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生金融智库首席经济学家管清友:地方军民融合存在"两张皮"问题,地方政府应引入专业VC/PE机构

2017-09-10 21:08· 投资界   
   
如果我们要实现金融对科技的促进作用,实现以军带民、以民促军,以军民融合为目标,引入VC、PE是不可或缺的。

    2017年9月7日由四川省科技厅、绵阳市人民政府主办,人行成都分行、四川省金融工作局作为支持协办单位,绵阳市科技局、北京艾雷等承办的“第五届中国(绵阳)科技城国际科技博览会科技金融高峰论坛暨投融资对接会“上,民生金融智库首席经济学家、民生证券副总裁、研究院院长管清友以《铁幕与山花——十九大以后的经济形势与投资机会》做了主题演讲。

  会上管清友表示,军工行业的发展在很多地方都形成了一个共同现象,也是长期以来困扰地方的问题,就是“两张皮”的问题。他认为在这种情况下,绵阳更应该要抓住军民融合大的国家战略,同时也要把这个战略落地,产品化、产业化,借助金融的力量以军代民、以民促军真正实现军民融合。

民生金融智库首席经济学家管清友:地方军民融合存在

  以下为管清友现场演讲实录:

  非常高兴来到绵阳,绵阳作为科技城和军工重镇我早有耳闻。我结合今天这个会议讲几点我的观察。

  我昨天从俄罗斯飞首尔,从首尔飞成都,从成都又到这里来,一天转了一个大圈,去俄罗斯也是参加东北亚地区的一个会,感触非常深,感触深在哪里呢?我国地方政府,不管是企业还是政府部门在招商引资这方面确确实实是不遗余力,而且已经非常专业。相对来讲我们看到其他国家与中国的差距非常之大,国内我们经常说这里做得不好那里做得不好,有很多问题确实存在,但到国外去之后确实增强了自信,国外对会议的主题、接待、时效性,我觉得和国内相比确实有很大的差距。去年我去以色列的时候也看了很多创新创业的项目,我感觉特拉维夫的创新创业环境跟北上广深看到的创新创业环境没有什么太大区别,甚至我觉得无论从基础设施、政府引导、政府支持,创业者参与程度、投入程度看,中国在这方面可能更胜一筹。我们也见了以色列创新之父,也参观了VR、AR企业,很多都是以色列国防部退役的人员来做的,从他们的技术先进性来讲和北上广深的创业项目相比相差不多。

  股权投资是看未来的,需要创新创业的项目给他描画一个美好的未来,所以我们看到有很多创新创业项目是拿着PPT去融资的。硅谷银行给我们一个启示,银行也在开始慢慢转向过去以贷款为主转向直接融资和间接融资相结合的方式,硅谷银行做融资的时候先期有科技贷款,当企业成熟,他们觉得失败概率越来越小,成功概率越来越大的时候,就会债转股或者追加投资,这一点特别值得中国的商业银行,特别是地方城商行、农商行来学习的,这也是商业银行转型比较好的参照体,绵阳这个地方我觉得尤其如此。

  这是我讲的近期的观察。

  我再结合中国的情况来给大家说一下从宏观环境应该怎么看待和应对。

  2012年中国经济进入了新的周期,无论我们总结为新常态还是L形的增长,经济增长速度确实下来了。随着经济增长速度下降,产业结构和经济结构的变化是非常剧烈的,甚至可以说是非常惨烈的,中央文件用了一个词“三期叠加”,绵阳恰恰也是处在这个过程当中。绵阳有全国独一无二的产业机构。我去过西安的雁江区,也去过东北地区的一些城市,像绵阳这样一个军工企业如此集中,从投机上讲科技投入如此之高、科技实力如此之强的城市,在中国应该说是独一无二的。在独一无二的形势下,我们从学理上分析,伴随着国有企业的高杠杆、高债务,体制机制的改革,绵阳在军工行业这块未必就能占多大的便宜。同时我们也看到军工行业的发展在很多地方都形成了一个同样的问题,这也是长期以来困扰地方的问题,就是“两张皮”的问题:

  首先,是中央企业的企业所在地,无论是它的投入还是效应,从统计上来看地方统计报表都非常好看。

  其次,我们看到产业和地方上的需求实际上形成了两张皮的情况,甚至于我们经常遇到地方上的领导讲的苦恼,和地方沟通谈判博弈的时候地方明显处于弱势,这是绵阳这样的城市普遍存在的问题,中国类似这种情况的城市还有。

  两张皮的情况确实存在,我们应该更加实事求是一点,共同寻找绵阳科技、军民融合和其他产业发展比较务实的道路。在这种情况下,绵阳发展肯定要抓住军民融合大的国家战略,这是毫无疑问的,同时我们也要看到如何把这个战略落地,产品化、产业化,借助金融的力量以军代民、以民促军真正实现军民融合,这是一个大课题。

  但这其中的挑战也很多,绵阳是三线建设的重镇,也是四川省除成都以外的最大城市,但是我们也看到最近这些年绵阳市和成都市的发展差距在加大。城市之间竞争的压力是非常大的,前两天我去东北某个省会城市,大家普遍感受到了这种压力。就是现在城市之间的竞争几乎是不进则退,如果说耽误上5-10年,你几乎没有机会和你原来相近的城市再缩小差距甚至实现赶超。最近几年西安市在反思为什么和武汉、成都这样的城市差距越来越大,绵阳的干部和企业家、投资者也要有这个想法。

  这次产业结构的调整也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很好的机会,产业结构调整的特点是什么?我们已经看到了所谓的去产能,以钢铁、煤炭、电解铝为代表的这些产业进入明显的去产能过程中。2012年之后我们经历了市场化的去产能过程,也经历了行政化去产能的过程,不管怎样从2016年初以来,以煤炭、钢铁为代表的上游企业的产品价格出现了比较大的反弹。经济学家还在争论这个问题,到底是所谓的新周期还是旧周期,是新周期还是老故事,等等。

  反观绵阳的情况比较特殊,基本是以军工为主,军工、环保、新能源,我们还有文化产业。在这一轮产业调整过程当中,军工是国家重视和力推的,从政策信号上讲绵阳比其他地方幸运,但是同时也面临一个很纠结的问题,就是军工产业发展的外溢性迟迟很难发挥出来。无论是我们看到的沈阳、长春、哈尔滨,还是西安、绵阳、成都这样的城市,在发展军工,如何实现以军带民这个问题上都没有特别好的路子,这也是中央层面成立军民融合领导小组的重要原因。

  怎么以军带民?本来我们有很好的产业基础、企业基础,我们一开会,十大军工集团悉数到场,这是我们引以为豪的,但同时我们看到“两张皮”的问题长期得不到解决。我们今天开会,大家其实潜意识也在盯着这个问题。对于绵阳地方政府来讲,除了以军带民问题需要花大力气下大功夫来解决,同时我们还有其他产业,军工产业是资本密集型、技术密集型、人才密集型的产业。绵阳依托军工产业,以军带民、以民促军的思路是对的,但是同时落地可能需要探索更多更有效的办法。

  最后,我想跟大家分享的就是科技和金融。实现科技和金融的结合,用金融的手段推动技术进步,推动技术的产业化、产品化,特别是推动绵阳市优势军工产业民营化、产品化,在这方面有几个抓手提供出来供大家参考:

  第一是通过并购基金的形式推动企业之间的并购重组。绵阳市过去几十年围绕军工企业发展,也形成了一批中小型的企业,这些企业实际上现在基本还处于央企的周围,承接央企的产业链,基本是处于这样。有些是沿着军工产业链条,有些是分岔出来,有的做环保,有的做基础设施。在绵阳本地企业的打造上,我提的建议就是通过我们政府引导基金或通过外部的并购基金能够实现本地企业的并购重组、优化结构,能够先做强再做大,这不仅仅是规模做大,同时也是资本和研发实力的做强。从长远来看,科技现在还在北上广深的大城市大学里面,还在实验室里面,绵阳本地企业在军民融合的推进过程当中如何能有本地的技术发现、技术创新、技术转化,我想这对绵阳当地来讲是非常重要的。

  同时我们看到借助国有企业改革的机会,也是优化国有资产非常重要的抓手。与二十年前相比,与90年代中后期相比,这次的国有企业改革、去产能,还有不良资产处置都经历了比较长的时期,98年的时候实际是快刀斩乱麻,很快的时间3千万人下岗,但是绵阳作为一个国有企业集聚的地区算是重灾区,这次去产能、不良资产处置周期比较长,我们看到和二十年前的国有企业改革思路是完全不一样的,这给金融资本提供了很好的机会,也是参与国有企业改革、参与不良资产处置的重要机会。

  第二是二个抓手,如果我们要实现金融对科技的促进作用,实现以军带民、以民促军,以军民融合为目标,引入VC、PE是不可或缺的。包括北上广深这些金融业发达的地区吸引投资机构来,也包括本地VC、PE机构的培育。这次金融工作会议开完之后,对于金融监管的思路和过去五年是不一样的,过去五年是鼓励创新、容忍失败的大政策环境,我们必须要明确今年金融工作会议的基本基调是严格监管、防范风险,是收缩的基调。从严格来讲对我们在座的企业和投资机构不是好消息。

  金融行业泡沫化最严重的是过去五年,不是未来五年。这对于金融机构来讲,对于VC、PE机构和银行机构来讲也不算是好消息。但对企业来讲是一个好消息。就是VC、PE机构会越来越重视企业本身的技术研发力量,重视你的团队,再靠一套PPT去融资不大现实。对于绵阳这样的地方,有技术优势、产业优势,对于北上广深的VC、PE机构来讲恰恰是比较好的区域,我们自己也有很多子公司来做VC投资、PE投资,我们现在基本的做法是跟地方政府长期合作,用根据地的做法,深耕一个地方。我们在广州佛山、陕西西安、辽宁沈阳都做了这样的尝试,扎根一个地方,甚至派一些职工来挂职,有的在金融办,有的在发改委,有的到当地投资平台挂职,帮助背后的VC、PE机构来筛选项目。对于绵阳这样来讲,跟金融机构更密切更深入合作,能把工作做得更扎实更深入,这是我们未来工作非常重要的方向。不是一批机构来走马观花看了很多企业,签了战略框架协议就完事了,因为战略框架协议每天可以签很多,要真正深入了解这些技术和企业,了解军转民的过程和市场前景,这对于金融机构和地方政府来讲现在实际上两方面都非常重要。我觉得这个做法实际上是比较务实有效的。

  VC、PE机构的发展在我国也是一个新的难题,为什么说是一个难题呢?在过去五年,整个金融行业,包括VC、PE都经历了泡沫化的过程,大街上随便一走到处都是做VC、PE的。但我们也看到这个领域在去年以来也经历了大洗牌的过程,VC、PE本身更要强调专业化属性,特别是产业化属性。所以我们绵阳在吸引VC、PE到来投资的时候也要精挑细选,我到过西部很多地方,我去看了很多机构,这个领域里面骗子太多,各种各样的机构太多。所以从VC、PE的角度来讲,VC、PE面临大洗牌的过程,面临专业化、产业化的过程,对于地方政府而言吸引更专业、更有效的,背后能够给你更多资源的VC、PE机构就显得尤为重要。地方政府为VC、PE搭建项目和平台的时候,也要有一个筛选项目的过程,这对于地方领导也是一个新的挑战和新的问题。我们经常讲金融对科技的促进作用,我们首先得懂金融,不光懂金融的政策,对金融的基本业务情况,对于VC、PE的基本情况我们可能还要比较熟悉。我们引进资本的同时,确实还需要引进智力,引进更专业的机构和信誉度更好的机构。

  第三个抓手,与今天主题相关的就是专门人才的培养。这几年一些城市发现了这个问题,金融和科技人才出现了新的孔雀东南飞现象。

  各地都有人才吸引的各种政策,绵阳市也有很多政策,成都最近吸引人才的办法还引起了全国媒体的关注。西安领导问我说:“为什么西安也这么大力度吸引人才,全国媒体没有这么关注我们?”西安出现了严重的孔雀东南飞的问题。西安的军工院所比成都都多,西安对此非常苦恼,我去沈阳,沈阳也面临这个问题,沈阳有很多大学,也有很多军工、技术力量非常雄厚的企业,但是我们发现很多人都到东南地区去了。所以我就在想,党中央国务院把中国唯一的科技城这个牌子给了我们,我们也做了很多基础性铺垫性工作,但是在培养人这方面我们可能还可以花更多的精力更多的办法,这是百年大计。可以长短结合,比如长虹的做法,长虹的职业学校为自己企业培养了很多人,像绵阳这样的城市不可能作为科学原创中心,但是它一定是应用技术的中心,因为它的产业基础、技术力量非常雄厚,有这个底子。但是怎么样利用现有的成渝地区,特别是绵阳自己的学校,无论是西南科技大学,还是绵阳师范学院,还是其他的高等学院,去培养专门的科技金融应用人才?我们可以联合商学院联合成都的大学来做这些工作,很多地方忽视了专门人才培养的作用,这个建议我提给今天在座的绵阳市领导。我们在绵阳的企业无论是央企、军工企业,还是本地的企业,有余力的想做知识教育的事,我建议大家也可以做这方面的工作,也可以争取四川省级层面和国家层面的支持。

  第四个我想跟大家说说资本市场,借助这次资本市场改革的红利,以金融政策为抓手推动绵阳市开展军民融合工作。

  中国资本市场经历了将近三十年的发展,应该说无论是市场结构还是融资环境都经历了很大的变化。要问现在资本市场最大的变化在哪里?第一是间接融资向直接融资转变,第二是股票市场的发行注册制度改革。

  1、间接融资向直接融资转变大家讲了很多,我们也在通过发双创债、绿色金融债等形式实现间接融资。四川省也有政府引导基金,也有双创基金,我也跟他们交流过,但是我们看到在直接融资这个领域,我们的专业化程度、资本运作能力确实还有待提高。我们也看到很多政府引导基金,很多地方的双创基金,大量的基金放在这里投不出去,不知道投到哪里,不知道该投给谁,目标定位不是很清楚。我们也看到了两张皮的现象,一方面政府手里有引导基金,有创业基金,还有各种专项基金,另一方面我们看到很多创业项目却拿不到钱,这也是很大的问题。整个基金行业,政府基金行业发展太快,专业人才补充实际上是很不足的。

  此外,在企业和基金中间缺少一个能够整合资源的平台,缺少这样的中介机构。大家知道传统的金融业态,传统的金融机构,无论是银行、信托、保险还是券商,它是不干这个事情的。而传统的VC、PE机构也是不干这个事情的,因为他每天要看项目,政府又很难有专业能力,又很难有这么多时间精力去做这些事情。就是政府引导基金和创新创业企业之间缺少中间的一环,传统的持牌机构和传统的VC、PE做不了这个事情,政府也没有余力做这个事情,我觉得天使投资机构应该重视这方面,这是我感触比较深的,如何把政府引导基金和VC、PE机构和创业项目和企业的融资需求整合在一起,能够帮助他们甄别和搭建平台,顺畅实现投资和融资的对接,这块缺少更专业更轻型化的金融中介服务机构,这种金融中介服务更专业化、更属地化。

  金融服务领域我给大家提个醒,我们非常缺这个,你能不能通过你的金融中介服务把北上广深的金融资本对接到这儿来?同时把项目对接到这个平台上来,顺畅实现投资和融资的对接,这是非常重要的工作。这是资本市场改革的第一方面,间接融资到直接融资的转变。政府金融工作会议对直接融资的要求和需求是很明确的,直接融资的发展在未来对于传统银行业的挑战也比较大,传统商业银行在信贷业务、同业业务,特别是同业业务受到限制以后,如何实现间接融资和直接融资相结合,如何能做大商业银行的投行业务,这是商业银行应该思考的问题。

  2、资本市场改革的第二方面就是发行制度的改革,注册制已经说了几年,我们要逐渐从审批制到核准制,现在是核准制,从核准制过渡到注册制,新三板市场可能在十九大前有重大的动作,包括我本人也在提建议要把新三板市场打造成中国第三家交易所,我们也看到了香港联交所的竞争压力。对于绵阳市的科技金融发展角度而言,无论是VC、PE还是银行,你投的具体项目除了用并购重组的方式,除了用不同融资环节的退出方式之外,我们看到二级市场仍然是我们退出的最主要方式,也就是说我们需要充分把一级市场、一级半市场和二级市场充分结合在一起。二级市场对于我们上市公司不那么多,但是我们也看到未来围绕军民融合这个领域可能会出现很多有希望的新三板挂牌企业上市公司,充分的利用现在资本市场改革的红利,我觉得这应该是题中应有之意。如果说我们现在还不能直接IPO,我们可以推动更多的企业在新三板,使我们企业公司治理更完善、融资更顺畅。很多人纠结说新三板要不要上,很多企业说后悔上新三板,但是我个人觉得新三板挂牌仍然是一个企业规范化,获得更好信用背书,能够有比较完善的公司治理结构,能够实现更低融资成本,更方便融资的重要步骤,也是我们未来对接资本市场的重要步骤。如果新三板变成中国第三家交易所,金融资本的力量会对绵阳企业特别是中小企业发挥非常重要的推动力。二级市场越来越重视企业的产业本质、实业本质,回归实体经济会越来越重视企业盈利,和我们过去几年经历的资产泡沫已经不可同日而语。

  至于未来看好的行业,基本上我看好三个方面,技术驱动、消费升级和产业整合。绵阳在技术驱动这块可以做出更多的事情,消费升级和产业整合我不详细讲,涉及新消费、新零售等方面。

  总之,今天非常高兴来到绵阳,也希望能为绵阳市的发展略尽绵薄之力,希望能够在未来规划、咨询、投资和融资的引导方面发挥力所能及的作用。也非常感谢大家!谢谢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

    • 2017年09月22日
      冰狐互娱
      冰狐互娱
      天使 金额未透露 融资
    • 2017年09月22日
      蜻蜓FM
      蜻蜓FM
      E轮 100000万人民币 融资
    • 2017年09月22日
      番茄便利
      番茄便利
      A+轮 金额未透露 融资
    • 2017年09月22日
      国泰慧众
      国泰慧众
      A轮 2300万人民币 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