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化腾马云跌出富豪榜前三,互联网失去想象空间了吗

“二马”财富值的下滑与阿里、腾讯市值缩水息息相关。有数据显示,截至3月15日的13个月内,腾讯、阿里的总市值已累计蒸发逾1万亿美元,其中腾讯市值蒸发逾5300亿美元,阿里蒸发约5200亿美元。
2022-03-21 17:33 · 雷达财经  X编辑   
   

3月17日,胡润研究院发布了《2022全球富豪榜》,中国以1133位十亿美金企业家蝉联第一,同比增加75人。全球十亿美金企业家的前三大居住城市都位于中国,分别是北京(144人)、上海(121人)、深圳(113人)。农夫山泉的钟睒睒蝉联中国首富。

值得一提的是,去年国内排名第二的马化腾财富减少1500亿元,落至第四;去年第四的马云财富减少1000多亿元,落至第五。这是2015年来,“二马”首次一齐跌出中国前三。

“二马”财富值的下滑与阿里、腾讯市值缩水息息相关。有数据显示,截至3月15日的13个月内,腾讯、阿里的总市值已累计蒸发逾1万亿美元,其中腾讯市值蒸发逾5300亿美元,阿里蒸发约5200亿美元。

事实上,本次上榜企业家财富截止日期为2022年1月14日,若将该日期延后至今,“二马”财富值将下滑更多。

值得一提的是,富豪榜公布前几日,阿里、腾讯即将大裁员的消息刚刚冲上热搜。有内部员工在社交平台中透露,阿里裁员包括MMC(社区电商)、飞猪等业务,腾讯则涵盖PCG(平台及内容业务事业群)、CSIG(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

有分析认为,虽然互联网行业遭受了冲击,但整个行业并未失去想象空间。行业调整后,依然有希望迈上新的台阶。

估值连遭下杀

阿里、腾讯的股价,很大程度上反映了市场对其的悲观预期。

东方财富Choice数据显示,腾讯控股股价最高曾在2021年2月攀至750港元,而到2022年3月15日,最低仅剩297港元;阿里巴巴股价则曾在2020年10月底探至309.4港元,而到3月15日,最低时仅71港元。

与之对应的是,腾讯目前的动态市盈率仅为16倍左右,是历史最低;阿里则为26倍左右,距离巅峰时期的45倍也相去甚远。

雷达财经梳理发现,大厂估值下杀期间经历了数次关键性的市场变化。

第一波,是反垄断冲击。作为互联网大厂中的“领头羊”,阿里、腾讯在监管环境变化时自然成为了“出头鸟”。

2021年4月,阿里因实施“二选一”被处以182.28亿元的巨额罚款,这是迄今为止中国对企业开出的最大反垄断罚单。随后蚂蚁集团也接到了金融主管部门的整改要求,涉及支付、理财、信贷等核心业务。

7月,虎牙斗鱼合并遭禁止,这是监管部门下发的互联网领域第一张投资禁令。有媒体经计算得出,由于合并事宜搁置,虎牙、斗鱼股价大幅缩水,这给两家公司背后共同的重要股东腾讯带来的直接损失超过百亿。

紧接着,腾讯音乐放弃独家版权,这被业内视为“恢复市场竞争状态第一案”。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公告显示,2016年腾讯和中国音乐集团在相关市场份额分别在30%、40%左右,腾讯通过与市场主要竞争对手合并,集中后实体占有的独家曲库资源超80%。

反垄断不仅冲击阿里、腾讯。美团因“二选一”被反垄断调查、滴滴刚刚完成IPO就接受网络安全审查、中概股上市的集体骤停,甚至是在线教育行业的崩塌,都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投资者的信心。包括高瓴资本景林资产等在内的投资机构也开始抛售手中持有的中国互联网公司股份。

第二波,则是业绩增长遭遇的瓶颈。2021年初,一些乐观的分析师认为,反垄断并不会显著影响大厂的业务和财务表现,但下半年的财报陆续公布后,外界发现,互联网大厂好像突然不挣钱了。

阿里就是典型的例子,2021年第三季度公司营收不及市场预期,非美国会计准则下,调整后净利润同比下降39%,公司自2016年来,首度主动下调了全年业绩指引;2021年第四季度,阿里营收增长依旧不及预期,净利润甚至同比大跌75%。即使有双11的加持,公司营收核心中的客户管理收入依然出现同比下滑的迹象。

两份报表公布后,阿里的股价均出现了下跌的走势。

腾讯也不例外。2021年第三季度,腾讯在非国际报告准则下,净利润同比下滑2%,这是公司近十年首次出现净利润同比下滑。其中,未成年人在本土游戏市场流水的占比显著下降,广告业务的增长也略显疲软。

此外,阿里和腾讯作为传统的投资大户,去年在这块业务上也迭遭打击。第三季度,腾讯投资产生的公允价值下跌了364亿元;阿里持有的上市公司股权投资价值也给公司带来了114.56亿元的净损失。

连续利空后,市场中的恐慌性情绪不断蔓延,这就让大厂估值开始了第三波情绪性的下跌。

俄乌危机尚未完结,3月8日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又依托《外国公司问责法案》将5家在美上市的中国公司认定为有退市风险的“相关发行人”。这让在美上市的中概股压力激增。

此时,一切与互联网大厂相关的消息仿佛都成了其股价下跌的理由。行业人士指出,这个阶段往往会越跌越急,投资者都怕跑不掉所以不计成本出售,造成资金踩踏和挤兑,从而进一步加剧恐慌,形成恶性循环。

3月7日-15日的7个交易日内,阿里、腾讯港股股价分别跌去28.03%、26.09%。

大厂开始“节衣缩食”

在此背景下,“巨头挥别高增长时代”成为了市场的共识,在多位行业人士看来,互联网旧的秩序正被打破,借助平台优势或流量优势“躺赚”的时代已成为过去时。

而要迎接新秩序,互联网大厂势必将在原有的基础上对自身进行调整。盘古智库高级研究员江瀚对雷达财经表示,互联网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后,必然要转型升级,在这个过程中,如何运用好手中的资金是大厂要谨慎考虑的事情。“至少不会像之前那样大手大脚地花了。”

“从9月开始,部门被裁的人有20个以上,一半人都走了。”一位腾讯的员工曾在接受采访时称,2021年7月,部门领导就已经口头发出裁员预警,表示今年因为业绩不好会裁一波人,让大家都做好准备。

2021年底,阿里、字节跳动、快手、爱奇艺等公司也陆续传出了裁员的消息。网络中甚至疯传一张裁员统计图,罗列了19家互联网知名企业的裁员情况。不过,这份统计更多只是网友们焦虑情绪的衍生品,其中发生的裁员情况,多在2019年或2018年底。

与之相比,最近的这次阿里、腾讯的裁员则显得更为具体和清晰。据36氪报道,去年年底至今,腾讯多个事业群正在进行人员缩减,动作较大的是CSIG和PCG,而IEG(互动娱乐事业群)等减员幅度较小或暂无动作。

其中,CSIG事业群共有19000名员工,各个业务线都在裁员。一位腾讯CSIG中层透露,至2022年底,真实的裁员人数将超20%。

而PCG的裁员则已进行了数月。据了解,2021年4月该事业群曾迎来2018年后新一轮的组织调整,腾讯视频、微视、应用宝合并为在线视频BU,而业务单元的合并,也就意味着HC(Headcount,部门名额)的减少。

阿里方面,人员规模变动最大的是生活服务板块,包括饿了么和口碑等本地生活业务以及飞猪事业部。其次,盒马、淘菜菜(社区团购)也有一定比例的人员优化。多位饿了么员工表示,此次裁员的比例在15%-20%之间。

此外,大厂的年终奖也有所压缩。在腾讯PCG事业群任职的员工追某告诉雷达财经,此前PCG的年终奖是4个月(月薪)保底,一般会多1-2个月,而今年正常情况下只发3-4个月。

不过,同样有超2万名员工,但创收在腾讯总营收占比30%以上的IEG裁撤比例远低于PCG;而阿里的淘系电商,以及阿里云、菜鸟物流也不在此次裁员范围内。还有消息称,腾讯《英雄联盟》项目组年终奖每人会发双位数分量的月薪,外加公司股票和部门额外奖金。

另外的一项数据是,近三年来,阿里系对外投资数量和金额都有所下降,但电商物流、企业服务项目的投资数量占比排名却一直靠前,且每年都有小幅攀升。

相比之下,文娱赛道则出现明显紧缩,而这部分业务正是阿里近几年的失血点之一。2021年,阿里宣布提前出售芒果超媒股票,按照芒果超媒当时的股价计算,阿里出售将产生逾20亿的亏损。

值得注意的是,2021年第三季度,阿里产品开发费用为152.97亿元,腾讯研发开支为137.3亿元,云计算、芯片等硬核科技领域也正成为巨头们角力的重点。

段永平、芒格抄底,互联网依然具有想象空间

互联网没价值了吗?许多投资大佬并不这么看。

3月15日,腾讯控股大幅低开,最终收盘为298港元,创下三年来新低。这一天的早上,段永平在雪球高呼:“明天准备拿BRKB(巴菲特牛股伯克希尔)换点(腾讯控股),不等了。”

而在此前,段永平已于2021年8月和2022年2月、3月连续多次针对腾讯控股的下跌进行了补仓。

有着巴菲特“黄金搭档”之称的查理芒格对阿里的补仓则更为“凶猛”。2021年第一季度、第三季度、第四季度,芒格连续买入阿里股票,总计投入资金约1.09亿美元,但按照目前阿里在二级市场的情况来看,芒格已浮亏逾40%。

芒格还表示,投阿里是一笔合理的投资,至少目前来看,这种风险对其并不大。

事实上,从历史的角度去追踪,互联网巨头的成长过程从来都不是一帆风顺。

以腾讯为例,东兴证券在研报中指出,腾讯的股价走势曾经历5次上涨期与5次震荡期。其中前5次上涨期平均持续周期为19.8个月,前4次震荡期平均持续周期为24.5个月。当下腾讯正处于第5次震荡期,已经持续约13个月。

每一次腾讯陷入低谷,都与市场竞争或外部大环境有关。无论是全球金融危机、新浪微博的崛起,还是电商业务的折戟、游戏版号的暂停,都曾让腾讯的增长陷入停滞。而这次,反垄断的监管、教育行业“双减”对广告的打压、未成年人防沉迷新政策的出台,也都对腾讯的业务产生了明显的影响。

但每次能脱离震荡,再创新高,也离不开公司战略的及时转向以及部分优秀产品的面世。2005、2012、2018年,公司进行了三次关键的组织架构调整,随之而来的是PC端QQ、《穿越火线》、《地下城与勇士》、微信、《王者荣耀》等一批现象级产品的诞生。

腾讯主要创办人之一的张志东就曾在接受采访时指出,当下腾讯发展的困境主要源于过晚转向产业互联网,转型迟的原因则是微信与《王者荣耀》十分成功,导致腾讯高层失去危机感。

不过,就目前而言,这些大厂仍然需要证明,自己有能力在新的监管要求和资金投入模式下,实现业绩的企稳回升。

江瀚认为,在拿出真金白银的业绩前,腾讯、阿里的估值能否修复此前的失地还是未知数。

接下来的时间,需要各家大厂在自己的领域,用业绩和财务报表说话。

【本文由投资界合作伙伴雷达财经授权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如有任何疑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