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投“国十条”:PE/VC专业化运作下要如何激发东北经济?

2017-08-31 14:00· 投资界   
   
在技术领域,东北有很好的科研和工业基础,只是大家在资本时代更多的是思考怎么把一些高精尖的技术从金字塔里的小受众往更大的消费化、产业化落地,这些是值得思考和探讨的问题。

  2017年8月31日,由吉林省人民政府主办,吉林省经济技术合作局、吉林省股权基金投资有限公司、长春北湖科技园清科集团承办的第二届中国(东北)高新技术产业与金融资本对接推进会暨股权投资基金论坛在长春召开。本次大会邀请了国内顶级投资机构,一起“探行业趋势,看优质项目,寻基金合作”。

  会上,启迪创投总经理;水木创投管理合伙人吴勇、华睿信集团董事长范嘉贵、一村资本大健康并购投资部执行总经理、合伙人高峰彪,上海金浦投资创始合伙人、总裁高立新,吉林省股权基金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汤庆贵,通江投资集团董事总经理张嘉诚就“国十条引领,爆发的股权投资激发东北经济第二春”主题做了圆桌讨论。      

创投“国十条”:PE/VC专业化运作下要如何激发东北经济?

  吴勇:我是启迪创投总经理兼水木创投合伙人,我们平台是清华大学国有控股资产化运营的VEC+PE管理机构,主要基于清华的科技成果,包括从海外引进一些科技成果在全国各进行落地,形成新的产业增长点,目前医药健康、新能源汽车、高端装备、人工智能……是我们重点关注的领域。

  国十条出台,新的经济如雨后春笋出来,特别是现在政府出资的平台一个比一个大,东北在互联网上也成了大家讨论的热门话题,东北的经济将怎么发展?今天我们请来了各位嘉宾想对东北的股权投资做一些讨论。先请各位介绍一下自己的情况,同时谈论一下各自对东北有怎样的看法和初步的印象。

  范嘉贵:我们是一家围绕全产业链的集团,业务包含投资、并购、银行……在东北我们的投资将超过100亿。主要围绕科技企业和智能制造,生物、新能源……行业进行的投资。  

  吉林在东北来说,有良好的自然环境,有良好的人文环境,有良好的基础。很多人都到东北投资,但我的个人观点是不要跟风,跟风永远是和非专业人士的距离。

  汤庆贵:我们是吉林省股权基金投资,基金总的目标是100个亿,分五年到位,现在已经到位近50亿。主要投资战略性新兴产业,如农业、服务业……几乎涵盖了所有产业领域。投资的阶段从天使阶段一直到早期、成熟期、并购基金都涵盖。

  投资的方式上主要面向全国的管理机构到吉林省设子基金,一种是平衡基金,由管理公司到吉林设,一种是结构化基金这两种方式。

  我们主要操作方式是通过在子基金里参股、控规来进行布局。比如10亿,我们出资额一般不超过25%,有的股东比我们高。这个基金设了以后,就交由管理公司,按照市场化、专业化进行运营和管理。同时我们对管理公司和股东有一个让利政策,超过门槛收益部分,我们出资一部分,拿出60%奖励给其他股东和管理公司。这个比例也可以都给出资人,也可以都给管理公司,也可以给管理公司团队,目的是激励股东创立更高的收益,间接拉动吉林省的发展。

  目前整个基金已经形成了这样一个局面:

  第一阶段,落地运转的一批,目前有19支基金,总额度80亿,我们引导17亿。

  第二阶段,谈判签约的一批。包括东北区李总,我们基本签订完了,管理公司已经注册完成,只需要进行备案,就可以运转。

  第三阶段,基本调查阶段。

  第四阶段,适时通过一批合作子基金,争取下一步能够合作成功。在吉林省,省财政这些年设了14支基金,我们这支基金目前是东北三省最大的规模,设立也是从国家的改革出发。

  政府的产业投资基金与过去传统的财政专项资金使用方式有以下几个区别:

  1、原来的无偿到现在的有偿使用,原来是分配以后给企业,也不回收了,现在是由无偿到有偿。

  2、由过去的分散到现在的集中使用,过去的专项资金可能要投20个、30个到100个项目,现在最低得是5000万左右。

  3、由过去财政专项资金没有杠杆,1块钱就是一块钱,现在在子基金一块钱,放大到4-5倍,整个下来能乘上10倍和杠杆效应。

  4、过去专项资金是行政化审批的方式,自下而上的报,按照行政方面进行审批和管理,现在引导基金的方式是市场化专业化进行管理,比如我这个基金委托范总进行管理,因为每支基金都有个人的钱、也有民营的钱,最终的使用由管理公司进行管理,任何人也干预不了这个项目。这个市场化、专业化做到了,与过去的行政化分配有很大的区别。

  5、由过去的没有增值服务到现在有增值服务。过去政府就是钱一分就完活了,现在是管理公司从企业的管理、产品的策划、市场的营销、将来企业的退出、战略的发展,都有很大的增值。

  首先,国十条出台以后,特别是我们吉林这个基金的机构设置会更灵活一些。第二,坚持市场化的取向不变,为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提供基金的支持。第三,基金的使用方式要进一步改革和变化。政府引导基金委托我们进行管理,比如基金的标准、额度有的要小一些,有的使用方式,更倾向于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我们更注重早期阶段。现在我们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思想是非常解放的,主动学习。我们将来这个基金的机构设置更加科学。第四,下一步,我们更多地会招到一些合作伙伴到吉林省来设立基金。第五,我们会多做一些对接,包括今天这种活动,因为东北有一个信息的对称问题,创业缺的是技术,缺的是人,缺的不是资金,但是资金、项目一定要有更多的对接平台,这个平台能够更简洁、更直接地提高效率,这是我们下一步要努力的。

  高立新:我们是上海市政府、上海国际集团为背景的内政府引导产业投资基金,当时国家发改委批的是200亿,我们首批是110亿。基金的主要定位一方面是为金融业的并购、重组、上市提供资本支持和服务。另一方面在TMT、高端装备制造、生物制药、新媒体、新平台……有100多亿的投资。到现在为止,基金内部收益在33-35%以上,投了兴业银行、中国银联等等一些上市公司。

  2014年以后我们开始做专业化的分工和投资,内部设了专题性的基金,到现在大概有7支左右,在互联网、新一代信息技术、生物医药等行业投资了非常多的优秀企业,尤其像我们二期的蚂蚁金服,非常有影响力。

  到现在为止,我们整个基金的管理规模在300亿左右,是一支拥有政府背景但不由政府来控制的完全市场化运作的基金。我们跟其他一些地方政府有非常好的合作。这是基金的情况。

  另外,我想谈一下国十条以及东北、吉林我个人的感受或者心得。

  这次来吉林,实事求是讲,我还是感觉和以往有非常大的不同,通化、延边、长春、吉林,我过去来过不少次,也看过不少项目,但是过去在吉林没有项目,原因是多方面的,但这次来,我感觉整个吉林的资本市场面貌发生了非常大的变化,特别是2015年,政府的股权投资基金设立之后,在机制、观念、人员、模式和其他产业资本、PE、VC、股权机构的对接方面,我感觉呈现出了非常市场化,是一个非常可喜的现象。

  与此同时,我也看到国家对东北老工业基地的振兴方面出台了非常多的政策,像长春本身还是具备非常好的人文环境,具备非常好的科研、教育、研发的基础。

  我个人体会有三个方面:

  第一,我们在观念上、机制上要创新,胆子要再大一点。

  第二,我们在项目源的挖掘方面,长春有非常好的基础,有吉林大学的孵化器、中科院广机所、长春高新等一系列的生物医药、PMP、光学,具有非常雄厚的科研基础。另一个非常关键的,过去在于机制灵活的大量研发成果都锁在“保险柜”里没有进行很好的孵化、市场转化,这有观念因素、机制因素,通过资本的对接和推动,在这方面可能开一个很好的头。

  第三,未来的股权投后管理创新。市场的商业规则,这是我们非常看重的一个,没有商业规则或者缺乏商业规则的组织或者一个公司,我觉得这种商业行为是不可能做好的。PE、VC就是一个商业规则,大家遵循这个商业规则去做,按照市场化的方向,假以时日,通过资本和技术、政府的引导基金三方面的合力推动,未来我个人还是非常有信心,看好吉林的投资。

  高峰彪:我先简单介绍一下一村资本的情况,我们是一个比较特殊的集团公司,华西村股份,1999年国内上市。目前一村资本总部在上海,管理资产规模70多亿人民币。

  在产业方向上,主要侧重三个产业领域,大健康消费相关的领域、PMP、新能源制造、科技制造增相关领域。整个公司目前跟一般的PE公司不太一样,我们比较专注和强调产业并购和转型方面,更多喜欢区域性和产业公司有比较明确的产业方向,无论是转型也好、升级也好、多元延伸也好,围绕它的方向进行直接并购和产业转型、少数股权投资、孵化的合作投资。

  今天大家有幸坐在一起讨论长春或者东北的产业升级利用股权投资、资本手段的结合,其实这一点也正好符合我们机构这两年一直坚持和摸索的方向。从两个方面来说:第一方面,我们利用自己在江苏的一些优势,做了很多合作,今天跟江苏省领导基金成立12个亿的产业基金,围绕江苏省的上市基金、产业基金的投资并购方向,利用市场资源,进行跨区域的投资和整合。另一个,从产业和今天的主题东北振兴来说,我们是少数机构里有比较成型的案例,我们去年收购了黑龙江的一个医院,一方面是看好这个区域内健康消费的巨大空间,另一方面,我们合作多年,它也算国内最大的医疗服务机构之一了。

  我们和地方引导基金、产业平台合作,以及类似交易感受来说,有几点感受供分享:

  第一点,从投资的并购角度,这么多年或者国内两个周期下来,大家最深的感受还是不能人云亦云,无论是区域还是产业,在发展最热、最顶风的时候,再进入的话,对资本来而言,上升的空间比较小。一方面,发达沿海地区的创业机会更多,但是我看好二线区域的机会。过去我对长江中上游的经济,包括武汉、长沙、成都,这些地方这些年随着产业的发展,包括政府对资本的重视程度提高以后,尤其北上广深高房价压力下,很多人力和资源都是慢慢回到家乡。另一方面,从供给端、技术端、需求端来而言,这些区域的经济活力是越来越好。东北是一样的趋势,特别是国家对这个区域的扶持力度更强于长江中上游,所以这里存在很强的增量发展空间,这也是资本最大的一个吸引点。

  第二点,我们也感受到,资本发展到这个阶段以后,正好结合国内的产业升级,包括我们投资和并购是产业落地化,体现在一方面,专项资金、项目、产业基金有明确的方向,而且基金并购、投资,在前期做的时候,想好后面产业怎么整合,参与者是谁,退出渠道是什么会比较重要,所以希望把方向明确,把后续的参与者、增值服务的提供商,一起前期商量,囊括到资本合作的大框架里,设计好后面清晰的路径。这是我们特别的一个策略。

  第三点,对于区域经济的发展、资本合作的渠道而言,从两个角度来考虑。一是本身国家大的政策下,当地的资源禀赋和特点。刚才范总也提到,东北地区尤其是天蓝、绿色的资源方面,其实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现在随着产业化和现代化的管理模式引入,其实能产生非常好的增值效应。包括我们之前也参与了一些区域性的产业化的开发,我觉得在东北有很强的发展空间。当然,一些绿色经济、绿色食品方面,也有很强的区域性优势。只是有管理模式、财务制定等方面的顾虑,利用现在的很好的商业、企业管理模式,改变传统的但具有重大潜力的像一二级产业结合的模式,我觉得这里有很多值得探讨的空间。

  另一方面,在技术领域,东北有很好的科研和工业基础,只是大家在资本时代更多的是思考怎么把一些高精尖的技术从金字塔里的小受众往更大的消费化、产业化落地,这些是值得思考和探讨的问题。因为从资本角度,技术好、受众群体小,并不是巨大的优势。还是希望把技术和模式的优势转化为规模化的体现。这边基础很好,客观说,发展还在偏初中期阶段,但恰恰存在着一个很好的发展潜力空间。但是对我们资本而言,需要更加落地化、产业化、定性化,这一点可以和大家一起探讨和学习、合作。

  张嘉诚:通江资本隶属上海通江投资集团,是一个综合性的投资平台,我们也是全产业链的覆盖。通江资本本身专注在天使、VC、PE、战略投资……规模超过100亿。我们的战略打法是除了做财务投资以外,更多不同体现在两个:一方面我们发挥优势沿着沿着合作伙伴的产业链进行布局,比如我们和上市公司,和地方性的国企、政府都有比较深度的基金层面、业务层面做产业的整合、投资。另一方面我们会对看好的行业做控股投资,最多是90%以上的控股。未来我们会去做横向的并购整合,都有一些优势。

  我们除了布局北上广深和长三角、珠三角的布局之外,在中西部地区也有大量的布局,虽然我是第一次来长春,但是我也非常看好东北区域的发展,条件和长三角、珠三角相比,还有很大大条件。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

    • 2017年09月22日
      冰狐互娱
      冰狐互娱
      天使 金额未透露 融资
    • 2017年09月22日
      蜻蜓FM
      蜻蜓FM
      E轮 100000万人民币 融资
    • 2017年09月22日
      番茄便利
      番茄便利
      A+轮 金额未透露 融资
    • 2017年09月22日
      国泰慧众
      国泰慧众
      A轮 2300万人民币 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