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放弃副市长不做,下海经商年赚80亿,留下遗嘱要把自己的皮扒下来当鼓敲,为啥?

2017-05-01 10:29· 微信公众号:创日报   
   
皮囊让千人捶、万人擂,对他而言,是对建川博物馆的守护,但对妻子而言,未免太残忍、太心疼了。直到现在,他还未说服妻子,不过以他的执拗,估计会想尽一切办法,毕竟,这就是他的梦啊!

  今天创哥要说的这个人有点折腾,

  嫌市长工资低,

  一怒之下辞职去干房地产商。

  好不容易一路折腾着攒了80亿资产,

  后来又迷上翻垃圾堆建博物馆,

  他生前早早就立了两份遗嘱:

  一份是死后所有文物全部上交给国家,

  如此家国情怀,家人们也双手同意,

  但另一份遗嘱简直令人完全无法理解:

  “我死后请把我的皮扒下来,

  让万人锤,锤一次1000块钱!”

  这遗嘱也太匪夷所思让人瘆得慌了,

  堂堂四川宜宾前副市长,

  究竟何出此言呢?

  今天创哥就来说说这位四川名人,

  樊 建 川

  34岁就当上副市长,但因工资太低,怒做房地产商

  这个人,叫樊建川,是四川有名的“樊傻儿”,1957年出生于四川宜宾,父母都是军人。

  长大后,樊建川下乡当知青,22岁考上了大学,毕业后顺利留任,当过两年大学老师。

  随后他又步入仕途,没想到34岁就当上四川省宜宾市常务副市长,顺得都让身边人眼红!

  可是他还是不满意,当老师他嫌一眼能望到头,当市长,他又说钱太少,怕自己忍不住贪污,直接辞掉了市长工作,下海经商。

  汶川地震塌了N多房子,他建的房子几乎没倒一个

  他辞去市长工作后,跟几个朋友凑了10几万,合伙搞了个房地产公司——建川实业。

  这个建川实业在四川口碑简直爆棚,汶川地震、房子垮塌得非常厉害,樊建川建的房子却几乎完好无损,业主们当时还激动地打出条幅来表示感谢。

  他说自己经商的标准就四个字:“忠义勤信”,赚该赚的钱,黑心钱一概不要。

  凭着经商的天赋和诚信,樊建川5年内就赚得盆满钵满,在成都市最繁华的地段不仅拥有自己的商品房,还有办公楼、商铺、加油站……个人资产最高达到二三十亿,在当时的中国富豪榜,排名280位。

  经商后的他名利双收,这下该消停了吧?不,他却想一出是一出,风风火火搞起了最爱的收藏、烧钱建博物馆!要知道博物馆可是个烧钱的无底洞啊~

  别人说他装叉、说他沽名钓誉,但樊建川丝毫不在意,他说自己从小就真心喜欢收藏一些“破烂”,尤其是新中国时期,一有时间去文玩市场捡漏儿,还厚着脸皮问朋友要、买,满世界扑腾,就跟魔怔了似的,去到哪个老村子、老宅子了,看到垃圾堆就眼发光,捡个烂了底儿的脸盆都能高兴地拍照留念!

  谁说让一个企业完蛋,就是建博物馆?他的博物馆被估值80亿!

  商人圈子里有句谚语:“如果你想让一个企业家完蛋,就怂恿他建博物馆。”樊建川没被怂恿,自己就上了,但他不仅没完蛋,博物馆还被估值80亿!

  1999年,樊建川做了一生最重要的决定:决定买500亩土地,建24个馆,展示自己所有藏品和抗战历史,为了让人记住这段历史,哪怕倾家荡产也无所谓!

  一说要买500亩地是建博物馆,大家都骂他骗子!一个房地产商,买500亩地不是圈地卖钱而是建博物馆?骗傻子呢!最后他凭一己执念,在距离成都两个小时车程的一个非常偏僻的小镇买下了500亩地。

  而且还给自己定了个目标:“我的新中国60年博物馆,一定要在2005年前完工,赶上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给祖国一个礼物!”

  “但当时谁也不相信我能完成,包括成都市的领导,他们说9个月把房子修好都不错了,更别说陈列也要花几个月时间。”

  樊建川不信,他卖掉了自己的办公楼、商铺、加油站,把钱整个投到了博物馆。撸起袖子就开始了人生中最忙的9个月。“我全天候泡在工地,累了就垫一张纸板,睡两三个小时。”

  他几十个馆的工地上,每个都立着倒计时的木牌,从打桩修房子,到陈列、布展、灯光、安防,都是他和工人一路拼出来的。往往顶还没有封,就开始布展柜,这边装电梯,那边装玻璃。

  樊建川不分白昼领着工人干了9个月,终于如期完成所有工程。

  2005年8月15日,“中流砥柱馆”、“正面战场馆”、“飞虎奇兵馆”、“不屈战俘馆”“、侵华日军罪行馆”,以预展形式如期开放,后经文化部、民政部等6部委专家组现场严格审查,正式开展!

  随后几年,樊建川再接再厉,又建成了“川军抗战馆”、“中国壮士群塑广场”、“抗战老兵手印广场”、“援华义士广场”等抗战系列场馆。

  现在,这里已经是中国最大的“博物馆聚落”——30个分馆,由30个世界一流设计大师设计,总占地500亩,拥有超过1000万件藏品。他凭以一己财力,成就了千秋后代。

  但为了“维持生计”,他果断选择将博物馆与文化创意产业相结合。

  一、在聚落中,有“人民供销社”、“工农兵旅馆”、“人民公社大食堂”、“报纸展销中心”提供各项服务。

  二、卖文化周边产品,儿时“老冰棍”、个人生日当天报纸、《嘹亮》歌碟等文创产品。

  樊建川利用自己熟悉博物馆策划、陈列、管理的优势,成了重庆、青岛、宜宾等地的“博物馆提供商”。

  总之,如今建川博物馆聚落实现了每年近2000万元的盈余。整体估值,更是有人给出了80亿的天价!

  在收藏和建馆过程中,许多尘封在历史中的人与事被他激活

  到过建川博物馆的人,都感叹这里展出的文物量大质优,樊建川手中,仅与“文革”有关的藏品就有数百万件,其中包括手写资料二三十吨、书信三四十万封、日记一万五到两万本、像章上百万枚、票证上百万份……全部藏品一千余万件,展出部分不到其收藏的1%。

  更让人激动的是,在收藏和建馆过程中,许多尘封在历史中的人与事被樊建川激活了。

  作为近百年来第一个以胜利者身份踏上日本国土的中国军人,中国驻日占领军先遣官廖季威曾押解日本战犯回国受审。

  后来,他的手印留在了建川博物馆抗战老兵手印广场。

  2002年,“老兵”廖季威参观博物馆时与樊建川合影

  “一个民族不能忘记她的捍卫者,在这些老兵凋零之前,我们应留下他们的印记,以为永世的纪念。留下一个手印,就留下一分力量。”樊建川说。

  手印广场一排排玻璃上已印有4000多名抗战将领或老兵的鲜红手印,为取这些手印,樊建川跑遍全国,甚至多次跑入太平间。

  在中国壮士群塑广场,约3000平米的中国地图上,200多位抗战名将和著名烈士的铁像站在他们战斗或牺牲过的地方,令人肃然起敬。

  广场揭幕时,左权将军的女儿左太北,乃父牺牲时年仅两岁。当她在壮士广场看到自己父亲的雕像时,泪如泉涌,抱着雕像痛哭:爸爸,我抱抱您!

  现在, 他的藏品,也从最开始的四处捡,到后来的满世界买;从厚着脸皮上门讨,到有人闻讯捐出来。

  锈迹斑斑的钢盔、枪支、手榴弹;发黄的报刊、文件、各类证书;甚至残破褴褛的血衣……都记录着战争的血腥,记录着民族的不屈,记录着岁月的沧桑……悲痛亦或沉重。

  遗嘱里要把自己的皮扒下来做鼓皮,妻子抵死不从

  可他也并非没有忧虑。2007年12月6日,樊建川公证了自己立下的两份遗嘱,博物馆方面,我个人所有部分,在百年后,全部赠与成都政府!

  结发妻子杨葆林,一贯跟他心意相投,对他这份遗嘱,没有打磕绊,立马就签字了。却对樊建川另外一份遗嘱,抵死不从。 

  原来,为了死后继续为博物馆出一份力,樊建川希望在死后把自己的皮绷成鼓,放置在博物馆中,参观者谁敲一下,樊建川就会在大屏幕上出现讲一段话、唱一首歌,博物馆就多一千块钱来补贴开销。

  皮囊让千人捶、万人擂,对他而言,是对建川博物馆的守护,但对妻子而言,未免太残忍、太心疼了。

  直到现在,他还未说服妻子,不过以他的执拗,估计会想尽一切办法,毕竟,这就是他的梦啊!

  “四川有两千家房地产开发商,

  少我一个没关系。

  中国有十三亿人,

  12.5亿都应该过自己平淡的正常生活,

  但应该有一部分人挺起脊梁,

  敲响警钟,去做牺牲,

  我就想做一个敲钟人!

2018全球硬科技创新大会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