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范冰冰“6天四千万片酬”背后的影视创作焦虑:谁来对崔永元负责?

2018-06-04 08:25· 微信公众号:娱乐独角兽  耿凌波 
   
因此,用李星文的话来说,就是“谁疼谁知道。尤其是崔永元作为一个神经比较敏感的,遇事心理反应会比较大的这种性格和人格,在面对这种事情的时候,他可能比一般人的痛苦还要深得多”。

  这两天,淡出大众视野许久的崔永元,又一次以一个“反骨仔”的形象回归。不仅在官方认证的个人微博上爆料范冰冰签订“大小合同”6天4千万片酬,更炮轰冯小刚、刘震云翻脸无情是“渣子”,徐帆公开谈丈夫出轨“不知耻”,十余条微博下来,可以说将娱乐圈里“不能说的秘密”悉数公诸于众,在全网范围内引发了激烈的讨论。然而,这并不是崔永元第一次如此发挥自己的“名人效应”。

  自从化身反对转基因“斗士”大战“方舟子”之后,从前风趣幽默的“小崔”便在“放飞自我”的路上一去不复返,挂人、爆粗、对骂、撕逼......堪称“佛挡杀佛,神挡杀神”。但对于信仰“中庸”的中国人而言,这种“以暴制暴”的极端行动却异常刺眼,甚至让伴随着互联网成长起来的一辈,每每提起“崔永元”三个字,都会产生不由分说的抵制情绪。这一次,“小崔”依然会被舆论嘲解吗?

  《手机》:刘震云的转机,崔永元的危机

  正如著名影评人李星文评论此次事件,“已经有点个人恩怨的感觉了,外人很难去做一个精确的判断”。

  起因是2003年的一部喜剧电影《手机》,讲述了事业如日中天的电视主持人严守一,因为手机经历了生命中一系列危机和转机,片中对于人性的探讨十分深刻,而主角多次出轨并扶持出轨对象的桥段,也成为许多观众茶余饭后的谈资。这部堪称冯小刚从业生涯中举足轻重的作品,捧红了范冰冰、成全了刘震云,却让崔永元经历了一场长达15年的噩梦,有太多人将他认定为“严守一”的原型。

  这让崔永元个人的家庭、性格、事业都由此产生了突变,在接受腾旭新闻记者采访时,他曾提到,“是《手机》让我变得粗糙”。

  通过崔永元的描述我们得知,《手机》开拍之初冯小刚方面曾主动与其接洽,进行素材采集,甚至还曾向后者建议出演或担任编剧,但他考虑到公职在身便拒绝了。直到影片公映,对严守一与崔永元的联想纷至沓来,严重影响到自己与家人的生活,他这才意识到冯小刚嘴里所说的“惊喜”具体是什么,好在当时《手机》的编剧刘震云前后与其主动道歉了三次,才将事情平息了下来。

  但不久前的一个消息,却将崔永元的“愤怒”重新激起。今年5月10日,冯小刚在微博上公布《手机2》的海报,正式宣布电影开拍,同时晒出原班人马照片。第二天,范冰冰也在微博表示,时隔十五年再次参演《手机2》十分开心。这让先前因为《手机》“受伤不已”的崔永元彻底坐不住了,尤其在与刘震云沟通无效之后,他开始用自己的方式将外界的视线重新带回到2003年的那场对垒当中。

  从范冰冰、冯小刚、刘震云、徐帆到刘震云女儿,无一不落、各个击破。5月28日,崔永元在微博公布了一份演艺合约,暴露了范冰冰诸多涉密信息。第二天,崔永元再发微博,暗指范冰冰拍戏签两份合同,小合同千万酬劳,而大合同则有五千万,但工作时间只有4天。随后范冰冰方面公开发表声明,表示崔永元既破坏了商业原则,又涉嫌侵犯合法权益,不放弃追责权力,将这场“撕逼”推向了高潮。

  影视创作的边界设在何处?

  本已经沉寂了十五年的陈年旧事,却在双方激烈的争辩中重新掀起“腥风血雨”,我们不禁要问,电影《手机》是否真的存在“影射”嫌疑?而影视创作的边界又该设在何处?

  对此,著名影评人李星文表示,“说影射就严重了,我相信冯小刚拍《手机》的目的并不是为了把崔永元搞臭,或者想把崔永元的隐私给揭出来公诸于众,我觉得他没有这个心理动因。”在他看来,《手机》这部作品更多的是对现实生活的一种调侃,“在一种似真实非真实之间,找一种文本的乐趣。”但不否认,是带着一些“恶趣味”的,只不过相较当前网络上流行的“恶趣味”而言,《手机》先行一步。

  但是在业内编剧高大拿看来,“2003年的时候国内谈话节目还是比较少的,尤其在《手机》上映期间,那种《有一说一》的节目形式,包括严守一主持的风格,都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崔永元”,虽然够不上“影射”,但却实实在在地是变相蹭热度。“剧本毕竟是虚构,在创作原则上不算违规。但因为有前期对崔永元的素材采集和接触,负面的联想一出来,在道义上肯定是说不过去的”,高大拿如是说。

  “比如《手机》中间有一场严守一去培训的戏,当时央视的名嘴李咏、王小丫、鞠萍、董浩等,把葛优饰演的严守一围在中间,独缺崔永元的设定,给观众留下槽点和八卦空间。”尽管那一幕中,呈现出的工作状态也不全都是积极的,但主持人“自己演自己”,总给人一种自嘲式的幽默。“就像过去写文章论战,我写对你的回应,私下也应该通知你或寄样稿给你。崔永元被采集了素材,但对真实内容没有知情权,火大也有情可原”。

  从另外一个层面来反思,“我们对于知识版权的界定还是太宽泛了”,高大拿告诉娱乐独角兽,“当年电影《手机》公映之后,国内诞生了一大批拷贝《实话实说》的节目,在济南电视台甚至有个栏目就叫《有一说一》”,在国内大家都觉得没什么,甚至观众也看得津津乐道,“那如果发生在美国,是不是就会有人出来诉知识版权侵权?”归根到底,国内法律、维权对这方面的限制还处在相当初级、模糊的阶段,“中国还是草莽社会”。

  冯小刚和观众谁改背锅?

  对此,李星文的见解和高大拿有异曲同工之处。

  在他看来文艺作品与现实生活应该是严格分开的,最重要的是,观众要有这种常识。“你要相信戏剧的假定性,不去把电影和电视剧中描述的故事,直接和现实中人去对应。哪怕他相似度再高,也不应该做这种联想和嵌套。”但在当前,“观众的趣味、观众的素质,确实没办法进行严格的区分。甚至在互联网的影响下,网友普遍的思维方式和乐趣所在,就是专门去找这种黑才酸挑的噱头和素材。”

  因此,用李星文的话来说,就是“谁疼谁知道。尤其是崔永元作为一个神经比较敏感的,遇事心理反应会比较大的这种性格和人格,在面对这种事情的时候,他可能比一般人的痛苦还要深得多”。所以他一再强调,大众不应该去参与事件的发酵,更不能看过电影后就进行一些不必要的联想,做出恶意中伤甚至在别人伤口上撒盐的这种事情”。

  确实,当前国内观众市场成熟度普遍偏低这是不争的事实,但在观众进行自我反思的同时,崔永元和《手机》剧组的事件,也为整个影视行业敲响了警钟。提醒广大导演和编剧,在追求艺术成果和商业成功的同时,也应该考量作品在整个社会范围内影响和责任。同时,也应该在今后的从业过程中,更加重视工作细节的处理,以避免再次造成今天崔永元与其家人所面对的压力。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

    • 2018年08月14日
      优客工场
      优客工场
      战略投资 30000万人民币 融资
    • 2018年08月14日
      阅邻
      阅邻
      A轮 金额未透露 融资
    • 2018年08月14日
      路图
      路图
      Pre-A 1000万人民币 融资
    • 2018年08月13日
      喜马拉雅
      喜马拉雅
      E轮 400000万人民币 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