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值大缩水,利润年年下滑,“今日头条化”的暴风科技还值得期待吗?

2017-04-17 13:09 · 微信公众号:砺石商业评论  文媛媛   
   
日前暴风发布的2016年报显示,2016财年暴风集团营业收入为16.5亿元,同比增长153%。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3757万元,较上年下降31%。净利润锐减再次成为投资者关心的问题。

  曾经的“妖股”暴风科技是A股市场上的一个神话。

  2015年3月24日,暴风科技正式登陆创业板上市,发行价7.14元,到2015年5月19日,暴风科技开盘价达到300.81元,对比发行价7.14,暴风科技股价涨幅达4113%,市值也飙升到360.97亿元。此后暴风科技股价震荡,截至4月10日收盘已跌至36.45元。

  日前暴风发布的2016年报显示,2016财年暴风集团营业收入为16.5亿元,同比增长153%。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3757万元,较上年下降31%。净利润锐减再次成为投资者关心的问题。

  暴风影音抢占先机

  在暴风的工程师分析了数以十万计的视频文件之后,2003年暴风影音播放器正式推出。在当时用户眼中,暴风影音是一款能够播放任何视频格式的神器,几乎为PC用户装机必备。

  这之后,2004年乐视创立,2005年4月土豆网推出,2006年古永锵创办了优酷视频。2009年1月的时候,暴风影音每天使用用户超过了2200万。而一年后的2010年4月,爱奇艺才正式上线。

  和优酷、土豆、爱奇艺,甚至和PPS、PPTV都不同,暴风影音的视频之路可谓更加曲折迂回。暴风影音以视频播放器起家,也成名与此。2007年国内视频市场兴起以优酷、土豆为代表的在线视频播放形式,而暴风沉浸在暴风影音播放器的盛名中,并没能敏锐的觉察到视频行业的新机会,直到2010年,暴风才推出自己的在线播放产品,比优酷整整晚了3年。此时在线视频市场的有利位置已经被占领。

  从2008年起,优酷、土豆、搜狐、腾讯、奇艺等视频网站陆续崛起并挑起版权大战。但相比于其他视频网站,暴风影音的融资路可谓艰难。从成立之初,暴风影音只融到了3次钱,2006年的300万美元,2007年的600万美元,2008年的1500万美元,总计2400万美元,和行业内竞争者相比只是零头。

  没有充裕的钱买流量,当时的暴风影音副总裁崔天龙只有拼命做产品和运营。这中“憋屈”着前进的工作方式,让崔天龙3年内完成了暴风影音从播放器到在线视频和暴风极致影院,以及左眼、3D、右耳、极速、省电这些观影功能的更迭。而连续3年的盈利也最终能让暴风影音有机会选择国内IPO上市。

  这期间,在暴风最艰难的时候,阿里巴巴曾伸出橄榄枝,冯鑫多次赴杭州与时任阿里巴巴集团CEO陆兆禧洽谈。冯鑫曾对外透露,这些年很多公司都跟暴风科技洽谈过,但暴风科技唯有对阿里动心过,原因是,阿里缺少视频业务,并入了阿里就是阿里的“独生子”。

  但在谈判最关键的时刻,A股开闸,排队上市的企业又可以获得审批,最终,让暴风科技放弃了阿里投资的机会。

  暴风上市转向“生态化”

  冯鑫

  暴风科技最终得以在“互联网+”概念正火的时候上市。2015年3月,暴风科技在A股上市,由于题材的稀缺性,暴风科技上市即遭遇爆炒,创下连续39个涨停的记录。

  历经从PC端转型到移动互联网转型的暴风影音,是其营业收入的大部分来源。凭借用户在使用过程中对其产生粘性的途径,以获得商业客户的广告投放。

  2015年,暴风集团广告业务的营收占比为71%,2016年广告收入为57893.06万元,同比增长25.22%;网络付费服务收入为7810.42万元,同比增长264.02%。可见,在着手做硬件之前,暴风商业客户的广告收入在主营业务收入中占80%以上。由此可以看出,这是一家极度依赖广告收入的互联网公司。

  然而,一家仅仅依靠广告收入的互联网公司能否撑得起这么高的市值?

  冯鑫也开始重新思考上市之后的暴风,“以前暴风科技的天花板是中国互联网视频公司估值都在百亿美金以下,而暴风上市后面临一个机遇期,能够让暴风科技冲破视频领域,去做更大的事。”

  硬件成为暴风不可绕过的一个领域。

  之后,暴风提出“全球DT大娱乐”战略,公司从单一的互联网视频业务逐步延伸至互联网视频(暴风影音)、虚拟现实暴风魔镜)、智能家庭娱乐硬件(暴风TV)三个互联网娱乐平台组成的平台公司。

  2014年9月,暴风集团就发布了第一代VR产品暴风魔镜,比谷歌的Cardboard只晚了3个月。在开展业务的第一年取得了1600万元的收入。

  2015年,冯鑫还招揽了中国第一台互联网电视“酷开”的打造者、前创维集团彩电事业部副总裁兼中国区域营销总部总经理刘耀平,作为暴风TV的CEO。刘耀平在供应链端的资深的话语权,也帮助暴风TV业务在短时间内就做到行业第二的位置,甚至取代了小米,次于乐视。2016年上线整一年,暴风TV的销量80万台。

  尽管当时市场上已经有乐视和小米等玩家,但TV是暴风不得不做的一块业务,它是软硬件一体的业务,能够打通原来的视频业务、后来的VR业务,以及暴风体育等内容资源。

  暴风面临的几道坎

  随着暴风科技的转型和大生态项目的整体发展,暴风决定转移重心到硬件领域,从财报可见,现如今暴风依靠广告业务的营收占比已经直降到35%。同时,暴风旗下的影音、TV、VR三驾马车分别遭遇版权投入保守、硬件成本上升、市场发展缓慢等问题逐渐暴露出来。

  作为暴风集团的主要业务之一,暴风影音的市场占有率一度超过70%,上市之初的暴风看上去像一家视频网站。不过面对昔日起家的视频业务,暴风的策略似乎略显“保守”。

  在2015年下半年,随着阿里收购优酷土豆,BAT三足鼎立局面再度在视频行业被复制。版权竞争依旧是行业竞争焦点,在内容版权上的保守态度最终反映在业绩上则是广告业务市场份额的下滑。与背靠阿里、百度的优酷、爱奇艺,以及乐视网不同,暴风在内容上一直坚持整合资源,做类似于今日头条的模式,注重内容分发,而不直接大笔投入内容版权购买。

  另外,互联网视频服务是个技术密集型行业。没有技术创新的支持,在这个技术密集型、创新密集型的产业中,暴风科技的发展必然处处受挫。以广告投放技术为例,广告业务是暴风科技的盈利点,但传统模式中的视频贴片广告由于投放效果不好、用户体验差,如果没有创新,就会失去用户、失去市场。

  在这方面,暴风科技的专利意识不算敏锐。尽管在2003年就推出了暴风影音播放器,但直到2007才开始申请专利,截至上市前,暴风科技一共提交了25件专利申请,有11件获得授权。

  暴风面临的另一个阵痛是,如何树立起硬件壁垒。2016年作为虚拟现实元年,VR一度成为资本追捧热点领域。不过,2016年下半年开始,VR热潮便有退潮之势。VR的体验不好、内容少、用户接受度低等问题不断出现。尤其是面对全球VR市场的劲敌,高端产品当中HTC VIVE、Oculus Rift、PSVR占据了主导地位,暴风魔镜的未来仍未可知。

  在近日举行的投资人沟通会上,冯鑫正式宣布公司今年将全面实行今日头条化,成为近期浩浩荡荡的头条化大军中的最新一员。“我们把重心全部放在了信息流,就是类似于今日头条的模式。”

  面对背靠大股东(百度、腾讯、阿里)的爱奇艺、腾讯视频、优酷,一直贯彻“不烧钱”的暴风,打着在视频内容的擦边球,想要不买版权、不自制内容,而是靠碎片化信息和周边内容来抄近道。

  冯鑫谈到:“互联网已经进入下半场。网民数量的红利消失了,手机使用时长相对固定。今天任何一个互联网项目想变强壮,都意味着对其他互联网产品产生竞争,因为用户时长是有限的。下半场来了,非常艰难。”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