腰部以下项目,基本上融不到资了

估值下调这一幕,正在蔓延。除了消费,半导体、新能源、大健康等热门科技赛道内的创业公司也在排队降估值。
2022-07-14 16:09 · 投资界  周佳丽   
   

“腰部以下项目基本上融不到资了。”

这是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副理事长陈文辉在最近演讲中的一句感叹,他透露目前市场上有20%的项目能接受比上一轮更低的价格融资。

无独有偶,路透社报道盒马鲜生正寻求以约60亿美元估值融资,估值远低于今年年初的100亿美元估值。换言之,为了融资,盒马主动砍掉40亿美元估值,打了六折。生鲜电商这门生意的隐忧就摆在眼前——

上市一年的每日优鲜股价已经跌至0.37美元,濒临退市;叮咚买菜撤城,收缩战线;去年喊着IPO的美菜网、钱大妈也变得静悄悄,还有美团、京东、拼多多等巨头旗下的社区团购,都在面临着更加复杂的竞争局面。

盒马的估值缩水,也是一级市场的一缕缩影。除了消费,估值下调的一幕也正在半导体、新能源、大健康等科技赛道发生着,除了少数头部项目依旧备受追捧,目前绝大多数创业公司都在排队降估值。估值下调这一幕,正在蔓延。

盒马寻求融资,估值半年砍40%

VC/PE在观望

这是盒马创立以来首次开放融资。

创立于2015年,盒马在2016年1月开出首家门店,被视为阿里巴巴新零售样本。2019年底,盒马从独立事业板块降至事业群子业务板块。直到2021年6月阿里宣布组织升级,全面推行经营责任制,盒马则升级为独立事业群,正式开始自负盈亏。

彼时盒马曾明确提出,要勒紧裤腰带,从单店盈利提升为全面盈利。2022年开年首个工作日,盒马CEO侯毅曾在内部信中指出,今年公司的目标是从单店盈利提升为全面盈利,并强调了线下业务的重要性。期间,不少盒马员工在社交平台透露,侯毅曾多次在内部强调,盒马要进入“艰苦创业”阶段。

随后,盒马启动融资的消息不胫而走。其实早在今年1月中旬,彭博社曾援引知情人士报道称,阿里巴巴集团正在考虑为盒马鲜生寻求独立融资,拟估值为100亿美元。不过此时阿里方面并未决定盒马的融资规模,100亿美元为暂定估值。

当时,国内一些知名VC/PE都陆续接触洽谈过融资事宜。今年3月底,一位不愿具名的知名VC投资人向投资界披露了当中的融资细节,直叹盒马“估值太狠,很多同行都聊过,私下吐槽估值太高。”

这并不是一级市场融资的好窗口。如我们所见,上半年新冠疫情的反复导致大多数行业按下暂停键,也严重影响了生鲜业务。同时,上半年一级市场冷清境况有目共睹,尤其消费赛道更是首当其冲,手上还有子弹的VC/PE已经紧急放慢节奏,珍惜出手机会;再加上二级市场市值回调,一级市场估值过高的矛盾立马浮现出来。

所有VC/PE都在观望中期待估值降下来。最先妥协的往往是创业公司——最新消息是,盒马拟以约60亿美元估值从外部投资者筹集4亿至5亿美元的资金,但金额还远未最终确定,财务条款有可能发生变化。盒马补充称,欢迎优秀的投资者来帮助其发展,但其目前有健康的现金流,没有立即筹集新资金的压力。

发展至今,盒马的主要业态包括盒马鲜生、盒马X会员店、盒马邻里、生鲜奥莱等。但在2022年盒马陷入了不同程度的风波中,如继去年开店潮后,盒马鲜生在今年启动了门店优化,关闭了部分门店;盒马邻里也在今年4月退出了北京、西安、成都、武汉4城,还有甚嚣尘上的裁员潮,加快了“降本增效”的步伐。

有业内人士分析,盒马首次融资并不顺利根本原因在于生鲜电商遇冷,并非优质投资标的。这是一个重资产赛道,供应链方面需要投入大量成本,不得不艰难寻求规模和盈利的平衡,目前绝大多数生鲜公司短期内无法实现盈利。无论是社区团购模式、前置仓模式还是零售+外卖+餐饮模式,都在苦苦挣扎

热钱退去,即便连盒马这样的超级头部项目也不得不下调估值,这对于所有正在融资的创业公司而言都是一记警钟。

VC/PE伤心赛道

每日优鲜濒临退市,叮咚买菜撤城

VC/PE的犹豫不是没有道理。时至今日,生鲜这片江湖还没有赢家。

上个月是每日优鲜登陆纳斯达克IPO一周年的日子,一年前每日优鲜发行价13美元,首日市值曾达到32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00亿元,创造了“社区零售数字化第一股”。

一年匆匆,今非昔比。4月下旬以来,每日优鲜股价接连创新低,股价始终低于1美元,仅为高峰时期的1%。2022年6月初,由于股价连续30个交易日跌破1美元,每日优鲜收到纳斯达克的“退市”通知函,要求每日优鲜需在180天内,即2022年11月29日之前重新符合最低股价要求。

舆论汹涌,每日优鲜公开回应表示:(纳斯达克)的通知函不会影响到公司业务运营及ADS(美国存托凭证)在纳斯达克上市的交易,公司将采取措施在规定的宽限期内恢复合规,同时将尽快披露年报。

从业务上来看,每日优鲜也并不好过。日前有媒体报道称,每日优鲜3天内连续关闭了9个城市业务。社交平台上也不断涌现每日优鲜用户、员工等发帖讨论平台“清场华东区办公室”、“躺平”、“裁员”、“卖身”等传闻也在流传着,不甚唏嘘。

与每日优鲜同期上市的叮咚买菜,也在收缩战线中。从今年5月开始,叮咚买菜就启动了“撤城”模式,相继关闭了天津、河北、广东、安徽等多地业务。对此,叮咚买菜方面曾回应表示,公司并不存在“大规模撤城”,系个别前置仓变动为正常业务调整,调整规模较小,并未影响公司正常经营。

亏损,是悬在生鲜电商平台上空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如今来看,行业内还未诞生一家盈利的生鲜电商公司,而它们的艰难处境也直接传导至二级市场。如叮咚买菜最新盘面显示,股价5.59美元,总市值为13.19亿美元,较发行市值已经蒸发超40亿美元。

无尽烧钱的生意终不可持续。回想前两年消费投资最火热的时候,钱大妈、美菜网、多点生鲜等一众生鲜玩家排着队去IPO,但IPO敲钟之日仍遥遥无期。此间,生鲜主导的社区团购风口终于熄火,一批独角兽接连倒下,互联网大厂也开始匆匆转场。

曾几何时,“得生鲜者得天下”的口号响彻VC/PE圈,生鲜也被创投圈视为移动互联网的最后一块洼地,投资人为之疯狂,但喧嚣过后是无尽的反思。如今,已经没有人再愿意多提生鲜电商的故事。

上半年KPI进度0

腰部以下公司已经融不到钱

盒马下调估值融资并非个例。正如VC朋友判断,上半年不少创业公司账上的钱可能还没花完,下半年的融资考验才真正开始。

回顾2022上半年,在疫情反复、监管环境变化、地缘政治不稳定的背景下,资本市场情绪有所波动,我们从清科研究中心的数据中也能窥探一二。报告显示,上半年,中企境内外上市192家,首发融资额合计约人民币3157.84亿元,同比分别下降39.6%、28.6%。

这其中,VC/PE支持的IPO数量及融资额都有所下降。上半年,有133家上市中企获得VC/PE支持,同比下降40.1%。同时,VC/PE支持的IPO总融资规模约为人民币1800.32亿元,同比下降45.5%。VC/PE正在重新评估投资和退出策略。

退出端的数据在下滑,一定程度上影响了VC/PE募资和投资的进度。以今年5月为例,2022年5月VC/PE市场共计201支基金完成新一轮募集,同比下降52.6%;披露募集金额的198支基金共募集518.55亿人民币,同比下降40.6%。投资案例数量同比下降67.3%,披露的总金额也同比下降77.5%。

大多数VC/PE紧踩着刹车,有的甚至还未出手过一个项目。“今年好难,我们机构上半年业务部门KPI完成度0%,投资达成0%,投资退出0%,集体精致摆烂。”一位投资人朋友无奈说,“为了完成任务,下面的投资经理快变成业务员了。”

当VC/PE募资告急,投资数量出现了断崖式下跌,效应也慢慢传导至创业公司,估值下调的一幕正在各个行业蔓延着。不少投资人和创业者朋友曾向投资界倾诉他们所面临的投融资处境,如——

华南一家成立仅3年的AI独角兽传出了裁员消息;国内一家明星GPU独角兽融资出现了困顿,此前估值飞涨;半导体公司创始人开始放下姿态,愿意接受估值平轮;某大文娱独角兽因投资人不满估值,一再推迟上市;新饮品超级独角兽半年估值少了50亿美元,令人咋舌。

现实情况比想象中的更严峻。不止一位创业者曾发文感慨:当前资本市场的客观因素已经到了最恶劣的时候,可能正处于几十年一遇的低谷,融资环境极差。

在2022财新夏季峰会上表示,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副理事长陈文辉透露,他从一些私募股权基金管理人了解到,目前市场上有20%的项目能接受比上一轮更低的价格融资。即使是明星项目,比上一轮的加价率也从50%下降到10%-20%。

就连半导体、新能源这样的热门赛道,优秀公司的估值也比此前预期下降30%左右。腰部项目要想融到钱,今年的估值最高也就是去年同类项目的一半,“腰部以下项目基本上融不到资”。

大环境如此,“别纠结估值”是很多投资人给创业者的建议。一位从事餐饮新消费的创业者朋友坦言,前两年他刚出来创业,正逢新消费投资最火热的时候,他的项目第一轮融资就受到了大批一线机构的争抢,投后估值令同行艳羡,“有的甚至连DD(尽调)都没做,现在情况不同了,VC虽然追得很紧,但就是不出手。”

“还是先搏个合理的估值吧。”曾经被VC哄抢的画面转瞬即逝,于他而言下半年公司唯一的目标就是——活着。

本文来源投资界,作者:周佳丽,原文:https://news.pedaily.cn/202207/495970.shtml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投资界(微信公众号ID:PEdaily2012)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微信原文评论区联系授权。违规转载必究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