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红书最火的副业,凭啥月入8万

线上酒馆毕竟才诞生不久,它们未来会如何发展、消费者是否买单,还需要时间告诉我们答案。
2022-10-02 09:21 · 微信公众号:新周刊  阿瑞   
   

这几天,难得放假的打工人终于得空与朋友小聚,少不了喝点小酒。

当然,如今的年轻人不爱白酒,而是偏好轻饮酒,这已经是公认的事实。时兴的“微醺”也成为了众多小酒馆的“财富密码”。

如果你是喜欢酒的冲浪达人,你或许已经发现了一种最新的喝酒方式。

无论是短视频还是小红书笔记里,“线上小酒馆”悄然流行起来,俨然是居家饮酒爱好者的福音,同时也是看似稳赚不赔的小体量创业项目。

这种小酒馆没有实体店,不仅出售酒馆常见的酒水饮料,还搭配零食、骰子、扑克牌,甚至是小彩灯,能够让你不出门即享受酒馆氛围。

一些小红书笔记声称,创业开一家线上酒馆,“可以月入八万”。

年年都有爆火的副业,看来今年的“网红副业”轮到了线上酒馆。

2021年小酒馆海伦司上市招股说明书称毛利率为78.4%,暗示着微醺市场的暴利。

我们自然也好奇,没有实体的线上小酒馆,会有多赚钱?它真如一些经营者所说的那样,是一门值得入局的好生意吗?

比微醺更舒适的,是在家微醺

在海口工作的小熊两个月前*次尝试线上酒馆,是因为刷抖音看到了推广。

“那天正好和朋友在家,也没什么事,就合计着试试喝点。”她说,“味道还挺好,之后又订了三次。”

小熊以前还会去酒吧,但近两年比较少出门,也不再去了。“我不太能喝酒,线上小酒馆的饮料对我来说刚刚好。跟酒吧相比更便宜,也很好喝。”

线上订酒,每次都送很多杯子配件、下酒零食,她和朋友吃吃喝喝聊聊天,结束了直接倒头就睡。

去一次酒吧要付出通勤成本和不低的消费成本,如果能在家小酌一杯,无疑是一种“便宜的浪漫”。

更何况,对于社恐人士而言,在家喝酒免去了许多不必要的社交,也不会有不小心喝醉了失态的尴尬。

“在家微醺”的概念,其实比线上酒馆更早流行。想要节省金钱和精力的年轻人追求放松治愈,不断寻找着酒吧酒馆的“平替”。

他们早已不满足于购物软件可以买到的预调酒,而是从网络上自学“野路子”,试图做出预调酒所欠缺的细腻口感。

便利店调酒教程。/小红书截图

这两年,在年轻人活跃的各大社交平台上,“便利店调酒”热度不断,随处可见有人晒出利用便利店产品调酒的成果(主要是有氛围感的好看照片)。

当然也少不了调酒教程,网友们互相分享,解锁各种公式:

白朗姆酒+雪碧+薄荷叶=莫吉托

伏特加+西柚汁+蔓越莓汁=海风

柠檬茶+伏特加=长岛冰茶

……

自己动手充满了乐趣,随意混合搭配还能有一种“开盲盒”的惊喜感。

不过,也有懒人不想花时间挑选材料,更有专业人士质疑便利店调酒教程“做法不正宗”“这样喝不会窜稀吗”。

北京的大刘也喜欢喝酒,她买过一套调酒工具,为了学调酒还专门去酒吧兼职过。

疫情居家期间因为不能去酒馆,大刘曾经叫过几次便利店的酒水外卖,但她并不满意。包装随意,保温袋都没有密封好,冰袋化了一大半,湿淋淋的。“感觉是随手一装就给外卖员了。”

为了找到居家饮酒的解决方案,她做过一些尝试,在抖音上也刷到过不少次线上酒馆的视频,最终决定自己做副业开一家。

线上酒馆,卖的就是“在家微醺”的体验。有酒吧现调酒的口感,消费者又不必操心制作,一切都由店家打点好送上门,速度快、性价比高。再加上赠送的骰子、扑克牌等小玩意儿,年轻人小聚再适合不过了。

“开始做线上酒馆之后,我才发现身边好多人都在做一样的事。外卖平台新入驻了好多酒馆,我点咖啡的时候,看到这家咖啡屋晚上也做酒水外卖。突然之间,线上酒馆的风就刮起来了。”大刘说。

创业有风险,那就轻资产创业

毫无疑问,“微醺”市场正在快速扩张中。

CBNData的《2020年轻人群酒水消费洞察报告》显示,90后的酒水消费人数和人均消费金额呈现增长趋势,95后的增长趋势最快。年轻人推崇“适量饮酒”“健康微醺”,喜欢尝试更加新潮的酒类。

据《每日经济新闻》不完全统计,2021年,低度酒品牌获得融资轮次超30起,多个知名投资方下场。

除此之外,年轻人还把连锁小酒馆海伦司“喝”上市了。2020年,海伦司营收8.19亿。2021年9月,海伦司正式在港交所挂牌上市,上市首日市值达300亿,成为“酒馆*股”。

然而好景不长,海伦司今年发布的上半年年报显示,它已经由盈转亏,并且上半年关闭了69家门店。昔日的亮点“低价”和“社交”,分别面临成本上涨、疫情反复的压力。

与此同时,2022年的创业环境也不被看好,有人认为这是“创业最难的年份”。人们的消费意愿降低,资本出手也变得更为谨慎。尤其是创业早期需要投入大量资金,收回成本则要花很长时间,这让很多人对创业望而却步。

因此,线上酒馆作为一个创业项目能火起来,主打的就是“轻资产创业”。

没有实体店铺,就没有房租和装修成本。一个人或者和几个朋友一起做,送货也可以自己来或是预订跑腿服务。只需要购置好一些基酒、饮料、水果、零食等等,就算暂时卖不出去,大多数东西也可以放一放,不怕很快过期。

“运营成本非常低,主要花费在调酒和配送。”在海口经营线上酒馆的阿信称。

他原本是开烧烤俱乐部的,因疫情暂停营业的那段时间,总有顾客来咨询能否外送烧烤和“吨吨桶”等。于是,他在原先店里的基础上,又尝试研发出了一些新产品,半年前和调酒师合伙开了这家线上酒馆。

阿信觉得,以目前的创业环境来说,线上酒馆应该还算是不错的生意。作为喜欢喝酒的年轻人,其实最懂自己这个群体想要的是什么,更容易抓住商机。

阿信告诉《新周刊》记者:“这行首先门槛不高,其次容错率很高。因为投资成本低,哪怕你试错了,你也可能学会了很多技能,比如调酒、剪辑、宣传等等。创业者可以先尝试做几个月,就算亏了,充其量就是亏一些物资的钱,到时再退出也不会损失惨重。”

北京的爽子则是从今年7月开始做线上酒馆的。他说:“白天做本职工作,晚上卖酒,时间刚好可以错开。”他初期投入成本只有七千块,的确不多。

但爽子认为,线上酒馆作为副业尚可,如果当成主业去全身心投入,其实并不好做。“做好了的话,基本后期还是会转型成线下实体酒馆。做得不好,就我知道的来说,死于推广困难的线上小酒馆也有很多。”

熟人生意,到底还是不好做

当《新周刊》记者在小红书上搜索“线上酒馆”,发现占多数的笔记内容都是经营者对自家店的宣传,其次是如何开线上酒馆的教程,少有消费者自发分享买酒的体验。

小红书截图

进一步点开这些笔记,获赞数多则几百,少则没有,店家主页的粉丝也大多不超过一千。

这样的现象,侧面说明了线上酒馆经营的*难处。

“推广真的特别困难。”爽子说,“线上小酒馆,不是实体店,更不是纯线上店。因为我们要保证酒的口感,它必须是现调的,所以不能针对全国进行销售,只能是在周边地区。但是又因为没有店面,不能入驻主流的那些外卖平台,就缺乏很多推广资源。”

大多线上酒馆的下单渠道,是通过自制小程序或微信添加好友。这就意味着,如果不主动进行推广,就很难获得稳定的订单。

线上酒馆的业务辐射范围通常是周边三五公里内,覆盖群体数量级不大,所以做的还是“熟人生意”,需要不断复购的回头客。

大刘于今年6月底开始了线上酒馆的副业,经营情况并不如预想那么好。

“目前纯粹是朋友们在照顾生意,他们想喝的话我就送过去,或者是他们直接来我家里喝。”她说,“我关注了不少线上酒馆博主,很多人更新了没多久就坚持不下去了。线下我也加了几个酒水摊主,后来发现他们都陆陆续续不干了。”

社交媒体引流、线下摆摊引流,大刘各种方法都尝试了,“终归只是很美好的想法”。

爽子同样尝试了不少渠道,也被很多社区群“踢”出来过,目前找到比较好的推广方式,是在周边高校的表白墙发布广告。开业半个月才有的*个订单,就是这样迎来的。

他与大学生打成一片,送货时偶尔帮忙带一些东西、送点小礼品,也达成了自己创业“想交更多朋友”的初衷。

阿信的酒馆算是经营得不错,在小红书上有两千多位粉丝。“其中能有5%在本地的人就不错了。”阿信说。

反倒是经常有来自全国各地的人私信咨询他怎么创业,于是他索性开了相关的在线课程。现在,一些学员已经有了初步的经营成果。

有一个学员之前是做自媒体的,开线上酒馆之后又“跑偏”了。“他说现在加他的人全都是想学开酒馆的,他慢慢就转变成只卖课程了。”

卖酒卖不出去,最后成了卖课的,也是线上酒馆创业者的一种困境。

除了推广难,另一个隐患也不可忽视。

目前,线上酒馆处于某种尚未完全规范的灰色地带。经营餐饮业,需要营业执照和食品经营许可证,但在绝大多数地方都要求必须有符合标准的实体店面,才办得下来这些证书。

“我了解到的部分同行并没有办这些证,因为没有店面确实办起来会比较麻烦。”爽子坦言,“如果有人投诉,他们就会面临罚款。但我还没有听说过有谁遇到过这种情况,毕竟大家也都刚做起来没多久。”

为了尽量合规,爽子想方设法办了一个证,专门针对线上经营的食品店。

现在,爽子的酒馆基本每天有几个订单,多的时候一天能有10单,有时可能一单都没有。前期的投入回本了,他又把钱投入了更多的推广。他希望等攒够钱,就开一家实体店。

当被问及“小红书上称线上酒馆可以月入八万”是否真实,阿信说:“反正我是做不到,但是不排除有能做到的人吧。实话实说,月流水能做到4万就不错了,利润大概在2.5万左右。”

有人称线上酒馆月入八万。/小红书截图

但是阿信并不推荐跟风入局。“一定要考虑好,确定自己适合再去做。”他认为,这个行业很快就会有非常能打的正规军加入。

“这个行业火了,资本就会入局,把行业规范化。到时候有了大品牌,小店可能就没有什么生存空间了,除非你能做出与众不同的产品。”

阿信的预测不无道理。实体酒馆的竞争进入白热化阶段之后,外送酒水很可能也会“卷”起来。

除了越来越多的餐饮品牌开始跨界布局酒饮、开设酒馆之外,《新周刊》记者也查询到一些主打外卖鸡尾酒的新酒饮品牌正在崭露头角。

归根结底,普通人搞轻资产创业,或许重点不在于有多赚钱,只是更容易及时止损罢了。

线上酒馆毕竟才诞生不久,它们未来会如何发展、消费者是否买单,还需要时间告诉我们答案。

【本文由投资界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新周刊授权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如有任何疑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