旗下微信矩阵:
  • 投资界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 前哨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 解码LP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 天天IPO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 野性消费吧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告别会后,2万教培人去哪?

工作数年,教培人又被推到了选择的路口,重塑关于工作、职业和未来的规划。
2021-12-27 08:10 · 微信公众号:野马财经  作者/于婞 编辑李逸明   
   

“跟狼人杀一样,第二天了,没有被刀。”一位教培老师在朋友圈写道。

这也是很多教培工作人员的现状:就像身处一个大型的狼人杀游戏,天黑闭眼之后,永远不知道第二天等待他们的会是什么。

有的人选择主动结束游戏,开启其他的人生模式;有的人陷入迷茫,被动的等待天亮之后的命运;也有人自诩优秀玩家,坚信自己能赢,在游戏规则中顽强的应变着……

学而思、好未来K9的老师们没能等来下一个天亮,已经提前被“预言家”告知了他们的“游戏”将于12月31日结束,此后,学而思正式终止面向中国内地义务教育阶段学科类培训服务。

12月22日,好未来提前举办了全员告别会,超2万名员工参加。“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说完这句,学而思创始人张邦鑫对着镜头鞠躬告别。

不少人感慨,一个时代结束了。但对于置身时代中的教培人们来说,自己的职业生涯又要重塑。

12月26日下午,家住北京的小学二年级小朋友晨晨上学而思最后一节课,结束时候老师、孩子都哭了。家长觉得几年学而思上下来,老师很会调动孩子的积极性和注意力,很关注孩子对知识点的掌握,这些经验也值得体制内的学校和老师借鉴。

01 告别教培

很长一段时间,教培机构对于K12的老师们是围城一般的存在。围城里面的人羡慕学校规律的教学节奏,和体制内的稳定收入;围城外面,教培人的高薪成了老师课后偶尔讨论的行业传说。

2014年前后,大家都觉得在线教育是未来,43岁的王海也这么认为,他不顾家人反对,辞去学校的编制,成为了高途的一名高中物理老师。他觉得自己年轻有能力,还可以再成就一番事业,面对行业的风口,实在不愿放弃。

近年来,K12辅导教育都被誉为发展最迅速的行业之一,并颇受资本市场青睐,除早期的新东方(EDU.N)外,还催生了好未来(TAL.N)、高途(GOTU.N)、掌门教育(ZME.N)、网易有道(DAO.N)、新东方在线(1797.HK)等多家上市公司。

今年7月24日,“双减”政策发布,明确指出各地不再审批新的面向义务教育阶段学生的学科类校外培训机构,现有学科类培训机构统一登记为非营利性机构。并提出了学科类培训机构一律不得上市融资,严禁资本化运作,不得在节假日及寒暑假期开展学科类培训等一系列要求。

自此之后,众多教育机构相继退出市场,K12教培行业迎来寒冬。王海还未攀上职业高峰,就被堵住了去路。

27岁英语老师白杉的职业规划也被突然打乱。

白杉还是王海早年在高中任教时的学生,大学毕业后在北京的一所小学当老师,如今已经工作5年。2020年末,猿辅导就曾向白杉抛出过橄榄枝,但是当时那届学生还没带完,遂推到了今年7月才去。

“当初就是想我在线下教了几年的课,有线下的教学经验,然后想着去挑战一下线上,这样就是线下线上都能来回切换,我都可以做,另外就是当时教培的工资确实是比较高。”白杉表示,“没想到从学校辞职以后去教培行业工作了不到一个月,行业就凉了。”

虽然沮丧,但为了继续从事自己喜欢的教育工作,白杉现在在等时机考回学校去。

王海就不那么顺利了,年过50的他已经不能再考教师编,家庭压力之下,正在思考转行,但教了快30年书,他不知道自己这个年纪还能干什么。

行业覆巢之下,离开的教培老师和教培工作人员,他们都去哪了?

02 紧跟公司转型方向

“双减”政策出台3个月后,11月7日,俞敏洪在直播中透露,新东方未来计划成立大型农业平台,自己和几百位老师将通过直播带货,帮助农产品销售,支持乡村振兴。

这给一直关注新东方的员工和投资人们吃了颗定心丸:创始人积极转型,公司还是可以挽救一下的。至于转型带货是否靠谱,众说纷纭。

此后,议论的焦点就变成了教培行业标杆新东方究竟如何转型?“新东方到美国教中文”、“新东方转型培训父母”、“新东方成立体育公司”……一有点风吹草动,就会掀起一波网友热烈的讨论。

如俞敏洪在直播中所言,一部分的老师依然坚守在公司,随着新东方的需要自我调整,与企业一起转型。

与新东方的跨界不同,学而思是仍在教培范围内的方向性转变。如好未来旗下的幼儿英语培训机构“励步”,在“双减”政策颁布后推出了英语戏剧、美育、益智、口才、读物五大素质教育产品,还成立了面向成人教育的轻舟品牌,以及宣布升级ToB业务,成立“美校”品牌,为教育行业提供完整的直播、教研、AI系统解决方案等。

“有的K12部门老师转岗去做了课程顾问,或转到素质教育或者成人教育赛道。”一位学而思的员工表示,“但大多数都走了。”

在行业头部的带领下,猿辅导、粉笔、作业帮等培训机构都在寻找新的赛道:猿辅导的母公司猿力教育有限公司出资5000万元,100%控股了北京冰原服饰有限公司,跨行服装产业,“猿辅导要卖羽绒服”还被顶上热搜,引起了网友的热烈讨论;粉笔教育推出智慧教室精品班,从仅线上教育转至双线教育模式,重点发展涉及公考、事业单位考试、教师、三支一扶、医疗医学、考研、专升本、财会等方面的成人教育;作业帮则开始着手布局短视频平台,在公司内部已经成立了一个商业化部门,有可能走短视频带货路线。部分教培老师们和教培工作人员也选择了跟着公司的方向走,自我转型,一起在新的赛道中寻找机遇。

03 另寻他路

还有一部分教培人,或主动,或被动,离开了原来的企业,另寻出路。他们分为两大类,一类是前线的授课老师,还有一部分是各职能岗位的工作人员。

对于老师,选择的方向要少一些,大部分是考公、考教师编或失业在家。比如同样是在新东方任教的高亮,就没能跟着俞敏洪直播带货,而是等到了被辞退的通知书。

高亮曾就读于北京一所重点理工大学,研究生毕业后,没有去对口科研单位,而是选择了回到家乡的新东方任教。

“因为新东方的工资给到位了,”问其选择做教培老师的原因,高亮表示,“而且我有很强烈的表达欲,教育是一个大热的风口,新东方又是行业龙头,多方面权衡之下,才选择的这个方向。”

但他在做职业规划时没有想料到,行业凉的这么快。自己也因为太过“优秀”,开的工资很高,而成为最先被公司裁掉的那批人。

失业在家的高亮很苦闷,自己没有本专业的工作经验,失去了校招的渠道,又被高学历架着,在家乡择业有些高不成低不就。他最终和很多刚工作了一两年的教培新人一样,选择了考公务员这条道路。

另有一部分热爱教育工作的老师,回到了学校,虽然会遇到很多心理落差,但是至少技能迁移度高。

但这些选择都是属于年轻人的,还有一部分王海这样年纪的老教师,从事了几十年的一线教育工作,中年失业,背负着家庭的压力,也没有精力去新的赛道和年轻人竞争。他们从教学前线退下后,只能给亲朋好友的孩子做辅导,维持生计不难,但不太稳定,也有点见不得阳光,不能做大。

猿辅导一位人士梳理,教培行业离职员工的去向有几个大类:一是去了新消费公司,二是去了保险公司等金融机构做销售。三是回老家,有一部分在老家备考公务员;有一部分在看其他机会。

据了解,教培行业中的营销、视频、运营等职能人员不少人去了火爆的茶饮行业,既有去了元气森林的,也有选择去喜茶的。他们的职业技能受行业限制较小。

设计师张迪张迪也准备去往新消费赛道。张迪毕业之后在一家地产公司做了三年美编,主要是宣传海报和数据榜单的设计。但她总是很焦虑:“地产公司的活不适合互联网,出去找工作都被嫌弃作品太老气。我觉得我除非在这儿一辈子否则以后都跳不出去了。”认真规划了发展方向后,张迪在今年三月跳槽去了猿辅导,做在线教育的广告设计。

“我比较看重这个方向,和房地产相比,在线教育的年轻人更多,也很有活力。”张迪在做职业规划时,没想到自己还未转正,行业就自身不保了。她现在又在看机会,“下一步想看看直播卖货的公司,这个应该更有发展前景吧?”

很大一部分人当初选择来做教培就是因为行业站在风口,他们喜欢择优而栖,如今转去做新消费,或去金融保险做销售,也是同样的理由。

许檬(化名)以前是媒体人,后来换行业进了友邦保险,现在独立带领一个销售团队。最近,他的团队就吸纳了二位从教培行业过来的人才,他们一位是好未来旗下励步的课业销售顾问,一位是火花思维的中文素养老师。他们过去的工作主要是,对孩子的学习情况进行分析建议,监督完课及课后练习,解决家⻓与学生所遇到的各种问题,提高用户粘性提升续费率及转介绍率。转换赛道略有不适应,之前基本都是家长主动上门然后通过提供服务持续获客,但现在变成了主动上门销售,目前还处在艰难的磨合和适应中。

还有不少教培人在尝试投新媒体运营、文案、策划甚至内容岗位,这些人大部分会在简历上写上“稳定、吃苦耐劳、学习能力强”这样一些优秀品质,以提高应聘成功率。

教培机构倒下后,从业人员都开始重塑关于工作、职业和未来的规划。但行业变化得太突然,除了上述已经想好方向的人,更多的人是措手不及。

“马上就要过年了,工作不太好找,北京房又租太贵,打算过完年回来再看机会。”张迪已经买了返乡的火车票,先回老家也是大部分刚工作一两年的教培人的打算。

【本文由投资界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野马财经授权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如有任何疑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