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张伟:周鸿祎戴志康红杉 轮番“摧残”我

2013-11-29 09:22 · 创业邦     
   
第一次融资那个时候公司还很小,差不多快死了吧,我们就去到北京参加类似今天这样一个会,就在会上讲话,讲完话以后就出去了,我就在电梯口堵上他了,我说你投我点钱呗,然后周鸿袆就说你给我写个邮件,我写了邮件。

  

博雅张伟

博雅张伟

  11月26日,2013创业邦年会在北京千禧大酒店开幕。本次年会主题为“颠覆力”,创业者与投资界代表轮番登场,共同回顾2013年的创投圈大 事件,探讨2014年的创新模式以及商业新格局。27日下午,博雅互动CEO张伟与大家分享了博雅互动融资过程中的一些心得,以及跟投资人怎么相处?

  以下为现场文字实录:

  张伟:谢谢大家,谢谢创业邦,谢谢南总,这么多人,我今天分享一下创业过程中,我们有过三次融资,我想分享融资过程中的一些心得,以及跟投资人怎么相处的这样一些心得。

  第一次融资:周鸿祎总是问我是不是世界第一;戴志康总在细节上挑战我,因为他比较闲

  第一次融资那个时候公司还很小,差不多快死了吧,我们就去到北京参加类似今天这样一个会,就在会上讲话,讲完话以后就出去了,我就在电梯口堵上他了,我说你投我点钱呗,然后周鸿袆就说你给我写个邮件,我写了邮件,他很快决定要投200万人民币,过了三个月我又到北京找他,他就说,我投你200万好像你有用不完,不如我就投你一百万吧,我当时心想,那是不是投100万,股份就给一半呢,股份还是那么多,但是价格得少一百万。

  我当时很纠结了,就觉得到底这钱要还是不要呢,这时候其实每个人在面临这种选择的时候都是会纠结的,但是纠结之后如何选择,我觉得很重要,我当时怎么选择的,我在想,我到底要的是一百万也好,两百万也好,给我的作用是什么?我当时就纠结了一小段时间,最后我觉得我的企业当时的情况,我要的不是钱,说白了一百万也不能干什么,两百万也不能干什么,关键是这一百万背后能给我带来的人很重要,所以我找周鸿袆投资的目的,希望他能帮我,而不是他能给我 多少钱,所以最后我想了想以后,我下决心,我要的是这个人的价值,所以我就要了这笔投资,我答应了一百万投资以后,那我再给你介绍一个人吧,你的业务我也不太懂,网上新闻大家都看到了戴志康,我开始不愿意,他比我年轻,我比他大5岁,他凭什么知道我,周鸿袆马上就教育我,你不能以年龄去论人,人家的经验比你多,你不能以貌取人,好吧,看在老大的面子上,我就接受戴志康这个人了,最后投的时候一百万人民币,要了我很多的股份,这个数字就不讲了(小编偷偷告诉你:其实是15%)。

  关键我想分享的是我最后怎么决策的,为什么这么要,为什么戴志康进来我也同意了,跟我的价值观是有关系的,我始终是看价值的,最后是周鸿袆和戴志康每人投了50万,我觉得100万换了两个脑子进来,他们投进来以后我拼命榨取他们的资源,因为周鸿袆比较忙,我记得给他打电话,一个月能打通一两次就 不错了,没什么空,因为戴志康比较有空,他那个时候自己的企业做得也不是太好,他就特别有空帮我,我们晚上两三点钟打两三个小时的电话都没有问题,周鸿袆 对我的帮助他见面他就只问一句话,他每次就问这一句话,我特别烦,我现在觉得有道理,他说你的扑克是不是世界第一,我说我干吗做世界第一呢,我在中国做第 一就够了,我为什么要做世界第一,你每天问自己一个问题,是不是世界第一,下次你回答我,什么时候你做到世界第一了,你就来找我,我心眼这不是一个不可能 完成的任务吗,所以我就没当回事,其实到今天回过头来看,他讲的话是很有深度的,如果我当时能够认真听这个话,其实后面反思我们大概08年09年的业务规 划,坦白讲,我们的国际化,今天看起来很成功的,我们在十几个国家都有收入,我们70%的收入来自国外,今天看来周鸿袆这个话是起作用了,虽然我没听,还 是起作用了,如果当时我真的听了他这句话,如果我更早的决心更大的迈出国际的道路,我想博雅今天的成绩是更好的。

  回到戴志康那边,他当时花的时间比较多,当时戴志康跟我相处,他花大量的时间,他跟周鸿袆不一样,他只能站在战略很高的高度去讲,每次去讲是不是世界第一,我听的耳朵都出茧子了,戴志康就给很多细节,细到我们招聘一个高管该给一万块钱工资,还是给一万二千工资他都参与这个讨论,我那个时候挺依赖 他的,他也有空,你投了我钱,你不能白活,你得给我干活,我就天天打电话,天天打电话,他一开始其实我的感觉,他一开始也挺上心的,后来估计也烦了,也不 太接电话,晚上打电话找不到人了,当然今天回过头看,他不是烦了,是结婚了,不能晚上打电话了,我跟戴志康接触最大的价值,他真的不断的 挑战我,周鸿袆挑战你是不是世界第一,到我这儿扔到一边去了,戴志康挑战我每件事,我请了个高管,你定工资,你为什么这么定,是不是小老板意识作祟什么 的,所以最有价值的他应该来讲,骂了我很多次,虽然他年轻,我就也不好跟他翻脸,投资人嘛,所以他每次骂我,我也装作听,不过我觉得在这种不断挑战环境 下,确实我的很多决定越来越正确,本身咱就是利用人家的资源,骂两句也无所谓,到现在我可以跟达到负责任的讲,上市之后的第二天他就把我臭骂了一顿,我想 翻脸,但是我想还是算了,那么多年的交情,这种挑战市投资人给我最大的价值,这是关于跟这个投资人的关系。

  第二次融资:一个盒饭加赶飞机陪打车,我就感动了

  第二次融资是红杉,其实当时我们融红杉钱的时候,公司那个时候已经蛮赚钱的了,公司起码是不缺钱,红杉非要投资,当时有好几家VC,当时IDG也在跟进我们的项目,因为那个时候企业蛮赚钱的,其实那个时候我在选择两家的时候,我也是纠结了很长时间,我是一个比较容易纠结的人,我纠结什么呢,我纠结第一是要不要VC的钱物,第二个问题,要哪个VC的钱,我觉得纠结不重要,重要是纠结之后怎么选择?所以我想分享的是你怎么选择?有一句话叫选择大于努力,我想如果你选错了怎么努力都是没用的,我也很认同这句话。

  当时关于要钱不要钱这个问题我怎么想的呢,我就觉得跟周鸿袆那个一样,我当时觉得我现在有周鸿袆,戴志康帮我,别人加入进来又有人来帮我了,我决定要这个投资,在选择红杉和IDG的人来,我没有选择IDG,IDG我也去了,实际上我是在选他们的人,我看哪个投资人更靠谱,这个是蛮清楚的,我到红杉的时候,IDG的很多高层都见到我,一阵特别激动,我其实基本上对红杉已经没什么兴趣了,其实我已经订了机票已经回深圳了,红杉办公室我都不太想去了,基本上就要IDG的钱吧,这个时候红杉的周总,说在他办公室请我吃一顿午饭,去了之后就吃了个盒饭,在办公室只能吃盒饭,也忘记吃什么了,我两点半的飞机,一天钟就要走了,他就提出来什么呢,他要打的送我去机场,利用在路上的时间聊聊天,我是个比较容易感动的人,我觉得挺好,人家这么殷勤吧,我也得给人家个面子,我说聊聊就聊聊,一路陪我聊到机场,结果到机场下车的时候我就被感动了。

  当然这是一个感性,感动的背后还是要回到理性上面,我到飞机上就开始了理性的思考,我怎么思考呢,我在想IDG也不错,红杉也不错,但是我看具体人的时候,我就在想,你说周总这个人挤出那么点时间陪我吃饭,这个还好,关键是他对这个项目很上心,他能陪我坐出租车到机场,这么努力,这么敬业,没准他将来也能像戴志康那样半夜接我的电话。理性分析之后,可能他就是我要找的人,所以我就这么举一反三觉得挺好,事实证明了这个不是替红杉做广告,事实证明周总这个人确实,到现在为止,刚刚我上台之前,他跟我说,他现在每天睡觉前打30分钟斗地主,他下象棋在我们手机象棋版下过600局,曾经被老婆删过象棋软件,作为一个投资人做到这个位置够了,能够这么认真的体验我们的产品,我不知道今天投资机构多不多,我建议你们效仿,这么认真,我觉得很重要,所以他老给我提很多建议,你要这么改产品,那么改产品,虽然不靠谱的居多,但是人家愿意提本身就是好事,人家只要愿意提,说白了,你花钱请这么贵一个人给你提建议,也挺难的,所以我就选择了红杉。

  选择之后,确实像我原来预想的那样,他们都很上心,博雅有今天的成功,有我的一半,有投资人的一半,不是说恭维他们,因为什么呢,因为从红杉投资进来以后,我们就规定了,至少每两个月开一次董事会,正常是三个月,我们特别规定,这个得短一点,一个月太多了,两个月,第一次开的时候大家都西装革履的。第二次开会翻脸了,本来说好开董事会嘛,应该去我们公司开,第二次他们都说你得来北京开,所以第二次之后都是我飞北京来开董事会,所以这个没关系,咱看价值嘛,咱拿到价值就行了,我每次坐飞机来北京,结果那次开董事会我印象深刻,戴志康也来劲了,周逵也来劲了,主题思想就是你什么烂公司,这么玩下去就玩死死了,你才投了我两个月,我这么烂,你干吗投我?其实他们不是那个意思,当时我就很生气的,我心想,他说你这个团队怎么怎么烂,业务怎么怎么烂,这个也没有,那个也没有,当时我情绪很大,后来我想想,我觉得这个人唯一一个好处是,这些话很难听,但是我都能记住,我回去以后琢磨很久,他说我管理团队不够强有没有道理呢?有道理,最后我会把他们骂我的话每一句都记下来,不是报仇,就认真地去改进,这个是我们合作的一个非常好的点。

  第一次他们让我制定一个计划,下次开董事会的时候,你的高管队伍里面至少要有什么什么样的人,我就真的去这么做了,我记得现在我们公司有至少两到三个高管是那个时间进来的,包括我身边很重要的人都是那个时间进来的,所以我回想起来,其实我说的那么漂亮,其实我当时心里都是挺骂他们的,挺排斥他们的,我都不想见他们了,太狠了,现在回头想,他们都是帮助我的,还有一次开会,说我不会用安卓手机,因为我是苹果粉,我们2010年就开始做苹果的市场,我记得有一一次在杭州开会,他们骂我,第一次开董事会的时候,你要开始用安卓手机,我就不明白,为什么我要用安卓手机,我觉得没有道理,他们是觉得看到安卓手机市场增长的很快,我就很忠诚苹果粉丝,第二次开董事会的时候他们就火了,说你他妈的下次开董事会,你如果还没带安卓手机,我就掐死你,真的这样讲,这个话是一字不落的,我当时恨不得先掐死他(戴志康),你知道吗?

  所以那次开董事会就不欢而散,我心里挺郁闷,我最大的好处就是听话,回去我就真换安卓手机了,到现在我安卓手机用的非常好,我觉得安卓手机特别好用,带来什么好处呢,移动安卓市场增长那么快,如果老板你都不用安卓手机,你凭什么在那个业务上做得那么好,你的产品怎么在安卓上能够体验好呢,所以现在看起来那句话骂的太有价值了,你想用那么大劲挺不容易的。

  还有去年的时候,我们在移动互联网的产品已经有十几款博雅的游戏,大家玩过的,知道我们产品做得还不错的,都同意吧,但是董事会上你看他们说什么呢,那次把我惹恼了,说我不懂移动互联网产品,我都做三年了,我不懂,你懂,你们一个产品都没做过,你懂,我真的火了,反正当时就是剑拔弩张,基本上就是要翻脸的样子,好像是戴志康,还是周总,建议说你耐心点,你把周总提的五条建议你记下来,我就抄,你给我说,我就抄第一点,你的产品这个不行,那个不行,写了五条,这五条保密,我就不公布了,这五条写的过程中写完以后我发现这真的是我们的问题,所以当场我就没有回家再琢磨了,这确实是我们的软肋,而且看完这五点问题以后,我发现我们真的不懂移动互联网,因为之前我们在PC上做得非常好,以前博雅的手机产品就是叫PC移动版,就是把PC的,从PC过渡到移动互联网上面简单的移动过来是不行的,你一定要完全针对这个设备,完全针对这个终端的特性设计你的产品,其实他们就是想传达这么一个理念给我,但是他们不应该讲那句话,不应该讲我不懂移动互联网,但是你也得给我留点面子,好在我写了之后明白了这个道理,特别重要,这个理念直到我们博雅的产品在全球,差不多我们的产品发行到100多个国家非常好,我们在泰国当地最大的游戏公司了,他们有一个投资圈的朋友到泰国旅游在菜市场都能见到我们的游戏,我是没见过,太神奇了,所以投资人给的建议批评特别重要,这些经验经历在我们决定上市还是卖掉的时候起了决定性的作用。

  有人15亿现金买我公司股份,我:不卖!当然也纠结了半年

  第三个故事就是说,其实从去年年底就开始了,大家都知道A股的公司买了很多手游公司,一动就十几个亿,其实坦白讲,至少三家以上的公司找到我,他们很想买我们,对于一个创业者来讲,在选择把公司卖掉,还是上市这个问题上,如果你说没有纠结过,我不相信,有的是卖不掉,我是纠结了半年以上,这个过程怎么纠结呢?坦白讲,当时最好的一个定位就说,以我在博雅所持有的股份可以给到现金15个亿,跟今天的市值不一样,那个17个亿都是虚的,跟我也没什么关系,我好好把事干好就行了,那15个亿就给我,装到兜里。

  坦白讲,面对15个亿堆在你面前你一定会纠结,这是一个艰难的选择,我如果选择了15个亿,意味着我未来的生活方式跟现在肯定是不一样的,现在我没选择,上市肯定你是需要面对股民的监督,对吧,你要很努力的每个季节都要交报表,责任也是很大的,拿15个亿基本上人生也就差不多了,所以这个问题我整整想了半年以上,最后怎么做决定的呢,就是跟之前的经历是分不开的,最后我觉得首先上市以后,你会有更多周逵,戴志康这些投资人,那股民骂你是不客气的,我听香港的股民问问题是很直接的,基本上你的业绩不好,那骂的是很惨的,我们当时股票跌,就有三个人打电话,问怎么回事,其实上市之后这个挑战更大,我为什么做这个选择,我觉得这个挑战对我来讲一定是好事,因为在这种挑战下,我才有更大的动力,有更大的力量去创造更大的未来,如果没有这种力量支撑我,我很担心我会颓废,而且我觉得现在这个年龄我才三十几岁,所以更多的人骂我,更多人关注我的成长,我觉得我前途未来还挺大的,就讲这么多,谢谢。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