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谁在谋杀联想?

2017-04-14 14:24· 微信公众号:IT时代网  周莹莹 
   
以前,我们担心“人类失去联想,世界将会怎样”,但愿未来不要出现,“人类失去联想,世界不会怎样”。

  2014年,联想集团战略大裁员之后,联想集团董事局主席兼CEO杨元庆说,希望这一次调整给联想带来10年的好运气。但是,命运之神没有青睐这家公司。不到3年,联想的最后一丝尊严——全球PC销量冠军,亦可能随时被剥夺。

  2017年4月12日,IDC发布第一季度全球PC出货量排行数据,惠普的PC出货总量为1314.3万台,较上年同期的1162.1万台增长13.1%;位居行业第一。联想集团排名第二,PC出货总量为1232.2万台,较上年同期的1212.1万台增长1.7%;联想集团当季市场份额为20.4%。

  而根据市场研究机构Gartner发布的数据显示,联想仍为PC业老大,出货总量为1237.7万台,同比增长1.2%,市场份额为19.9%。惠普当季的PC出货量为1211.8万台,同比增长了6.5%。

  不讨论IDC或Gartner谁的数据更真实,一个真相是,联想和惠普的PC销量已在伯仲之间。

  其实,业界相信惠普重返PC市场老大只是时间问题,一些现象都在暗示着,创新乏力、产品乏力、营销乏力的联想,已然身陷危机。

  杨元庆在联想2017全球誓师大会上承认,从整体上看,联想的进展依然不够快速有力。可是,联想的问题不是“不够快速”能够一言蔽之。我们认为,联想最大的危机,并不是危机本身,而是看见了危机,联想没有解决之道。

  骨子里缺少的东西

  PC行业已非朝阳产业,单机利润比纸薄,联想连续5年的全球销量冠军,只能说聊胜于无。而手机行业,联想在国内少有存在感。

  当两大业务都呈现疲态,联想何复当年勇?

  2016年年初,杨元庆放出狠话,联想手机要在中国打一个翻身仗。一年过去了,联想手机进一步溃败,集团收入7成集中于PC。

  根据市场研究公司赛诺(Sino)发布了2016上半年中国智能销量排名显示,联想2016上半年手机销量为585万,排名已在十名开外。而据腾讯科技的报道,与2015年在中国卖出1500万台手机相比,2016年联想移动在中国市场的表现直接下降一个数量级,仅卖出手机300多万台,甚至赶不上360手机。

  兵怂怂一个,将怂怂一窝,作为联想新的领军人,杨元庆难逃其咎。

  “虽然(Moto Z)跟现在的主流产品销量规模有差距,但如果把它看成一个新品类的话,跟iPhone刚刚发布的时候规模销量是有一比的。”今年年初,杨元庆的这番话“雷”翻四座——明明被主流产品甩在后面,却还在“关公战秦琼”,有可比性吗?

  也许,这是杨元庆顾及联想面子给员工们做的自我安慰,但是,危机当前,联想骨子里应该有筹谋。

  2012年联想依靠连续推出女性、大屏和长续航三个系列手机,有一个季度超过三星成为中国区第一,据说当时的移动业务集团总裁刘军考虑的不是更进一步,而是“藏锋”,以免过早成为靶心。

  联想显然是自我感觉良好。其实,当时中国市场最受外界关注的是小米手机1。

  2012年底,小米提出2013年的出货量目标为千万台,联想移动开放市场负责人曾国章却在一个会上轻描淡写的说,就算小米做到这个目标,也只是联想的几分之一。

  当时的联想完全没有把小米放在眼里。

  轻敌,已经让你先输三分。

  一家没有长期策略的公司

  小米坚持做高性价比产品,OPPO、vivo就是砸广告、深耕线下渠道;华为为了做海思芯片,甘愿忍受10年亏损。

  联想呢,方向总是变了又变。

  世界进入了乔布斯所说“后PC时代”,移动终端业务自然成为联想的下一个发力点。

  2014年,联想以29亿美元的代价从谷歌手中接手了摩托罗拉公司。本想效仿当年收购IBM PC业务的成功案例,但这笔收购并未给联想带来第二个光环,甚至有业内人士认为这是联想成立以来最大的"败笔"。

  目前为止,智能手机的发展共经历了三场变革:

  第一运营商补贴浪潮,联想的市场份额一度占据国内第一,一时有“中华酷联”之说;第二互联网营销蓬勃发展,以小米为代表的互联网手机厂商迅速崛起,联想开始落后;第三互线下渠道焕发生机,OPPO和vivo凭借线下渠道开始爆发,联想被主流市场彻底抛弃。

  联想经历了多次手机时代的变革,机会却总和它失之交臂:

  2014年年底,联想移动中国业务几近谷底,小米却依靠互联网营销神速崛起,等联想想明白80后、90后更喜欢把玩互联网营销时,第一代智能机的换机红利已被瓜分完毕。

  2015年初,联想投资成立独立运作的神奇工场,推出让人莫名其妙的互联网手机品牌ZUK,准备搭乘互联网营销的末班车东山再起,但此时小米的互联网营销已经显露疲态,OPPO和vivo却依靠深耕线下混得风生水起。

  一年半后,神奇工场就被联想收回,ZUK品牌不复存在。

  没有长期战略的一个最直接体现是,联想动荡不已的领导层。

  2013年,刘军成为Lenovo业务负责人,被认为是未来最有可能接替杨元庆的“二号人物”。

  2014年刘军拿下主管手机销售的冯幸,随后,刘军把事业部总经理老联想人陈文晖、供应链负责人关伟一起拿下,核心骨干基本换了一茬。

  2015年 6月,联想移动宣布刘军不再负责MBG(联想移动集团),由陈旭东接任。2016年,神奇工场ZUK回归联想,陈旭东调任,由乔建负责MBG。

  从最早的刘军到陈旭东,再到如今的乔健,联想移动三度换帅,只能说明所托非人。即使乔健现在行使陈旭东之权,也让人看不明白。乔健非手机行业人士,出任MBG老板,岂非“外行领导内行”?

  由此上溯联想手机前期的引援动作:天翼电信终端公司市场营销总经理朱涵被委任为联想集团副总裁,原中国移动通信集团终端公司浙江省分公司总经理虞杲出任联想集团副总裁,原中国电信终端公司总经理马道杰将担任联想集团副总裁、MBG(移动业务集团)中国业务常务副总裁……

  一口气引入3位运营商渠道高管,是联想感念“中华酷联”时代的旧情向当时的合作伙伴还恩,还是想借助3人之力强化已经玩不转的运营商渠道?

  蒙上眼的大象

  虽然联想屡屡溃败,市值已不足100亿美元,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联想仍是一家体量庞大的国际化公司,年营收近3000亿元。

  所以说,联想不是没有实力,而像是一头蒙上眼的大象,在危机中迷失了自己。

  联想作为一家上市公司,业绩是不破的天条,要按季度向股市交作业。这个压力,股东施加给杨元庆,杨元庆也只能转嫁给手下,因此,杨元庆更关注短期业绩。

  2016年,杨元庆曾在股东大会上为股价不理想向股东致歉。当时,这给人的感觉是,多数人都在考虑下个季度怎样才能拿出一份可观的报表时,无人思考联想三年后的样子。

  以前,一说联想就是“贸工技”,现在,没有人知道联想的核心能力是什么,这在联想企业内部似乎也从未达成过共识。柳传志说是“建班子、定战略、带队伍”,杨元庆说,兼并收购是联想的核心能力。还有人说,柳传志就是联想的核心能力。

  说到这,不得不提华为。10年前,惟一能够和联想相提并论的,即是深圳的这家交换机生产企业,“北联想,南华为”是一时之美谈。

  今天,华为的核心能力就是多年坚持不懈、专心致志打造出的强大研发能力。

  公开资料显示,截至2015年底,华为累计申请了52550件国内专利和30613件外国专利,专利申请总量位居全球第一;累计已授权专利30924件,美国授权专利5052件,欧洲各国累计授权专利达11474件。高专利申请量与高专利授权量齐头并举。

  从1990年到现在,华为持之以恒做的就是研发。根据统计,华为2006-2015年十年间,其研发投入累计超过2400亿元,研发投入占销售收入15%。几天前,华为在法律上赢得了向三星索要8000万美元专利费的权利。

  反观联想,有媒体报道称,过去10年,联想集团累计投入研发成本仅290亿元,不及华为2015年一年的研发支出。

  对此说法,杨元庆回应称“胡说八道!”。但是不得不承认,联想与华为的差距正在逐渐拉大。

  2015年6月,一封内部信件果断让刘军下课,体现出杨元庆对手机业务所处危机的焦虑,现在,这样的焦虑应该从手机向PC蔓延。因此,对于现在的联想来说,当务之急是忘记下个季度的业绩,以更大的决心找准未来的战略方向。

  联想每一次的变革、每一次的收购、每一次管理层的换血都是为了向更好的方向发展,但结果总是事与愿违。路是自己一步步走的,如果真要追究谁在“谋杀”联想,只能说本意自救的计划,却不恰当地成了“谋杀”自己的工具。

  以前,我们担心“人类失去联想,世界将会怎样”,但愿未来不要出现,“人类失去联想,世界不会怎样”。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

    • 2017年09月22日
      冰狐互娱
      冰狐互娱
      天使 金额未透露 融资
    • 2017年09月22日
      蜻蜓FM
      蜻蜓FM
      E轮 100000万人民币 融资
    • 2017年09月22日
      番茄便利
      番茄便利
      A+轮 金额未透露 融资
    • 2017年09月22日
      国泰慧众
      国泰慧众
      A轮 2300万人民币 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