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2017年网综圈层文化的爆破和“大浪”淘沙的生死半局

2018-02-12 11:00· 微信公众号:读娱  王殊同 
   
无论是聚焦于青年文化的爱奇艺、走“恋爱社交”路的腾讯,还是优酷的“萌、恋、潮”三年布局在加剧平台之间激烈竞争的同时,也期待网综的进一步精品化。

  先来看几组数据: 

  2017年12月,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监管中心发布的《2017网络原创节目发展分析报告(网络综艺片)》显示,2017年新上线的网综有197档,播放量总计552亿次,同比增长120%。其中,排名前十的综艺播放量达231亿次,占总量的42%。

  2017年在腾讯、优酷、爱奇艺芒果TV等21家重点网站上线播出的197档网综(3442期),总时长约107300分钟,播放量总计552亿次,较2016年同比增长分别为53%、28%和120%。

  2017年11月,芒果TV广告营销中心总经理方菲在中国网络视听大会上表示——2015年网综在我们整个收入的占比不到10%,但现在所有的网综软广和硬广的收入占比超过了50%。

  从以上数据上可见,2017年的网综在量和质上都是双重拔高,于制作方、平台方的收入占比跨度也是爆发式增长,也因此,这一年被业内人士认为是真正的网综元年。只是,在一片大好的形式下,平台之间激烈的竞争,政策导向下创意、脑洞的九死一生,节目创新换皮难易骨的同质化竞争……2017年的网综依然在上演一场生死局,在更大规模的混战下,繁荣可见,也艰涩难掩。

  2017圈层文化下小众题材的爆破和当头一棒

  如果问你还记得2017年最火网综的关键词吗,你可能脱口而出“freestyle”。

  2017年7月,《中国有嘻哈》的火爆几乎给了整个行业一场措手不及的惊喜。一组数据或许能说明这场嘻哈说唱在网综榜上的辉煌战绩——总播放量超30亿,单季播放量超2亿,播出期间461次登微博热搜,最高单日新闻13200篇。一场小众音乐、文化的崛起让2017年的网综一举爆破,同时,也让圈层文化受到各方瞩目,成为网综市场的掘金地。

  圈层文化为各大视频平台征战小众题材网综提供了更多的选择,成为独播主流下,差异化竞争的主战场。除《中国有嘻哈》,还有经下架后再次归来的喜剧类脱口秀《吐槽大会》,它的新颖和犀利迎合了当下90、00后的心态,跻身2017年播放量超10亿的头部网综之列。另外,由一封封家书引领《见字如面》成为网综界的一股清流,也为2017年文化类节目打通了脉络,成为另一在政策驱使下运应而生的黑马……

  脱口秀、文化、嘻哈在2017网综中各表一枝,开启了继2016年超级网综之后真正的网综元年。但是,就像嘻哈出其不意的蹿红一样,它后来的遭遇和走势同样让业内心惊。在2017年,无人能出其左的嘻哈让各行各业蜂拥而上,或品牌借势、或掘金其背后的5000亿潮牌市场、或期待在这片小众文化土壤里再创奇迹,但2018年开年,围绕嘻哈比赛的冠冕之王,一首歌和一场同样难以预料的大戏,给了嘻哈当头一棒。GAI退赛《歌手》,TT、VAVA等嘻哈歌手的风格大变……仅半年,嘻哈就上演了一场峰回路转的“福祸相依”。

  嘻哈的冰火两重天,给了2017年网综一个足够耀眼的成绩,可它的“倒春寒”或许也会让你看到隐藏在2017年头部内容喧嚣之下的困境。

  从野蛮生长到大浪淘沙 政策长鞭下网综的机遇和艰涩

  黑格尔有一句名言——现象即本质。从2007年《大鹏嘚吧嘚》开启了自制网综的大门到现今,网综经过最初的尝试到野蛮生长,在这一过程中,整个市场及生态都在发生着改变。而全面判断2017年网综现状的最佳视角就是行业中或曾发生或正面临的每一个变化。

  ——野蛮生长。在2017年上线的197档网综,不仅与去年同期相比增长了53%,也远超过同期149档的电视综艺数量,《中国有嘻哈》《吐槽大会》等头部网综的投资、制作规模、播放量、影响力等再次拉近与电视综艺的距离;二次元、小众文化等更多题材被开发。

  ——独播成主流,视频平台竞争激烈。在2017年上线的网综,独播节目达到了170档,占86%,其中爱奇艺、优酷网、腾讯三家平台均拥有超过30档的独播节目,竞争激烈。

  ——从品牌到全产业链IP输送。《中国有嘻哈》不仅诞生来自己的潮牌,爱奇艺还宣布合作冯小刚于今年拍摄首部嘻哈音乐电影,形成一个品牌为多种产业进行IP输送;《火星情报局》更将剧情化,拍摄网剧以及网络大电影。

  ——台转网。广电总局“限童令”的发布,让湖南卫视王牌综艺《爸爸去哪儿5》转战视频网站;《变形计2017》回归,亦台转网,上线芒果TV。

  ——反哺电视综艺。由芒果TV王牌网综《明星大侦探》衍生出一档推理探案节目《全民大侦探》,将在今年的湖南卫视推出。

  ——监管趋严。因政策导向,不仅一些电视综艺开始台转网,如《吐槽大会》《姐姐好饿》《奇葩说》《hello,女神》《黑白星球》《举杯呵呵喝》《火星情报局3》《明星大侦探3》等网综也遭遇政策收紧,或下架整顿,或某些内容直接封杀。仅2017上半年广电总局就处理了155部存在内容低俗等违规问题的网络原创节目,其中125部因严重违规节目下线处理,另30部违规节目被责令下架调整。

  由以上现象不难看出,虽然网综的精品化明显,尤其头部内容与电视综艺差距越来越小,但“线上线下统一标准”的政策意向也让网综的“自由”逐渐收紧,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节目的创新压力。从《了不起的匠人》等文化类节目到《奇葩说》《吐槽大会》等新锐节目,无论是追求深度还是态度,一不小心的“过界”都可能让“亮点”变“雷区”,成为为内容创新探路的先驱。

  其实,政策的收紧,从2017年电视综艺《花样姐姐》《花儿与少年》等节目纷纷改名、调整内容已体现了整个行业面临的大环境,再加上台转网的出现,波及网综并无意外。在2017年9月因《极限挑战3》被责令下架而引发了网友的一场“台改网”的呼吁,而从鸡条后期总监的回复也可窥网综目前尴尬。

  据第三方数据显示,如《中国有嘻哈》《明日之子》等2017年S级的网综只占2%,却占据超20%的播放量,可见各大视频网站虽然纷纷下注头部内容,但大多并不具爱奇艺的那份运气,而《中国有嘻哈》在开播时的招商困局也在逆袭之后成为业内的谈资。

  种种现象都凸显,在2017年收获颇丰的网综,并非有那么的光鲜亮丽,几朵花开,也未必是春天来临。在政策的鞭风之下,网综正在从纯粹的娱乐消费属性向知识文化等传递正能量、价值观方向转移,而“大浪”之下,网综的生死半局将依然继续。

  而在2018年,随着嘻哈遭遇的新年尴尬,街舞等街头文化网综的命运或许也多了几分不确定,无论是聚焦于青年文化的爱奇艺、走“恋爱社交”路的腾讯,还是优酷的“萌、恋、潮”三年布局在加剧平台之间激烈竞争的同时,也期待网综的进一步精品化。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