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概念剧」怎么老是虎头蛇尾?

漂亮的开端是成功的一半,然而如果没有完成度做保证,概念剧也就只沦为“概念”。
2022-09-21 08:20 · 微信公众号:娱乐硬糖  谢明宏   
   

重生之后是不是一定变聪明?玩几次“羊了个羊”就能明白。或者,看看《覆流年》。

经验没有加成,该卡死还卡死。《覆流年》的女主陆安然重生之后依旧被男二狠狠拿捏,让期待逆袭复仇的观众尤为失望。

大概是被这个剧前几集给骗了,以为女主的重生就是“新生”,结果拖拖拉拉比*世还虐。原以为剧名的“覆”是颠覆,现在看来,原来是重蹈覆辙的“覆”。

若复仇不爽快,则重生无意义。虽然编剧老师可能是想探讨深刻的宿命,但这种严重叛离用户期待的处理,并不意外地导致了《覆流年》早期积攒的热度快速跳水:上线首日芒果TV的播放量仅有1928.9万,开播第5天飙升至9855万,9月10日更是冲到1.82亿单日播放量。9月14日创下开播后历史新低,仅2456万的播放——黑马飞升未半,中道崩殂。

但爱之深责之切,硬糖君还是花了18块买了《覆流年》超点。还有一款40的礼包,比18的多一份花絮数字集。你别说,虽然剧情气人,但人家超点还搞得挺热闹。可见无论如何,有概念胜过没概念,《覆流年》仍是一只难得的多毛羊。

惜乎结局并未实现惊天逆转,《覆流年》只好算四分之一部好剧。

一次两次也就罢了,这几年,似乎所有高概念剧都有《覆流年》一样“虎头蛇尾”的毛病。先给出一个拍案叫绝的噱头吸引路人,但不用等到结尾,只看到中间,观众便嚷着要退货。别的剧是“烂尾”,这类剧是“烂中”。

《我的巴比伦恋人》以中二少女幻想成真的噱头开篇,中期却变成了都市情感剧几对CP的分合。《反转人生》《变成你的那一天》,均是以男女主交换身体为开头,中期展开并不符合观众预期。穿越青春剧《我才不要和你做朋友呢》,也是结局没能匹配前期的概念创意。

漂亮的开端是成功的一半,然而如果没有完成度做保证,概念剧也就只沦为“概念”。

覆流年,负观众

相比《东八区的先生们》里的油腻店长,经超在《覆流年》里穆泽的人设还是相当去油的。随随便便就连扇王妃几个大比兜,令观众直呼狠角色。这样一个为了权势断情绝爱的人,女主若能扳倒该多带感!

*世,陆安然浑浑噩噩就掉入了穆泽的陷阱。后知后觉地她最后才发现,原来穆泽与她的婚姻就是个连环套。先与她假装一见倾心,婚后再谋夺陆家的水运作为撬动夺嫡的杠杆。即便穆泽明知是萧惊雀杀害的女主儿子,他也可以为了大局假装不知。

在火海中涅槃的女主,重生到了与穆泽相遇的那一天。起初,她能够预判穆泽的预判,KO家中姨娘,假死逃婚,都让人大呼过瘾。结果到了澹州官粮案,女主发现穆泽竟然比自己盘算得更深更远,上一世的经验根本不够用。

据硬糖君不完全统计,女主重生之后爆哭的次数比*世还多。*世,她是满门抄斩只她一人独活的皇后。第二世,她是家族产业被官家收走,父亲生命被威胁的王府妾室。相比前者不知道男主穆川(翟子路饰)喜欢自己就匆忙下线,后者双向暗恋却嫁给不爱的穆泽,显然更惨更虐。

剧集口碑下滑的原因是显而易见的。“*世”的剧情节奏很快,让观众期待重生复仇后的畅快淋漓。进入“第二世”节奏突然变缓,消解了类型叙事的爽感。这就好比看宣传买了票,期待是爆米花电影好好爽一爽,结果给你放了一部文艺闷片。

人设崩塌的锅,也不可忽视。本以为陆安然能吸取上辈子的教训,这一世干出一番事业。但剧集的常态却是,她经常因为心软而爆哭。害了小镇做题家徐清策要哭,没拦住同父异母妹妹害死母亲要哭,婢女灵奚死了又哭。情感充沛,浑身上下都是弱点,男二不折磨死你都是辜负啊。只能靠男二最后几集突然智商下线,这才成全了女主的复仇之旅。

邢菲的哭戏,初看还是惊艳的,但很多细节经不起琢磨。进入第二世,她总用放空的眼神来表现女主讳莫如深的心理纠葛,但看在观众眼里就是呆若木鸡。有网友觉得应该换宣璐来,更凌厉果敢些。但这么软趴趴的剧情,谁来都是穿小鞋的命。

翟子路的奶狗人设,如果能给强大的女主打辅助,提供情绪价值是极好的。奈何,他温吞水的性格碰上了苦情悲催的女主。观众期待的“双强复仇”没来,反而是两个弱鸡在互相搞道德绑架。结局虽然杀伐果断了一次,但终究来得太迟。

其实,《覆流年》探讨的主题还是很深刻的。比如宿命,女主以为改变了众人的命运,有时却让情况变得更糟。但这些好东西,是要以观众体验为依托的。相爱不相守的BE结局,观众看得憋气,你主题再好也是白搭。

概念剧,爱烂中

古龙中晚期的作品,皆以概念取胜,常常无法有与之匹配的内容展开。《名剑风流》开篇构思相当巧妙:男主俞佩玉是灭门事件的*幸存者,劫后余生的他发现父亲死后,江湖上又有一个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出现,还成了武林盟主。此前挂掉的角色,逐个复活。

这个开头可谓奇诡精绝,奈何即将揭开谜底的时候,古龙却将其交给了乔奇代笔。《大旗英雄传》更过分,书迷普遍觉得只写了一半。绝妙概念,就这样被糟蹋。类比如今的高概念剧集,也有某种共通性。先期有一个引人入胜的idea,后期却无法贯彻执行,也就是通常我们说的“完成度不高”,无法凭借有效的内容展开留存观众。

《我的巴比伦恋人》开局羞耻度爆棚,女主陈美如中二时期幻想的小说人物:英俊非凡却唯爱自己的王子慕容杰伦、挥金如土的富豪欧阳文山、倾国倾城却无法得到王子垂青的九天龙女,纷纷走入她的真实人生。这创意,很难克制住点开的欲望。

不过在短暂的社死之后,剧集想要在密集幽默背后探讨成人悲痛挽歌的企图,彻底打乱了剧集的叙事。陈美如有一个被规训的人生,12岁以前她是爱幻想的少女,日记被班主任发现勒令当众阅读后,她是自我厌恶、丧失爱人能力的“女战士”。

慕容杰伦的出现,让美如意识到:原来你不必伟大,只要一直忠于自己,也会有人不顾一切地爱上你。她重新拥有了爱与被爱的力量,真想为她点上一首《爱的供养》。和《覆流年》情况类似,《我的巴比伦恋人》想要探讨的性压抑与性别凝视的内核是沉重的,与喜剧或爽剧的外壳出现了排异反应,风格割裂后,靠前一种风格吸引来的用户立刻兴趣大减。

在身体交换的概念作品里,前有《羞羞的铁拳》,让马丽和艾伦互换身体,嬉笑怒骂之后完全没有摆脱男性凝视。后有《反转人生》老梗新做,让无背景、无梦想、无朋友的三无少女和校霸富二代互换灵魂。

在奇幻的色彩下,《反转人生》对现实做了弱化处理。女主并没有被霸凌,反而和男主的对手成了铁兄弟。不少观众调侃“该剧*的反派就是男主自己”。在一团和谐的氛围中,剧集表述男女主如何成为自己的主题,无疑成了空中楼阁。剧集用概念飞离了现实,却没有落回现实。

曾经被痛骂的《我才不要和你做朋友呢》也是如此,“穿越过去和老妈当高中同学”的软科幻概念非常亮眼。然而在观众都已经接受了穿越设定后,该剧却突然说“女主做梦”,怎么能叫早已和角色建立感情的观众心平气和地接受呢。软科幻展开,中期变青春剧,结局走近科学,真是三个阶段三种状态。

做减法,高执行

剧集是一种对话的艺术:创作者要么和过去对话,对大众已知的事物进行反思式描写;要么和未来对话,对不太可能出现的社会现象进行概念解读与假想呈现。

概念剧的创作属于后者,由于概念本身是新颖的,这也导致内容的参考物非常缺乏。这类剧不仅在国内容易烂尾,国外也不乏失败案例。*季让人惊艳不已的《使女的故事》,通过脑洞大开的想象建构了一个女性沦为生育工具的恐怖未来世界“基列国”。

但第二季以后,女主的革命屡屡自己犯错让同伴买单,甚至出卖使女来保全女儿,人设的崩塌成为观众反水的主因。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但是*也不能时刻牺牲同志来保全火种呀。

成功的案例则可以参考奈飞韩剧《鱿鱼游戏》与《王国》。“杀人游戏”与“古装丧尸”的概念非常有噱头,为了保证概念的执行度,两部剧都为了更大的市场做了“减法”。

前者是游戏特别简单,甚至有逻辑漏洞,当时有不少短视频博主提出另辟蹊径的解法。后者是放弃了李氏朝鲜深层封建制度的探讨,仅流连简单的宫斗,但这恰恰是两部剧能够被更多人看懂并参与讨论的原因。

对比类似概念的剧,《鱿鱼游戏》没有《欺诈游戏》那么精妙复杂,《王国》也不如《思悼》来得内核深刻。《王国》是子弑父,《思悼》是父杀子,一旦展开讨论东亚儒学背景下的伦理政治,将会变得非常庞杂。

不仅要讨论父子个性的对立,更要牵涉李氏朝鲜的党派斗争,这些内容显然会挤压“丧尸围城”带来的爽感。尤其是奈飞主攻全球市场,就更要考虑到东亚文化圈以外观众的接受度。

通过“犯傻”,《鱿鱼游戏》和《王国》真正完成了市场的拓展。尤其《王国》的编剧金银姬此前操作过《信号》这样多线叙事的悬疑剧,人家不是不能把《王国》搞复杂,只是主动搞降维叙事罢了。

一旦剧集选择了高概念,稳妥的方式就是以减法保证执行度和接受度。像那种选择了高概念,展开时又想表达太多东西的剧,由于在各种意义上背离了主流叙事模版,也就难免变成“小而美”甚至无人问津。

搞概念剧,好歹要对概念有点信念感,别在概念之下又去自说自话了。不过,谁又能说当年张翰拿到《绅士的品格》剧本时,没有为其概念醉心一笑呢?

【本文由投资界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娱乐硬糖授权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如有任何疑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