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宝新能市值200亿:山东夫妇拿下一个储能IPO

以储能为代表的新能源产业得以迅猛发展,这个行业更多造富神话开始上演。
2022-09-19 11:40 · 投资界  戴昌洲 张继文   
   

被称为“大号充电宝”的便携式储能赛道,今天跑出第一家IPO。

投资界-天天IPO消息,今日(9月19日),深圳市华宝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华宝新能”)正式登陆深交所创业板。此次IPO,华宝新能公开发行价为237.5元/股,创下今年A股IPO最高发行价记录,开盘市值超220亿元。

这是一个南下闯荡的故事。华宝新能创始人孙中伟,山东人,早年毕业于山东理工大学,在老师的建议下南下深圳寻机会。在深圳华强北里,他凭借着小小的充电宝起家,后来转身杀入携式储能赛道,把产品卖到了美国、日本等海外国家,一年进账23亿元。还没等到VC/PE出手,公司就上市了,孙中伟夫妇持有华宝新能超8成股份。

也许连孙中伟也不会想到,储能赛道有一天会这么火爆。随着“双碳”浪潮席卷,投资圈似乎无人不看新能源,储能更是首当其冲,炙手可热。过去一年,这里涌现了一笔笔融资,正在批量生产独角兽。

卖充电宝发家

华强北打工仔,干出一个超级IPO

1978年,孙中伟出生于山东省一个普通的农村家庭。沿袭着一名普通学生的人生轨迹,孙中伟高考考上了当地一所中专山东工程学院(现山东理工大学前身),就读于高分子材料专业。

大学学习生涯一晃而过。1999年5月,孙中伟面临毕业抉择:留在老家还是外出闯荡?这时,老师王炳华给孙中伟指了一条路——南下深圳。

彼时的“经济特区”深圳生机勃勃,成为无数创业者的天堂。在老师的建议下,孙中伟怀揣从老家农村亲朋好友那儿借来的1000块钱,踏上了前往深圳的绿皮火车。

这一段往事日后被山东理工大学校友办所记录。初到深圳的孙中伟整整两个月没有找到工作,积蓄所剩无几时,被迫做起了酱油市场推销员。直至2002年,孙中伟的事业开始出现转机。他被前雇主介绍给一位做IC元器件的台湾老板,阴差阳错迈入了锂电池行业。因为诚实勤奋,孙中伟深得这位台湾老板的信任。后来台湾老板决定放弃深圳事业回到家乡,将公司交给孙中伟,他也由此收获了人生第一桶金。

彼时,深圳华强北成为亚太知名电子元器件交易市场,这里每天都上演着各种造富神话。2003年,孙中伟在华强北创立了自己的公司,做起了电子元器件贸易生意。但他并不满足于此,很快开始自己研发锂电池Pack保护板。在那个国内消费电子慢慢崛起的年代,孙中伟认为手机外置电源能够解决电子产品续航焦虑问题,存在商机,于是又研究起了移动电源。后来,孙中伟带领团队研发出全球第一款移动电源,他也因此被称为“充电宝之父”。

或许是孙中伟的想法过于前瞻,市场对于他研发的移动电源产品并不怎么感冒。早年间的手机,功能较为简单,电耗量较小,用电续航往往可以持续很久,市场留给孙中伟的是年复一年的亏损以及合伙人的撤资。最艰难的时候,孙中伟只能卖车卖房以维持公司运转。

2009年,孙中伟终于迎来了一个性命攸关的时刻。苹果iPhone手机的出现让手机的智能化上了一个新台阶,同时电耗大大增加。孙中伟则设计了专门服务于iPhone的背夹移动电源,一经推出便大受市场欢迎,成为公司旗下移动电源爆款大单品,顺利帮孙中伟敲开移动电源市场的大门。

两年后,华宝新能成立。孙中伟不甘心只做附加值较低的充电宝ODM(原厂委托设计代工)业务,在2015年推出两款自主移动电源品牌“Jackery”、“电小二”,分别针对海外与国内市场。但问题很快浮现,昔日的华强北“山寨”能力惊人,而充电宝市场准入门槛较低,不久后陷入了恶性竞争的泥潭。

面对竞争激烈的红海市场,孙中伟无心恋战,而是积极寻找公司的第二增长曲线。在洞察到美国、日本等海外国家因户外运动发达对便携式储能产品有较大需求后,孙中伟果断抽身,将公司的业务重心转移至便携式储能领域。正是这一转型,让孙中伟有了新的上市敲钟机会。曾经的华强北打工仔,如今干出了一个市值200多亿的IPO。

夫妻掌舵,一年进账23亿

VC/PE错过了

华宝新能如何撑起市值200亿?

招股书显示,过去三年,公司的营业收入分别为3.19亿元、10.7亿元和23.15亿元,同比增速分别为55.23%、235.44%和116.38%,年均复合增速达到124.18%;净利润方面,则达到0.36亿元、2.34亿元和2.79亿元,年均复合增速达到296.06%。

具体业务来看,华宝新能目前的主营业务可分为四大项:便携储能产品、太阳能板、充电宝与其他配件。其中,华宝能源近三年的飞速增长,离不开便携式储能产品的放量带动。

其中,应用于户外旅行、应急备灾等场景的便携式储能产品已然成为华宝新能营收的顶梁柱,过去三年营收占比分别达到78.83%、83.52%和79.82%。反观曾经的主力业务充电宝,营收占比逐年下滑,2019年时为15.8%,至2021年时充电宝业务营收占华宝新能总营收的比例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这样的业务转变可以从盈利能力的差异略窥一二。2019年至2021年,便携储能产品业务的毛利率分别为48.26%、57.75%、49.52%;而充电宝业务的毛利率为分别为52.63%、32.89%与8.48%,下滑明显。

中国化学与物理电源行业协会研究报告显示,2020年华宝新能的便携储能产品出货量市场占有率约为16.6%,营业收入规模的市场占有率约为21%,两项均为全球市场第一。

就销售地区而言,美国、日本等海外国家是华宝新能的主打市场。报告期内,华宝新能来自海外的营业收入占总营收的比例分别高达87.27%、90.09%和92.55%。

渠道上,华宝新能则主要通过亚马逊、日本乐天、日本雅虎等第三方平台销售产品。2019年至2021年,公司通过这些第三方电商平台获得的线上销售额占总营收比重分别为67.83%、75.99%和68.89%。其中,仅来自亚马逊的线上销售额占总营收的比例就达到了51.81%,占据半壁江山。

可以说,华宝新能本质上是一家跨境卖家。疫情爆发后,海外供应链受阻,国内供应链正常运转,受益于此,华宝新能享受到了一波跨境电商快速增长的红利。

不过,过于依赖海外市场与跨境电商渠道,也给华宝新能带来了一些隐患。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内公司在美国市场的主营业务收入占比分别为45.69%、42.62%和48.40%。招股书显示,近年来,作为公司最大市场的美国却贸易保护主义盛行,华宝新能不得不面临在关税等方面的国际贸易摩擦的风险。此外大批国内跨境卖家在亚马逊被封店,业给跨境电商行业带来不小的打击。

有意思的是,当VC/PE涌向储能赛道之际,华宝新能却更像是一家“夫妻店”。招股书显示,华宝新能最大股东钜宝信泰由孙中伟、温美婵夫妻全资持股。同时,夫妻俩还控股华宝新能第二大股东嘉美盛、第三大股东嘉美惠,累计共计持有华宝新能超80%的股份。梳理下来,这个超级IPO身后鲜少看到主流VC/PE机构的身影。

这并非个例。过去20年,中国VC/PE机构的回报神话大多来自互联网,相较之下,其他硬科技赛道并不性感。正如储能这一新能源细分赛道,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没有进入VC/PE的视野里。这些缺乏资本催熟的行业,反而现金流更充足,待到风口降临就可以迅速迈向IPO。

万亿储能市场,火了

造富神话上演

华宝新能轻松市值200多亿,堪称眼下储能赛道火爆的一缕缩影。正如大多数一级市场投资人坚信,储能将成为下一个爆发的万亿级市场。

其中便携式储能产品,又被外界称之为“大号充电宝”,平时将能量以电能的形式储存起来,在户外用电不便时,将能量释放出来。因此,欧美等户外生活场景较多的国家以及日本等地震多发国,对此需求旺盛。而国内因为疫情刺激,消费者户外活动量增长,露营经济乘势而起,也间接带动了便携式储能产品的需求。

便携式储能仅仅是储能应用中的一小部分,其更为广阔的市场应用还是在于对风电、光伏等新能源供应不稳定的调节。因为风电光电属于间歇性能源,当间歇性能源发电占比较高时,会对电网造成冲击,而储能则可用来调峰调频,以维持电网的稳定性。同时,解决风光发电不易存储的问题,消纳易被浪费的能源。

这背后隐藏着更为宏大的叙事逻辑:“双碳”背景下,以火力发电为代表的传统能源发电方式,将逐步被风、光等新能源发电方式取代,由此带来巨量的储能市场需求。2022年1月29日,发改委、能源局联合印发《“十四五”新型储能发展实施方案》,设定了新型储能的发展目标;到2030年,新型储能全面市场化发展。

过去一年,储能俨然成为最火爆的新能源赛道之一。“储能项目基本上处于被疯抢的状态,头部项目有数百家投资机构在抢,更有不少天使轮项目估值动辄数亿元,太火了。”国内一位关注新能源投资人感叹。

2021年6月,EcoFlow正浩获得了过亿美元的B轮融资,红杉中国领投、高瓴创投、中金公司联合跟投,投后超过10亿美元,正式晋升独角兽行列。公司创始人王雷曾任职于大疆,公司早期也受到李泽湘、高秉强两位教授的孵化。目前,EcoFlow正浩已与中金签署上市辅导协议,拟境内上市。

“水涨船高,我们明显感觉到今年储能项目的估值体系要比去年高。”源码资本执行董事王菂向投资界分析,差不多的创始团队、相似发展阶段的公司,今年的估值体系比去年要高出30%。当然,比起投贵了,更多投资人更怕错过了。

上周,又一个储能独角兽诞生。投资界获悉,用户侧储能公司德兰明海从2021年至今完成4轮融资,累计金额超6亿人民币,投资方汇聚了源码资本、中铝浙江君融基金、鲲鹏光远、达晨财智等知名投资机构,以及产业内知名的头部战略机构。至此,德兰明海最新估值达到10亿美金级别。

有趣的是,和华宝新能一样,EcoFlow正浩与德兰明海都是崛起于深圳,悄然间深圳已经成为储能产业的聚集地之一。“储能产业涉及的工业设计和组装环节与消费电子产业十分相近。因此,在消费电子产业受挫的情况下,以储能为代表的新能源产业得以迅猛发展,又为深圳带来一波发展红利。”一位投资人分析。

正如眼下,随着储能火了,更多的造富神话开始上演。

本文来源投资界,作者:戴昌洲 张继文,原文:https://news.pedaily.cn/202209/500798.shtml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投资界(微信公众号ID:PEdaily2012)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微信原文评论区联系授权。违规转载必究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