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起巨额非法集资诈骗案!女老板受审,男老板跑路,10万人被骗186亿

2018-05-09 16:07· 投资界  yorke 
   
从轰动的“e租宝”事件到大量P2P平台死亡名单的流传,一次次互金平台跑路、倒闭事件背后,也让人感慨:网贷骗局何时休?

  “我妈妈二十几岁拾垃圾、卖蔬菜,一辈子的卖菜钱全投进去了,37万!”

  “我投了100多万,身无分文了!”

  骗局屡禁不止,群众频频上当,这是P2P网贷行业始终绕不过去的坎儿。披着“互联网金融”外衣,通过非法集资的庞氏骗局在中国的P2P网贷平台中不在少数,涉案金额超过百亿的也大有人在。

  上个月善林金融爆雷的余波犹在,近日又一起百亿级的庞氏骗局大案浮出水面。

  百亿骗局今犹在

  

  5月7日,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易乾宁公司的集资诈骗案。截至案发,这场庞氏骗局的结果公然展现在我们面前:3年时间里,易乾宁非法集资186亿,近10万(95067人)群众受骗!不仅如此,易乾宁的庭审旁听参与人约140余人,超过52万人次通过网络观看庭审直播。

  据了解,易乾宁以雇佣他人向社会不特定公众以发放宣传单、借助媒体等方式进行虚假宣传;采用重复配置转让债权列表等欺骗方式,以支付5%-14.9%不等的利息向社会不特定公众非法集资,并不断在全国各地开设分支机构扩大集资规模。

  186亿,如此巨大的涉案金额去了哪儿?被告人交代,他们将大量资金转入关联公司和公司实际控制人、高管及其亲属个人账户用于自我经营、转贷获利和肆意挥霍。经审计,现在仍有74亿4865万1千9百元非法集资款没有兑付。

  在案发之前,易乾宁的模式就一直饱受质疑,2016年,易乾财富就被曝出被查,多家位于绍兴的门店被封,甚至有媒体报道其涉嫌庞氏骗局,但直到今年年初才正式定性……有人评价:有的人(上当)是真傻,有的人是以为自己聪明,看出来是骗局也想试着赚一把,明知是错,也想玩儿的不亦乐乎。

  而今,易乾宁的主要控制人之一薛秀丽被提起公诉,另一主要控制人刘丹仍然在逃。

  像易乾宁这样的公司不在少数。仅2018年4月,P2P停业及问题平台数量为73家,其中问题平台18家(跑路4家、提现困难14家)、停业平台50家、转型平台5家(数据来自网贷之家)。截至2018年4月底,累计停业及问题平台达到3676家。

  比如上个月爆雷的善林金融,以高额利息为饵,涉案金额600余亿元。

  再往前,去年底,随着实际控制人自首、卷走数百亿、南京政府“封杀令”、二度庞氏骗局……钱宝网的大戏随着创始人张小雷的主动投案,也被推向了高潮。这个2012年成立的“资金盘公司”,不仅吸资大量钱款,藏污纳垢的能力更是卓越。

  一家公司被舆论包围,所有的互金平台就又要抖三抖。近一年前,历时8个月侦查、13个月审判、两年内非法集资金额762亿元、受害投资人遍布全国31个省区的e租宝案终于宣判,26人获刑,主犯丁宁被判无期徒刑。“P2P第一案”主角e租宝彼时简直是神话般的存在,e租宝案发两年时间里,互联网金融接连经历阵痛期,P2P倒闭的大潮却从未停歇。

  而从轰动的“e租宝”事件到大量P2P平台死亡名单的流传,一次次互金平台跑路、倒闭事件背后,也让人感慨:网贷骗局何时休?

  6月成为P2P网贷平台生死时间线

  问题平台的共同点是,许诺以高额的收益,但本身却没有那么强的盈利能力,只能以后进入的投资者的资金来偿还前期投资者的到期本金,随着时间推移资金缺口必然越来越大,一旦遇上兑付危机,必然会崩盘,这是典型的庞氏骗局。

  正是因为早期的野蛮生长,P2P网贷的风险早已引发了监管层的重视。

  从2016年4月国务院牵头发起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活动开始,银监会先后出台了《P2P网络借贷业务管理暂行办法》、《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备案登记管理指引》、《网络借贷资金存管业务指引》和《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信息披露指引》,网贷监管的"1+3"体系(即一个办法,备案、存管、信披三个指引)基本成型。

  此后,2017年12月,P2P网贷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向各地P2P整治联合工作办公室下发了《关于做好P2P网络借贷风险专项整治整改验收工作的通知》(57号文),要求各地于2018年4月底前完成辖区内主要网贷机构备案登记工作;对于违规存量业务较多,难以及时完成处置的部分网贷机构,应当于2018年5月底之前完成相应业务的处置、剥离以及备案登记工作;对于难度极大、情况极其复杂的个别机构,最迟应于2018年6月底前完成相关工作。规定时间内未通过整改验收,无法完成备案登记但仍然从事网贷业务的机构,各地应予以处置,包括注销其电信经营许可、封禁网站,并要求金融机构不得向其提供服务。

  据悉,自厦门、广东率先发布地方性网络借贷备案暂行管理办法以来,上海、深圳、北京、广西、浙江、江苏、福建、江西、新疆、保定、山东、河南、山西、大连、广州、天津、合肥、重庆、吉林等21个省市先后出台了相关细则。

  监管政策再升级

  眼看离6月底验收期限剩下不到3个月时间,平台都在手忙脚乱照着57号文的要求自我整改之际,一份新文件的出台着实让人措手不及。

  而 2018年4月4日,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又下发《关于加大通过互联网开展资产管理业务整治力度及开展验收工作的通知》(整治办函[2018]29号,简称“29号文”),要求加大力度整顿通过互联网开展的资产管理业务,并设定了整治及验收时限。

  29号文要求,依托互联网公开发售资产管理产品,须取得中央金融管理部门颁发的资产管理业务牌照或资产管理产品代销牌照,否则视作非法金融活动。其中,“定向委托投资”、“收益权转让”等公开募集资金的行为,在通知中也被明确定性为非法金融活动,具体可能构成非法集资、非法吸收公众存款、非法发行证券等。

  对于网贷机构将互联网资产管理业务剥离、分立为不同实体的,29号文件要求应当将分离后的实体视为原网贷机构的组成部门,一并进行验收,存量业务未压缩至零的,不得对相关网贷机构予以备案登记。这对于那些涉及互联网金融资产管理的平台来说,更是雪上加霜。

  因此,拥有互联网资管业务的网贷公司如果想顺利通过备案,或者在6月底前清盘资管业务,或者取得相关的资管牌照。这也让牌照一夜之间,从几千万涨到上亿。但是,监管层早有预防。从去年开始,国家就严格发文禁止金融牌照的各种交易买卖。

  目前来看,蚂蚁金服陆金所、腾讯理财通、苏宁金融等已经持有部分基金、保险、证券等牌照,而既无相关资管牌照,又有资管业务和网贷业务的企业有海航旗下聚宝匯、恒大金服等,但恒大金服的互联网资管业务已经下架。

  备案延期似乎已成必然

  P2P网贷备案工作因其时间紧、任务重,行业里其实已有延期的心理预期和预判。

  29号文的出台,离完成备案的最后期限只剩两个多月,新文件又提出了更为严苛的要求,平台备案的最终结果,可能是极少数平台通过,这对整个互金行业的冲击必将很大。对多数网贷平台而言,想短期内达到备案条件,就要承担现金流出问题的风险,而P2P平台资金流转体量巨大,这可能会进一步导致系统性金融风险。

  此外,多地传出叫停网贷机构备案细则发放的消息。有业内人士表示,这次叫停各地平台备案验收细则,可能意味着不久将推出全国性的统一的平台备案指导意见。这次平台验收,是以各地金融办为主体,因为种种原因包括某种程度上的地方保护,各地推出的验收细则出现不小差异,这种尺度上的松紧不一,不仅会造成网贷平台备案验收中的不公,也会留下不少隐患。如果一些平台因此带病过关,回头出现问题将会很麻烦。

  暂停发放网贷备案登记细则,很有可能意味着全国性的备案指导意见即将出台。从平台提交备案申请材料到结果公布,正常的流程需要差不多40个工作日,即使备案细则立即出台,备案申请窗口打开,6月首批备案平台才进入公示期,原定的6月底前完成全部备案工作已经不可能。

  结语

  网贷备案是当前行业走向合规的必经之路,通过这一轮的监管合规落地,最终会将原先大量偏离行业本质的问题解决,停止新增违规业务,清理存量违规业务,从而让行业去伪存真回归本质。而未来,监管层更希望看到的是网贷平台可以和银行进行更加深入的合作。

  当网贷企业的业务与资产都可以反应在银行的资产负债表上,就能让监管层看得更加清楚明白,也对行业发展更加有信心。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作者:yorke,原文:http://news.pedaily.cn/201805/431061.shtml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投资界(微信公众号ID:PEdaily2012)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文章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投资界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