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万没想到,分答在抢“春雨医生们”的生意

2017-06-07 09:38 · 亿邦动力网  亿邦动力网   
   
分答上线初期,王思聪、章子怡、张译、哈文等明星的入驻带来不少关注度,但现在明星的参与度逐渐降低,支撑和推动“分答”向前的是来自不同领域专业人士的回答,其中“健康”领域的位置对于“分答”来说举足轻重。

  付费语音问答平台“分答”已经一岁了。上线一年间“分答”仅公布过一次数据,在上线42天时,创始人姬十三对外公布“分答拥有了超过1000万授权用户,付费用户超过100万,33万人开通了答主页面,产生了50万条语音问答,交易总金额超过1800万元,复购率达到43%。”

  分答上线初期,王思聪章子怡、张译、哈文等明星的入驻带来不少关注度,但现在明星的参与度逐渐降低,支撑和推动“分答”向前的是来自不同领域专业人士的回答,其中“健康”领域的位置对于“分答”来说举足轻重。

  “分答”也做轻问诊?怎么做?

  据亿邦动力网了解,2015年5月15日“分答”上线后,即提出“为每个人提供专家服务”的口号。而在所有行业中,医生可以说是最具有话语权的“专家”了。由果壳团队孵化的“分答”很清楚这一点,在果壳问答中“健康”话题有31万用户关注,所以在“分答”设置细分领域时,“健康”属于必不可少的一环。

  即使在消失长达47天后,再次上线的“分答”仅剩三大领域,“健康”仍占其一。

  而现在“分答”继续“健康”板块提供最多、最好的入口。以客户端顶部展现为例,只有进入“健康”页面后有更为详细的分类和专题,其他领域仅为推荐相关专业用户。

分答

  亿邦动力网了解到,“健康”领域下包含妇科孕产、儿童健康、内科全科等16个小领域, 进入每个领域后会推荐相关专业领域的医生,用户可以选择医生,听取其他用户的提问,也可以付费向这位医生提问。

  同时,分答部分医生同时拥有“在行”的账号,所以用户也可以跳转至“在行”直接约医生见面或电话沟通。

分答

  用户提问需要控制在80字以内,医生回答问题则需要控制在60秒以内,“分答”同时也提出了责任声明,“答主回答仅供参考”。

分答

  (图为:“分答”快速问医生界面截图)

  哪个领域医生最抢手?谁最赚钱?

  对于目前“分答”平台医生的注册数量官方并不愿向亿邦动力网透露。

  根据观察显示,在“本周最受欢迎TOP20”的医生中,有4位是儿科领域相关医生,3位妇产科医生,其他依次是口腔科、皮肤科、感染科、肿瘤科以及营养师。

  在平台上回答问题最多的是原浙医儿科医院儿科医生,现任杭州美中宜和妇儿医院儿内科主任李静远,共回答问题4154个问题,收取费用分为10元、39.99元两种。

  不得不说,“分答”已悄悄成为医生另一个增收和提高知名度的渠道。

  北京大学肿瘤医院胸外科主治医生李少雷在自己的微信公众号中曾写道,“我在分答上回答了385个问题,我给自己的定价是5块钱,是我一次门诊的挂号费,不同的是挂号我一分钱得不到,而这个我可以得到90%的分成。”

  “分答”上线25天时新榜曾发布了一份“分答”收入排行榜。

分答

  在100位上榜的人员中,有17位来自于健康领域,其中“协和张羽”收入最高达6.23万元排名第六,位于王思聪、章子怡之后,收入比位于第七位的汪峰高出一倍。“协和张羽”为北京协和医院妇副主任医师。

  另外大众熟知的“网红医生”:于莺、田吉顺、龚晓明、白衣山猫等也纷纷上榜。

  截至目前,于莺共回答了1318个问题,但这些问题并不全为医疗健康相关,还包括她个人的介绍中所提到的“感情啊,生活啊,宠物啊”相关内容。

  其中值得一提的是崔玉涛医生目前回答了597个问题,每个提问用户需要支付420元的费用,以此计算已累计收入25万元,但崔玉涛医生选择将所有回答问题的收入捐助给韩红爱心基金会,并不归为己有。

分答

  热闹下的“小问题”

  1、医生不实名可以吗?

  亿邦动力网发现,尽管“分答”平台的医生都显示已获得认证,但是有许多医生并未显示实名,也并没有在职医院的相关信息。以“健康”领域下“妇科孕产”下的医生为例,首屏中的6位医生中仅有两位注明了在职医院。

分答

  根据“分答”的个人认证条例显示,分答用户提交真实身份证明、职位证明信息后,审核专员将通过电话联系当事人以及所在机构,机构必须出具加盖公章的材料证明。

  但在客户端上,用户并无法查阅医生身份认证的相关资料。

  2、收费标准怎么定?

  据亿邦动力网了解,在春雨医生、好大夫在线等拥有问诊功能平台,医生拥有自主设定问诊费用的权利,“分答”也是一样。

  以“分答”健康领域提问费用最高的“协和张羽”为例,向张羽医生提问一次需要支付680元,用户有追问的机会;而张羽医生在好大夫在线平台上收费为598元/3次,在线下医院张羽医生的特需门诊挂号费为200元,每周仍有两天在看普通门诊。

分答

  (图为:张羽在好大夫在线的个人页面)

分答

  (图为:张羽在“分答”的主页)

  3、医生活跃度高吗?

  亿邦动力网发现,“分答”的医生活跃度正在急剧下降。

  曾专门撰写文章为分答站台的北京大学肿瘤医院外科医生王兴,已经6个月没有在“分答”上进行问题回复了。在王兴《分答图解丨医者将专业知识变现的正确姿势》文章中,曾提出“分答拉近了原本陌生的医患关系”、“分答可以改变就医体验”的观点。

  在“分答”向王兴提问需支付6.6元,根据“分答”平台数据显示,王兴在2016年7月29日前共回答了613个问题,截至2017年6月5日共回答663个问题,这表示在最近10个月内王兴仅回答了50个问题。

分答

  同样,尽管于莺已将提问的门槛提高至“99元/次”,但她仍有3个月没有回答问题了。而“协和张羽”最近一个月仅回答了3个问题,龚晓明医生5月仅回答了5个问题。

  4、止步“你问我答”吗?

  2016年7月,丁香园上线“来问医生”与“分答”模式基本相同:用户可根据科室选择医生提问,并按照自认为合理的价格进行支付。医生回答后,用户可以将回答设置为公开,其它用户可支付1元查看答案。由于主要以邀请制的方式,截至今年5月,“来问医生”平台医生仅为1万名。

  仅停留在提问上显然不能满足平台的思维。

  丁香园创始人李天天曾向亿邦动力网阐释过其做互联网医院的初衷之一,就是希望以合理、合规的方式来将轻问诊转为诊断,能为用户提供一系列的诊疗服务。

  这看起来才是轻问诊要走向的未来。

  “分答”定位并不是轻问诊平台,但仅仅60秒的语音并无法解决太多复杂的医疗问题,接下来会做其他的探索吗?

  探索是有的,但是暂时还未在“健康”领域实现。据亿邦动力网了解,今年5月18日“分答”一周年之际,官方宣布上线“付费社区”功能,一方面希望用户分层,帮助KOL聚集核心用户,另一方面也希望以此尝试社区化运营,目前“分答”只提供了一个付费社区,官方称6月会陆续上新。

  但该模式是否适合“健康”领域可能还有待“分答”试过以后才知道。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