旗下微信矩阵:
  • 投资界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 前哨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 解码LP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 天天IPO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 野性消费吧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ofo退押金还要拉人头?戴威就不能学学罗永浩

上千万用户仍在排队,ofo通过拉好友拿奖励、购物返现、充值退押金等套路操作,钱没退多少,底线也没了。
2021-11-23 17:50 · 微信公众号:无冕财经  施燕芬   
   

ofo因不要脸再次被人们记起。

11月20日,ofo因推出拉好友退押金活动引发质疑,该活动不仅称好友越多,退押越快,还有包括好友下单奖励、“充值10元,立即退押2.5元”等活动细则。

▲ofo推出拉好友退押金活动。

实际上,该活动是ofo在一年前更新APP时推出的,据媒体报道,该活动已于2020年3月25日截止。

此前,ofo还推出购物返现金的功能,据新浪科技估算,按照售价55.9元的卷纸为例,用户为提现99元,就要花费11500元左右。

ofo因退押金屡招不满,这次连《人民日报》也发表评论称,“没诚意的歪招难解困局”,看似为用户提供新的退押金渠道,却有着变相从用户身上谋利的嫌疑。

2018年,ofo被曝出资金链断裂、退押金困难、裁员等问题,并在次年正式申请破产,遗留下一大笔坏账。

相比于罗永浩做直播赚钱还债,戴威在破产后一直沉寂。什么时候戴威才能还清ofo押金?

还欠多少钱?

在ofo暴雷之初,一份报告显示,当时ofo整体负债为64.96亿元,其中,用户押金为36.50亿元,供应链为10.20亿元。

一位在等待退押金的ofo用户表示,对比两年前排队退押金的人数,已经少了4万人了,但按这一速度,排在800万之后的他,还需要等上400年。

据每日经济新闻消息,截至6月,ofo的APP数据显示,仍有超1300万名用户在等着退押金,押金的金额从99元-199元不等。就算按照99元来计算,待偿的押金将近13亿元。

除了退还押金,ofo也需缴纳因拖欠押金而产生的罚款。2020年,北京市交通委员会约谈ofo并责令退还押金后,ofo拒不改正,因此被处以5万元罚款。今年7月,ofo仍未缴纳罚款,北京市交通委员会因此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目前,ofo已存在43条限制消费令及终本案件,执行金额超7000万元,未履行比例高达95.6%。9月份,ofo关联公司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又一次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实际控制人戴威再一次成为“老赖”。

▲戴威已收到数十条限制消费令,图片来自天眼查。

同时,今年7月,天眼查更新ofo与日日顺供应链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合同执行裁定书,内容显示,通过最高法院查控系统对被执行人的银行存款、车辆、房产、股权及其他财产等进行调查,未发现可供执行的财产。

此外,ofo拖欠员工的薪酬也有一笔账。2018年9月裁员缩减到200人,从当年11月份开始,就出现基层员工半薪的问题,最终在没有任何补偿的情况下离职。

ofo因其所开创出的共享单车商业模式,曾被网友称为“中国新四大发明”,苹果CEO库克也曾亲自到访ofo总部。2016-2018年间,ofo完成了11轮融资,总金额上百亿元,吸纳了阿里巴巴、滴滴、小米和蚂蚁金服等十多个明星资本。

但这上百亿的投资者本金、三十多亿的用户押金、十来亿的供应商债款、拖欠的员工薪酬,最终全都打了水漂。

还有能力还钱吗?

无冕财经研究员实测发现,ofo APP已完全变身为电商返利APP,APP内找不到任何与共享单车有关的功能,仅APP图标和前年更新的用户服务协议、隐私政策,还遗留着ofo小黄车字样。

▲ofo APP已变身为电商返利APP。

ofo原账户已经因收不到验证码,而无法登录。部分网友表示,注册新账号提示暂停注册。无冕财经研究员实测时已无注册功能,但可以使用第三方账号微信登录。

由于ofo已无能力运营,投放的共享单车基本消失在各城市里。碰巧遇上历史遗留下的ofo单车,大多都被锁上,私人占有。即使是一辆可以正常使用的共享单车,在ofo APP、微信小程序上也找不到开锁的地方。

据长庚科技消息,在暴雷之后,ofo也曾继续尝试共享单车的运营模式。2019年3月,ofo在北京延庆等地推出有桩模式的共享单车,每月营收有近千万人民币,扣除人员薪资和运营成本,利润能达到数百万。

上述报道还称,2019年10月,ofo已还清了蚂蚁金服的欠款。但ofo随后回应称,文章内包含大量不实信息,但未明确具体哪些是不实信息。现在看来,ofo有桩模式的共享单车也未能令其涅槃重生。

走共享单车的商业模式,ofo已经无法产生赢利了。然而,ofo却将欠着押金的超1300万用户视为粘性用户,做起了广告生意。

并由过往的ofo“文案大拿”张巳丁统筹广告生意。据36氪报道,2019年初,ofo和电商平台公司“小鹿有货”合作,所有还没有退押金的用户都可以选择将押金“升级”为金币,用金币加现金的组合模式在商城里消费。

除电商广告外,ofo还开发了微信服务号广告。

在ofo微信服务号上,充斥牙科、外卖优惠券、理财课程等小广告。微信服务号的规则是一个月可以发布四次,在10月以前,ofo每个月都发上4次,一次最多发出6条广告信息。而服务号的企业主体是成立2014年的西宁转动惯量商贸有限公司,由张巳丁担任法人。

如今,据企查查,戴威没有成立新公司,从业务轨迹来看,ofo就是依靠这些小广告的营收来支持,退还这期间4万人40多万的押金。

戴威是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硕士,曾任北大学生会主席,光线履历之下,他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创业初期的自己特别爱面子,“为了要融A轮才去创业的”。

ofo的A轮投资人是金沙江创投的朱啸虎。当时ofo只是一个校园的创业项目,但已经颇受投资人喜爱。戴威与朱啸虎在金沙江位于国贸的办公室见面,戴威当时还看不上这个投资人,但他离开时在网络上对朱啸虎简历进行搜索后,飞也似的回到朱啸虎的办公室,答应接受了这笔投资。

但三年后ofo资金链断后,戴威会选择不要面子,为一些小广告服务,以及要用户自己通过返现,赚取押金。

当初跟随这位学生会会长一起创业的同学,大多都有了新的创业项目。薛鼎继续延续共享经济,做起了住宿共享项目麦极智能;于信创业低度酒BlueHour,获得了真格投资;张巳丁也与一家香氛品牌BLANK有股权关系。

而戴威的最新动态是,去年8月在朋友圈公布生娃喜讯,这还是他在申请破产后首次发声。才30岁的戴威似乎选择“躺平”。

相较而言,年近50岁的罗永浩从去年开始通过直播带货卖力还债,11月23日,罗永浩发微博详细介绍坐飞机去深圳出差需要进行的防疫管控措施,有网友认为这可能暗示他还清了6亿债务。

这样看来,戴威是不是也该学学罗永浩,挣点靠谱的钱,至少先努力把欠用户的押金给退了。

【本文作者施燕芬,由投资界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无冕财经授权发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转载请联系原出处。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