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的尽头,是种田

田园元素在中国游戏行业历久不衰,映射出玩家对种田的热爱——那块田,如同摆在眼前的炸鸡、显示着微博界面的手机,看到它,我们的手就不受控制地……抄起锄头。
2022-09-20 14:01 · 微信公众号:新周刊  颖宝   
   

2022年7月30日,国产手游《桃源深处有人家》刚拿到版号、上线时间还未定,在TapTap平台就已获得74万预约量。基于公测体验,有3753名玩家共同打出了9.1的高分。

游戏设定在一座与世隔绝的山村之中,玩家将扮演村民,跟小萝卜人一起耕地种花、钓鱼捉虫。

去年主创团队释出少量游戏原画后,便有近50万网友涌进《桃源深处有人家》的TapTap主页围观。治愈、国风与种田,均是令大家期待的点。

仔细回想,每年国内火爆的游戏中,总有一两部包含田园元素的。

2008年上线的《开心农场》风靡互联网,其首创的“偷菜”玩法,将上至70岁老人、下至10岁小孩的心捆在了一起。当年有网友调侃,社会学家为之苦恼的代际矛盾,就这么被“偷菜”解决了。

2009年,延续“偷菜”玩法的《QQ农场》,月活跃用户数量一度达到3.2亿、曾每月为开发商腾讯创造5000万元营收。

往后13年里出现的《梦想小镇》《动物森林会》《江南百景图》《模拟农场》《小森生活》等田园经营类游戏,也都是上过热搜的。

其中,还不乏长红的作品。今年3月,已经6岁的模拟农耕游戏《星露谷物语》,宣布全平台累计销量破2000万份。

田园元素在中国游戏行业历久不衰,映射出玩家对种田的热爱——那块田,如同摆在眼前的炸鸡、显示着微博界面的手机,看到它,我们的手就不受控制地……抄起锄头。

甚至,我们会在“不相干”的游戏里种田。

已在中国、意大利、德国、日本等多个国家发行的瑞典游戏《我的世界》,主线玩法是采集资源、建家园、造武器和打怪物。期刊《计算机与网络》则指出了一个可爱的现象——

外国玩家喜欢在《我的世界》里建造各种奇观,比如游戏机、潜水艇或宫殿;

中国玩家盖好房子后的*件事,是开荒种田、圈地养鸡,还会用稀有资源制造自动收割机、自动灌溉机、自动养鸡场(养鸡、杀鸡、烤鸡一条龙设备)等等,愣是把一个沙盒游戏玩成了农家乐。

今年4月,微信上线“朋友圈添加GIF图功能”时,也是靠#微信农场#话题造势的。虽然此功能与农场几乎没关系,但网友还是把朋友圈背景图换成青青草原,然后兴致勃勃地“放羊”。

但“种田”只是一个概念,真正让我们沉迷的,是从中获得的“成就感”“主人公自由度”,以及大多数田园游戏带有的“精美画风”“慢节奏”特点。

毕竟种什么作物、养什么花,全是玩家自己决定的。种田游戏,是少数真正让人相信“付出了多少就一定能收获多少”的存在。

而且,没人会催你干活——今天累了就不上线,可以随时打开消磨零碎时间,更不存在“一旦接了任务就必须做完才能下线”的焦虑。还有网友表示,种子发芽、长出果子的过程,本身就很治愈。

美得能做壁纸的画面,进一步渲染了治愈氛围。除了上述的《桃源深处有人家》,《小森生活》也因“神似宫崎骏笔下的世界”而受到关注。

根据内测信息,接下来还会有《仙山小农》《继承了一座戏园子》《PuffPals: Island Skies》等几款高质量田园游戏面世——相信在不久之后,我就会过上每天挥锄头的日子。

毕竟人老了,肝不动了,还是种田舒服点。

【本文由投资界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新周刊授权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如有任何疑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

本文涉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