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年大赚60亿,最后才发觉是一场空,她还能东山再起吗?

2017-09-24 11:19· 微信公众号:硕士博士圈  李清风 
   
2007年,天语手机出货量更是达到惊人的1700万部,在我国手机市场仅次于诺基亚。2008年,荣秀丽以财富42亿元排在胡润IT富豪榜的第十一位,人称“手机教母。”

  她本以为修一辈子拖拉机,却因为160万的债务意外进入手机领域,不曾想就此一招致胜,短短3年就大赚60亿,她就是天宇朗通的创始人荣秀丽。

  2017年9月21日,HTC 与Google达成11亿交易,非常遗憾,王雪红没能演绎王者回来。纵观手机业的江湖,女性寥若星辰,因为那是硬汉的竞技场。不不过,除了你知道的董小姐外,请不要忘记天宇朗通的创始人,荣秀丽。

  荣秀丽从小就要强,学习一路拔尖。1979年,16岁的荣秀丽更以超出重点线一大截的分数,考上湖南大学内燃机专业。内燃机,你知道的,那基本就是和尚班,全班35个同学只有4个女生,荣秀丽就是其中一个。

  嗓门大,个子高,尤其具备良好的爆发力,所以她一进校门就被田径、篮球、排球等四五个教练瞄上了。不过,最后被田径教练抢了先。整个大学四年,荣秀丽连续三年夺得湖南省高校田径短跑冠军,11秒多的记录一保持就是10年。

  然而,一毕业,运动生涯就结束了。1982年,荣秀丽回到河南老家,进了洛阳拖拉机研究所当工程师,“做实验,看燃烧过程、燃烧效率,实验测验100升油可以跑多少公里。”

  一干就是10年。荣秀丽也从一个小职员熬成了一位中层干部。不过,到了1992年,时代已经悄无声息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拖拉机不再吃香。

  是继续死守一亩三分地,还是急流勇退?荣秀丽果断地选择了后者。1992年9月,29岁的荣秀丽转身来到北京攻读MBA。

  正是在北京,她发现了通讯市场的广阔空间。所以,学习生涯一结束,荣秀丽就进入了复兴门一家经营电话交换机的合资公司。第一个单子来自北欧,当时芬兰一家手机厂家要进入中国,委托荣秀丽所在的公司进行市场调查。

  当时,我国的手机市场还处于启蒙阶段,市场上的主流通讯工具是BP机。不过,荣秀丽一眼就发觉出BP机的致命缺陷,“实现不了即时通讯。”一有人呼,就要跑到电话亭去回电。

  而这正是手机的强项!于是,荣秀丽就动员老板拿下芬兰那款手机的代理权,老板还真听进去了。

  没有想到,当时国内的通讯环境根本支持用手机。那时候,手机不叫手机,而叫大哥大,通话费用动辄一分钟3元4元。费用高得离谱也就算了,关键网络还不好,动不动就没信号,而且大哥大体积比砖头还大。

  所以,当时的手机是大款炫富的玩意,“由司机专门提着大哥大,”经常是看的人多,买的人手,最后非但没有带来预期的收益,反而公司亏了160万。

  160万,那在90年代初期可是巨款啊。好在老板是个香港人,家底很殷实,也不想扳本了,准备就此认赔出局,然后移民。不过,荣秀丽却很内疚,“手机继续卖,欠的钱我来还。”

  就这样,荣秀丽成立了百利丰通讯公司,并背上160万元的债务,以及老板遗留下来的存货和手机代理权。

  招人、铺货、打市场,此后荣秀丽又折腾了大半年,然而还是一赔再赔。怎么回事?荣秀丽大惑不解,她回访之前的老用户,最后发现竟然是手机的问题,“8个客户有5个人反映电话根本打不进来。”原来,之前的业务员串通一气把事情给瞒了下来。

  这还得了!荣秀丽立马召集百利丰的50多家渠道商,联名给芬兰厂商写了一份弹劾信。这不找死吗?当然不是,荣秀丽心里有数,因为她的背后是庞大的2亿多大陆用户。要知道,同样来自芬兰的诺基亚,在国内做得那是相当的风生水起。

  果然,最后那家芬兰厂家乖乖招办。于是,荣秀丽放出风声,“从百利丰购买的每部手机,打不通都可以以旧换新。”自此,在乱象横生的手机江湖,荣秀丽打出了口碑!百丰利也就此扭转盈亏。

  到了1998年,荣秀丽已经是荣升为北电、三星和爱立信三家手机的中国区代理,每年的销售流水超过10个亿。

  然而,尽管手机行业是暴利,毛利率高达40%—50%,但是最大头的20%—30%都被厂家拿走了,代理商最多拿到10%—15%。而且,代理商不但需要上游的手机厂商搞好关系,同时前端的渠道也要照顾好,“经常夹在中间左右为难。”

  销售模式、价格都是洋巨头说的算,自己辛辛苦苦干了7年多,却没一点话语权,荣秀丽觉得憋屈,她经常反复问自己,“用户想要什么样的手机都门清,为什么不单干呢?”

  2003年春天,她终于想通了,就此注册天宇朗通公司,走上了自主研发之路。

  不过,当时的手机牌照是需要政府审批的,而民营企业想拿牌照几乎不可能,“意味着天宇朗通只能做贴牌生产。”

  “贴牌不贴牌无所谓,只要能研发就行。”2003年,荣秀丽从硅谷请来一拨人做研发,毕竟内燃机出身的荣秀丽对于手机研发一窍不通,她唯一能做的就是砸钱,而且2年砸下去8000万。

  至于手机生产,荣秀丽选择的是外包,一来避免生产线的大量投入,二来减少人力投入。

  此时,台湾的联发科走进了荣秀丽的视野。联发科那可是手机芯片领域的领头羊,一度占到全球芯片市场的60%。

  有了联发科的支持,荣秀丽3周就搞定了手机芯片,并很快推出了第一款单芯片手机解决方案,“集成通信基带、蓝牙、摄像头等模块,只需增加不同的元器件和外壳,就能组装出成品手机。”

  此后,富士康富、比亚迪、东信等代工厂也非常给力,仅用了3个月,天宇朗通的第一部翻盖手机TY300就问了世。

  最为关键的是,2006年,国家对手机牌照的政策放有所放宽,荣秀丽马上挤了进去。

  当时,手机商家普遍采取渠道+明星代言的模式,就是依靠各地渠道,大力发展销售队伍,同时花重金请明星代言。

  但是,荣秀丽决定不走寻常路,她既不请促销员,也不要明星,而是“买断销售。”什么意思?就是把手机以固定价格卖给代理商,至于代理商想卖多少钱,代理商自己说了算。

  这还得了!一时间,河北的、山东的代理商排着队过来找荣秀丽拿货。一算就知道,每部只加200元卖,那赚到钱就相当于印钞票。

  但是,城里人不买账,因为城里是老大哥诺基亚的天下。

  “就走农村市场。”由于价格控制在1000元以内,而且操作简单易学,所以天宇手机就成了农村的香饽饽。走货那叫一个快,当时天宇的库存周期不会超过2周,而行业的平均水平是2个月。

  很快,荣秀丽赚到了第一个5000万。有了钱,她开始在研发上发力,一口气建立了600人的研发团队,和高通、微软开始合作,解决蓝牙、GPS等问题,经常忙得不亦乐乎,“每月一小变,三月一大变。”

  在农村立住脚跟,随后就采取农村包围城市的策略。到了2006年,天宇手机大卖1000万部。

  一年后的2007年,天语手机出货量更是达到惊人的1700万部,在我国手机市场仅次于诺基亚。2008年,荣秀丽以财富42亿元排在胡润IT富豪榜的第十一位,人称“手机教母。”

  “家有梧桐树,引来金凤凰,”2008年5月美国一家风投以以5.3亿元入股天宇朗通,据说最终持股比例不足10%,仅为第三大股东。以此推算,天宇朗通的估值超过75亿,荣秀丽个人身价超过了60亿元。

  重金在握的荣秀丽开始高调起来,她宣布从传统的中低端市场转向中高端市场,“要做中国诺基亚。”

  此后,相继与央视合作举办“天语手机杯”电视模特大赛,并考虑与电影制作人深度合作推广。

  2009年,是荣秀丽终身难忘的年份。这一年我国进入3G元年,一个标志性的时间就是联通引入iPhone,拉开了国内智能机市场的大幕。

  手机渠道顿时发生巨变,运营商的角色变得越来越重要。荣秀丽也觉察到了,她迅速大规模削减社会渠道,并组建三大运营商的事业部,推出移动、联通、电信定制机。

  没有想到,100多家渠道商立马当起了甩手掌柜,谁也不给荣秀丽卖货,天宇销量急剧下滑。而此时,苹果开始进军国内,三星、小米、步步高旗下的VIVO和OPPO也都登上了历史舞台。

  错一步没有关系,就怕 一错再错。2010年,谷歌退出中国大陆。荣秀丽当时判断,谷歌业务江河日下,“自己都已经退出了大陆市场,那谁还会用谷歌开发的安卓呢?”所以荣秀丽果断放弃了安卓系统,转而选择使用微软的移动操作系统。

  你知道的,微软在PC端如日中天,到了移动时代却很不灵光,客户体验差,反应慢,开发环境不佳等等一堆毛病,等荣秀丽回过神再做安卓手机,为时已晚。

  当然,2014年3月,荣秀丽也推出过火星一号等四款智能手机。不过,最后一部土星一号的发布时间是2014年12月。之后,就再也没有消息。

  有人说,荣秀丽的研发队伍让联发科惯坏了,即使存在,也不给力;有人说,荣秀丽成也渠道,败也渠道,渠道与客户的利益捆绑过紧;也有人说,荣秀丽赌错了,没选安卓是最大的失误。

  如今很多媒体以“昔日国产手机冠军销售停滞,部分员工放假,工资停发”为题报道了天语的现状,人们才想起来这个曾经的手机隐形王者。

  有媒体人这样评价荣秀丽,“在商界打拼,尤其是做实业,对于女性来说是非常艰难的一条路,但相信在别人看起来是最艰难的路却最适合你,因为你所拥有非凡的才华和性格。” 

  但是,至今还有多少人记得天宇?还有多少用户盼望荣秀丽回归?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