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生暮死”的O2O上门服务,万亿市场争夺战落幕了吗?(附死亡名单)| 那些年让投资人哭的行业

2017-05-22 08:08· 投资界  粥沫儿 
   
漫天飞的倒闭传言与苍白无力的辟谣在进行角力,资本市场面前,O2O上门服务创业者们终于体会了刀光剑影,走到最后真是刀刀见血,直接捅入心脏的那刀,叫“融不到钱”。

  2017年投资界特别策划《那些年让投资人哭的行业》,入选行业都是万亿级市场,无数资本集结而成风口,无数创业者蜂拥而造乱象,然风过后一地鸡毛,空余创业者和投资人的血泪!

  “认识这么久,第一次说再见。”

  博湃养车的创始人吉伟从未想过,离开来得这么快。他想了很久,终于在2016年4月5日凌晨,在博湃的公号上发了《认识这么久,第一次说再见》的长文,痛心疾首又无可奈何地宣告,曾经“国内最大的O2O汽车养护平台”,落幕了。

  “这是一条伤感的图文消息,这一次没有福利,没有促销,没有赠送,这会是博湃养车公众号的最后一次推送。亲爱的博湃用户,与您相识这么久,博湃始终隔着小小的手机屏幕,传达欢乐的情绪,我们从来不会跟您说一句再见,现在,第一次要跟您说一声:再见,我的朋友……”

  1400名员工同博湃养车一起倒在了血泊中,令人唏嘘的却不止于此——O2O上门平台的大面积溃败,像一场黑暗悠长的噩梦,迅速袭向了创业者们。从万众追捧、街谈巷论的风口,到无人问津、谈之嗤鼻的过去式,这一切不过三四年时间。

  生如夏花之绚烂

  2012年开始,O2O的概念在国内甚嚣尘上,风头一时无两。

  洗车、美甲、美容、做饭、推拿、家教………一个个“只有你想不到”的行业仿佛一夜之间都加上了“上门”两个字的前缀,并在资本的裹挟和创业者的憧憬中,一路高歌猛进。

  “在O2O庞大的市场规模下,即便你只占有1%的市场份额,甚至是千分之一,都可能成为一家上市公司。”那是2012年,经纬创投合伙人万浩基如此评价O2O市场。

  巨大的蛋糕面前,寻找机会的创业者看到了曙光,自己的项目若不跟O2O联系上,真怕被人笑话是土包子,更何况,互联网大佬们都试图分一杯羹:

  阿里淘宝推出地图服务、投资本地生活服务平台丁丁网,并于2014年初组建了O2O事业群;腾讯布局O2O的逻辑是以微信为核心,建立生态系统并延伸到不同的使用场景;百度O2O布局围绕地图展开,全资收购糯米网,最为耳熟能详的就是百度200亿的O2O战略。

  时间进入2017年,京东在2月10日关闭了到家业务,58到家被冠以“O2O到家服务幸存者”的名号,也好久不曾有大动作,百度糯米已经被战略性放弃……

  O2O终于成了投资人疯狂砸钱、创业者自我预期过高而吹起的泡沫。

  “败”来如山倒,有的甚至只存在几个月

  2013年底,李东晋开始对洗车这个行业产生极大的兴趣,他找到曾一起开咖啡馆的高一凡,2014年底拿了500万天使融资,在北京海淀区注册了公司——我爱洗车。就在注册公司的第181天,团队烧掉了400万,2015年7月底,账上没有钱了。李东晋跳出来说:“1200万的A轮融资马上到账。”但结局是,没过多久人去楼空,连一句交代就没有。

  靠投资人输血?这几乎不可能了。

  “过去几个月,凡是有创业者来跟我们聊,至少有一半的创业者第一句话就是问是不是寒冬来了。他们希望我说没有,但是很不幸,确实是来了。” 高榕资本高翔说出了大部分创业者的担忧。资本收紧进入沉淀期,大部分人陆续抽离,不是没钱了,是变得更加谨慎。

  钱钱钱,O2O创业者靠烧钱维持的戏码开始无法上演,风向变了,资本市场遇冷。To VC模式成了笑话,这个游戏瞒过谁,都瞒不过投资人的眼睛。

  2016年8月,青年菜君的用户李杨发现不对劲,“商城里所有的单品都显示售完,再也下不了单了,挺突然的,之前还好好的啊。”

  “在大众的眼里,很多项目可能是突然间就死掉了,在自己的微信公众号上发条信息,或者不告而别。但圈内人其实早看出端倪了。”平台天使客的创始人石俊一语道破。

  漫天飞的倒闭传言与苍白无力的辟谣在进行角力,资本市场面前,O2O上门服务创业者们终于体会了刀光剑影,走到最后真是刀刀见血,直接捅入心脏的那刀,叫“融不到钱”。

  2014年6月,身边家政网站关闭;2015年9月,家教O2O项目老师来了宣布倒闭;2016年2月,嘟嘟美甲卖身58同城;2016年5月,药给力暂停1小时送药上门业务……

  对了,多年后还会有多少人记得车8洗车?2015年3月生,2015年7月卒,存在不过4个月。

  有一天你会发现,O2O并没有反映出中国经济的未来

  太多烧钱为生的O2O项目终于耗尽了资本的热情,O2O死亡名单越列越长。有媒体曾做过统计,截至2016年上半年,之前拿到投资的数千家O2O企业,只有不足四分之一的进入B轮,其余的走到了生死边缘。

  “我用过一次,给他们7块钱,洗1次车,还送一瓶玻璃水,两个人足足洗了40分钟,这傻子都能算出来,成本远远大于收入。” 张磊掰着手指头算这笔账,作为曾经上门洗车的体验用户,他摆摆手说这个东西根本不可能成。

  风和投资创始合伙人吴炯说:“有的O2O公司的商业模式缺乏基础,比如在线食品订购。未来有一天,你可能会发现,雇佣配送员变得超级昂贵,而且很难从这个行业获利。并非所有O2O业务都反映了中国经济的未来。”

  模式存在致命硬伤,或者同质化严重只能靠互相碾压过活,补贴大战有成有败,甚至培养不出用户的习惯……这一切的一切,都将归至“融资失败”四个字上。

  松源资本郑杏果在一场沙龙说:“我不投O2O。”却是为何?“从资本层面上来讲的话,我们这两年看了太多太多的O2O项目,雨后春笋般成长起来,到后来尸横遍野。”她说现象级O2O其实有太多困境。

  嗯,投资人是最具热情也最为理智的人。

  硬撑还是转型另谋生路?

  上门美甲平台河狸家的创始人雕爷是O2O领域的斗士,走到哪儿喷到哪儿。2016年3月,他写文《一个能活一千多年的O2O》,极力吐槽要于当年4月“碾压式攻击美业O2O,对河狸家开展毁灭式打击”的58到家陈晓华。

  2017年2月,雕爷又发文声明“河狸家真的没有盈利”,对于3月份已满3岁的河狸家,他郑重声明:“河狸家真的还在严重亏损,上门服务真是个大坑,后悔死我了!”

  此人素爱调侃,后悔二字不知真假。

  有个小编熟知的家教O2O品牌,2016年11月悄悄转型线下,顺利拿到了投资,我问为什么要转型?创始人倒很开放:“不转型我融不到钱啊!”

  就一句话,道出了多少创业者的心声。

  曾豪气收购了5家上门按摩平台的功夫熊,几次被传倒闭,创始人王润不乐意了,2015年11月撰文投诉《如果你的公司像功夫熊一样被黑出翔了,你该怎么办?》。

  时间过去了一年半,功夫熊生死未卜,只知道再未获得融资。新的消息是,王润带着团队加入了共享充电宝的大军,新项目河马充电在2017年1月拿到了融资。

  太多的项目在残酷的环境中倒下,更多的项目还在日复一日寻找新的希望。可未来应该是什么样?或许像周航感慨的那样吧:在O2O这个战场上,没有永远的霸主,只会有新的模式不断出现。永远在进化,根本没有终极。

  最怕的,是这个战场将不复存在?

  不断进化,永无宁日,这是O2O市场的魔力,又何尝不是创业的魅力。

  文中李杨、张磊均为化名。

  附部分O2O上门服务项目死亡表(投资界不完全统计):

  有些企业死去是有声响的,有的只是默默归零,像来时一样,毫无声息。

“朝生暮死”的O2O上门服务,万亿市场争夺战落幕了吗?(附死亡名单)| 那些年让投资人哭的行业

  《那些年让投资人哭的行业》系列策划之

  “朝生暮死”的O2O上门服务,万亿市场争夺战落幕了吗?(附死亡名单)

  死了99%!谁让这个行业惨遭团灭?(附死亡名单)

  3年死了3493家!正规的不到10%!大妈哭着说:错信了自己人啊!(附百家死亡名单)

  4000多家入局,仅有1%盈利,这个行业想活下来真难!(附死亡名单)

  从兴起到洗牌仅用一年!谁让这场全民狂欢戛然而止?(附死亡名单)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作者:粥沫儿,原文:http://news.pedaily.cn/201705/20170520413778.shtml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投资界(微信公众号ID:PEdaily2012)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文章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投资界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