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红波:北上广深是最会吸金的城市,资产配置的利器是创新和改革!

2017-11-17 18:58 · 投资界     
   
会议通过主题演讲、报告发布、专场对话及展览展示的形式,共同探索金融支持新旧动能转换和实体经济发展新路径,借鉴全球发展经验,研讨中国产业金融发展的新理念和新举措。

  正值中国经济转型、金融改革之际,济南市人民政府、山东省金融工作办公室主办,济南市人民政府金融工作办公室(济南市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清科集团承办的“2017中国(济南)产业金融国际论坛”于11月15-18日在济南山东大厦隆重举办。

  会议通过主题演讲、报告发布、专场对话及展览展示的形式,共同探索金融支持新旧动能转换和实体经济发展新路径,借鉴全球发展经验,研讨中国产业金融发展的新理念和新举措。

  会上,招银国际资本管理(深圳)有限公司首席投资官王红波先生做了《金融创新,推进金融改革》主题分享。

王红波:北上广深是最会吸金的城市,资产配置的利器是创新和改革!

  以下为演讲实录:

  招银国际资本管理(深圳)有限公司首席投资官王红波先生做了《金融创新,推进金融改革》主题分享。

  各位好,我代表招银国际资本管理,讲三个部分,主要围绕政府引导基金。

  招银国际资本是招商银行旗下的一家资产管理公司,目前资产管理规模500亿人民币。过去两年我们做了150亿的股权投资,150亿里单一最大的一笔项目投资是40亿人民币,分为A、B轮;此外,我们还领投了中国最大的动力电池宁德时代,B轮领投30亿,而我们投资布局主要围绕新能源汽车产业链、移动互联网、消费升级和医疗健康领域。

  一方面,我们做了一个简单的分析,作为一个完全市场化的基金,我们的钱都去哪里了?扣掉我们的政府引导基金,因为我们参与了湖北长江引导基金,扣除产业基金部分,我们投资了约30个项目,四分之三的钱都流到了北上深,这意味着按照项目的个数,北京、上海和深圳吸引的资金占比四分之三,其它有7、8个项目零星分布在不同的省份,每个省份有一个。

  所以总结得出:如果纯粹从市场的角度来看,钱基本都流向了北上深,其他的市场拿到这个钱是非常有限的,特别是在股权上。

  其次,我们的钱150亿无一例外全部投到了民营企业,没有一分钱投到国营企业,这是一个完全市场化的基金。剔除政府引导基金,去年我们参与了湖北长江引导基金,在湖北投资的项目逐渐增多不仅如此在深圳我们也参与了深圳引导基金,同时我们也是深圳引导基金唯一一个把第一期项目投完的公司。

  此外,市场配置资源的有效性很重要,我们接下来就着我们在湖北和在深圳的案例,讲一下我们在湖北做了基金以后的切身体会,在传统投资者来看湖北是一个演讲地,在中国的上市公司里面湖北有几家上市公司?其实很少的,湖北这几年的产业转型确实不错,当时在湖北做了一个千亿的母基金,魄力也很大,在中国省市里面走在前面,几乎把中国很多机构都吸引过去了,目前的进展算是很成功的。后来在天津也做了一个渤海产业基金,现在效果不是特别明显,没有达到湖北的效果。

  怎么才能做到让母基金的配置有效?几个问题要回答:

  首先这是不是一个一把手工程,各个部门是不是思想上达成了一致?他们有没有理解这个事情,最终政府引导基金的落地需要财政、金融办的落地主体,很多部门要配合,最终是不是思想上有高度的认知和统一,这非常重要。

  第二就是组织,有没有强烈的组织推动这个事,有没有一个窗口,有没有资源协调能力,有没有足够的授权,有没有整合其他协调部门的能力,没有这个组织,这个事情也很难往下推。

  第三,在制度上,外面的钱为什么配过来,其实是很多因素在支配的,如果没有从制度上解决这些冲突,解决这些矛盾,解决、资金、退出、税收问题,最终也不会成功。

  最后一点,是团队,政府引导基金面对的是市场化的机制,你在跟全世界最聪明的投资人去打交道,其实政府里有很高效的人,要把最合适的人派到最合适的岗位上来;一方面以市场化的意识面对这些投资,面对这些投资机构,去解决问题。同时对内要做有效的沟通,湖北长江基金在这一方面是做得不错的。如果人的问题解决了,思想、组织和机制,都解决了,那么这个产业基金就有了成功的基础。

  我今天就主要分享关于政府引导基金的部分,说得不对的地方,请大家批评指正。