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蹲」之后,软件产业的「击球区」出现了吗?

软件产业的景气度,即资本市场常说的β收益足够丰厚,而最容易赚取的超额收益,一定是赶在球改变方向之前付诸行动。
2022-07-14 17:39 · 微信公众号:节点财经  作者 | 一灯   
   

今年初,数字经济再度得到国家政策层面的力挺。《“十四五”数字经济发展规划的通知》明确指出:到2025年,我国数字经济迈向全面扩展期,数字经济核心产业增加值占GDP比重达到10%,数字技术与实体经济融合取得显著成效……

其中,软件产业作为数字经济的直接驱动力量,成为重点关注对象,相关企业迎来发展新契机。

公开资料显示,2021年我国软件业务收入达94994亿元,较2020年增加了13408亿元,同比增长16.43%,增速为2015年以来*快。

然而,赛道的高景气度和基本面的强支撑力似乎并没有传导到资本市场。近两年来,软件板块持续承压,域内公司股价表现低迷。

从价值投资的角度来说,价格总是围绕价值来回波动,并反映价值,即股价走势与行业、企业的成长是正相关的。

基于此,就上述背离现象,也引发了市场的一系列猜想:软件产业是否已进入“击球区”?

01

他山之石

洞悉软件产业的成长曲线

2022年以来,无论是全球软件巨头,比如Salesforce、Oracle、微软等,还是中国软件厂商,都无一例外地遭遇到估值下挫,市值蒸发。这其中固然有宏观环境的影响,比如疫情反复、外围激进“收水”、地缘战争等。

不过,对尚处在成长期的中国软件产业来说,更深层次的原因,还是市场缺乏对其发展曲线的深刻理解。

以SaaS鼻祖Salesforce为例,尽管2022年股价也有明显回调,但拉长来看,Salesforce市值从2004年上市之初的10亿美元到2021年*高超3000亿美元,而后降*如今的1700多亿美元,十八年时间画出的仍然是一条45°向上的曲线,且一直享受着远高于科技行业平均水平的估值,截*7月13日,滚动市盈率高达近162.19倍。

Salesforce缘何能十年十倍?

背后,恰恰是美股资本市场对软件产业,以及头部软件企业持续加大研发投入,建立起深厚的“护城河”,并实现业绩微笑曲线增长的商业模式的深刻理解和长期坚守。

诚然,Salesforce在发展途中也有过盈亏失衡的时候,比如2012年-2016年的转型期,连续五年录得亏损。究其原因,根植于技术原点,软件虽“软”,却是一个重资金、高投入的业务,所以只有一边低头赶路,一边抬头追光,才能抓住超前的趋势性机会。

换句话说,就财务角度,软件产业是一个螺旋上升的“慢生意”,会伴随着N个投资新周期,这可能会让企业短期利润失速,甚*“失血”,但这并不会干扰到长期维度上价值的放大。

而对于那些站在队伍前列的企业来说,通常能在行业从青涩走向成熟的过程中,受益于技术优势、资金优势、品牌优势的加持,实现“马太效应”,并规模化盈利。

Salesforce自2012年*超越甲骨文并位居全球CRM软件市场榜首以来,其市占率并未固化,反而一直攀升,近五年净利润从12.32亿美元增长*263.5亿美元,年复合增速155%。

以“他山之石”Salesforce为镜,我们的软件产业现在正处在加大投入,从割据混战迈向通盘整合的阶段。

不妨以业界龙头用友网络(600588.SH)为例,窥一斑而知全豹。2018年-2021年,该公司共计支出研发费用约85亿元,研发费用率超21%。2022年一季度,其研发费用同比增长40.5%,远超营收增速,研发费用率高达36.62%。

高研发投入下,必然会对带来一些损耗,用友网络的净利润在2020年、2021年以及2022年一季度录得负增长,进而导致资本市场的一些情绪波动。

但在硬币的背面——云业务,作为用友网络的*增长*,强势生长。

财报显示,2017年-2021年,用友云服务收入从4.1亿元增长*53.2亿元,年复合增速89.9%,收入占比从6.4%提升*59.6%。

这便是重注技术更新周期的结果,也是对产业趋势的前瞻布局,即面向未来所锤炼出的十年、二十年……级别的指数级*,*终将会在微笑曲线两端体现出来。

而这一优势,遵循经济规律,同时对标Salesforce,亦会在市场博弈中助力竞争格局重塑。

比如,2008年中国整体ERP市场,有SAP、用友、金蝶、浪潮、Oracle等众多企业,整体上呈现百花齐放之势,但到2018年,仅用友一家就占到31%的市场份额,CR3市占率57%,再来到2020年,用友继续提升*33%,CR3市占率60.64%。

由此可见,群雄逐鹿之后,市场份额将日益汇聚到头部企业,毫无疑问用友会在未来依旧保持龙头之势。

图源:浦银国际

02 

SaaS+PaaS,谁能领跑?

云计算存在三种交付模式:IaaS(基础设施即服务)、SaaS(软件即服务)和PaaS(平台即服务),相较前两者,PaaS起步*晚。

不过,近几年来,PaaS的发展势头颇为生猛,数据显示,到2020年我国公有云IaaS、SaaS、PaaS市场增速分别为97.7%、43.2.%、145.8%。

究其原因,PaaS处于IaaS和SaaS之间,属于开发应用环境。PaaS支撑SaaS产品多元化和产品定制化服务,让更多的独立开发软件商(ISV)成为其平台的客户,从而大幅提高软件的交付效率,PaaS强大定制化的能力决定了SaaS厂商的客户天花板和产品天花板。

此外,对于大型企业而言,在数智化建设时,需要从一个平台的思想去构建,希望未来的IT架构,是有一个体系能够帮助实现数据的打通和IT资产的沉淀,帮助企业形成一个平台的能力。尤其对产业龙头企业而言,打造自有平台,形成产业互联网,并实现社会化商业连接,是打造企业*生长曲线的必然需求。这一切都需要强有力的PaaS才能得以实现。

由此,SaaS+PaaS(软件+平台)成为国内外企业服务商的发展趋势和布局重点。

相比与国外市场,中国拥有众多大型及超大型企业,为PaaS平台快速发展和走向成熟创造了天然的环境优势。2022年《财富》世界500强的榜单中,中国入榜143家,再度成为了世界拥有500强企业数量*多的国家。随着企业数智化需求的不断加大,大型企业对PaaS平台的加速应用促使中国PaaS服务提供商能够在实战中不断迭代升级,强化自身能力。

目前,我国PaaS市场参与者数量较多,呈现出供需两头爆发,鱼龙混杂的局面,但这并不代表就没有领跑者。

用友早在2014年便布局了SaaS+PaaS,推出了国内*款纯云原生的PaaS平台——iuap,逐步为三一重工、一汽等企业提供服务。经过几年的发展,用友不断强化自身能力,首创YMS云中间件技术,云上云下一体化交付体系,通过“三中台+三平台”,为新时期企业提供数智化新底座。

图源:用友官网

典型案例之一就是某电力投资集团在实现管理数字化时,借助了用友的iuap平台,从而避免了功能重复建设,克服了数据孤岛、人才短缺等问题,提升了业务创新的响应速度,降低了更新成本,实现降本增效。

节点财经了解到,作为用友BIP 数智底座的 iuap*今已经覆盖10大领域,构建超过2300个企业服务应用模型,诸如中广核、中建五局、国家电投、三峡集团等大型企业,近65%的央企选定用友作为数字化合作伙伴。

另据全球权威信息技术研究和顾问公司Gartner报告,用友是aPaaS市场亚太区TOP5中*入选的中国厂商。同时,全球知名IT市场研究机构IDC报告显示,用友连续多年位居中国aPaaS市场占有率*。

可以预见的是,当行业出清拉开序幕,那些有技术基础,有先发基因的公司,总能获得来自各方面的犒赏。

03 

政策助推力+需求牵引力

软件产业的“击球区”出现了吗?

企业就像树木,他的生长总是和扎根的土壤息息相关。那么,软件产业的土壤肥沃吗?

从大的框架而言,如文章开头所述,政策层面已定调:这是一个又长又宽的赛道。

其中,类似《国企改革三年行动方案(2020-2022年)》《关于加快推进国有企业数字化转型工作的通知》《关于中央企业加快建设世界一流财务管理体系的指导意见》等文件,直接利好国产ERP企业。

简单测算,“十四五”期间将直接带来近450亿国产替代空间。

相较之下,用友的突出优势便是服务大企业,依托国内的工程师红利,近年来在信*域的高强度研发投入正逐步兑现,2021年500万以上大型订单金额同比增加45%,个别大客户签约过亿元,进一步充实了公司在大型企业服务市场拿单的底气。

再者,就企业层面,数字化的*直观好处便是降本提效,为企业创造利润,特别在当下受疫情冲击,消费不振,业务缩紧的背景下,开源节流自然成为企业经营和发展的关键,且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显得急迫。

数据显示,我国89%的中小企业处于数字化转型探索阶段,8%的中小企业处于数字化转型践行阶段,仅有3%的中小企业处于数字化转型深度应用阶段。

换而言之,软件产业面临的“天花板”是很高的,而受制于形势,这个需求有望在中短期加速回补。

总之,软件产业的景气度,即资本市场常说的β收益足够丰厚。

而具体到微观个体,即α收益。节点财经认为,那些市场格局占优,转型有成效的企业往往能获得更大的机会。

其实,在任何行业,市场格局的趋势都遵循一个基本规律,从大量玩家到少数几家玩家,再到三足鼎立或两军对垒。越是分散的市场格局,头部企业的价值就越大。

目前我们的软件产业正往这个方向演进,类似用友这种,本身在某些细分领域的市占率就很高,甚**,又能以高技术要求和长周期投入加固“壁垒”,往往能促进集中度*大化。

另外,关于用友的*增长曲线,2021年其云服务收入占比已超过50%,说明公司云转型已实现拐点级突破。这是一个昭示业绩边际向好的强烈信号。

对于众所周知的*曲线理论,更加完整的解释是:在*曲线到达*之前,公司必须找到“*曲线”,并且*曲线必须在*曲线达到顶点前开始增长。只有这样,才能弥补*曲线前期投入的资源,进行“软着陆”,延续企业的增长期。

具体到用友,如果说软件业务是*曲线,那么,在国产替代浪潮下,预期距离*还有很长距离,而公司的*曲线已在加速中,两个增长期叠加,其成长路径可谓“长坡厚雪”。

小结下来,就这样的企业,且以为可以参考沃伦﹒巴菲特在*文章《我正在买入美国》中,引用Wayne Gretzky的那句话,“在打冰球的时候,你得跑向球即将出现的那个位置,而不是追着球的后面跑。”

*容易赚取的超额收益,一定是赶在球改变方向之前付诸行动。

回到资本市场,整个软件服务板块从2020年7月高点的3504.59点到2022年7月13日2222.68点,实际上已严重偏离基本面。但在另一面,或许也意味着投资软件产业的*佳“击球区”已经出现。

【本文由投资界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节点财经授权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如有任何疑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