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传销教”:派钱拉人头,趣头条拉一个人发8元席卷三四线城市

2018-04-21 09:24· 猎云网  杜一兰 
   
近年来,为了追求流量、利润、用户,最后死于法治的互联网创业公司并不少见,尤其在互联网金融领域,融资创新和非法集资傻傻分不清楚,企业稍有不慎就是刀尖舔血。

  3月16日,趣头条获得由腾讯领投的2亿美元B轮融资,此轮融资后,趣头条的估值将超16亿美元。

  最大投资方为腾讯,让趣头条这个依靠三四线用户发展起来的资讯APP,瞬间引起了五环内人群的关注。该公司到底有什么价值,能成为腾讯系独角兽。

  自2016年成立以来,趣头条一直以红包、金币等补贴用户的模式来发展用户,且红包额度不断加大。

  4月16日,趣头条上线了“收徒得5元可立即提现”活动,将亿元现金回馈给用户。4月18日,“收徒得5元可立即提现”升级为“收徒得8元可立即提现”。活动期间,用户每邀请一位好友,并且好友通过阅读每天向用户进贡60金币,用户就可以获得8元现金奖励,并能在当天提现3元,奖金分为连续3天取完。用户邀请的好友越多,每天能提现的金额就越多,且上不封顶。

  通过以上这种社交裂变的方式,趣头条迅速在三四线城市扎根。截止2017年底,这匹资讯行业的黑马已经拥有7000万注册用户,日活跃用户超过1000万。

  新型的互联网“类传销”

  趣头条通过现金补贴“拉人头”、获取流量的互联网“类传销”方式并非首例。

  2015年,在P2P领域竞争最激烈的时候,新用户的获取成本不断企高,每一个投资人获取成本突破千元。利用“好友邀请”不断裂变的方式,成为这个行业快速扩张投资人规模的捷径。

  “你猜我们的新投资人的用户获取成本是多少?”某理财平台的运营总监得意的说到“行业平均费用超千了,我们才22!简直不敢想象!”一次成功的“好友邀请”活动,不仅用户激增,活动费用甚至快赶上了DSP平台的注册、激活费用。

  在没有被微信明令禁止之前,甚至出现了很多专门开发“三级分销”系统的公司。

  2015年8月,主打女性互联网品牌的奢瑞“小黑裙”上线。依靠微信三级分销模式,上线一年时间,其微信公众号奢瑞小黑裙粉丝突破700万,年销售额接近1亿元,创造了销售界的神话。

  好景不长,2017年1月5日,小黑裙官方刚宣布获得腾讯融资,6日就被微信封号。封号原因是“小黑裙”实行三级分销模式,而微信只允许两级分销模式。

  被微信封掉的公众号不止奢瑞“小黑裙”。

  今年年初,以“拉人头返利”为营销手段的“新世相营销课”销售链接在朋友圈被大量转发。“原价199元的营销课程1元起售,推荐给朋友购买可直接获得40%的现金奖励,每多一万人购买课程涨价5元。”

  3月19日上午10时23分左右,该课程价格已涨至44.9元。新世相公布的课程收益榜单显示,网友“叶子姑凉”通过发展下线模式已经赚取佣金10593.5元,排名第二、第三的网友分别赚取4930.2元和4608.9元。

  随之有网友质疑新世相课程的营销手段与传销很相似。当天中午,微信团队就以多级分销行为违规为由禁封了该营销课程的销售链接。

  现在,趣头条崛起之后,惠头条、淘新闻、东方头条、搜狐资讯版等数十个同质化产品也跟风现世。

  为什么互联网公司对“类传销”趋之若鹜甚至铤而走险?

  1、互联网的野蛮生长期已过,人口红利早已见顶

  据统计,截至2017年上半年,我国市场上手机应用的数量就已超402万款,而每人常用的APP不过30。千军万马过独木桥,手机应用市场已经没有开荒地,从别人手里抢争用户,成了各类APP的安家立命的根本。

  要想在众多的移动互联网应用中脱颖而出,互联网公司必须要走“特立独行”的道路。

  而事实证明,传销虽犯法,但传统的传销模式确实能在短期内聚集大量的人群。即便如安利、无限极等“直销”企业,覆盖人群也是异常广泛。

  安利在中国发展22年,遍布全国31个省区,在2013年创造293亿元的销售额。无限极在中国内地设立了30家分公司和30家服务中心,拥有超过6800家专卖店。

  正是因为有安利、无限极等“珠玉”在前,一些互联网公司也要用“类传销”模式大量收割用户、流量。

  2、互联网“类传销”的成本较低,发钱可能反而是成本最低的方式

  互联网渠道广告成本不断的上涨,除了几家财大气粗的企业能够在大促期间买断主流APP所有开屏,买断微博广告,小公司发展前期,哪里舍得大把大把的砸广告。

  据了解,成熟电商平台获得新客的成本早已超过140元,一些O2O的获客成本超过200元,即便是被认为费用相对低廉的手机预装App,获客成本也已经上涨到8元安装,10元以上激活。

  而通过给用户“发钱”获客的趣头条,成本只有3~4元。

  同样,“小黑裙”利用社交链条构建的复合营销模式,大大节省了其在广告、渠道和销售人员方面的资金投入,减少了获客成本,并且还加快了小黑裙的传播速度。

  而“新世相”仅凭一张图片就吸引了96736人购买,售价也由最初的1元直线上涨,最终定格在54.9元。由此可见,“新世相”的投入成本极低,收益却极为可观。

  此外,微信、QQ等社交平台的庞大用户数量,使得互联网“类传销”能很快收效。趣头条创始人谭思亮表示:“借助微信爆发的红利,更多的用户开始接触智能手机和移动互联网,这些用户就是我们最初的核心用户。”

  直接撒钱反而是最节约成本的办法,把钱直接送给用户,让用户用钱带来新用户,看起来,多赢。

  “小黑裙”、“新世相”则完全靠微信活起来、火起来。相比传统的传销,互联网“传销”的传播速度更快,效率更高。

  互联网“类传销”暗藏风险

  依靠互联网“类传销”,趣头条、“小黑裙”、“新世相”在短时间内收效颇丰,这种打法律“擦边球”的行为是否为长久之计?

  猎云网发现,在百度词条中输入“趣头条、封号”,相关结果约1,520,000个。多名网友在百度贴吧和知乎上表示:“趣头条提现就是一个骗局,感觉像是传销,需谨慎对待。”

  何谓传销,即组织、领导以推销商品、提供服务等经营活动为名,要求参加者以缴纳费用或者购买商品、服务等方式获得加入资格,并按照一定顺序组成层级,直接或者间接以发展人员的数量作为计酬或者返利依据,吸引参加者继续发展他人参加的一种社会行为。

  从形式上看,当前移动互联网应用的营销模式同按照一定顺序组成层级的传销说法相似。

  在具体操作流程中,部分移动互联网应用并没有要求用户缴纳费用或者购买商品、服务,反而是给参与的用户提供现金补贴。

  用户先花钱买产品,购买成功后就成为该产品的代理,发展下线。总而言之,头部代理的成本更低,收益更高,依次递减。该过程虽然跟传销类似,不同点在于用户是乐于给这些移动互联网公司传播的。

  “小黑裙”、“新世相”在调动用户主动性上是个中“翘楚”

  近年来,为了追求流量、利润、用户,最后死于法治的互联网创业公司并不少见,尤其在互联网金融领域,融资创新和非法集资傻傻分不清楚,企业稍有不慎就是刀尖舔血。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