莆田系落幕:魏则西事件后后,民营医疗变好了吗?

2016-12-23 09:36· 腾讯科技  韩依民 
   
总体来看,互联网与社会资本共同掘金大健康产业,在公立医疗体系外增加了供给。在民营医院提升效率、降低成本的经营思路,及医生多点执业的合法化的趋势下,优质医疗资源将能更加轻松的流动,有利于提升民营医疗体系的诊疗水平。

  最高人民法院近两天修定的一条司法解释,在医疗行业引发关注。

  12月19日,最高人民法院公布最新修定的《非法行医罪司法解释》,删除了原“个人未取得《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开办医疗机构的”属于非法行医行为的规定。

  换言之,医师在注册医疗机构外另辟地方行医的,或者执业医师辞职后、离职后、退休后在任一地方行医的,即使没有取得《医疗机构许可证》,也不能再以非法行医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无论是公立医院还是私立医院,医生都是医疗机构的核心竞争力之一,在监管层逐步将医生多点执业推向合法的背景下,此次最高法更新非法行医罪的司法解释,将进一步松绑医生群体。

  这条消息利好的不仅是医生群体,从患者的角度更意味着医生劳动方式的增加和医疗服务的增量,对整个医疗体系尤其是民营医疗体系而言,意味着更大的商业机会和操作空间。

  尽管近年来由莆田系引发的公众事件影响着外界对于民营医疗体系的认知,但事实上,在资本大鳄及互联网力量的多方参与下,非公立医疗体系的面貌正在被重新塑造。

  监管层面不断释放利好,医疗行业的巨大投资前景,以及互联网所带来的新技术,都给非公立医疗体系注入了更多可能性。

  在公立医疗体系被缓慢改变的同时,非公立医疗体系的发展,对解决看病难、看病贵的作用,也将在现实生活中,越来越多的影响到每一个普通人。

  民营医疗不等于莆田系

  社会资本办医并非新鲜事,但近两年来,非公立医疗行业呈现了更加迅猛的发展势头。

  据业内人士介绍,在近两年非公立医疗力量的迅速发展下,莆田系已经不再是民营医院的主流力量。监管层不断释放利好是一大主因。

  2014年1月9日,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国家中医药管理局联合发布《关于加快发展社会办医的若干意见》,要求优先支持社会资本举办非营利性医疗机构,加快形成以非营利性医疗机构为主体、营利性医疗机构为补充的社会办医体系。

  2015年,国务院办公厅又发布了《关于促进社会办医加快发展若干政策措施的通知》,规定各级相关行政部门要按照“非禁即入”原则,全面清理、取消不合理的前置审批事项,整合社会办医疗机构设置、执业许可等审批环节,进一步明确并缩短审批时限,不得新设前置审批事项或提高审批条件,不得限制社会办医疗机构的经营性质,鼓励有条件的地方为申办医疗机构相关手续提供一站式服务。

  政策的不断松绑,促使非公立医疗机构在过去两年迎来了高速增长。

  作为早在医疗行业有所布局的先行者,华润医疗、中信医疗、凤凰医疗、北大医疗和复星医药被称为中国医疗投资前五强,而今年开始,行业已经释放出整合升级的信号。

  今年5月3日,凤凰医疗集团与中信医疗健康产业集团有限公司就其所属目标公司之资产和权益注入凤凰医疗相关事宜签署《项目战略合作及资产注入条款书》。这是凤凰医疗继4月8日与华润医疗并购之后一个月内联姻的第二大中央企业。

  华润医疗与中信医疗为角逐医疗健康产业投资的两大央企,先后入股凤凰医疗后,华润凤凰医疗集团将运营共109家医疗机构和3家养老机构,其中包括9家三级医院,12家二级医院,34家一级医院和54家社区医疗机构,合计医疗机构实际开放床位数约12480张,为按运营床位数量计算亚洲最大的医院集团。

  除了华润、中信这类资本大鳄以及北大医疗这类的医联体,风险投资也在积极竞逐这个行业,比如红杉就斥资3亿投资了北京京都儿童医院,并表示接受赔三年。

  另外药企、保险公司、地产公司等,也都在医疗健康领域有所布局。如信邦制药新建民营医院、阳光人寿投资11.98亿元控股山东潍坊阳光融和医院、万达集团称将投资150亿元在上海、成都、青岛建设三座名为英慈万达国际医院的综合性国际医院等。

  与以游医起家,靠小本经营、滚动发展逐渐壮大的莆田系不同,非公立医疗的这批玩家资本雄厚,注重长期回报,因此更加重视诊疗水平和品牌口碑,在经营模式与理念上与莆田系差异很大。资本大鳄、药企、险企、地产公司等玩家的加码,将重塑民营医疗行业的面貌。

  资本普遍看好医疗健康行业的投资前景,但就当下而言,受外界认知、医保、口碑、医疗水平等复杂因素影响,非公立医院要想在短期内实现盈利并非易事。其中,获得目标受众认知及认可仍是一个难题,而对一些互联网公司而言,非公立医疗间存在的这种供需矛盾恰恰意味着新的机会。

2018全球硬科技创新大会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