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宇晨央视《对话》访谈:互联网三代创业者的光荣与梦想

2015-05-20 06:18· 投资界综合   
   
互联网从1.0时代进化到3.0时代,几经风云变幻,到底是创业者引领了时代,还是时代成就了创业者?谁也说不清。确定的是,90后的创业者们已经站在了互联网3.0的潮头。

孙宇晨央视《对话》访谈:互联网三代创业者的光荣与梦想

  前些日子参加了CCTV《对话》栏目的录制,与唯品会的冯佳路、圆通的相峰、一号店的郭冬东、够近的刘育辰、我买网的羊凯,以及阿里巴巴的金总和途牛网的于总一起就互联网创业的进化史和互联网创业者二十多年来的光荣与梦想进行了深度的交流。这次交流让我对很多问题茅塞顿开,也让我对互联网创业以及我现在做的去中心化金融有了新的感悟和畅想。

  中国的互联网创业者目前看来可以被分为三代。他们都面临各自所处时代的机遇和挑战,有的人折戟沉沙,有的人最终成为时代的弄潮儿。互联网从1.0时代进化到3.0时代,几经风云变幻,到底是创业者引领了时代,还是时代成就了创业者?谁也说不清。确定的是,90后的创业者们已经站在了互联网3.0的潮头。

  二十多年前,互联网1.0时代的创业者们都是先驱者,这个领域跟他们竞争的人比较少。阿里巴巴集团主席马云在面对湖畔大学的同学时说,看到湖畔的同学都感觉太牛,如果这些人都来竞争,他当年就被干掉了。这也说明当年的创业者竞争对手比较少,所以比较容易脱颖而出。

  但另一方面,互联网第一代创业者也有比较艰苦的一方面。首先是互联网的用户太少了,不像当年连了网线三四年以后才一百万用户,现在随便一个移动APP可能两三月就100万用户了。其次,风投投入的资金完全是两码事,当时像马总这样的人去美国,走那么多风投机构都惨遭拒绝,更不用说其他创业者了,当时创业者中能拿到风投的完全是凤毛麟角。

  到了互联网2.0时代,大概就是于总他们创立途牛网的时代,环境已经很不一样了。那时候的上网人群已经比第一代大大增加了,用户习惯正在养成,机会似乎遍地都是。

  但我反而觉得金总这一代人在前面那一段最早的早期,如果熬过去了,后面的日子其实比较好过的。反倒是于总这样的第二代创业者,现在看起来比金总要辛苦得多。因为第二代创业者面临的竞争要残酷得多,而各方面的资源(比如风投)还没有那么完善。举一个例子,王兴就是这种典型的一战而战,一败再败,再败再战的第二代创业者的典型。

  而到了我们90后这一代,也就是互联网3.0时代,创业的资源和环境已经不可同日而语了。作为第三代创业者,我们现在拥有比较完备的用户基础,比较完善的融资体系,甚至包括现在的新三板,各种融资渠道和上市渠道都开放了。比当年搞游击战的上市要舒服得多,我觉得这是我们的优势。

  对于我们这一代,困难的地方在于竞争太激烈了。现在基本上有任何一个想法冒出来,一夜间同类就非常多。所以我感觉这个时代可能一个企业的生命甚至也被缩短到只有两三个月,最长6个月。我现在甚至有这么一个想法,一个商业模式的生命周期也被缩得这么短。举一个例子,我上一次参加《对话》时是去年10月份,现在还能在这儿参加就证明已经活过一拨了。

  就像《对话》主持人陈伟鸿所说:快已经成为这个时代的创业者生存下来的一个重要能力。

  作为第三代创业者,我们与前两代创业者最大的区别就是我们的颠覆性的创新能力。以前的创业者都是改良型的,像我湖畔大学同学陈伟星的快的打车,因为打车很不方便,所以要改良;途牛是因为旅游很不方便,所以要改良。但现在我们这一代90后的创业者在创造新的东西,另起炉灶。举一个例子,bilibili是一个二次元文化,是90后平白无故生出来的一个事件,60后、70后乃至80后根本不可能理解,但却有了非常大的体量。

  而我现在自己做的互联网金融行业,我们提出了很多去中心化的概念。以前我们跟央行领导沟通时候,他们觉得非常新,之前根本不知道还有这种玩法。所以我觉得我们这一代人今后主要的贡献点会在创造更多颠覆性的东西,所以我更愿意把我们看作是一种塑造者,去创造一个新的事件。

  锐波现在做的一系列去中心化产品,既是创新的、颠覆性的,也是时代必然的一个发展方向。我们的去中心化产品,不仅服务于银行这种金融机构,也面对作为金融个体的普通大众。我们现在正在开发的、预计7月份上线的一款社交金融类APP,就是为了解决人与人之间的金融关系。

  过去两代的互联网创业者们都已经成为历史或者巨头,他们离创业的状态已经渐行渐远。以90后为主力的第三代创业者,正在谱写自己的光荣与梦想。对于锐波来说,未来的世界是一个去中心化的世界,颠覆现在中心化的金融、社交的既定规则,是锐波的使命。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