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科学基金创始人Allan May:让人的生命更有价值,这就是生命科学与技术的不同之处

2017-11-07 23:02· 投资界   
   
不管是AR,或者是纳米技术,或者是基因技术,你只希望你的家人能够得到医治,这就是生命科学和投资、技术的不一样,这是关于人的,这是让人的生命变得更有价值。

  11月7-8日,西安市人民政府主办的“2017西安全球硬科技创新大会”在陕西省西安市举行。美国、德国等国家及“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硬科技”领域代表和阿里巴巴、华为等中国科技企业领军人物将齐聚西安,共绘西安“硬科技”发展蓝图。

  以下为生命科学天使基金创始合伙人、考夫曼基金会天使投资联盟、天使资源研究院和开放医药协会董事会成员Allan  May的主题演讲实录:

生命科学基金创始人Allan  May:让人的生命更有价值,这就是生命科学与技术的不同之处

  你好,谢谢主办方邀请我来发表演讲,感谢各位发言的领导和嘉宾。

  我简要介绍一下我们这个会议,我们今天早上讲了很多的技术问题,今天下午也会讲到很多技术问题,我将要向大家讲的就是投资,是向科学进行投资。

  要了解生命科学,技术并不是那么重要。我知道这听起来很疯狂,所以我想要给大家解释一下,当你的家人生病,你去医院需要治疗,根本不关心使用什么样的技术。不管是AR,或者是纳米技术,或者是基因技术,你只希望你的家人能够得到医治,这就是生命科学和投资、技术的不一样,这是关于人的,这是让人的生命变得更有价值。

  不管我们拥有多少价值,不管是人工智能,还是我们有各种先进的技术,如果你的孩子得了癌症,或者父母生病,技术对你来说根本不重要。但是生命科学最重要。

  我鼓励各位仔细研究一下投资生命科学,因为现在正是时机。你和中国正在处于非常良好的生命科学投资时机,所以我从硬科技转到硬投资。

  没有硬投资者就不可能出现硬技术或者是硬科技。作为投资者,你必须要意识到技术可以商业化,这是你自己的工作;作为天使投资者,作为硬投资者你是需要了解什么样的技术能够让病人获益。

  如果这个公司不成功,技术不成功,如果企业家没有赚钱,投资者没有赚到钱,就没有病人能够获益,没有病人能够得到帮助。唯一改善中国医疗的方法,改善中国和世界的方法就是通过挣钱。所以现在要关注生命科学的投资。

  大家可能听到了我是生命科学天使基金的创始人,我也是天使投资集团的董事,这是美国的两个机构,他们关注早期投资、天使投资,他们研究天使投资,推动天使投资。我在中国开设了医疗的孵化器,在苏州,我们从硅谷的技术转化到中国,就像生命科学天使基金一样,我的企业2005年3月开始,我们当时只有50名成员,规模比较小,所以我们想要进行面对面的交流,希望能建立起这种互信。

  我们做投资决定的时候,你投资的是自己的钱。如果你投资的是自己的钱,如果投资赚钱你才能挣钱,没有其他费用,所以我们非常关注在某个投资里面我们怎么赚到钱。我们现在有150名成员,我们成员中的90%曾经成功的将医疗、生命科学技术商业化,我们帮助他们实验室的技术从发明,转换到医院的病人身上使用。

  我们一半的成员都是创始人、董事长,35%的是医学博士,20%的成员是女性。我们并没有发明垂直区域的焦点这个概念,天使投资者也通常不用这样的战略,天使投资者他们什么都投资,可能投资网络、软件、零售、生物技术等等。

  我们团队中的每一个人都是来自生命科学的,我们投资的只是生命科学,我们是垂直投资的。这是我们一个投资的焦点。大家可以看到很多这种风投公司也是这样做的,他们通常会一半是生命科学,一半是IT或者是软件,做到两种之间的循环。我之前提到了因为我觉得自豪,对于垂直投资来说,对于生命科学非常重要。

  我们是美国排名第一的天使投资,这是一个数据库进行的排名,他们对各个企业过去的表现,他们的实力,他们的选择能力,还有他们的品牌能力等等进行评比。你做一个行业的话,你可能在那个行业做的好,也可能失败,在美国我们是最知名的生命科学天使投资集团,因此帮助我们吸引更多的交易,帮助我们找到更好的公司,也增加了我们进行尽职调查的能力,也增加对这些公司筹资的能力。

  因此我们在过去十年里给72家公司投资大概5500万美元,这都是我们自己的钱。现在72家中的37家正在运营,有23家公司退出,我们的投资回报都非常高,看你的投资组合,特别是还在进行的公司。我们有些公司获得了收购的邀约,有些公司未来可能会收购,但是不是现在。有些公司营利状况非常好,他们的营利状况很不错,所以他们不需要再筹款,他们自己就可以运营的非常良好。有些投资是我们进行投资之后其他的投资者接着跟进。

  这是来自天使投资协会的数据,所有美国20%的交易都是生命科学,也就是说每年有200亿的资金投资于生命科学,而对于生命投资的风投也是数值差不多,但是天使投资基本上是早期投资,而风投可能是B轮,C轮,或者是晚期的投资,他们的风险完全不一样。意识到创新,与企业家一起去发现创新者的人是你们,就是硬天使投资者,这是硬投资者要做的事情。

  我们已经退出了一些企业,这些公司我们曾经投资过,我们是第一批投资者,是制度投资者。第一次这些公司筹款的时候不是从朋友家人筹资的时候,他们想要从外部筹资的时候,都是我们进行投资的。有些公司已经上市,或者是被收购。

  Nanostim,我想提一下,这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公司,大家知道心脏起搏器,可能你的父母年纪大就要做这样的手术,我们已经替换了这样的技术,不用做手术了,我们可以在你的腿上的血管里面,我们把胸打开之后就可能像你的笔尖那么大小的设备,它可以用12年到15年,不需要换电池,没有线,没有伤痕,整个改变了使用心脏起搏器的手术程序,这就是这些公司做的创新,你可以进行这方面的投资。

  我们的指导原则是我们去关注生命科学领域,这样可以简化投资过程,当你投资这些公司的时候,你要让这些公司要对后续投资者有吸引力,从而有人能进行进一步的投资。如果有太多人第一轮获得股票,可能在后面运营的时候就很难下决策,很难筹款,所以我们用了非常简化的投资过程,更有利于公司。我们还将资本集中在一起,向个人投资。我们通过一个非常合法的结构进行投资,对于这个公司或者对我们来说更简单。

  我们只有一个人去接触,我们会把所有资金都结合在一起,这样我们可以要求风投。像风投资金一样,他们可能会进一步自己进行投资,他们会不断的稀释你的股权,你可以作为天使投资者,也可以做到和风投一样。我们还要做尽职调查,我们之前讲过,作为一个垂直投资者,我们经常做调查。

  透明度也十分重要,所有这些投资者还有公司,必须有非常完整的信息,这一点要做到的话非常困难,确实需要团队的努力。投资者和管理层并不是分开的,在现在的时代里,管理层和投资者是重要的成员,他们想要建立起公司,将技术转化吸引投资者,帮助这些企业收购、并购或者上市,所以我们现在是一个团队合作,并不是我们只在董事会上出现,看看公司经营的怎么样,而是我们去帮助他们建立这样的公司。

  作为一个成功的生命科学投资者,你要知道市场是什么样的。生命科学市场,医疗设备、药厂都是由世界型的大公司引领的,我们自己无法在这个领域变成谷歌或者是百度,所以我们希望我们能创立起一个新的公司,可能那些大的医疗公司或者是药厂,或者是医疗公司感兴趣可以收购。

  很多初创公司并不知道如何筹款,他们也不知道如何去关注于他们的目标,关注于他们的节点是什么。我们经常讲这些公司会被收购,你想要和他们谈,你在哪里看到机会,哪些技术是你需要的,我把这种技术拿到你面前,你想要在这种技术中看到什么样的亮点,所以投资者和其他的私募投资者,还要和企业商谈,还要和行业的领军者讨论。

  我们从中吸取的教训有什么呢?刚才张总讲过模式,我没有把模式放在这个PPT上,对于生命科学来说没有模式,也没有退出机制,就像软件一样,或者其他的投资一样。知识产权对于生命科学来说至关重要,对于退出的机制是一个按比例的,主要是看它的版权。所以我们要看不同的生命科学公司,投资者是如何退出的。

  我知道中国现在发展的非常迅速,我也感到非常的惊讶,但是生命科学是一个需要有耐心的行业,对于医疗设备投资来说,它的退出一般平均年份是7年,而生物科技的投资退出年份是5年,很多投资退出年份要时间更长,最好的投资,退出的时间更长。我们投资之后在2、3、4年之后就会看到有一些失败者,有些时候可能在7、10年之后。

  我们现在有了第二轮的投资,价值4000万美元,他们明年会有一个检测成果,如果成功的话就可以退出了,从A轮融资到B轮,我们花了十年时间。

  刚才讲了心脏起搏器,他们的技术,这个价格是7500万美元,但是这个投资对我们来说是非常大的风险,作为天使投资者来说,我们投资了50万美元,我们请了一个风投投资了500万,我们和战略投资者达成协议,如果公司有收购的话,战略投资者就会投资剩下的6000万美元。

  我们同意以更低的价格来出售,如果我们自己投7500万美元的话,我们承担所有的风险。这是一个价值快10亿美元的公司,我们出售的价格是2.5亿美元。但是我们进行了第一部投资,用了其他技术减少风险。投资者是公司的一部分,你要经常参加董事会,不停参加他们公司的工作。如果公司出现问题的话,我们的团队的成员就要去作为临时的技术首席官,或者财务首席官帮助他们,有些时候失败者也可能会变成成功者。

  我们投资了一家企业,虽然失败了,但是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初创公司,我们知道它为什么会失败,然后这个团队解决了这个问题,我们又把一个新的公司组合起来,我们又投资了几百万,他们又投资了1600万美元,如果这家公司成功的话,我们在退出的时候就可以获得几千万美元的收益。

  赔钱的方式有很多种,但是我们希望你们能够赚钱,我们现在在美国有足够的资金来投资生命科学,有很多的机会,有很好的价格,所以很重视这个市场。我们的一个教训就是投资者的贪婪,我们投资的其中一家公司,我们投资了50万美元,这是刚开始的时候,它是治疗老年痴呆症的。三年之内筹到了7600万,后来有5亿美元的邀约,要收购他,我们不卖,两年之后8.8亿,只有8千万是现金,其他是靠技术回报,后来技术失败了。

  本来可以得到5亿的退出价格,但是我们只得到了4000万。所以如果太贪婪就得不到你想要的价格了。估值可能没有投资者想的那么重要,但调查非常重要,最重要的就是你这个行业的专业性,天使投资要了解你这个公司是否达到它的节点,是否在下一轮吸引投资者,如果了解到这一点,就能赚到钱。

  我的演讲就到这里,非常感谢各位。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