论。

“扩张步伐太快为它后续发展埋下了隐患。”据一位执御前员工表示,由于外部竞争大,公司急于吸纳精兵猛将,在当时其他竞争对手尚且只有一二百人的情况下,执御2019年底时团队规模扩张了近10倍,达到3000人左右。

另有供应商透露,当初为了拉拢合作,执御派出好几个招商经理一起来游说自己,但后来这些对接人在半年内都陆续离职了。多位卖家也表示,自己对接的执御采购团队常常换人。

供应商李健是在2018年开始做执御的。在他看来,2018年是执御的爆发式增长期,但从2019年开始,执御的运营策略发生了很多变化,增速开始下降。

比如,原本执御找自己备货10000个,但真正采购时却只收了3000个,剩下的就成了自己的库存。这样往复几次后,很多供应商就吃不消了,导致之前赚的钱都压在了库存上。那时,李健就决定缩减备货量。

“后来我们也加入了执御开放平台。刚开始,流量还是比较可观的,增速比较快。但从2020年年初赶上疫情后,后面的付款就卡顿了。”李健谈道。

03

SHEIN在中东翻两倍

亚马逊也一直在增长

问题出在哪?

疫情或许只是让执御的隐患得以爆发的最后一根稻草。

去年,执御因供应商催问货款问题发表公开信称,由于沙特疫情陡升,致使平台运营出现困难、资金压力增大之时,业内甚至出现对中东市场失望的声音。不少人感叹:“执御作为领头大哥都不能稳坐钓鱼台了,未知困难可想而知!”

但事实上,中东其他电商平台,在去年疫情之下,发展势头却是一片叫好。根据Keamey analysls的数据,去年一季度,亚马逊中东的销售额增长了26%,达到760亿美元;同期,Mumzworld的销售额增长800%;Instashop的应用下载量增长70%,订单增加53%;SHEIN中东市场去年3月的销售额同比增长近2倍。去年中东电商整体增长率超过了20%,电商市值达到690亿美元。

“执御作为第一个在中东市场吃螃蟹的中国电商公司,头几年的红利是不错,但随着本土企业以及各种海外巨头的入局,它的日子就难过了。”有业内人士谈道,“毕竟它只做海湾市场,市场盘子就只有那么大,多几个和尚就真的没水吃了。”

曾经的执御可谓风头无两,营业额从2014年的1亿元飙升到2017年的50亿元,后来与亚马逊、Noon并称为中东电商的三架马车,旗下电商平台Jollychic成为沙特第一。到2019年时,执御旗下的Jollychic、MarkaVIP 和Dealy三大平台已在中东地区覆盖了5000万用户。

然而,在抢占了先发优势后,执御面对近几年各类竞争对手的夹击。

一位在中东当地生活的业内人士表示,目前中东消费者大多对本地电商的接受度更高。比如,Noon在阿联酋本土的运营已经很成熟了,上午下单下午就到货。那么,执御与这些本土平台的对抗也就越来越不容易了。

目前来看,中东电商的竞争格局是“多强并立”。根据SimilarWeb在今年4月份的数据显示,中东月均流量最大的7个电商平台中,有6个已达到千万访问量级别,比如Trendyol(8020万)、N11(7690万)、GittiGidiyor(4660万)、Souq(2590万)、亚马逊(2250万)、Noon(2070万)。

而近期中东媒体Al Bawaba盘点的5大中东热门应用中,来自中国的SHEIN荣登榜首,其次分别为亚马逊中东、Noon、Namshi、Ounass。

综合多家数据研究机构的榜单来看,目前中东地区排行榜的前几名中已没有了执御的位置。

(根据SimilarWeb监测的执御旗下三大平台2020年10月-2021年9月的数据)

从另一方面来看,执御的问题或许也透露着区域型独立站可能遇到的发展瓶颈。这种模式是否能够走通尚没有结论,但至少,执御的困局给所有试图平台化的独立站,或者死磕某个区域市场的独立站,提出了警示。

【本文作者任倩文,由投资界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亿邦动力网授权发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转载请联系原出处。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