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靠联想、华平,单次退出套现近30亿元,这家公司简直就是“奔跑的印钞机”

2017-08-18 15:52· 投资界  任倩 
   
联想控股与华平投资实际都堪称神州租车的“伯乐”。二者过去都曾在神州租车最艰难和最关键的时刻通过战略入股等方式给予了大力资金支持,间接帮助神州租车建立起了现在租车行业的领导地位,当然也获得了超额的投资回报。

  【编者按】投资是一件神奇的事情,我们发现一些少为人知的项目,带来了十亿甚至数十亿的回报,关乎投资逻辑也关乎退出策略,接下来投资界重磅推出《这笔投资赚了10亿!》系列,一笔笔解密那些让LP们“深夜笑醒”的项目。

        “车速68英里,后排坐着我的狗,收音机里放着不知名的西部乡村音乐,后视镜里是笔直延伸到天边的公路。”这是樱桃脑海中憧憬过无数次的场景。30岁,工作8年,空中飞人,却从未去过美国。这一次,她准备自驾去美国1号公路,一个人。

  “在国外租车最大问题是没有中文GPS导航,另外驾照翻译认证也挺麻烦。”

  一向马大哈的樱桃索性就在国内的神州租车订了洛杉矶机场的一辆切诺基,“可以省心不少。”她说。

  一个月以前,樱桃还享受不到这种服务。坐稳了国内租车市场龙头位置,神州租车开始“掘金”境外,是在今年7月,业务覆盖到了全球6大洲150多个国家。

  神州租车扩张野心似乎越来越大。事实上,自2014年9月香港IPO成为“中国租车第一股”至今,神州租车已成长为亚洲规模最大的汽车租赁企业,旗下拥有车辆超过10万台,车队规模超过国内行业第二到第二十位的总和。

  任何一家挂上“第一股”概念的公司,其在资本市场被拼抢的热烈度都无需赘述。联想控股君联资本(当时名为联想投资)、美国华平投资等资方长达5至10年的“陪跑”不仅将神州租车推向行业龙头,资方自身更是赚得盆满钵满。

  7年4次融资,生逢金融危机近百家机构无一投资,联想控股果断入局

  “左手联想,右手华平”,这两家在神州租车历史来看绝对重量级的股东,都在不同时机“扶持”过神州。都说资本逐利,但是从神州的融资经历中,人性却可以无限放大。

  神州租车2007年9月成立,2014年9月上市,7年时间共经历4次融资。

  早在陆正耀2005年创办联合汽车俱乐部UAA(神州租车前身)时,他拿到了君联资本的第一笔风险投资。注资后的UAA发展十分迅速,2007年末会员就达到200万,在北京私家车中的渗透率达到30%。由于商业模式等原因,UAA项目最终被放弃。

  2007年,陆正耀开始转型做神州租车,要继续扩张,就需要源源不断的资金。但金融危机一来,所有机构都捂紧了口袋。据说,陆正耀当时见了近百家投资机构却收效甚微。

  审时度势下,联想控股伸出了“援手”。时任联想控股总裁的朱立南帮陆正耀设计的模式是,通过“股加债”的方式,联想控股进入,投一定的股本金占一定比例,联想控股再借给神州一部分现金,此外还可以给他提供信誉担保,去向银行借钱。

  陆正耀了解联想人的行事风格和人品性格,当时几乎没有犹豫,很快就签了协议。2010年,他接受了联想控股总计12亿元的股权(2亿元)+债权(10亿元以上)的融资方案,做出了放弃神州租车控股权的决定。

  这其中包括,2010年8月,联想投资三期基金(LC Fund III,L.P.)通过间接附属公司联慧廊坊投1450万元获得20.25%股份;紧接着,2011年1月和6月,联想控股通过其间接全资附属公司华夏汽车网络投资2.078亿元,获得神州租车45.25%的股份,两次投资股份占比超过65.5%,成为绝对的控股股东。

  联想控股对神州租车进行战略投资,将其纳入消费与现代服务的核心资产版图,是希望长期持有并利用自身的资金与资源优势,通过投后增值服务助力神州租车成为行业龙头。朱立南更加看重的是,神州租车对于联想控股而言,其意义不仅在于上市本身,而是在一个企业成长早期就看准行业、看准团队,通过共赢的“股加债”大资本进入,并助其成长成为行业龙头,从而证明联想控股“投资控股模式”的创新价值。

  果然,斩获这笔融资的神州租车,当年底车队规模就增至过万辆,首次拉开与行业竞争对手的距离,2009—2012年的增长率高达200%,是该市场同期增长的6倍多。可以说,这笔钱不仅“救”了神州,更是将行业对手远远甩在了身后。这当然更是陆正耀及其管理团队把握租车行业大势、大胆扩张的成果展现。

  力的作用是相互的。神州租车的成功,也为联想控股做了极好的背书。

  当然,在这场攻坚战中,联想控股并不是神州唯一的“战友”。如果不是联想控股提出股权加债权的注资方式,雪中送炭的就会是华平。

  2010年,当时任美国华平投资集团董事总经理的黎辉找到陆正耀时,华平已在汽车后服务市场中观察两年,神州是其看好的黑马。经过多次接触,黎辉与陆正耀一拍即合。在华平对神州的尽职调查即将完成的前夜,陆正耀找到黎辉,询问华平的意见。

  当时华平为投资神州租车已花费大量时间,并且华平手中尚握有对神州投资的“独家期”,但黎辉却做了一个“拱手让美人”的决策。他坦诚地告诉陆正耀,“联想提供的债权融资支持是华平不能给的,神州应该与联想合作”。为了让神州未来更好地发展,华平退出了竞争。

  事实也的确如此。比起债权授信,股权投资的资金成本高太多,没有一家租车公司能靠股权融资来砸钱买车。而联想控股可调用的银行资本超乎想象。

  神州租车招股书显示,在联想控股担保下,神州租车从多家金融机构获得25.4亿元贷款(截止到2014年Q1末),另从联想等机构获得17.8亿“股东借款”。这些资金还帮助神州在限牌城市“地毯式”扫荡牌照,截至2014年3月末,神州租车在北京和广州分别拥有1.3万张和8000张牌照,建立起强壁垒。

  二次IPO成“中国租车行业第一股”,拿下当时华平国内单笔最大投资

  2012年,中概股危机尚未消弭,毅然决定赴美IPO的神州租车也没能幸免。铩羽而归后,神州租车转战港交所,2014年5月提交上市申请,4个月后叩开了资本市场的大门,动作自信、坚决、干脆。

  9月19日上市当天,神州租车获得超过200倍的认购,而股价也趁着牛势一路冲到22港元,涨幅达29%,公司市值高达251亿港元,成为名副其实的“中国租车行业第一股”。没错,陆正耀打了一个漂亮的翻身仗。

  二次顺利IPO,除了联想控股外,最大的助力就是华平。2012年7月,在神州租车折戟纳斯达克后短短数月时间,华平抓住最初“失去的机会”,投资2亿美元认购神州租车约8610万股优先股,这是华平在国内单笔最大投资,让彼时负债率超过90%的神州租车松了一口气。

  引入华平投资,是“债台高筑”的神州租车做出的明智之举,也为自身业绩改进下了“紧箍咒”。

  根据神州租车美股上市方案,上市发售前神州租车总股数2.5076亿股,华平投资预计将持有神州租车25.56%左右的股权。从入股成本上看,神州租车当初拟登陆纳斯达克时,计划发行4400万股,对应融资额为3亿美元,据此可以推知其发行心理价位在6.82美元/股左右。但神州租车接受华平投资的入股成本仅为2.323美元/股,差距很大。

  并且,由于华平投资认购的是优先股,根据神州租车披露的信息,华平投资要求神州租车必须在其认购优先股期满5年前完成IPO,如不上市,则神州租车应赎回其所持全部或部分优先股,赎回代价等于每年8%净回报率及已派未派股息的总和。

  2013年4月,全球最大租车公司赫兹宣布对神州租车进行战略投资,以2亿美元资金附上中国业务,持有神州租车近20%的股权并获得一个董事会席位,神州租车收购整合赫兹在中国的所有租车业务。

  与联想控股、华平投资合作方式不同,赫兹完全以“战略投资者”的身份出现,通过股权受让、现金增资、资产增资三种方式实现。赫兹战略投资的引入,一方面进一步稀释了联想控股的股份,另一方面把潜在危险消灭在萌芽状态——赫兹作为全球最大的租车公司,如果不与神州租车合作,那就可能与中国租车市场排名第二的一嗨租车合作,这给神州租车带来极大威胁。

  引入华平、赫兹两位股东后,神州租车上市前的股权结构基本形成:联想控股持股比例下降到36.8%,陆正耀持股比例下降为18.6%;引入的两家投资者中,华平投资最终持股23.1%,赫兹租车最终持股19%。

背靠联想、华平,单次退出套现近30亿元,这家公司简直就是“奔跑的印钞机”

  与股权结构一起发生质变的,还有神州租车的营收情况。租车行业规模效应明显,根据神州租车的招股书,其在上市之前仍为亏损状态,但2014年上市之后就逐渐实现扭亏为盈。

背靠联想、华平,单次退出套现近30亿元,这家公司简直就是“奔跑的印钞机”

  投资界根据招股书及《2016年报》制图

  根据上图,神州租车的营业收入从2011年的8.2亿元增长到2016年的64.6亿元,年复合增长率超过50%。而上市之前的净利润一直为亏损状态,2013年亏损1.5亿元,但是在2014年获得了4.4亿元的净利润,2016年净利润则增长到14.6亿元。

  截至2014年二季度未,神州租车拥有规模达到5.25万辆的庞大车队,超过后面九大租赁公司规模总和。

  华平一次退出套现4亿美元,联想控股赚得盆满钵满

  退出依然是投资的“终极命题”。神州租车的成功上市,不仅让这家成立十年的企业“一炮而红”,背后联想、华平等资方更是赚得盆满钵满。

  《投资界》记者梳理神州租车招股书和《2016年财报》发现,实际上,神州租车上市之前,联想控股获得的收益就已经相当丰厚。

  赫兹战略投资后,曾以1亿美元收购联想控股等5家股东股份,收购价为每股2.9038美元。联想控股在此次转让中,让渡了约2410.64万股,约占神州租车7.16%股权。按此收购价格,联想控股获得7000万美元收入,折合人民币超4亿元。按赫兹租车的收购价,收购前联想控股所持神州租车的股权估值就达到了29.34亿元,增值率达571.4%。

  2015年10月9日,联想控股通过Grand Union Management Limited再次减持1.254亿股。按照当日股价12.6元(最高)—11.84元(最低)来计算,本次减持联想控股至少收获15亿元现金回报。目前,联想控股仍持有5.63亿股,持股比例占23.69%。

  不同于联想控股,华平仅一次减持退出即拿回4亿美元。2015年6月1日,华平减持1.68亿股,这也是华平首次也是唯一一次减持。

  华平在接受《投资界》采访时提到,退出原因主要是由于时间窗口股价表现较好,当时华平减持时股价高出上市股价132%,是一个较好的退出时点。华平在香港通过大宗交易减持,投资者反映热烈,超10倍认购。目前,华平仍持有神州租车2.62亿股,持股比例降至11.08%。

  根据神州租车《2016年财报》,《投资界》梳理神州租车股权投资退出情况如下:

背靠联想、华平,单次退出套现近30亿元,这家公司简直就是“奔跑的印钞机”

  投资界注:按照8月1—15日平均股价计算

  根据神州租车2016年报,截止2016年12月31日,联想控股仍持有5.63亿股,按照8月18日股价(开盘价、收盘价)计算,这些股票至少可以套现30亿元人民币。而华平仍持有2.62亿股,可以获得超15亿元人民币现金回报。

  结语

  联想控股与华平投资实际都堪称神州租车的“伯乐”。二者过去都曾在神州租车最艰难和最关键的时刻通过战略入股等方式给予了大力资金支持,间接帮助神州租车建立起了现在租车行业的领导地位,当然也获得了超额的投资回报。

  陆正耀在进一步拓展业务的过程中,联想控股、君联资本、华平以及赫兹继续跟进,2015年1月神州专车上线,几大投资方强强联手投资其运营主体优车科技。2016年7月,神州优车挂牌新三板,目前市值达470亿元。按此市值估算,各家或将获得更具吸引力的账面回报。这也印证了那句老话,投资的第一要素就是投团队。神州的成功,是联想、华平投资的成功,更是企业家陆正耀及神州租车的成功,他们才是这台“奔跑的印钞机”背后的最大赢家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作者:任倩,原文:http://news.pedaily.cn/201708/20170818418779.shtml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投资界(微信公众号ID:PEdaily2012)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文章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投资界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