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软印度做慈善,战略布局下“大棋”

2014-12-24 10:19 · 雷锋网     
   
最近微软尝试在印度开发这些White Space,用于帮助当地的居民更多的连接到网络中。另外包括Google和Facebook在内的科技巨头也已经注意到该空白频段的利用价值,并开始尝试进行这方面的测试。

微软印度做慈善,战略布局下“大棋”

  最近微软尝试在印度开发这些White Space,用于帮助当地的居民更多的连接到网络中。另外包括Google和Facebook在内的科技巨头也已经注意到该空白频段的利用价值,并开始尝试进行这方面的测试。

  什么是White space?White Space是无线通讯频谱的组成部分之一,主要用于在不同已经使用的频谱间形成空隙,防止两个频道发生串扰。

  微软为什么要这么做?是忽然间节操满得快要溢出来了所以要慈善尚在第三世界的阿三?还是新掌门纳德拉迫不及待要衣锦还乡造福桑梓?都不是,微软打诞生的那天起就和节操说再见了,纳德拉报效家乡不会打着微软的旗号,即便他想打,微软的董事会也不会同意,之所以这么做,是战略使然。

  纳德拉上台之后,新人新气象,提出Mobile first cloud first(移动优先,云优先)。在这个思想指导下,微软做出一些改变,收入不错,财报也不错。华尔街大喊微软万岁。微软股价一路高企,市值逆袭谷歌。一切都很美好,至少看起来很美好。

  但是,光是看起来的美好还不够,微软还要赐予投资者以及自己崭新且强大的想象空间,还要用行动证明光鲜的财报不是昙花一现的璀璨,不是海市蜃楼的一场虚幻,有延续性,这样才能保证市值稳压谷歌一头,坐稳科技界老二的位置。为印度提供网络连接,就是微软在表明心迹。目的是为“云”这个正从纸面上站起来即将落实到现实中去的概念——“今天的科技界和IT都已完全认同了这个概念,并且看到了云计算对今后经济和社会巨大的影响力”(引自《浪潮之巅》),开拓新市场。

  此举契合“云”的特征,上对得起华尔街,下对得起微软公司,中间对得起自己的职业操守。

  什么特征?

  云是新科技,不同于传统科技,它几乎不用考虑规模限制,只想规模效应就好。传统科技,例如汽车,虽然也有规模效应,却不是越大越好,大到一定程度之后,再大下去就会赔钱,如果一味大下去就会赔个稀里哗啦。市场不是无限的,传统科技产品的细分又多,不同的功能,不同的价位,甚至相同价位、相同功能的汽车之间还有无数细分,有运动,有时尚,有商务,等等。如今,不是汽车刚刚普及的那个时候,福特的T型车卖得漫山遍野,大众的甲壳虫走进千家万户,某一型号的汽车只能卖那么多,最多再多卖5%。要是产量多过这个数字,十有八九是卖不掉的。成熟的市场不会有超过5%的波动。卖不掉就要赔上一大笔钱,汽车本身的成本可不低。开拓市场看起来很美好,但也仅限于看起来。比如法拉利进入印度市场,它要租店面,维持店面,培养维修工、营销等等,都要花钱,需要一年卖五十辆,或者六十辆才能平掉。印度市场一年能卖五十辆或者六十辆吗?做出判断不能拍脑袋,需要数据,需要研究,需要咨询。这又是一大笔钱。咨询公司的收费从来就不便宜。最让人无法接受的是,花了这笔钱,并不意味着一定就要、就能在印度开卖法拉利。

  新科技不同于传统科技,开发的过程也会花掉大量人力物力,有过之而无不及,可产品一旦定型,就能简单、迅速、便捷的铺货。譬如Windows,一张光盘就是把事情给办了。压制好一张光盘要花多少钱?多压出十万张光盘对微软有什么影响?再譬如最新的抗癌药物,制药公司忽然发现自己太乐观了,药造多了,可即便生产出来的药物只卖掉一半,制药公司眼皮都不会多眨一下,因为这对制药公司而言连疥藓之疾都算不上。

  云计算,也是这样。微软、谷歌和亚马逊可以很潇洒:卖得掉当然好,如果卖不掉,也无所谓,反正亏不了多少钱。可如果一家汽车公司的新产品在生命周期里只卖掉一半,或者干脆再给他加上一半,卖掉了四分之三,那也是生命当中不可承受之重,假如这家汽车公司没什么家底,就只有破产一条路可走了。对于他们而言,宁可少卖,也不要卖不出去。

  此外,还有一点。新科技的市场比传统科技要大,因为新科技有排他性,例如操作系统市场,只有一家微软,搜索只有一家谷歌(别和我提百度和必应,百度大家都懂,至于必应,如果没有微软家大业大不计成本的输血,吊命,早就一命呜呼了),移动操作系统只有一个安卓,相信我,不会有Windows phone什么事儿,微软的一切努力不过是垂死挣扎罢了。对于新科技而言,优势一旦确立,几乎没有可能实现直道超车。这也就是为什么有人说“打败谷歌的不可能是下一个谷歌”的原因。

  可能有人会用苹果反驳我。在我看来,苹果不是一家科技公司,而是一家时尚公司,卖的是品味,是体验,而不是技术含量(我不是说苹果没有技术含量,只是说技术含量并不是苹果的重点)。

  云计算的第一步是联网。在欠发达地区提供网络连接,就有了提供云服务的基础。

  云服务是广阔的,不只是存储,还有其他服务。谷歌已经把原本运行在PC上的许多应用软件的主要功能,例如图片处理、文字处理表格处理和讲演稿演示等等,搬到了服务器上,或者说是云端。虽然一开始这些功能与PC上存在并演进了十几年的软件的功能相比,非常幼儿园,但是,它们发展迅猛,普及速度超乎想象。它们已经能够提供PC端同类产品90%以上的功能,能满足95%以上的用户。

  不仅如此。云服务还能提供PC提供不了的功能,随时随地共享信息,随时随地了解工作日程,公司的通知,提交工作。

  云还能做一些原来做不到的工作。一个17岁的美国高中生布列塔尼·温格利用谷歌的云计算工具分析了760万病例,编写了一个基于云计算的程序,用来判断乳腺癌癌细胞的位置,准确率达到98%,大大高于现在的临床水平。

  毫无疑问,未来是云的未来,云的世界。

  那么,为什么是印度?不是南美,或者非洲?纳德拉在印度出生,在印度读完大学,这个履历在印度有先天性优势。当然,这只是一个理由,而不是关键。关键是印度人口众多,经济发展不错,极有可能成为下一个中国,即便成不了中国,成为中国的一半,也有无限的想象空间。退一万步说,印度最终不死不活,成不了一流市场,微软也无需花费太多。前文讲过,这是新科技的特征。

  还有一点不容忽视,印度的软件外包行业发达,与美国联系紧密,印度能更快更好地接受云这个概念。可以想象,如果印度的软件外包习惯了微软的云,那么他们不大可能转投功能相似的谷歌或者亚马逊,这就像用惯了Windows之后,再用苹果肯定磕磕绊绊(不少人买了苹果之后把操作系统改成Windows就是这个原因)。习惯是最好的商业忠诚。

  与此同时,斯诺登的出现,信息安全的重视空前,美国云落地中国的可能性不大,印度则不是问题。

  综上,这不过另一个撬开市场的准备动作,就像当年微软用盗版培育了中国的操作系统市场。

  不只是微软有动作,谷歌也有。《谷歌让全球都能上网:10亿美元建180颗卫星》。《谷歌计划“热气球”项目:2016年提供LTE覆盖》。显而易见,英雄所见略同。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本文涉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