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博教育黄劲:我们要做教育领域的淘宝商城

2011-03-07 09:30 · 腾讯科技  赵楠   
   
北京北三环外的某写字楼,被三副巨型广告遮满其面,有意思的是,广告主分别来自三家不同的教育机构,且均于去年上市。而安博教育,便是这三家中第一个赴美上市的公司。

  北京北三环外的某写字楼,被三副巨型广告遮满其面,有意思的是,广告主分别来自三家不同的教育机构,且均于去年上市。而安博教育,便是这三家中第一个赴美上市的公司。

  2010年8月5日,安博教育登陆美国纽交所,融资1.07亿美元。在敲钟仪式上,身穿红装的CEO黄劲,在身旁高管簇拥下格外惹眼。

  黄劲自小聪敏过人,15岁考上电子科技大学计算机系,88年考取电子科技大学和美国加州大学伯克莱分校联合培养博士,92年加入美国芯片设计软件公司AVANT!。据说,黄劲当时在硅谷是有名的活跃分子,经常搞一些精英聚会活动。

  1999年国庆,受教育部邀请,黄劲李彦宏等来自硅谷的25名中国博士,组成首个“留美博士、企业家合作考察团”回国考察,并作为上宾在天安门观礼台观礼,当时黄劲是代表团的团长。

  说起回国,黄劲称,因为自己学软件,父母又是教师,加上国庆观礼后的激情澎湃,以及之后又受到了教育部领导的盛情邀请,于是有了回国做教育软件的念头。适时,黄劲在硅谷已创立了一家公司,并在美国买了房。

  2000年,全球互联网泡沫,黄劲凭借自己在硅谷的良好声誉和对于中国教育广阔市场的憧憬,很快拿到了风险投资,随即回国创办了北京安博教育软件公司。

  凭借团队优秀的技术实力和人脉资源,安博教育在早期主要把软件授权给第三方教育机构,与此同时,99年那个与黄劲同在一个归国考察团的李彦宏,也正靠技术给第三方打工,不同的是,在互联网泡沫下,李彦宏依然选择站在互联网的风暴里,而黄劲则从软件开始。

  事实上,软件也仅仅是开始。在硅谷目睹过互联网残像的她,与李彦宏一样,对互联网依然满怀信仰。在黄劲的战略部署中,软件只是第一步,也是最重要的一步,在这背后却暗藏着一个巨大的商业链条。

  从2000到2004年,安博一直在搭建自己的基础设施平台,即由IT管理、财务管理、师资认证体系集一身的软件智能化系统。04年,安博也开始与教育机构合作,提供线上、线下的混合式教育,教学软件直接卖给终端用户。06年,国内教育行业火热,新东方上市,这一年中,安博也顺利拿到思科、集富创投、华威等投资的1000多万美元。07年,安博再次获得融资,麦格理、思科、华威、艾威基金等机构对安博投资5421万美元。08年,安博又拿了英联艾威基金麦格理等1.03亿美元投资。

  在资本的推动下,安博开始对线下教育机构展开整合。仅在08年与09年两年之间,安博教育就有23起并购。

  教育主要靠的是人,并购可解决当地市场“人”的问题,使区域服务得到提升。黄劲认为,教育行业市场规模大,但目前较为分散,通过全资并购当地排名前三的教育机构可迅速占领市场。

  数据显示,从2007年到2010年,安博的净营收依次为3.2亿、5.1亿、9亿、14亿元,净利润依次为3400万、6700万、1.4亿、2.0亿元。黄劲表示,并购一直是安博战略发展的渠道之一,未来新并购对收入的贡献计划在10%以内。

  安博教育的并购对象分为两种,一种是以升学为目标的基础教育培训机构,另一种是以就业为目标的职业教育培训机构,为了深入的了解基础教育与职业教育,为培训机构做支撑,安博还对应投资了中小学校与职业技术学院。

  基础教育培训的营收按照授课时数收费,采取递延收入方式确认营收。据2010年不完全统计,安博教育共有96家家教中心,5家中小学校,16家职业培训机构,2家职业技术学院。黄劲表示,在收入结构上,希望基础教育与职业教育5:5,齐步走。

  此外,安博教育已在昆山、大连、长沙等地与当地政府合作,建立产业园区实训基地。内,与高校就业办合作,根据需求形成课程体系;外,由政府提供硬件设施,以此解决各地政府在主导产业转型中,出现的人才紧缺、培养问题。

  大规模的市场扩张必然会带来成本的上升。为了从内部消化成本,安博教育在2009年调整了软件销售链条,从与第三方教育机构合作营销的B2B2C模式,改为B2B模式,把软件一次性卖给教育机构,再由它们分发给用户,从而减轻了软件后续服务与市场营销的成本。直观数据显示,安博教育的毛利率由2008年的35.6%增长至2009年的54.7%,2010年继续保持增长至58.6%。

  当然,安博教育2010年的上市与国内火热的教育消费行情密不可分。这一年里,国内共有4家教育培训机构赴美上市。据悉,2009年中国教育培训市场6800亿,2012年有望突破10000亿,每年复合增长12%,而民营教育的复合增长为16%。有业内人士还为教育机构门可罗雀的市场现象总结了一串顺口溜,取名“13模式”:

  “宗教定位,卖信仰,教练技术与人生导师模式;会员定位,卖健身,会员学习卡模式;文凭定位,卖公章,资格证书模式;娱乐定位,卖游戏,游戏拓展模式;旅游模式,卖名企,现场考察模式,演出定位,卖包装,激励表演模式;百货定位,卖白菜,音像出版模式;形象定位,卖魅力,个人魅力模式;关系模式,卖热闹,论坛俱乐部模式;洋务定位,卖老外,洋买办模式;高校定位,卖招牌,高校MBA研修班模式;行商定位,卖老师,内训模式;网络定位,卖信息,网站模式。”

  而黄劲要包办的是每一个人整个一生的学习服务。从做软件开始,接入第三方,是为了获取用户的长期积累的学习轨迹数据,今后可据此发展成学习推荐引擎,当这个数据库像滚雪球一样发展到一定规模时,根据每个人的个性化特征,在这个平台之上,开展任何细分的线下业务不在话下。

  在线学习系统是个平台,线下培训机构则是平台上的各种应用。黄劲称,安博教育正讨论建立一个线上的社交平台,接入更多的用户,打造最大的学习轨迹数据库,而通过并购来的各类线下学校,只是基于C2C海量用户数据的变现通道,这就相当于是教育市场的淘宝商城。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