旗下微信矩阵:
  • 投资界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 前哨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 解码LP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 天天IPO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 野性消费吧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刘慈欣怒批元宇宙

刘慈欣差不多是国内第一个向元宇宙开炮的名人,恰巧,似乎没人比他更有资格谈论元宇宙。
2021-11-11 23:58 · 微信公众号:字母榜  邢思远   
   

擅长构建虚拟宇宙世界的刘慈欣,近日在公开演讲中怒怼元宇宙,称“元宇宙将引导人类走向死路。”

刘慈欣说,“人类的未来,要么是走向星际文明,要么就是常年沉迷在VR的虚拟世界中。如果人类在走向太空文明以前就实现了高度逼真的VR世界,这将是一场灾难。”

在鼓吹“元宇宙”的人眼中,作为真实世界的延伸与拓展,元宇宙所带来的巨大机遇值得期待。

而反对元宇宙的人分为两类。一类是认为其是概念炒作,目前离元宇宙的实现还有十万八千里,现在谈论纯属无中生有。

比如纽约时报专栏文章写道,元宇宙呈现了资本主义史在更广泛层面的一场愈发令人不安的转折,在这一体系下,股票价格与其说是由收益驱动,不如说是由科幻小说的幻想驱动。

第二类则是以刘慈欣为代表,质疑元宇宙存在的意义,刘慈欣觉得元宇宙是极具诱惑、高度致幻的“精神鸦片”,担忧人类沉浸在虚拟世界固步自封。

元宇宙并非一个新概念。1992年,美国著名科幻大师尼尔·斯蒂芬森在其小说《雪崩》中这样描述元宇宙:“戴上耳机和目镜,找到连接终端,就能够以虚拟分身的方式进入由计算机模拟、与真实世界平行的虚拟空间。”

将元宇宙从历史尘埃里打捞出来的是扎克伯格为了元宇宙,扎克伯格甚至将Facebook改名为Meta,在扎克伯格和一众游戏公司的力推下,元宇宙俨然成为时下最热门的概念,诸多互联网大厂纷纷注册元宇宙商标,罗永浩甚至要围绕“元宇宙”创业。

刘慈欣差不多是国内第一个向元宇宙开炮的名人,恰巧,似乎没人比他更有资格谈论元宇宙。

当互联网在中国还属于新鲜玩意儿的时候,刘慈欣就在小说《中国 2185》里描绘了虚拟世界。

2006年,《三体》第一部发表,彼时的刘慈欣已经开始在小说中创建元宇宙,三体星球从VR游戏之中开启,“您可以真正随心所欲,创造您想要的一切。您可以创造一个有千亿人口的帝国,在那里您是国王。”

既然如此,刘慈欣为何现在站出来否定元宇宙?

01

比起虚拟的元宇宙,刘慈欣更喜欢现实的宇宙。

在《不能共存的节日》中,刘慈欣曾提出,飞船派和元宇宙派二元对立;在最近的演讲里,刘慈欣对这个观点的表达更加坚定, “人类面前有两条路。一条是向外,通往星辰大海;一条向内,通往虚拟现实。”前一条道路就是“飞船派”,志在探索广袤的宇宙世界,另一条就“元宇宙派”。

元宇宙是人们构建的虚拟世界。在演讲中,刘慈欣指出,技术却以超乎想象的速度发展,网络覆盖了整个世界。

在IT所营造的越来越舒适的安乐窝中,一些人对太空渐渐失去了兴趣。相对于充满艰险的真实的太空探索,他们更愿意在VR中体验虚拟的太空。这像有一句话说的:“说好的星辰大海,你却只给了我Facebook。”

10月28日,Facebook更名为“Meta”,着力开拓元宇宙

在演讲中,刘慈欣直言,元宇宙是极具诱惑、高度致幻的“精神鸦片”。

刘慈欣认为,“虽然可以在两个世界都有一份大脑拷贝,但是无形世界的生活如同毒品一样,一旦经历过那生活,谁也无法再回到有行世界,我们充满烦恼的世界对于他们如同地域一般。”

刘慈欣更早之前在一次演讲中也有类似表达,“不管地球达到了怎样的繁荣,那些没有太空航行的未来都是暗淡的。”

刘慈欣对太空的痴迷,可追溯到他的创造初期。当时文革刚刚结束,旧的生活和信仰已经崩塌,刘慈欣曾表示,《2001:太空漫游》“第一次激活了我的想象力”、“正是克拉克带给我的这些感受,让我后来成为一名科幻作家。”

这么多年以来,刘慈欣对太空探索的执念与日俱增,刘慈欣认为与其把人类的资源和精力放在虚拟世界,不如多用在探索开拓星际太空的现实世界。

在刘慈欣看来,如果说是人类发展总是局限于资源和能源有限性,那么要保证文明不断发展就必须要眼光放在资源无穷丰富的广袤宇宙,甚至可以说,人类能够走多远,对于物理空间的知识水平和改造水平直接决定了文明的高度。

02

刘慈欣向往宇宙,而不少世界首富则致力于将太空航行变为现实。

杰夫·贝佐斯一直对太空探索有着不小的野心,他曾声称自己想要打造一个太空旅行领域的UPS或者FedEx。

目前“太空赛跑”的主要玩家有马斯克的SpaceX、贝佐斯的蓝色起源与理查德的维珍银河。SpaceX 已经与NASA进行多次合作,将宇航员及补给送往太空,星链(Starlink)互联网卫星系统的建设也一直在推进中。

今年贝佐斯乘坐自家公司的火箭飞向太空,甚至还有人把太空旅行变成了生意。维珍银河最近发布财报称,自从今年夏天将其创始人理查德·布兰森送入太空以来,该公司已售出约700张机票,商业太空飞行服务预计将于2022年底开始。

大佬们对太空的向往,一部分是想刺探宇宙的大而神秘,另一部分,则源于对人类未来命运的担忧。

贝佐斯的担心是,未来数代人后,人类不断增长的能源需求,将超过地球的供应。总有一天,数百万的人类会搬离地球,与群星为伴。

另一位“太空狂人”马斯克,是担忧人类的意识和良知不会一直存在下去,如果外星人出现,外力或内在的不可抗力会毁灭文明,因而执着于“移民火星”。

在对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担心上,与首富们相比,刘慈欣有过之无不及。

他将这种担忧转化成了创作动力。还是高中生的刘慈欣,就写出了第一篇作品,描写的是一个外星人入侵地球的故事。

在刘慈欣的小说《流浪地球》中,太阳将膨胀吞噬整个太阳系,地球面临毁灭,人类成立联合政府,想要把地球改造成宇宙飞船逃离太阳系。

刘慈欣的其他多篇短篇小说如《时间移民》、《中国2185》、《不能共存的节日》之中,都有类似人类命运恐慌的探讨。

刘慈欣常说自己的小说“不影射现实”,但他的作品最后都会落到对人类的归宿思考这一宏大主题。

不同于首富高调的“太空飞行”,刘慈欣是把太空梦都埋在了低调写作中。

刘慈欣正式写科幻小说是在1978—1981年,第一部长篇作品写于1980年,彼时科幻小说还极为小众,刘慈欣找不到地方发表。

他没有放弃写作,1985年,大学毕业的刘慈欣被分配到娘子关发电厂工作,开始重拾自己的科幻梦想。按刘慈欣的话说就是:白天上班,上班写作;下班回家,回家给女儿做饭。

在火电厂工作期间,刘慈欣利用业余时间出版了13本小说集,包括《球状闪电》、《超新星纪元》、《流浪地球》、《三体》前两部。2009年,娘子关发电厂被关停,也是在那段时间,刘慈欣乘势又在2008年和2010年相继出版了《三体Ⅱ·黑暗森林》和《三体Ⅲ·死神永生》,发行量连创新高。

为了钻研某个科幻情节,刘慈欣会订阅《科学美国人》等杂志了解科技动态,常常坐六七个小时火车去北京查阅资料。

后来他在《流浪地球》序言里写道:“自己的科幻之路也就是一条寻找家园的路。”

过去科幻作家写作,靠的还是资料与想象力,如今,“刘慈欣们”赶上了科技高速发展的时代,VR、Ai、量子通信技术……如今元宇宙元年的到来,科幻作家笔下的一切都在慢慢变成现实。

这些年,随着《三体》IP辐射效应的显现,刘慈欣的身份也开始逐渐有了变化。不再是单纯的科幻小说作家,而是成为一名关心人类未来命运、探索宇宙征途的学者。

继腾讯移动游戏想象力架构师、游族三体游戏云端架构师后,今年刘慈欣又多了一个新身份——商汤科技科幻星球研究中心主任。未来将参与研究科幻产业与AI的有机结合,探索科幻作品中科学技术设定在现实中实现的可能性。

元宇宙不是刘慈欣的格局,宇宙才是。

参考资料:

1、《刘慈欣的阴暗面:三体是科幻、玄幻,还是故事会?》,时代周报;

2、《“元宇宙”爆火!400多家公司注册相关商标,刘慈欣:这是人类文明的一次内卷》,每日经济新闻;

3、《对待元宇宙:罗永浩的积极与刘慈欣的悲观》,靠谱的阿星;

4、《人类未来将毁于元宇宙?刘慈欣向往星辰大海,小扎却要深耕Meta》,新智元;

5、《元宇宙概念大火 刘慈欣直怼:将引导人类走向死路》,扬子晚报

【本文作者邢思远,由投资界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字母榜授权发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转载请联系原出处。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