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站走不出侵权围城

治愈了全网精神内耗的B站视频中“二舅总有办法”,而该如何解决UGC社区的痼疾,最懂年轻人的B站不能继续装睡了。
2022-08-02 08:45 · 微信公众号:新熵  李哩哩   
   

到了B站补上版权课的时候了。

长短视频世纪大和解之后,B站的版权官司越发显眼了起来。

7月23日,北京市*人民法院出具了一份裁定书,CBA(中国篮球联赛)起诉B站侵权,并索赔4.06亿赔偿,这也是国内体育版权史上*侵权索赔案。

以“侵害作品网络信息传播权”查阅抖音、快手、B站等企业公开侵权资料,「新熵」在企查~看到,抖音涉及侵权案件613个,快手942个,B站1394个。在数量上,B站完胜。

近期,传闻B站里的部分外国综艺节目也将陆续下架,这次用户们还没来得及伤感,就有网友发言:“侵权下架不是很正常吗?以前只是没盯上B站罢了。”

一直以来,长短视频关于版权问题展开辩论时,B站总能逃过一劫。有抖快冲锋在前,B站委屈得像是误入歧途的失足少女,总有声音为B站奔走呼喊:长视频失去的只是版权,B站失去的可是创作自由啊。

在关于B站商业模式、用户数量、创作氛围等多个维度的讨论中,一个*层的事实被完全忽视了:这家以UGC起家的内容社区,至今仍面临着众多权责清晰的侵权诉讼,CBA天价索赔掀开的只是冰山一角。

4亿索赔对B站意味着怎样一个开始?国内外版权主体轮番起诉B站,B站是如何应对的?YouTube治理侵权的案例在前,B站有可能仿效吗?

4个亿的索赔是怎么来的?

B站曾在2016年成为上海男篮的冠名赞助商,据传冠名费1500万元。随后又获得了CBA2017-18和2018-19两个赛季的转播权。央视体育频道还曾以《哔哩哔哩刷爆CBA》报道过两家的合作。

合作结束后,咪咕、腾讯和优酷以每家1.7亿元的价格获得了2019-20赛季CBA的新媒体赛事版权,B站则靠着用户上传的方式免费续上了新赛季的视频,在B站上可以观看到的内容包括281个CBA联赛2019-2020赛季的全场比赛视频,以及416个该赛季的赛事节目集锦。

对此,CBA花了57万完成了对侵权视频的搜集采证工作,又根据侵权数量、侵权时长加上版权分销的价格,算出7876万的损失,在2021年9月份将B站告上了北京法院。

值得一提的是,2021年6月1日,新修订的《著作权法》正式实施,新法案规定了惩罚性赔偿机制,即“侵权人恶意播放他人有权利的视听作品的,可以在权利人的实际损失、侵权人的违法所得、许可使用费这三种计算方式的基础上再加判1到5倍给予赔偿”。

所以,综合B站的诸多行为,CBA认为B站存在主观故意侵权行为,主张3倍的惩罚性赔偿,共计2.36亿。

同时,CBA公司还认为B站违反了《不正当竞争法》,追加了1.7亿的转播权和57万的维权成本,最终得出了4.06亿的天价索赔,顺便解锁了“中国体育版权侵权案件*索赔”的成就。

对于体育赛事而言,版权是最重要的资源,其中赛事转播权是最核心、变现能力最强的版权形式之一。苏宁体育当年买下英超2019-22赛季在中国的版权费用高达7.21亿美元,折合人民币约51.29亿元,平均每赛季17亿元。当代明诚买下的西甲2017-22赛季在中国的版权费用花了3亿欧元,平均每赛季4.8亿元。

苏宁体育如今债务缠身,当代明诚前路不明,而在B站上,简单搜索就能发现英超2019-20赛季共计七百多个小时的全部比赛合集,播放量达到18.9万;包括2017-2018德甲联赛、2018-2019赛季西甲、2019-20赛季欧冠正赛等多个赛事的全程录像,以及众多集锦视频。

如果这些体育赛事版权方,按照CBA的计算方法对B站发起诉讼,B站面临的将是数不胜数的天价索赔。

事实上,随着《著作权法》落地实施,侵权处罚的最高限额不再以50万元为上限,而是加入了最高5倍的惩罚性赔偿,侵权成本大幅度提高,极大激发了版权主体的维权积极性。

据界面新闻报道,2021年6月至12月10日,腾讯以侵害著作权为由,在全国13个省份的18家法院起诉抖音168次,标的总额超过29.43亿元。其中亿元以上标的额的案件有4起,《斗罗大陆》标的额最高,达到8亿元;其次是《你是我的荣耀》,为7.55亿元。

这些对B站也是警醒。互联网野蛮生长的时代早已结束,绕不开的版权问题,是始终悬在B站头上的达摩克里斯之剑。

B站回头无岸?

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以“上海宽娱”(B站主体公司)为关键词检索,共有875篇文书。「新熵」翻阅了能显示的前600篇关于B站的裁判文书,时间跨度从2009年12月份到2022年7月份。

2014年之前,牵扯到B站的27份裁判文书中,上海宽娱大多作为侵权影片的版权提供方,因为向一些网吧提供影片资源而成为案件的背景板。

2014年之后,画风陡变,B站需要应诉的对象变成了芒果超媒、爱奇艺、优酷、乐视等视频网站。小破站与爱优腾的纠缠自此展开,并愈演愈烈。

对于B站来说,这一年*的事,是曾经的天使投资人陈睿作为董事长正式加入B站。同时在成立5年后,B站宣布购入首部正版动画《每度!浦安铁筋家族》,站内资源正版化提上日程终于开始。

正版化工作加速的同时,B站的侵权官司也越打越多,江苏、上海等地方台甚至包括央视国际网络,也开始对B站发起诉讼。

面临多个诉讼,B站采用“拖”字诀,与爱奇艺打官司时,以管辖权为由申请变更审理法院;和优酷理论时,几次三番上诉优酷不是版权主体;这次和CBA的官司,B站首先提起的也是管辖权异议,并以标的金额巨大的原因申请变更法院。

这些与侵权没什么关系的行为,基本都被法院驳回。但一定程度上确实拖住了起诉者。

爱奇艺花了两年时间,经过10个裁定书,才拿到了两部影视侵权的一审判决书。即使是“南山必胜客”,在和B站打官司时,也得经受若干程序裁定,才能辩论到是否侵权的正事上。

如果说B站的法务团队从层出不穷的侵权诉讼中学到了什么,大概有两点,一是提出各种程序异议拖延案件审理,深受其害的版权方不乏爱奇艺、优酷、腾讯等大厂,这次轮到的就是CBA;二就是试图用国际通用的“避风港原则”规避平台责任,也就是将用户个人上传作为挡箭牌,以“通知-删除”作为处理方式,逃避赔偿责任。

PC互联网时代,避风港原则确实使一些网站独善其身。但随着版权法规的完善和司法经验逐渐丰富,再加上侵权检测系统不断成熟,这条原则的适用性已经大打折扣。

但无论爱优腾联合500多家影视公司对短视频二创发起抵制声明,还是抖音爱奇艺由战转和,甚至面对优酷总裁樊路远在发言时的揶揄,B站始终缄默,不参战,也不承诺。

板子打在自己身上总想推三阻四,打向别人时却可以手起刀落。同样靠搬运动漫,还起了相似名字同样的嘀哩嘀哩,被B站一纸诉讼告上了法院,创始人判处有期徒刑三年。

你永远都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但不正视这些问题,B站也永远无法安眠。

向YouTube看齐,不敢还是不能?

抖音作为国内*的UGC平台,已经在版权合作上先行一步,更大的难题摆在了B站面前。

在抖音生态里的二创作品,侵权可能性更小,那么很有可能将倒逼一部分影视解说创作者流向抖音和西瓜视频。

客观来看,近两年B站广告业务疲软,对创作者的平台激励下调,使很多UP主开始抱怨收入减少。面对侵权危险和现实利益,创作者把鸡蛋多放几个篮子是迟早的事。

同为UGC社区的YouTube也曾面临铺天盖地的侵权诉讼,在用户体量达到一定程度后,YouTube对待侵权问题的两种手段:堵和疏。

有海外社媒经验的知乎用户总结了YouTube的运营笔记,在YouTube的审核系统中,有四种版权管理工具。其中,Conten ID 系统针对视频ID和音频ID 分别监测,可以通过相应的反盗版技术做到提前屏蔽侵权内容,准确率接近99%。此外,YouTube与影视公司共同搭建了视频库,将用户上传的视频和视频库数据进行对比,如果内容存在一定比例的重复,官方就会提示创作者存在版权问题。

这种事前防范的审核机制很少在B站看到,多数情况下,需要版权方监测到侵权行为,反馈到B站,申诉成功之后B站才会做下架处理。采取事后下架的处理方式或许并不是技术上的难题。

「新熵」曾在一文中提到,一些科技公司研发了全网检测图文、代码、音视频等元素的系统,可以实现全天候的全网检测。注册资本50万,实缴为0的成都游术都能靠着日夜运行的检测网络,对全网的《谭谈交通》发起无差别追杀,市值100亿美元的B站不可能因为技术门槛做不到更严密的侵权检测。

显然,除了技术方面的原因,B站还有更多考虑。首先B站用户数量还属于上升期,审核力度的收紧无疑将会打击创作者的积极性。在没有尝到更大的苦果之前,B站只能和版权方玩一些你追我躲的“打地鼠”游戏。

YouTube的收益转移政策,也被认为是值得国内借鉴的版权处理方式。所谓收益转移,即侵权者发布内容所赚取的收益会跟版权方共有。而这点对B站来说无异于割肉。

今年B站已经降低了创作者奖励,财报数据连年亏损。新一轮高管架构调整之后,加速商业化成了重中之重,比起花钱,B站更想知道怎么赚钱。

此外,短视频能为长视频提供的宣发服务,短期内在B站也很难实现。与抖音生态的迥异之处在于,B站并不是一个合格的宣发平台。

以优酷最近的仙侠剧《沉香如屑》为例,官方发布的二创大赛并没有吸引到影视区头部UP主的参加,对剧情、服装甚至演员演技的吐槽视频,播放量和关注度更高。由此可以看出,除非极其优秀的内容作品,一般剧集在B站的待遇并不高。

过于独特的社区氛围注定B站的难题牵一发而动全身,既不能像抖音那样“大力出奇迹”,也无法断尾求生,与侵权内容完全割席。

治愈了全网精神内耗的B站视频中“二舅总有办法”,而该如何解决UGC社区的痼疾,最懂年轻人的B站不能继续装睡了。

【本文由投资界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新熵授权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如有任何疑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